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雷声
[主页]->[百家争鸣]->[雷声]->[张英:也谈张学良八十年前西安兵变佚事]
雷声
·从国家统计局数据计算1959-1962三年间总人口减少量
·央视批星巴克被骂比窦娥还冤?
·普京是如何清算列宁斯大林的?
·大跃进亲历者忆饿死人人吃人惨状
·让男子汗颜:宋美龄对希特勒的答覆
·利比亚大选告诉世界:少拿亡国吓唬人
·利比亚大选告诉世界:少拿亡国吓唬人
·毛贼洞自己称自己“万岁”
·带路党人小史
·带路党人小史
·谁是中国近代史上最伟大的思想家(转帖马悲鸣一家之言)
·邓银超日记揭毛贼洞部分嘴脸
·“尊重少数人民”隐含着“协商民主”
·租界真相,欺骗了多少天真的爱国青年
·毛贼东是中国最大汉奸!
·徐向前揭露毛贼东诬陷张国焘
·中国国情最新数据
·抄家 红卫兵共抄走428亿人民币118万两黄金
·张闻天秘书:韩战结束才三年,毛泽东就承认中国出兵是错误的
·为什么多数犹太人“左倾”?
·我们不是小白鼠——驳“毛泽东是探索者”/ 胡平
·老骗子毛贼东的女儿也会骗人
·蒋公邻居和胡邻居的不同结果
·毛贼东害了自己儿子性命
·骇人听闻性酷刑,土改残酷历史
·血腥的土改:惨绝人寰
·毛泽东是暴君这一结论不可改变
·共军绑架地主女儿在战争中冲锋
·还有什么跟着蒋公去了台湾?
·大跃进前后的社会控制
·贪官找到藏钱好地方:离岸金融中心
·贪官找到藏钱好地方:离岸金融中心
·贪官找到藏钱好地方:离岸金融中心
·不孝之子,流氓丈夫
·潘汉年与日伪特工总部
·胡适的学生吴晗被迫害致死,家破人亡 请看博讯热点:文革四十周年 (博讯北
·迫害地主违反哪项国际条约?
·毛泽东最后遗言曝光
·乌克兰推到列宁像,权贵逃跑倒戈
·关于文革的一次口述史访谈
·陈公博的自白书
·乌克兰防暴警察齐刷刷下跪道歉
·《中苏友好同盟特别协定》
·东陵大盗--八路军冀东军区
·真实的蒋宋孔陈财产情况
·荣树堂(北京)口述“土改”
·这一份长长的充满血腥气味的名单——屠杀的都是民族的精英
·裴毅然:一千八百万知青下乡真相
·各种慢性病井喷 中国人又成“东亚病夫”
·克里米亚公投结果系伪造
·吴廷易(四川)口述“土改”
·“安全岛”不宜轻言拆除
·蒙古公投的翻版----克里米亚
·马克思是奥警方的领赏告密者
·預言清朝滅亡:曾國藩和幕僚秘談錄
·国民革命军第七十四军军歌
·斯大林屠杀30万远东中国人
·“常委安全岛”不宜轻言拆除
·“常委安全岛”与政治诚信
·从“广场大妈舞”看文革流毒
·我们从小孩时就被教怎么说谎
·参加诺曼底登陆的国军52军
·越南政府听从民意不办亚运
·郑义:为唐生智辩诬兼及日本文化中的毒素
·美总统称日美安保条约含钓鱼岛
·美总统称日美安保条约含钓鱼岛
·奥巴马和李源潮对曼德拉的不同悼念/胡少江
·曾节明:毛共定都北平类同满清,中国今后必然迁都
·蒋公文集(1)
·蒋公文集(2)
·蒋公文集(2)
·蒋公文集(3)
·蒋公文集(4)
·蒋公文集(5)
·中纪委权力扩张已成党中之党
·毛泽东与米高扬密谈内容解密
·龙云投共后的结局
·嚴祖佑: 相濡无沫——父亲严独鹤的最后岁月
·大跃进期间人相食现象一瞥
·蒋公两份遗嘱曝光
·土改运动中的地主女眷/陶渭熊
·前记者揭64火烧装甲车系栽赃
·越南官媒首次纪念六四25周年
·陶铸老婆谈早期中共成员的男女关系
·中国高层罕见批评调水工程
·陈事美:张志新冤案中的新秘密
·奇闻:三庙合并,和尚尼姑同住
·陈秉安: 62年逃港大纪实
·法西斯=一切听从领袖指挥:金三像不像?
·受共产国际操纵的红色文化战线
·贺龙下令活埋东北抗日青年
·余杰:谁是手上没有沾满鲜血的人?--读陈永发《延安的阴影》
·彭小明:约法八章的骗局--中国的卡廷惨案
·触目惊心的杀人运动
·震撼人心的百万港人大游行
·香港人民真伟大!
·腐败寄生于过度扩张的国家公权力
·七一从高空看百万港人大游行
·香港占中被捕人士部分名单
·毛贼东女性朋友不完全名册
·南京将国军抗战老兵纳保障范围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张英:也谈张学良八十年前西安兵变佚事

