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雷声
[主页]->[百家争鸣]->[雷声]->[余杰:“人相食,你我要上书的” ——依娃《寻找人吃人见证》序言]
雷声
·宋任穷揭周恩来在大饥荒中的所作所为
·向我开炮!俄兵与IS同归于尽
·谷歌推全球免费网,封网将被推倒
·清明祭奠:1966北京死了多少教师
·清明祭奠:1966北京死了多少教师
·王珉忘记祖父“后代不得从政”遗训
·中共特别党员揭秘:张学良也是?
·毛贼东感叹断子绝孙,称遭报应
·中共或挑战现有世界五大秩序/邱震海
·林达谈对”四类分子“的迫害
·国父孙中山高度赞扬原仇敌载沣
·中南海北院南院关系紧张
·中修是当代最大的国际剥削者----看看,拿了无数中援的金三胖竟如此说
·老照片
·著名人权活动家吴宏达去世
·著名的人权卫士吴宏达
·人权活动家吴弘达不幸去世
·伊拉克为什么也歧视中国人?
·公安厅长忆公安三光:刘少奇自食其果
·四面楚歌,中国实体经济到了最危险的时候!
·反思文革准备好了么?
·戴旭万言书“做好南海打仗准备”
·毛泽东掌权后最狼狈一刻 人生最后一次乘机
·纪念文革中的英烈们
·大跃进饿死四千多万人
·红卫兵比赛杀人,红二代宋彬彬落泪道歉
·张学良与斯大林的秘密关系
·张学良与斯大林的秘密关系
·美阴茎移植者有望重获性功能
·北京领导首与香港民主派议员交流
·台湾新总统蔡英文就职演说全文
·新总统蔡英文对南向政策调整
·人口普查得出三年饿死人数字
·马英九已坐失良机,洪秀柱莫重蹈覆辙
·戚本禹忆毛贼东时代高层腐败
·中共早已澄清金陵春梦在说谎
·他就是爱穿青天白日旗装
·蔡英文总统洪秀柱主席64感言
·最悲惨最恐怖的,竟都在6.4这日发生了
·最悲惨最恐怖的,竟都在6.4这日发生了
·最悲惨最恐怖的,竟都在6.4这日发生了
·新闻系学生64中弹被解放军补刺刀
·世纪大审判:服从命令即谋杀
·为什么不该指责孙文联俄容共
·为什么不该指责孙文联俄容共
·在美国上六四课,中国学生心态各异
·一个民族的悲哀6
·周恩来“同志”
·戚本禹回忆录:红卫兵(联动)
·中共是20至40年代的大毒枭
·中共是20至40年代的大毒枭
·中共在柬埔寨的犯罪
·日学者揭露毛贼东勾结日军专著中文本面世
·统一和江山比,是无关紧要小事/紫荆来鸿
·“三十万枪”孤证如今不孤
·劉英對中共黨史的若干釋疑
·一广西女党员吃掉七八个男人生殖器
·美国推动对华贸易得不偿失
·为日本夺得奥运金牌的北京女孩
·援助最多的国家,看了都是泪!
·中国夜莺岛怎么成了越南领土?
·十一段线是怎样变成九段线的?
·11段线变9段,夜莺岛被出卖
·中国游击队之母赵洪文国
·国共内战 共党究竟推翻了什么?
·朱元璋活活烫死朱棣生母
·国共内战,谁先动手?答案:共产党/樊斤品
·他将中国140万平方公里土地送给日本
·这个原本富裕的地区并入大国后穷到后悔
·毛贼东“雷语”大集结
·中国赶超美国究竟要多少年?
·抗战初期的四川省主席王缵绪
·挑起卢沟桥事变引日军进内地的人
·谁打开了"红八月"的恐怖魔盒?
·栗战书赞老领导曾庆红工作细致入微
·克林顿心目中的江泽民:风靡美国
·piachan和周小平谈奥运
·川东地区的土改调查/谭松演讲
·蔡英文要归还大陆百万两黄金吗?
·毛贼死前嘱情妇:速离京嫁人
·凤姐谈甘肃一家六口自杀
·蔡英文家族地产也是国民党产
·为毛贼东普写颂歌的人的下场
·江主席老家发起抗议:"绞死金三胖"
·中共“王二小故事"涉嫌造假
·抗日铁汉汤恩伯当年无钱治病
·那些年我們一起過的國慶日
·蒋公诞辰日,向伟人深深致敬!
·上万志愿者美墨边境开始筑墙
·周恩来到底是何许人?
·江泽民挑明留任真相 压阵军委助力胡锦涛
·卡斯特罗和毛贼东的狗咬狗斗争
·卡斯特罗如何让华人社区消亡殆尽
·任重而道遠:重建中華民國/陈汉中
·西安事变几位干将变身汉奸记
·彭明父母:伟大的儿子,奋斗的一生
·江泽民八个字高度赞扬李瑞环
·西安事变中蒋公三封遗书
·南京大屠杀凶手师团被澳全歼
·国民党呼吁政府立即解散党产会
·北洋军阀爱国爱民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余杰:“人相食,你我要上书的” ——依娃《寻找人吃人见证》序言

