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非类-弋夫(十七}]
拈花时评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24)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25)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26)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27)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28)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29)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30)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31)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32)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33)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34)
·拈花受骗记-揭露诈骗新模式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35)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36)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37)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38)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39)
·拈花一周微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40)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41)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42)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43)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44)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45)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46)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47)
·拈花一周微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48)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49)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0)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1)
· 拈花一周微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2)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3)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4)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5)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6)
· 拈花一周微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7)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8)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9)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0)
·拈花一周微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1)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2)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3)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4)
·拈花一周微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5)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6)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7)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8)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9)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9)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9)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70)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71)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72)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73)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74)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75)
·雪山狮子的呻吟(76)
·雪山狮子的呻吟(77)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78)
·雪山狮子的呻吟(79)
·雪山狮子的呻吟(80)
·雪山狮子的呻吟(81)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82)
·雪山狮子的呻吟(83)
·雪山狮子的呻吟(84)
·雪山狮子的呻吟(85)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86)
·雪山狮子的呻吟(87)
·雪山狮子的呻吟(88)
·雪山狮子的呻吟(89)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终)
·从唐山到汶川--历史仍在重演(1)
·拈花一周微
·从唐山到汶川--历史仍在重演(2)
·从唐山到汶川--历史仍在重演(3)
·从唐山到汶川--历史仍在重演(4)
·从唐山到汶川--历史仍在重演(5)
·拈花一周微
·从唐山到汶川--历史仍在重演(6)
·从唐山到汶川--历史仍在重演(7)
·从唐山到汶川--历史仍在重演(终)
·拈花一周微
·透视中国(一)
·透视中国(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非类-弋夫(十七}

四十五
   
   
   
     八月底,高考放榜,袁二哥、肥狗哥哥廷坤两个院子里的优等生落选。袁二哥每天一早便出门,拖禾杆一样瘦弱的身躯和他好朋友卢子逸满城乱转,像疯了一样,卢子逸也没考上。英俊、高傲的廷坤,这个车尔尼雪夫斯基的忠实追随者,不顾仪态号啕大哭,廷柱站在旁边找不到句话说,只有他初中时就耍起的女朋友来了才劝得住。么哥跟廷坤平时不瞅不睬,但有两句,便针尖对枣核,今天见他这样儿,心里也不是味道。

   
     小抗美、小援朝入学了,这对双胞胎人见人爱,又漂亮又聪明又听话。陶主任骄傲地牵起他们上达志小学,一路上和羡慕的熟人打招呼,她丈夫张有元跟在后头,肩膀上斜跨两个儿子的书包。两口子都发福了,脸上的肉往横处长,油亮油亮的,不知咋回事。邻居们悄悄议论,“满城的人个个皮泡脸肿,肚皮饿贴脊梁骨,娃儿饿得惊叫喊,人家陶主任就有搞干喽,水色浪好,食堂里头油水足嘛。”“呃,我们几个月没见到颗肉星星喽,她家男人就经常蹲在地上洗一陀血淋淋的东西,不晓得是啥子。”“憨儿!这个都不晓得?是衣包(胎盘),张师傅有个妹妹在医院头接生…”“天!哪不是吃人肉哇,好恶心…”“哼,你想吃还得不到,紫河车补人的。”
   
     冬天了,又是水冷草枯的时候,街面上这家在发丧,没走几步又见停起一个,裹白布,路边上时不时有饿殍,围上一堆人,说是乡下来的,昨天夜里还听到哼…乌尤巷依然阴森可怖,回声大得让人发虚,饥寒交迫的行人最近又多了一层恐惧,人们悄悄耳语:中苏翻脸啰。
   