张英:也谈张学良八十年前西安兵变佚事
   (博讯北京时间2016年2月14日 来稿)
   
   
    文立兄好,週末愉快!

   
   
   
    發來王大定先生轉1936雙十二西安事變的「歷史真相」壹文,抽空悉知。查建國兄説「張學良不忠不孝不義」,短評很好,㸃出要害,入木三分!所附摘自廣西師大《並未遠去的背影》,「西安各界上街遊行聲援蔣介石,聲討張學良楊虎城」的老照片,編者找出來印證,不容易的,很有意思。
   
    【三言两語】
   
    談㸃讀後随感。的確,「1936年12月12日,張學良、楊虎城在西安扣留蔣介石,中外震驚」。姑且不論,西安事變是否中共煽風㸃火,參與隂謀策劃,但原先毛澤杔他們,主張殺掉蔣委員長,延安上街,示威游行,不爭之實。
    該文提及,『共產國際聞訊立即指示中共,要「堅决用和平方法解决這一冲突」。』這個莫斯科電令,由共產國際駐華代表宋慶齡從上海轉延安中共的。這不是斯大林對中國友好,而是為著本身利益,擔憂日本,從蘇俄東邊侵入,與正在崛起的納綷徳國,如從西線攻蘇,可能面臨兩面作戰。
    該文末了,間接證明:北平「這些左派學生,歡喜若狂,大家要求公審、槍斃蔣介石」,「而12月14日也據說傳來中央的消息,説要公審。彭真同志趕到,説等一等,等中央的正式通知。第二天,正式消息傳來,周恩來同志飛往西安,提出和平解决的口號」。
    當然,真正能和平解决結果,主要曾是張學良、蔣中正的澳大利亞的顧問瑞安,宋子文、宋美齡兄妹,先後冒險飛抵西安,遊說張學良,曉之以抗日義理,動之以私交情誼,西安事變才能和平落幕。
   
    附說一㸃内幕,在此與君分享。上世紀七十年代末,余擬寫民國史《李立鈞傳》。曾到上海人民廣塲南側龍門路公寓,走訪國民黨元老李立鈞將軍的長子。他因是民革江西省委主席,中共文革甫結朿,始獲平反,出任江西省政恊委員,心有餘悸,但還是説了些真話。1914,孫中山號召「二㳄革命」,李立鈞是江西都督,積極响應,起兵討袁。然而,李立鈞與張學良老爸、奉系軍閥張作霖,暗通款曲,可謂與張氏父子世交。一九二七,北伐告捷,寧漢分治,合流前提條件,汪精衛、蔣介石同時引退下野,公推李立鈞膺任國民政府主席。西安兵變,塵埃落地,南京軍民,義慎填膺,一致强烈訴求,從速對武力犯上作亂的惡魔張學良,公䆺槍斃。軍事法庭,由德高望重的李立鈞老將軍做審判長。躱在宋子文公舘的張學良,被迫應訴,痛哭流涕,一方面忏悔,承認暴力綁架摤刼最高統帥蔣總司令,犯了彌天大罪;另一方面,向審判長下跪哭訴:李叔叔與家父生前是老友,瞭解晚侄。日本鬼子,炸死老爸,結下殺父之仇,西安事件是想打回東北老家,堅決抗日,想不到中了共產黨唆使的離間奷計,⋯⋯。李立鈞念他年少狂妄,以為「豎子可教」,動了測隱之心,輕判張學良十年徒刑。誠然,這同守信的蔣夫人宋美齡背後暗示也攸關。
   