余杰:“人相食,你我要上书的” ——依娃《寻找人吃人见证》序言
   
    余杰更多文章请看余杰专栏
   
   

    二零零五年,我在中国的大学里所作的最后一场公开演讲,是在北京航空航天大学讲《蔡元培与“五四”精神》。在问答环节,有学生问及毛泽东和“五四”的关系,我当即指出:毛掀起“大跃进”造成大饥荒,使得三千多万农民在风调雨顺中被活活饿死,仅此一例就可证明毛是冠绝古今的大暴君。话音刚落,有一名学生激动地站起来反驳说:“你说三千万人饿死,有什么证据?南京大屠杀死难三十万人,后来发现好多万人坑;你说饿死三千万人,怎么没有发现一个万人坑?”如今,依娃这本名为《寻找人吃人见证》出版了,可以掷地有声地回答此类质疑大饥荒的真实性的声音——没有发现埋藏饿死者尸体的万人坑,是因为当时大部分的尸体被随意丢弃,连组织人力进行集体掩埋的环节都被当局省略掉了。于是,很多曝光郊野的尸体成为幸存者们求生时惟一的食物。
   
    余杰:“人相食,你我要上书的” ——依娃《寻找人吃人见证》序言
   
   
    近年来,依娃先后四次访问甘肃、陕西的二十几个县,采访了两百五十人,书中记录的饿亡者名单大概八百三十人左右,记录的人吃人事件和吃人现象则高达一百二十一人次。正如作者在序言中所说,当她去甘肃省临夏回族自治州、定西地区通渭县调查大饥荒年代人吃人情况的时候,不用费力寻找,县城广场上晒太阳的老人、村头下不了地的老人、田间挖野菜中药的老人、生病躺在炕上的老人······都会开口讲述当年所看见、所经历的人吃人事件。他们多数不认识字,没有文化,更不懂得什么叫政治、什么叫历史,他们所讲述的都是人吃人的细节和真相。如果没有像依娃这样的有心人去提问、去倾听、去发掘、去记录,这些细节和真相很快就随着这些老人的辞世而湮没无闻了。
   
   
   
    “习得性吃人”与“求生性吃人”
   
   
   
    韩裔美国学者郑麒来写过一本名为《中国古代的食人》的专著。作者指出,本来“食人”行为是人类都有的,不仅仅限于中国,人类在追求生存的过程中,特别在灾荒中、在战争中、在原始社会的历史中,都有食人的记载。问题是中国的“食人”记录,是又一项“世界之最”,不过这项“世界之最”一点也不光彩——它的次数之多,它的残酷性,和它的理论色彩(即有理论地吃人),在世界范围内都是罕见的。
   
    据郑麒来的研究,“食人”的行为可分两类:一种是“习得性食人”,就是后天养成的习惯性食人,以及有理论指导地食人。其中包括惩罚不忠、惩罚敌方、为亲人复仇、泄愤、嗜人成性、获利、尽孝等不同类别。比如,岳飞在《满江红》中感叹「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明代名将袁崇焕被杀后,京城的群众用小刀割其肉分食之;《本草纲目》中,人肉、人胆、人血、天灵盖、脐带、胎盘、人势(即阴茎)、木乃伊等物作为药材赫然在列;割肉疗疾更是中国人所津津乐道的“孝道”故事。
   
