百家争鸣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非类-弋夫(十八)]
拈花时评
·蒋中正文集(137)
·蒋中正文集(138)
·蒋中正文集(139)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40)
·蒋中正文集(141)
·蒋中正文集(142)
·自由亚洲电台对我的采访和报道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43)
·蒋中正文集(144)
·蒋中正文集(145)
·各地媒体对我案件的报道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46)
·蒋中正文集(147)
·蒋中正文集(148)
·蒋中正文集(149)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50)
·蒋中正文集(151)
·蒋中正文集(152)
·蒋中正文集(153)
·蒋中正文集(154)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55)
·蒋中正文集(156)
·蒋中正文集(157)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58)
·蒋中正文集(159)
·蒋中正文集(160)
·蒋中正文集(161)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62)
·蒋中正文集(163)
·蒋中正文集(164)
·蒋中正文集(165)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66)
·蒋中正文集(167)
·蒋中正文集(168)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69)
·蒋中正文集(170)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71)
·蒋中正文集(172)
·蒋中正文集(全文终)
·拈花一周微
·阴阳陌路-严正学(1)
·阴阳陌路-严正学(2)
·阴阳陌路-严正学(3)
·阴阳陌路-严正学(4)
·媒体对我的案件的报道和事实真相揭露
·媒体对我的案件的报道和事实真相揭露
·拈花一周微
·阴阳陌路-严正学(5)
·阴阳陌路-严正学(6)
·阴阳陌路-严正学(7)
·媒体对我的案件的报道和事实真相揭露
·拈花一周微
·阴阳陌路-严正学(8)
·阴阳陌路-严正学(9)
·阴阳陌路-严正学(10)
·拈花一周微
·阴阳陌路-严正学(11)
·阴阳陌路-严正学(12)
·阴阳陌路-严正学(12)
·阴阳陌路-严正学(13)
·阴阳陌路-严正学(14)
·拈花一周微
·阴阳陌路-严正学(15)
·阴阳陌路-严正学(16)
·阴阳陌路-严正学(17)
·阴阳陌路-严正学(18)
·阴阳陌路-严正学(19)
·拈花一周微
·阴阳陌路-严正学(20)
·阴阳陌路-严正学(21)
·阴阳陌路-严正学(22)
·阴阳陌路-严正学(23)
·拈花一周微
·阴阳陌路-严正学(24)
·阴阳陌路-严正学(终)
·半个世纪的历史真相-谢强(1)
·半个世纪的历史真相-谢强(2)
·拈花一周微
·半个世纪的历史真相-谢强(3)
·半个世纪的历史真相-谢强(4)
·半个世纪的历史真相-谢强(5)
·半个世纪的历史真相-谢强(6)
·拈花一周微
·半个世纪的历史真相-谢强(7)
·半个世纪的历史真相-谢强(终)
·1949年至1976年间中国知识分子及其它阶层自杀现象之剖析
·1949年至1976年间中国知识分子及其它阶层自杀现象之剖析(2)
·拈花一周微
·49年至76年间自杀现象之剖析-终
·红朝末政-隐山(1)
·拈花一周微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非类-弋夫(十八)

四十八
   
   
   