    姑且扯到這裏,餘言抽暇叧敍。📢
   
    🎉張 英 拱手 👋
   
    🎊 丙申𤠣年🐒初五(2016二月十三日)拜識於荷蘭
   
    --------------------------------------------------------------
   
    徐文立 於 2016年2月13日星期六 寫道:
   
    我们从教科书学到的西安事变,和历史真相不同
   
    张学良不忠不孝不义之辈。身为国军付总,对失东北失大陆有重大责任为不忠;杀父之仇不报失父辈基业为不孝;囚兄长兵变为不义。此辈亲共、救共,共以“恩人”奉供。 查建国
   
    主题:我们从教科书学到的西安事变,和历史真相不同
    闻一多大骂张学良杨虎城:叛徒害了中国!
    王大定 文章来源: 文摘 于 2016-02-11
   
    闻一多厉声道:“真是胡闹,国家的元首也可以武力劫持!一个带兵的军人,也可以称兵叛乱!这还成何国家?我要严厉责备那些叛徒,你们这样做是害了中国。”
    本文摘自《并未远去的背影》,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
   
    內嵌圖像
    西安事变后,西安各界上街举行游行声援蒋介石,声讨张学良杨虎城
   
    1936年12月12日,张学良、杨虎城在西安扣留了蒋介石,中外震惊。共产国际闻讯立即指示中共,要“坚决主张用和平方法解决这一冲突”。西安事变能和平解决,蒋介石能安全地回到南京、主持全国抗日大局,与中共中央的努力是不无关系的。撇开其时国际国内的政治局势不谈,仅从其时国内的民意来看,中共中央最终确立了积极促成事变和平解决的方针,也无疑是绝对正确的。换句话说,西安事变的和平解决,是其时国内的人心所向。事变一爆发,许多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上。人们无论如何不能理解张学良们的行为,因而纷纷对张学良们发出非议、谴责、声讨。在事变次日的日记中,朱自清写道:“得知张学良在西安扣蒋消息,惟详细情形仍不知,此真一大不幸。”(姜建、吴为公编:《朱自清年谱》,安徽教育出版社1996年5月版,第167页。)
   
    在陈福田、萧叔玉、陈达、潘光旦、萧公权等八位教授的倡议下,12月15日,在清华大学工字厅召开了清华教授会临时会议,讨论西安事变问题。会议决定发布《清华大学教授会为张学良叛变事宣言》,并成立由朱自清、冯友兰、闻一多、张奚若、吴有训、陈岱孙、萧公权七人组成的电报宣言起草委员会,朱自清担任该委员会召集人。朱自清、闻一多等共同起草的《宣言》,发表于12月16日《清华大学校刊》第799号。《宣言》说:
   
    此次西安变乱,事出意外,薄海震惊。同人等服务学校,对于政治素无党派之见,日夕所期望者,厥为国家之兴盛,民族之康乐,以为苟有能使中国民族达于自由平等之域者,凡我国人皆应拥护。又以为现在对外之斗争,须全国一致,在政府整个计划之下,同心协力,方能奏功。若分崩离析,而侈言抗战,徒为敌人所窃笑。近数月来,统一甫成,而国际观感已有改变,外侮防御,已著功效,方期国家命运渐可挽回,民族危机渐可避免。乃变乱突起,举国复有陷于混乱之虞,长敌国外患之势,寒前线将士之心,事之可痛,无逾于此。夫统一之局,成之甚难,而毁之甚易,辛亥迄今二十余年,始有今日之局。此局一坏,恐世界大势断不容我再有统一之机会。同人等认张学良此次之叛变,假抗日之美名,召亡国之实祸,破坏统一,罪恶昭著,凡我国人应共弃之。除电请国民政府迅予讨伐外,尚望全国人士一致主张,国家幸甚。
   