     扛包子的同学越来越多,“上头说苏联专家全部撤走喽,几百个合同也撕啰,逼我们还钱,好多钱哟…这是当前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秘密,千祈莫讲出去喎,要坐牢的。”班上的同学魏正学凑近么哥轻声道。这个大个子、大嘴、大肚汉,从前见他一顿饭吃十个包谷粑还说肚子头空涝涝的,捧起一碗滚烫的稀饭不用筷子,左边一转右边一转便下肚,三秒钟都不消,人大些,虽然粗壮,却是出了名的书呆子,一天到黑研究马列主义,外号魏卡尔,他老汉是大干部,说是哪个大学的校长还是书记,不晓得犯了啥错误。“啊?那不是鸡脚杆上刮油?我们浪穷,饭都吃不起。唉,还说苏联老大哥,中苏友谊万岁,会不会打仗啊?”“晓球得。”么哥暗自高兴,心想“毛泽东总算有骨气,中国人凭啥子做俄国佬的附庸?”一转念,“中苏翻脸,初中的吴老师会不会平反?”不晓得吴老师家住哪点,依稀记得她丈夫叫关济舟,是在哪间大学教书的,第二天么哥找到魏正学托他打听下。几天后有了回话,“我老汉说她死啰,监狱有封监毙通知书寄给关老师,说是最近有好多犯人瘐死狱中,监毙通知书都发不赢。”么哥心里一阵恶心,“吴老师饿死啰…”
   
     魏正学每天口不离马列主义,马、恩、列、斯的生平事迹哪个旮旮角角他都知道,可是没人听,都拿他当笑柄,现在有了个忠实的听众,便是么哥,不过也只是扛包子的时候。“呃,元愚,你们都知道我数理化、文史地普通,只一门独秀,就是政治,嘿嘿,以后有啥子政治题目不懂,只管问我。”“嗯,要得。”“现在新政策出笼啰,《六十条》下来啰。虽说坚持总路线、大跃进、人民公社这三面红旗,却变成了“调整、巩固、充实、提高”看下报上登的“不断革命论和革命发展阶段论”啥子“波浪式前进”这些就是配合调整的理论。现在提倡延安艰苦精神,“闲时吃稀,忙时吃干,杂以瓜菜。”就是变相承认困难,不过你答问题就只能说好喎,哈哈哈…共产党最会弄,搞两个马列主义、辩证法的新名词,扯出过去的成功经验便把六亿饿坏了的老百姓哄得团团转啰,是舍,革命形势大好,不是小好,是越来越好…你看,新政策还是关火,刘少奇会搞,农民有了自留地,街上便有自由市场,总好点嘛,东西贵总比没得好嘛,嘻嘻嘻,共产党的政策朝资本主义那头稀了个缝缝。你听农民打的莲花落,“七级工、八级工,比不上老子的一挑葱。”龟儿一挑葱管七八十块钱啊,哈、哈、哈。”么哥边听边笑,顺嘴道,“喂,你说自留地,就是私田啰,三千年前的西周用助耕,种完公田种私田,种公田就是力役地租…”“喔哟,你说西周,哪是些农奴、家奴、万民…崽哟,你龟儿转得快,非不怪分到这个学校来。”“呃,老师教的,不得错。呃,周初私田不可以卖,但是可以世袭,这自留地恐怕卖不得哟。”大头不做声,回去警告么哥,“你和魏卡尔来往我不反对,我不是妒嫉,他老汉是犯错误的,就根本不算干部子弟,若果算的话我也是啰,笑话。共产党搞马列主义,但是老百姓就只能跟倒羊子打和声(附和),衷心拥护共产党就对,不能自己搞研究的,一研究就出鬼,何况他说的东西可轻可重,随时可能当反革命,你小心就是啰,你还跟他乱起哄,哼。”么哥默不作声。
   