     沿江公路老鹰崖岔路边竖起两个砖柱,上面一块木牌子《沿江化工厂》,一股像是停尸房里的药味直往鼻子里钻,里面有几间油毛毡房,还有个铁皮烟囱在冒烟,该是间才办不久的工厂,这样儿多半是合作性质的不会是国营的了,去师范学院找田慧芬,在车上就留意到这根烟囱的。今天么哥从清早出来找工作,这是第四家了,两家国营工厂不答理,说没有指标,连大门都不让进,一间合作工厂不招电工。晃荡一年多了,打零工大半年,找工作又大半年,搞得心烦意乱。清早出门到处窜,找工作、找工作,没门路,听风便是雨,哪里哪里招工,全是白跑。只有一样激动人心,便是中印边界打仗,邮电局门口有报栏,天天围满人,那是一定要拱进去看的,英国人、麦克玛洪线、考尔将军…打赢啰、停火啰,龟儿印度兵不禁打…饥肠辘辘的老百姓像吃忘忧果一样,拿来填肚子,么哥便是一个,回去还得告诉父亲,“你把地图跟眼镜拿过来,还有放大镜…在后头扶住我…那当然是咱们的地方,麦克马洪线,国民党从来不认那个东西的…”唉,春蚕到死丝方尽,都瘫在床上了。最近这一个月么哥拿定主意,不当学徒,冒充电工,他翻电工学、电机电器这类书来看,找前院子的一个电工师傅请教,还专门借了副踩板学爬电线杆,到电机修理铺门口一站三四个钟头,眼睛睁得贼亮,盯住看马达的结构,师傅是咋弄的,用的啥工具,啥材料,打听在哪儿买的,回去就翻书来对,慢慢心里有底了,这普通电工比他天天弄的无线电容易多了,只是电流大些。工艺上没把握,会弄得好难看,不过工多艺熟嘛,原理上错不了。这间工厂没有门卫、没有传达室,左手靠里一排简陋的平房像是宿舍,天冷,门都是关起的,么哥径往里闯,这时起首一间房门呀一声开了,一个壮硕的小伙子追了上来,后面跟住条满脸胡茬茬的大白狗正低声咆哮,小伙子挡住狗,对么哥比手划脚,嗷嗷乱叫,哦,是个哑巴,虽不会说话,意思却明白无误,“这是工厂,你不能乱闯。”么哥不知咋说,也不知咋比划,扰让了一阵,不得要领,这时,一位女工出厂办事,小哑巴立刻对她打手势,“找哪个?”“呃,我来看下你们厂要不要电工。”“你会电工?”“呃。”“跟我来。”这是个年轻妇人,身材修长,却套了一身松松垮垮的再生布工作服,一把短头发橛在蓝帽子底下,虽然没有一丝笑容,么哥一眼就看出这是个美人坯子,却不知是咋弄的。原来她姓乔,党支部委员,酚醛车间的大班长。三人和狗一起进了厂长的油毛毡办公室,那狗立刻钻到桌子底下,趴到厂长脚上,这狗是他的追山狗。“梅书记,这个小师傅想来当电工。”大班长说完就走了,她知道厂里想要个会修马达的电工,厂里的电工只会弄线路,马达坏了便送进城,少说也得十天半个月,太耽误生产。“你是电工?几级?有证明吗?”“我前年高中毕业,是自学的。”“那叫啥电工?。”“总之我能安装、维修就是,不信校注下嘛。”“,你才几岁啊,口气这么大的。”梅书记,陕西人,是延安来的老革命,不知因何事才落到这窝棚头来,本是个心直口快的人,见么哥这臭头脾气反倒却觉得挺顺的,“你会修马达吗?”“会。”么哥眼睛不眨,硬顶上,他哪修过马达来。“好,是骡子是马,下来溜溜,我给你弄间房修去,材料你开单子,你和供销一起去买,俺们不懂行,修好了俺想办法收你,修不好,你就赔,没二话可讲。”丢了一本十行纸给么哥,“你把姓

   
     注:校,音告,gao,试一试、比一比之意。
   
     名、地址写下来。”
   
     么哥又高兴又紧张,回到家里忙不迭地翻书,但凡专讲原理的书都不看了,那个求不到吃,只比高中学的线圈切割磁力线多几个方程式,他心想,“管球啥子原理啊,弄转算数,依样画葫芦嘛,转子不容易坏,巴城的电不稳,多半是烧了线包,重绕舍…”将书包抖干净,放进几件工具和一本通俗电机修理书,还专门借了一把游标卡尺量线径,当然要带他自己做的土三用表,那是在地摊上用一支三极管换的毫安表来装的,明天他要为自己求生路。
   