    国立清华大学教授会这些教授们,不但公开发表宣言,在课堂上也对张学良严加斥责。闻一多平时上课从不跑野马,但西安事变后几天,在一次“毛诗”课上,却离开“毛诗”而大谈国事,声色俱厉。张春风在《闻一多先生二三事》中说,这天闻一多“暴怒如雷”地走上讲台,横眉怒目地扫视全堂后,厉声问道:“国家是谁的?是你们自己的么?”又如对着仇人控诉一般地说:“真是胡闹,国家的元首也可以武力劫持!一个带兵的军人,也可以称兵叛乱!这还成何国家?我要严厉责备那些叛徒,你们这样做是害了中国,假使对首领有个好歹,那么就不必再想复兴,中国也要退回到民国二十年前大混乱的局面,你们知道么?”并厉声责问台下学生:“谁敢起来告诉我,你们做的对么?你们这种捣乱,不是害了中国么?你们可以站起来说!”停了许久,闻一多又说道:“今天我可说话了,国家绝不容许你们破坏,领袖绝不容许你们妄加伤害!今天我可说话了!”(闻黎明、侯菊坤编:《闻一多年谱长编》,湖北人民出版社1994年7月版,第492页。)事变发生在西安,闻一多为何在清华的课堂上对着学生喝问呢?朱自清1936年12月14日的日记,多少能回答这个问题:“一些激进学生对其同志发出通知,称彼等应努力促进华北大同盟。彼等制造谣言,称华清池有五万人请愿,要求对日宣战,而约四十人被蒋的卫士开枪打死,因此张学良的行动是正当的。多么肮脏的骗局。”(见姜建、吴为公编:《朱自清年谱》,安徽教育出版社1996年5月版,第167页。——韦君宜在《他走给我看了做人的路——忆蒋南翔》一文中的一段话,也有助于理解这一问题:“‘双十二’西安事变那一次,蒋介石突然被扣。我们这些左派学生欣喜若狂,大家大喊大叫,要求公审、枪毙蒋介石,党内负责干部黄敬(江青前夫)他们也是如此。只有蒋南翔说不要这样提,群众不会同意。
   
    而12月14日也据说传来了中央的消息,说要公审。彭真同志赶到北平,说等一等,等中央的正式传达。第二天,正式消息来了,周恩来同志飞往西安,提出和平解决的口号。左派学生内部的争论也解决了。如果当时学生上街游行并喊杀掉蒋介石,这个弯岂不很难转?蒋南翔能提出这个意见,实在非常卓越。后来我问过他:‘你当时怎么会看那么远的?’他说:‘我也不是看得远,是那时在校车上听同学们议论纷纷,其中大部分人说,如果这下杀了蒋介石,可天下大乱了。我感到我们那杀蒋的口号不符合群众的要求,才提出来的。”(韦君宜:《他走给我看了做人的路——忆蒋南翔》,《回应韦君宜》,大众文艺出版2001年3月版。)韦君宜们虽然因为蒋南翔的冷静而没有冲上街头高喊“杀蒋”口号,但却在校园内“大喊大叫”着。不仅仅清华教授对事变持如此态度,其他大学也一样。北大教授胡适事变后立即致电张学良:“陕中之变,举国震惊。介公负国家之重,若遭危害,国家事业至少要倒退二十年。足下应念国难家仇,悬崖勒马,护送介公出险,束身待罪,或尚可自赎于国人。若执迷不悟,名为抗敌,实则自毁长城,正为敌人所深快,足下将为国家民族之罪人矣。”(曹伯言、季维龙编著:《胡适年谱》,安徽教育出版社1989年5月版,第513页。)接着,又写了《张学良的叛国》一文,于12月20日《大公报》津沪同载。文章痛斥张学良“背叛国家”、“破坏统一”、“毁坏国家民族的力量”、“妨害国家民族的进步”。不仅仅是知识分子希望西安事变和平解决,广大民众也惟恐事态恶化。1936年12月25日,蒋介石平安回到南京。是夜,南京城鞭炮声通宵达旦,市民们以此表达庆贺之意。这鞭炮声令在老虎桥监狱的陈独秀恍然大悟:原来他(蒋)还是很有“群众基础”的(濮清泉:《我所知道的陈独秀》) [博讯来稿]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