     年关又到了,家家户户一筹莫展,米缸见底,可以凭票购买的东西少之又少,无钱就更难了。袁二哥毕业正遇上工厂下马,哪找到工作。可巧县里供销社的亲戚上来收斗方卖给农民应节,玻璃、框子对方出,只管画,两角钱一张。这画要画在玻璃上,反过来看,于是,袁二哥买好油漆、刷子,邀来院子里一众弟兄开干。松松、么哥这回来劲啰,可以自由发挥了,“啊哟,太安逸啰,太好看啰。”“你画得像都不像,那块红颜色太跳…”“你懂啥子哟,贵在似与不似之间舍,色彩就是素描,那块红色是灵魂,憨儿。”“你才是憨儿,一饼粑,还素描勒。”大有德拉克罗瓦斗安格尔之势。“呃、呃,各位,慢慢来,慢慢来,首先要像个人,要喜庆,不然农民不要。”袁二哥客客气气地劝道。忙活了几天,几个小子弄得周身油漆,洗都洗不脱。供销社的人来看了,大部份不收,翻工。袁二哥没办法,几个弟弟全来帮手,还找二哈来拔钉子卸玻璃,刮不下来用汽油洗,整整一夜才收拾完。第二天,松松、么哥来了,袁二哥没好气,“你们两个画的统统要不得,害老子铲了一夜,”越说越气,指住么哥道,“你画的叫啥子?还贵在似与不似之间?,啧啧啧,人家说你画的人满脸苦毛,啷个挂得出去,哼,从现在开始,老子勾草图,你们填颜色,抹得越平越好,我不要啥子艺术家,要油漆匠!”么哥一句也吭不出来,大头拉他走,“这回舒服啰,一脸的屁,想当艺术家,嘿嘿,你和松松要咩斗气,要咩互相吹捧,互相满足,有啥意思哟,明天还是规规矩矩和我扛包子去。”俨然大哥自居,大头已是膀粗腰圆昂藏七尺的大汉了,见么哥不回嘴,更来劲了,捞起手臂,“你从小码倒我吃,现在你搬得动不?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软当当,最近你身体垮好多啰,又是狗脸猴腮的样子啰,考啥子大学,哪点有我们的份,活命要紧,蹲码头才是正事,对屋头也有点帮补嘛。”么哥嗯了声,怏怏回家。“不画就是,啷个哟?”气够了也想定了,“若果老子搞美术,决不画画,整雕塑!而且决不搞学院派那一套!”自尊心真是最有力的弹簧。从此,么哥随时都在留意雕塑,注意形体、结构和变化,只是不对人说。二哈帮袁二哥画完了,高兴极了,“呃,袁二哥,我还是比松松、么哥有才气,啊?”袁二哥头也不抬,“呃、呃,”掏出五块钱递给他,“来,买新衣服去。”俗话说,男怕穿靴,女怕戴帽,李先生的脚肿得好粗,透明透亮,路都没法走,就快不行了,外婆的头胀得多大,眼睛瞇成了缝,还支起一对小脚跟李太太里里外外地转。春节过后,李先生收到了在美国的儿子从香港寄来的罐装花生油和几十元钱,这可是救了命了。李太太忙不迭地去黑市买了点黄豆、麦麸煮烂让李先生、外婆连汤带渣咽下去,菜里放上点油,还不敢多,得先把命央回来才行。李先生对李太太道,“你把那油倒点出来叫元愚给他那位同学送去,人家那样难还送菜给咱们。”有点油水,慢慢调理,元慧带了些维他命和双氢克尿塞回来,利尿药可不敢多吃,一天只半片、一片,怕下狠啰出事情,李先生终于消肿了,可是又黑又瘦,浑身的皮肉松垮垮地搭了下来,元气已大伤。虽说逃过这一劫,亦不论对生死如何处之泰然,七十几岁的老人心里不免时不时冒出大限临头,落叶归根的感觉,“一旦死下来,咋办?我得安排后事了,火化还是棺葬?老家不兴火化的,葬到哪?巴城?老家?一家老小在巴城,这咋弄?南京?我在中央政府做事那么多年,是得葬那儿,可几千里地,哪去得了,等元刚、元愚做事了,再替我拾骨移过去罢…城里、乡下凡有老人家的,儿女大都为他们预备了寿材、寿木摆在家里。我是得准备了,家里还有比我大几岁的外婆…”从前家中吃饭的钱都没处张罗,哪能顾到这事。他心里一直在盘算,却没告诉家人,因为他不懂,李太太更不懂,要是吴洪喜还在身边,倒还有个商量。于是忙忙地去信香港,向他在美国的二儿子要钱。
   