     这修理间原是机修车间,后来挪了地方,工作台、台虎钳还在。马达抬进来了,一个大铁家伙,两匹半,四级,美制的老电机。看归看,想归想,么哥从没摸过这玩意,心中不免发虚。定下心来开始拆端盖,刚打开半边,便闻到一阵焦味,是啰,烧球啰。取出转子,好好的,么哥放心些了,因为转子坏了好难弄,修不好,工作便泡汤。再看线包,一大块黑疤,连漆包线都烧融了几根,么哥轻舒一口气,定定心,得想清楚下一步咋弄。初学待诏,格外小心,么哥不能像老师傅那样立刻将线包两端切掉,顶出线槽里的线匝,因为他还不知道线圈组的排列和接法,不知道小线圈的匝数。又不敢像野蛮师傅那样用火烧,他知道这样做硅钢片会退火,磁埸强度会下降。他拿出笔和本子作记录,开始硬拆,绝缘漆将线圈粘得铁一样硬,连槽楔都好难顶出来,弄了一上午,两手带血,总算拆掉几十个销子,可以理清线圈组看接法了。去食堂买了两个玉米团子,几口就吞下肚,马上用小起子挑出线头子,立刻数间距,画接线图,核查了无数遍才放心。好了,下一步是清槽子数匝数了。弄到下午六点,量好线径,么哥将废铜丝烧掉漆皮锤成一饼,交给梅厂长,国家缺铜,没有废铜丝便换不了漆包线,连同一张购材料清单和两张剪好的椭圆形纸板,请他找木工师傅做,这是线圈模板。梅厂长只哦了一声,客气话都没一句,低头看他的文件。
   
     开票、提货相隔几十里地,厂里派了个小供销和么哥一道去,最后去杂货铺买了一盘纱带,要了两把筷子当槽楔,买齐材料,已经天黑了。第二天,么哥一早到厂,弄好模板就绕小线圈,没有绕线机,用手绕也没个啥,在家绕变压器、蜂房线圈、喇叭动圈、表头动圈比这难得多,一直干到下午下班,去跟厂长说声,今天不回家了。垫青壳纸、嵌线,查了一遍又一遍,量了一遍又一遍,套好黄蜡管再焊接、揳槽楔、捆扎、上轴承油、装端盖,弄好了,天也快亮了,么哥那颗心要跳到嗓子眼了,自己都能听见,这和在家摆弄无线电大不同,这是谋生啊。转了,只有轻轻的嗡嗡声,关机,再试,摸摸、听听,再试,人一下子松下来了,只有窗外的光映住他的喜悦。没上绝缘漆,得等到八点以后去领,唯有坐等天亮,他想起父亲的话,“考不上大学也没个啥,人不摔两个跟头能行吗,对你也许是好事,不把你弄疼了你会知道发愤?兵书上说,置之死地而后生便是这个理。”想想门呀一声给推开了,梅厂长进来了,“,一宿没睡,饿了吧。”“梅厂长,浪早,才六点钟吧,马达弄好啰。”顺手合上闸刀。“不错,挺平稳,声音恁小,来吃块饼,俺那口子做的,尝尝,将来你得叫大婶。”么哥不肯要,咋能吃人家的口粮,人又不熟,推了半天,梅厂长来气了,“咋?,叫你吃你就吃,我可要火啦。”棒子面做的,放了点的糖精,软软的,一九六三年粮食情况稍好一些了。两人边吃边聊,“俺也一宿没睡好,按理,你还是个学生哥啦,这么小出来做事,不念书啦。”“考不上,呃…”“你老子干啥的?”“在家养病,旧军官。”“啥官哪?”“中将。”梅书记不嚼饼了,张嘴望住么哥。“兄弟几个?”“三个,还有几个大的,是我娘生的。”“哦,你是小娘生的。”“嗯。”“大的几个也一块住?”“没有,他们在外头。”“哪儿?”“美国、台湾…”“干啥??”“一个哥哥经商,姐姐在台湾当官…”“嗯…”梅书记心里打个突,“啊哟,都全齐了,一个地道的蒋匪帮娃儿。”沉吟了半晌才开口,“难怪啰,你这种阶级成份,这种海外关系考不上大学那是理所当然的,我们党有血的教训…咱们革命几十年,当然是为了工农子弟嘛,难道是为你们?这不是笑话嘛,你想不通也得通。只怕你找工作都好难,谁不害怕?谁想找麻烦?当搬运工,当棒棒会好一点,不过,党也有政策,出身不能选择,道路可以选择,重在政治表现嘛,这点我有分数,你放心,俺厂需要技术工人嘛,在我这儿好好干,努力改造思想就是啰,饭总是有得给你吃的,给出路嘛,我会去找区劳动局弄名额,过几天给你个信。”“谢谢。”么哥恭恭敬敬听党训,敢说个不字,学业失败、求职困难,加上对共产党的恐惧不由他不练达。“谢啥?。”“马达明天下午就可以用了,一会浇绝缘漆,要烘一天才会干。”“噢。”
   