    另一类则是“求生性食人”,即在灾荒中、在战争中的食人。 “求生性食人”是先天固有的,是人们在危机之中的本能反应。依娃书中所记载的人吃人,基本属于这一类别。在这本堪称“旷代奇书”的口述历史著作中,依娃区分了“人吃人事件”和“人吃人现象”两个概念:“人吃人事件”,是指有见证人亲眼看见,或者知道人吃人发生的具体村子、吃人者的姓名、和被吃者的关系,怎么吃的,最后吃人者的结局等等。这样的见证相对比较完整。而“人吃人现象”,是指见证人虽然看见沟里、地里有被人刮去肉的尸体,但是也说不上是谁的尸体,谁刮食的;还有些是因为时间流逝的缘故,吃人者的名字、和被吃者的关系都记忆不清楚了,所以当作现象记录在案。但无论是事件还是现象,都是证人的证词,让共产党的滔天罪行无从逃遁。
   
    这是一本需要莫大的勇气才能读下去的书,就如同那部以吃人魔头为主人公的电影《沉默的羔羊》让很多观众不敢看完一样。依娃说:“在这本关于大饥荒年间人吃人的专着里,我完全按照口述记录下人吃人事件和人吃人现象,光是看这些题目就是膛开肠流、砍腿刮肉、吃路人吃各人的娃娃······令人触目惊心、惨不忍闻。”一个弱不禁风、资源有限的女子,为何有勇气和心力来写作这本“吃力不讨好”的书呢?依娃说:“发生过的历史,是我们无法回避的,无法假装不知道的。人之所以称之为人,是因为人有情感、有记忆、有判断、有良知。我是一个人,在历史的一个极端黑暗时期,我的同类曾被当食物一样被人吃掉,他们的肉被煮熟咀嚼,咽进了人的肠胃。我的同类曾经因为非人的饥饿,被逼迫吃人求生,杀吃自己的孩子求生。今天,活着的我、有饭吃的我知道了,我不去记录,我会感到羞愧、会觉得对不起他们。不把大饥荒中的人吃人写下来,我觉得我不配做人,没有一个人起码的尊严。” 依娃不是一名受过专业训练的历史学家,没有博士和教授的头衔,但她对历史的贡献,可以跟“穷天人之际,通古今之变”的司马迁相媲美。
   
   
   
    习近平为什么害怕历史?
   
   
   
    习近平上台之后,对意识形态领域的严密控制程度,逐渐向毛时代靠拢。其中,遮蔽对历史真相的陈述和垄断对历史事件的阐释,比如不准公开批评毛泽东,又是重中之重。大饥荒时期,毛泽东早已完成对全民的洗脑,数千万民众坐以待毙而社会居然大致保持稳定;如今,薄熙来在短短数年间就在重庆掀起“小型文革”,习近平则以“反日”为幌子唆使民众上演打砸抢的闹剧,两人虽因权斗而你死我活,在意识形态上却殊途同归。所以,学者资中筠说,一百年过去了,中国没有多大改变,上面还是一个慈禧太后,下面还是一群义和团。
   
    面对毛派篡改历史的叫嚣,历史学者宋永毅在论文《大跃进——大饥荒期间“人相食”现象之一瞥》中指出:“在一个共'八十二户四百九十一口'的生产队里(四川省崇庆县东阳公社五大队第一生产队),'仅在一九五九年十二月至一九六零年十一月期间,就虐杀并吃掉七岁以下的女童四十八名,占全队同一年龄线出生女童人数的百分之九十;百分之八十三的家庭有吃人史';在一个大队——'安徽省太和县宫集区赵寺大队二十九个自然村中,有二十六个(约占百分之八十九点六)发生过人吃人的事情';在一个公社的一年中(四川省石柱县桥头公社)就发生详细记录在案的十六起'人相食'的事件;仅一个省(安徽省)就有过因饥饿造成的高达一千一百八十九起'人相食'的特殊案件;我们便不难想像当时整个的中国农村已经成了一个怎样的人间地狱!”宋永毅所引用的,均是官方的统计资料,对于此类铁板钉钉的证据,那些强词夺理地否认大饥荒的毛派还有什么话说呢?
   