   
   
   
   
   四十六
   
   
   
     熬更守夜赶功课,考完了毕业试,谢天谢地门门及格,大头、么哥正式毕业。跟住便是统一考试,虽说几年来阶级成份不好的孩子很难考上,院子里有好几个样板摆在那儿,元慧便是好例子,但是谁不心存侥幸?谁不向往念大学?李先生没多过问,他决不看好,平时不用功,急时抱佛脚有啥用,再说我们这阶级成份谁见了不怕?外婆就不同了,这可是进学中举的大事啊,急得像啥一样,本来嘛,数千年来,能跨过这道门坎的便是上等人,过不去,便下等人无疑了。
   
     八月底,么哥、大头收到不录取通书,班上四十几位同学考上十几个。棒子成绩好,表现好,阶级成份一般,考上了西安交通大学物理系,高兴极了。田慧芬考进巴城师范学院历史系,拿了通知书便来找么哥,哪找得到人,他和大头一早就出去了,不知是去散心还是扛活,李太太告诉她么哥没考上。
   
     “我说考不取的嘛,生拉活扯要我一道考,熬你妈浪多夜…”两人坐在山岩上。“错了哟?”“哼,你算便宜的啰,从小读书就玩小聪明,平生无大志,但求六十分,不过,要是你平时用功读书,这回恐怕更气,像元慧姐那样。”么哥不吱声想他的心事。“大腊生考进北京医大啰。”“哦。”“呃,要是田慧芬考取啰恐怕你们两个搞不成啰,社会地位不同啰嘛。”“嗯,她肯定考取,她老汉是店员,成份好,功课也不错,考文科又拿手。好不成又啷个做哟,莫非硬要人家和你好?”么哥实在心头乱得要命。“哼,早两年我就说大马过得江,小马过得河,一世人扛包子又啷个哟,回家来弄本书看下,像你平时那样,几多好。呃,细算下来也不错,扛足一个月,比中学老师的钱多好多,不知几安逸。”两人约定好又去蹲码头,打零工,先喂饱肚子再说,么哥家环境好些了,无线电瘾头就更大了。“哦,差点忘啰,栀栀从双溪农场回来好几天啰,原来是来帮松松准备婚事的,今天清早来过我家,说松松今天结婚,住向秋萍家,叫我们几个去坐下,她说向秋萍现在在钟表店上班。栀栀都结婚啰,和个农场的同事。”大头笑道,“我早就说过,松松要做向家的上门女婿嘛,现在连家都不回啰。我看穆妈妈是不会去向家坐坐的,她脾气陡得很。”“可能,嘿嘿,小喜鹊,尾巴长,娶了媳妇忘了娘,喂,讲真的,送啥给人家啊。”“老子今天刮痧毫子都没得个,空手去算啰。”“我去拿本解放前出的《书法大成》,打伙送他,要得不?家头有多的,反正我这手字像鸡脚叉,永远练不好的。”“要得。”晚上,去到向秋萍家,见两人容光焕发,松松干净多了,一身哔叽学生装,一定是用向秋萍老汉从前的衣服改的,那头卷发朝上翘起,真像顿河边上哥萨克,帅极了。屋子里人多,吃了两颗瓜子便起身走了,考不上大学有啥心思啊。回去的路么哥总觉得向秋萍敢嫁右派分子,做出一副的烈女模样和她平时追求的东西凑不拢,只没说出来。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