     么哥捱到中午才回去睡觉,一通对话弄得心如乱,修好马达才高兴了多大一会啊,以为可以求到吃,“现在只有看梅书记啰,他好像人很直率,嗯,看造化啰,嘿嘿。”
   
     梅书记从见到么哥起就满心喜欢,看他熬夜干事的劲头、干出来的活路,便立定心思要把他收进来,马达、电器再不能抬出去修了。说到么哥的阶级成份,心里虽然腻味,到底也不大在乎,他是老革命、老不上进、老运动员,革命一辈子却一辈子挨整。去了区里劳动局好几趟,根本没招工名额,更没有技工,也没考工定级这回事,那是去年的黄历。好在区里的干部也卖他这块老脸,硬向市里要了一个普工名额给他。拿住这普工名额梅书记心里不免犯愁,“虽没多开口,人家要干的是技工,不管有没有考过,我心里有数,去年考工定级的时候我去看过,就想弄个电机技工回来,那考试的几个只是线路工,还定了个三级、四级电工,没一个我看得上的,那本事比这小青年差远啰。这普工是啥球?,不就是打杂的、下苦力的吗?没一点技术,咋跟人说去。”
   
     第二天梅厂长一早上班,还没进大门,正好碰见乔班长,把这事一说,乔班长高低不吭气。“咋?,我在问你。”“呃,梅书记,你平时办事嘁里卡嚓,跟我商量啥哟。这个小师傅愿干就干,不干拉倒,社会上没工作的人多得很,怕少了胡萝卜做不成席是啊。你照直跟他说,拿普工的钱干电工的活路,要得不。现在全国人民都在学雷锋,毫不利己,专门利人,为社会主义作贡献,有口饭吃行了舍,讲啥子钱啊。”“呃,你不说,不说,说一大堆。嗯,学雷锋,对?,不吃、不喝,还能干,嘿嘿嘿,好,我就这样说去。”乔班长的冷脸上露出了笑容。两人正往里走,那小青年已站在办公室门外等了。“呃,你进来,是这…小李,是这…我去过劳动局,今年没技工指标,只有一个普工指标,你先干,照样干电工,以后想办法,咋样?”“噢。”“呃,先说后不乱,这普工招的是社会闲散劳动力,没有立刻定级这回事,试用三个月,每月十八块钱,转正拿二十九块,一级普工待遇,以后有机会才升级,这是规矩。你还小嘛,才二十岁嘛,咱像你这样大的时候还没见过钱是啥样呢,那时在延安,供给制,管饭。就这样吧,现在人人学雷锋,亏就亏点罢,嗯?把这表一填,星期一上午八点来上班,不来便是你不愿干,就这样。”么哥摊开一看,《社会闲散劳动力就业登记表》心里凉了,“我不是学生了,是失业汉,流浪汉,嘿嘿嘿。”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