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雷声
[主页]->[百家争鸣]->[雷声]->[韩战中共几万人被俘,王成80卖鞋垫]
雷声
·屠城家族窃国掠影
·謊言起家,謊言建政,謊言治港
·纪念抗战,蒋中正功盖青史
·準的可怕 43個簡化漢字的現實預兆
·中共三位“抗日”将军战死之迷 全是蒙人
·绝不允许后代再经历这样的痛苦
·陈事美:惊人的反土改预言
·陈事美:惊人的反土改预言
·扮萌装纯恬不知耻的红二代/陈维健
·中共没有抗击日本帝国
·奇葩文转帖:我在英國蹲監獄
·国内网友斥红二代扮萌装纯恬不知耻
·准备好了吗?中国将面临全线大衰退
·贪官与血统:红二代不贪?
·“普通话”的惊人内幕
·中共「推普废粤」的政治动机
·ISIS首领与马恩列斯并列
·毛泽东的私生活
·香港学生罢课,要求人大道歉
·六四精神之炬被香港学子高高擎起
·梁粉李小姐转向称会考虑占中
·梁粉李小姐转向称会考虑占中
·梁粉李小姐转向称会考虑占中
·电视剧《邓小平》隐瞒哪些史实?/程凯
·今夜,我们为香港人民自豪!
·一个地主孙的血泪成长史
·香港民主示威对习近平构成挑战
·港台學潮與世代正義(洪鑫誠)
·香港民主示威对习近平构成挑战
·习近平的字典里没有"妥协" 中国梦里也没有反对派
·BBC记者引警方消息:反占中有黑社会参与
·BBC记者引警方消息:反占中有黑社会参与
·法律窗口:美国如何看待和处理公民抗命
·抱紧自由,风雨中迎接光辉岁月
·寄希望派无中生有的“习民主”
·鲍彤盛赞占中:出色完成2个历史任务
·为什么香港人对民主的愿望越来越强
·习近平在香港的盲点/ 猷子
·《纽约太阳报》建议向香港“雨伞革命”领袖颁发诺贝尔和平奖
·权力中心总想垄断真理和道义/王德邦
·强势独裁是民主转型的拦路虎/严家伟
·北美崔哥挺港警热传文造假穿帮了 被揭的体无完肤
·北美崔哥挺港警热传文造假穿帮了 被揭的体无完肤
·曹子文给邓榕邓楠的公开信
·林彪最大污点:长春围城饿毙数十万难民
·喂人民服雾【天津快板】
·广西政协常委装妈与学生对话
·两万八路军不敌5百日军?
·香港“雨伞革命”中学生组图
·反占中蓝丝带召集人李偲嫣 妓女身份被揭
·真假依法治国,四中全会检验
·真假依法治国,四中全会"验尿"
·方舟子打假周小平:梦里游了趟美国便控诉美国罪恶
·试看整人者,人亦整其人
·指鹿为马的时代
·网络作家抽周带鱼,妙语连珠
·为什么左右全民群殴周小平
·周小平风波笑点何在?
·10年前捧红3位好学生今何在?
·习大大的锅
·世纪梦幻:习近平反腐出民主!/张三一言
·一个真实的蒋中正
·毛颂蒋之信隐瞒七十年
·为什么现在要讲法治了
·中华民国总统有权对香港大陆说三道四
·陕西失独父母到省政府请愿
·刘少奇的结局
·法轮功围堵中南海导致政改夭折/周瑞金
·“做二”之道关键在韬光养晦
·从小官巨贪到老虎苍蝇标准
·列宁真相被揭,俄各阶层震惊和愤怒
·voa:习近平专机惊爆象牙走私,有何背景?
·法治的主要任务不是治官
·中国在中日斗争中昏招连连无一胜绩
·中国在中日斗争中昏招连连无一胜绩
·中国在中日斗争中昏招连连无一胜绩
·彭定康忧香港出现伊朗式民主(即假普选)
·章小舟:基于“民意分类”视角观察“习氏反腐”等现象
·恢复国民党的反对党精神/陈永苗
·李克强接见12家草根组织负责人
·香港占中升级为南韩模​式/谢选骏
·镇压学生运动的人都没好下场
·镇压学生运动的人都没好下场
·镇压学生运动的人都没好下场
·绝食学生促特首重启政改展开对话
·反腐变围剿政敌,廉政排名下降
·绝食学生黄之锋母亲的公开信
·反腐变反政敌,廉政排名下降
·这些红军将士干下什么伤天害理之事
·周永康涉泄密习近平家族财富
·周永康泄密温家宝习近平财富
·谢选骏:新母系社会的诞生——伊斯兰国扩张的西方内助
·周永康泄露了习近平等的财产
·幸好我们还在,不然死无对证了/邓晓芒
·美国就周永康案警告中国:不能政治化
·揭弊vs叛徒:周永康是叛徒吗?/乔木
·王立军没称为叛徒,周永康叛徒依据何在?
·美国就周永康案警告中国:不能政治化
·二战中最惨烈的首都保卫战
·龙灿:中共,你们哪来的资格纪念南京大屠杀?
·没收刘铁男合法财产有违反宪法的重大嫌疑/刘大生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韩战中共几万人被俘,王成80卖鞋垫