    而比宋永毅从浩如烟海的中国官方档案材料中查考出来的数字更具说服力的,是依娃面对面地听到的幸存者们的亲口讲述。你可以对那些全是枯燥的数字的材料背过脸去,但你不能对那些来自最底层的、最平凡的目击者或当事人充满血泪的讲述闭目塞听。七十八岁的回族妇女马法土麦说:“这个阿娘吃了家里五个人。男人饿死了吃男人,儿子饿死了吃儿子,最后把自己的小女儿也剁着吃上了。她还是饿死了。”七十三岁的妇女雷英花说:“我的妹妹饿死让李成路背回去,他一家子人吃上了。他又背人家的死娃娃,我就撵着打他。他吃过我的妹妹,我恨他。”八十二岁的男子谢振翼说:“我看见过人肉。公社干部温受致把一盆子人肉倒到沟里,白白的,像猪肉一样,牛宗代晚上又捡回来,吃上涨死了。”六十八岁的妇女王碎狗说:“我吃过人肉。村里的高高父亲饿死了,埋了,我挖野菜挖出来一条腿,饿着就啃上了,干皮皮,没有肉。”
   
    依娃的书,就是这样完全忠实于当事人的讲述,不作任何修饰和润色,更没有像杨显惠和廖亦武那样,将丰富的原始素材加以提炼和加工,点石成金地变成优秀的报道文学或小说。在文学价值上,依娃的书或许稍显逊色;但在史学价值上,依娃的书更逼近历史的真实,而成为一座“惊天地、泣鬼神”的“纸上的纪念碑”。这样的书,当然会让内心崇拜毛泽东、不准别人对毛泽东说三道四的习近平感到心惊胆战。
   
   
   
    是吃人者邪恶,还是缔造吃人现象的极权政府邪恶?
   
   
   
    在这本书中,甚至出现了一些仍然健在的吃人者的身影。这些吃人者并非电影里青面獠牙的连环杀手、吃人狂魔,他们如此平凡而卑微,他们的一生也没有摆脱曾经吃人的阴影。依娃对这些为了求生而吃尸体的人,并没有作太多道德上的谴责。因为,吃人者固然邪恶,更邪恶是迫使他们去吃人的极权政府,以及这个极权政府的代表毛泽东。
   
    鲁迅以“吃人”一词隐喻中国的政治和文化的残酷性,即便他“不惮以最大的恶意”来评估专制之恶,也不会料到在他死后二十多年,他一度对之抱有期待的共产党,就缔造了一场亘古未有之大饥荒,在大饥荒中广泛而普遍的人吃人更是让史书中记载的人吃人黯然失色。毛泽东没有亲自吃过人,即便在饥荒蔓延全国时,他仍然丰衣足食、荒淫无度。毛是一个“形而上的吃人者”,他一手打造了导致“人吃人”惨剧遍布全国的极权体制。在中国漫长的帝制时代,政权的控制能力只能达到郡县一级,而不及乡村。每当自然灾害或统治不良导致饥荒时,饥民至少还拥有外出“逃荒”的自由——即便最暴虐的皇帝,也不会阻止农民外出“逃荒”。毛泽东却动用全副武装的军队,禁止饥民外出“逃荒”。于是,数千万人只能在本村、本家活活饿死,人吃人由此变得司空见惯。
   
    在此意义上,中共的整个体制就是一台吃人不吐骨头的“人肉搅拌机”。共产党的高官显贵个个都很坏,但最坏的还是毛泽东。当年国共内战、长春围城之时,前线指挥官林彪亲眼目睹饥民人吃人,于心不忍而请求中央同意放走饥民,毛泽东为迅速取得战争的胜利断然拒绝了这一“人道主义”的要求。同样,天良未泯的刘少奇在一九六二年初夏在中南海游泳池边鼓起勇气挑战毛泽东说:“人相食,你我要上书的。”在党内外的压力之下,毛泽东不得不暂时退居二线,却感到权力受到威胁,而动了对刘少奇的杀机。毛才不怕上史书,他只怕有人夺权。
   
    中共的体制也如同一台邪恶的“加速器”或“复印机”。依娃书中所触及的区域,不到中国万分之一的面积,而那时整个神州大地何处不是饿殍、何处不是人吃人?在每个大饥荒的重灾区,必有一个缩小版的“毛式土皇帝”。比如,主政四川的李井泉忠实贯彻毛的政策,导致天府之国居然饿死一千万人。作家东夫在《麦苗青菜花黄:大饥荒川西纪事》一书中写道:“全家死绝、全村子人死绝屡见不鲜,无力掩埋的尸体遍布荒野田间。吃人的事多有发生,死人被食、杀人而食、夫妻老少兄弟姐妹之间互食、食人者又被食······”面对此种情形,李井泉心如铁石,打麻将、玩桥牌、看香港电影到深夜。从毛泽东到李井泉,再到依娃书中涉及到甘肃的地方官员们,这些冷酷而残酷的官僚从未受到法律的制裁。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