敢提的惨败几万人被俘 “英雄王成” 80多岁卖鞋垫
   
   
   
   韩战中至少2万多“志愿军”成为战俘,仅6064人回国,还遭遇非人迫害。电影《英雄儿女》“王成”原型蒋庆泉被当作叛徒30年,隐姓埋名50年。蒋庆泉不看英雄儿女说,“那是英雄。我是战俘!”如今80多岁的蒋庆泉上街卖一元钱一双的鞋垫,来补贴家中开销。

   
   网友自述:“回归大陆的其实都挺悲惨,700人被开除军籍,4600余人只承认被俘以前军籍。在2900多名共产党员当中,绝大部分被开除了党籍,保留党籍的只有120余人,但也分别给予了党内警告和留党察看等处分。”
   
   
   电影《英雄儿女》“王成”原型蒋庆泉说,“那不是我,那是英雄。我是战俘!”
   
   开启尘封半个多世纪的档案,美国之音《解密时刻:志愿军战俘》揭示了中国战俘这个特殊群体无奈与坎坷的人生。蒋庆泉是“志愿军”23军步话机员,是电影《英雄儿女》王成的原型之一,是返回大陆的战俘。他在接受《解密时刻》采访中表示:“对我的教训太深刻了。因为那个,我的人生有很大的转折,打掉我的青春,打没了我的一切。”
   
   陆媒官方资料显示,蒋庆泉1928年出生于辽宁锦州松山新区大岭村,1952年入朝,是第一批轮换部队。当时,蒋庆泉呼叫炮火与敌同归于尽的事迹被广为传播,人们以为他已经牺牲,并准备为他报功。然而,后来在“联合国军”交换战俘人员的名单中,却出现了他的名字。
   
   电影《英雄儿女》“王成”原型蒋庆泉证件照
   
   1964年中共宣传电影《英雄儿女》在全国放映,电影中塑造出来的“英雄人物”王成,手持爆破筒冲入美军之中和敌人同归于尽壮烈的场面,给不少大陆民众留下了极其深刻的印象。但《英雄儿女》中的主角王成,被指为中国电影史上最有名的“虚构英雄”,有媒体的材料显示当年新闻通讯为合成加虚构。【相关报道:《英雄儿女》原型回忆曝通讯为合成加虚构】
   
   在“新浪嘉宾访谈”中,据当年的战地记者洪炉介绍,蒋庆泉是步行机员,主要是调动炮火,他通过步行机呼叫,敌人到什么位置了,然后报告指挥所,指挥所就让炮兵按照他指定的目标打。当时他的原话就是“向我的碉堡顶上开炮”,因为那个碉堡实际上是敌人的碉堡。
   
   香港《苹果日报》此前报导,蒋庆泉回忆,在1953年4月18日,他参加了石岘洞北山守卫战,全连全部阵亡,只剩任步话员的他和10多个伤员,自己被美方一发炮弹把震昏死过去。醒来时已躺在美军医院。
   
   《中国青年报》的报导称,蒋庆泉参加的是石砚洞北山战。据蒋庆泉回忆,4月18日,蒋庆泉所在的23军67师201团5连接到命令攻占石岘洞北山。由于武器差距大,5连伤亡很大,165人组成的加强连,已经只剩下十几名战士,连长阵亡,排长阵亡,班长阵亡。
   
   在阵地的暗堡中,幸存的战士围着担任步话机员的蒋庆泉,以保护他可以顺利向炮兵指挥部通报“撒花生米(炮弹)”的位置。
   
   “就看着战友扑通扑通地倒下去,一个接一个。”蒋庆泉说,他亲眼看见一个拦着他不让他出碉堡的战士,头被打碎了,胸口也喷着血。敌人则越来越近。
   
   曾在指挥所与蒋庆泉直接通话的陆洪坤至今仍记得当年步话机中蒋庆泉的嘶吼声,“最后他不喊暗语了,就喊向我碉堡顶上开炮。我问他那你怎么办,他说你别废话,废话,向我开炮,向我开炮!”
   
   然而蒋庆泉并未等到他要的炮火,却被敌人的弹片轰中了后背的步话机。“喊了又怎么样,他们没有开炮啊!”蒋庆泉在承认自己是“王成”时浑身发抖,不发一言。
   
   负伤的他在地上爬,想找枪自杀。他看到另一名战士也在爬着找枪。蒋庆泉回忆,当时的脑子里只有一个想法,就是“不能当俘虏”。后来,一枚瓦斯弹打入碉堡,他晕了过去。
   
   蒋庆泉睁开双眼的时候,正躺在一辆卡车里——被俘改变了他一生的命运。
   
   战争结束后,6000多名“志愿军”归国战俘被送到辽宁昌图的归来人员管理处。在管理处的一年时间里,他与另外15名战士分在同一个班。在他的印象中,每天的生活就是“认罪和检讨”,“不讲功,只讲过”。
   
   16名战士仍然穿着军装,用着印有“抗美援朝”的陶瓷缸喝水,却不再被认为是军人。负责教育审查归俘的干部有这样的论断:“人民军队的字典里没有被俘,被俘就等于变节。”
   
   集中改造完毕后战士被责令复员。蒋庆泉复员回原籍锦州大岭村当农民。在“文革”中,档案被造反派翻出后,他又一次受到了冲击。运动的时候要批斗他,说他是叛徒。公社屋里都是批他的大字报,墙上是,绳子上挂着也是。
   
   2010年年底,一个电视编导专门带来一张电影《英雄儿女》的光碟为老人播放。片子刚放了几分钟,蒋老汉便开始不停地发抖,随后大喊着“不看,不能看”,冲出了屋门。
   
   在场的孙女惊慌失措地跑出去追爷爷。她不知道,为什么黑白电影中的那个叫王成的年轻战士出现的时候,爷爷会如此激动。
   
   “那不是我,那是英雄。我是战俘啊,一辈子都烙在心里,抠不掉的。”蒋庆泉这样回答。
   
   网上属名“三月云淡风清”的博客称,“王成”原型提供了一组有关“志愿军战俘”的数字。蒋庆泉说:“我们在朝鲜被俘的中国人民‘志愿军’,总数有2.1万多人,最后回到大陆的只有6064人,其余战俘全部去了台湾。我们回归大陆的这6000多人其实都挺悲惨,700人被开除军籍,4600余人只承认被俘以前军籍。在2900多名共产党员当中,绝大部分被开除了党籍,保留党籍的只有120余人,但也分别给予了党内警告和留党察看等处分。【相关报道:韩战《英雄儿女》主角原型 提供战俘数字】
   
   “英雄王成”真人现身后,蒋庆泉一下子成为大陆舆论的焦点,各地电视台纷纷请他登台亮相;锦州地方政府也利用他做招商引资的“生招牌”。但“志愿军英雄”的美名并没有给蒋庆泉带来任何实惠,地方政府从没给过他任何好处,相反对他到外边诉说过去几十年的遭遇还指责有加。
   
   蒋庆泉现在住的是20年的老房子。每到集日就推着一辆生锈的三轮车,拉着老伴去集市上卖用一针一线缝制的、一元钱一双的鞋垫,来补贴家中油盐酱醋的开销。【相关报导:英雄儿女王成原型80多岁上街卖鞋垫】
   有网民表示,小时候有一邻居是当年选择回国的中国战俘,身有伤残,过着无法用言语表述的悲惨生活。1980年代很多台商来投资,成为各级政府官员的座上宾,他们中很多是当年选择了“与祖国和人民为敌”去台的韩战战俘;可当年与他们同处一个战俘营的“难友”,因为选择了“回到祖国的怀抱”,不仅过着一贫如洗的孤单悲惨生活,还在历次运动中遭遇迫害与凌辱,我亲眼见过二者见面的情景,想想那场面吧!
   
   砥平里战役无人敢提——“志愿军”惨败
   
   《解密时刻:志愿军战俘》报导,两万多“志愿军”战俘中的大部分,是在五次战役中被俘的。1951年3月22日,解放军60军180师跨过鸭绿江,参加朝鲜战争。他们的枪都是苏联的枪。他们被告知,前几个月都打了胜仗,因此官兵情绪高昂。官兵们觉得完全能战胜“美帝纸老虎”,胜利就在眼前。
   
   联合国1951年1月14日提出就地停火建议,被中国拒绝。联合国军1月25日开始从37度线附近全面北进,四次战役随即展开。美军前线总指挥、美第八集团军司令李奇微针对“志愿军”善于迂回穿插的特点,指挥部队收缩靠拢,相互支援,抢占山头,稳步推进,2月8日逼近汉江,10日占领仁川,迫使“志愿军”从2月17日开始全线后撤。
   
   李奇微挥师北进。联军随后在南汉江与“志愿军”五十军以及三十八军发生激战。联军每天依托强大炮兵和空中火力猛轰对方阵地,“志愿军”伤亡惨重。在著名的砥平里战役中,“志愿军”八个团两万五千人包围了美军第2步兵师一个团、一个法国营和一个炮兵营共5000多人。美军迅速构建环形工事,用密集火炮抵御进攻。
   
   “志愿军”组织敢死队,使用步兵武器,迫击炮,一波一波的,前面一波,后面一波,后面又是督战队,又是敢死队。前面的不能往后退的,只有往前去,推着尸体往前冲。这次战斗,“志愿军”攻击部队伤亡5000人,不少伤兵被俘;联军只有几百人死亡,几十人失踪。后来美军坦克援军赶到,“志愿军”被迫退出战斗。
   
   “最后没有办法,他们所有的下面的营的团的干部都讲这个仗不能再打了,最后温玉成(40军军长)直接给彭德怀打电话,告诉彭德怀,这个仗再打下去我们全部完蛋。最后彭德怀决定主动撤退。砥平里战斗,联军认为是第二次仁川大捷,‘志愿军’在国内的解放军的战史上没有人敢提这个事,因为这是个惨败!”
   
   砥平里战役后,中朝部队全线北撤,坚守南汉江的“志愿军”50军和38军放弃阵地,准备撤到汉江以北。原来封冻的汉江水此时却解冻了,两个军3万多人拥挤在岸边,争夺船只过江。联军出动大批飞机轮番轰炸,江边尸横遍野,江水被血水染红。经过50多天的战斗,“志愿军”50军和38军伤亡数万,美步兵25师3月9日前后在汉江两岸搜捕了大批“志愿军”流散官兵。
   
   联军3月15日攻陷汉城,收容大批“志愿军”俘虏,接着继续攻占韩国城市议政府等地,再次抵达三八线。4月21日,历时87天的第四次战役结束。统计显示,“志愿军”这次战役中有数千人被俘,是前三次战役被俘人数的两倍以上。
   
   毛泽东为了扭转不利局面,决定投入后备力量14个军共50多万人,发动更大规模的战争,力求一举歼灭联合国军几个师的主力部队。
   
   第五次战役——1.7万人被俘长官突围
   
   1951年4月22日第五次战役打响,中朝部队全线猛攻,美军西线防线被突破,美军不再轻易放弃阵地,而是组织环形防御,利用优势炮火密集杀伤中朝进攻部队。担任穿插任务的“志愿军”64军就因美军炮火受阻,未能前进,65军的两个师又匆忙赶到,6万多人被压缩在临津江南岸的狭小地带,被美军火炮和飞机的狂轰滥炸,伤亡严重。
   
   “共产党是人海战术,美军这边就是炮海战术”。针对中朝部队战线过长、运输落后的特点,联军出动更多架次的飞机,对中朝军队的后方运输线进行轰炸,“当时是联合国军,就采取叫‘绞杀仗’,就是要把后勤部队啊,把它封锁。”
   
   中朝军队战事没有突破。不久,中国军队携带的弹药粮食基本耗尽,不得不放弃攻占釜山的目标,向北撤退。美军用坦克和机械化部队组成特遣队积极穿插,时常超越撤退中的中国军队,将落在后面的“志愿军”60军、12军和27军包围。由于指挥混乱,通讯不畅,60军180师未能及时撤出包围圈。
   
   陷入联军重围的180师高级军官惊慌失措,在营、团建制基本完好的情况下下令分散突围。但突围的命令并没有及时传达到所有部队,不少担任掩护的部队错失良机,死伤严重,很多人被俘。虽说是分散突围,很多后来回国的战俘回忆说,这其实是一种委婉的说法,实际上就是各自逃命。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