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桂明海案件的另一面]
姜维平文集
·自驾,从旧金山到圣地亚哥
·谷开来与王立军有一腿吗?
·一审宣死,薄案还有好戏看
·薄熙来翻供,黄奇帆乐了
·习李去大连,薄案有点悬?
·12年巨变,薄熙来必然有今天
·评价薄熙来,秦晓鹰的常识性错误
·薄熙来戴上手铐,为什么发抖?
·薄熙来种下的苦果民企难咽
·生活太苦,湖南卖甘蔗的老人猝死
·薄熙来家书子虚乌有
·薄熙来能东山再起吗?
·李俊发飙,薄案庭审不包括“打黑”
·二审上诉,薄熙来改判的可能性极低
·胡锦涛上黄山,像征意义不一般
·李修武案应当异地重审
·多伦多市长摊上大事了
·李俊说,他考虑放弃国家赔偿
·李俊说,他考虑放弃国家赔偿
·薄熙来终于“休假式治疗”了
·黄奇帆的假慈悲
·邓亚萍烧掉20亿,责任在谁?
·薄熙来余党反扑,李俊企业遭围困
·薄熙来党羽鼓动闹事,李俊企业危在旦夕
·薄熙来党羽鼓动闹事,李俊企业危在旦夕
·薄熙来后院余火,史联文被抓
·黄定良是薄熙来黑打的侩子手
·暴打李俊员工,黄奇帆把戏演砸了
·刘伟忽然高升,黄奇帆完了
·《公报》与《决定》为何相去甚远?
·习近平打老虎,“刑不上常委”休矣?
·女孩摔婴案何以发生在重庆?
·孙政才换将,李俊企业又活了
·孙政才捧着烫手的山芋
·李修武狱中家书(1)
·李修武狱中家书(2)
·延缓平反冤案,钱锋还在打太极
·李修武狱中家书(3)
·习近平吃包子,下级吃什么?
·“堰塞湖”顶在黄奇帆的头上
·李修武狱中家书(4)
·王歧山打老虎,动了真格的
·清除薄一波题词理所当然
·司法腐败是最大的腐败
·李修武狱中家书(5)
·不要叫企业家走在监狱的路上
·李修武狱中家书(6)
·重庆的冤假错案能平反吗?
·重庆平反冤案,应从李修武案开局
·李修武狱中家书(7)
·重庆遭受“黑打”的民企有望翻身
·孙政才哄民企,遮遮掩掩云雾里
·薄熙来对不起崔荣汉
·程毅君给薄家唱的一首挽歌
·薄熙来政变记(1)
·重庆民企老板为什么怀念汪洋?
·从春晚小品看北京政局走向
·黄奇帆把“吊炉饼”烤糊了
·重庆新郎挨棍子,但愿打疼张国清
·重庆高院避谈“黑打”失良机
·重庆监狱情人节,情何以堪?
·何来重庆民企“出海潮”?
·从李俊到王石,一个时代的跨越
·超期羁押的典型案件
·从曾维是不是曾庆红儿子谈起
·从曾维是不是曾庆红儿子谈起
·活着真好
·黄奇帆的阴阳八卦
·周永康案是薄熙来案的升级版
·黄奇帆是“鱼”,谁是“水”?
·原加拿大总督伍冰枝印象记
·黄奇帆向富豪宣战为哪般?
·顾雏军案是司法不公的恶果
·黄奇帆与神医骗子
·重庆“打黑功臣”为什么自杀?
·习近平有点烦,胡锦涛下湖南
·陈政高不是薄熙来的盟友
·女记者验尿,验出警方的霸道
·“浙江叔侄案”责任人已蒙混过关
·孙政才应当学习成师傅
·阔别5年,兄弟重逢
·阔别5年,兄弟重逢
·重罪轻判,孙政才玩弄平衡术
·拘捕王建民,王荣讨好江泽民
·我见到的两任加拿大移民部长
·黄奇帆与“奔驰哥”
·由失联乘客翁美玲想到影星翁美玲
·暴力不能救中国
·王建民能判刑吗?
·王荣拉提琴,王建民的心弦断了
·王荣拉提琴,王建民的心弦断了
·徐才厚落马,王建民遭报复
·深圳,没有dad的父亲节
·习近平打老虎,何以步步升级?
·王建民被批捕,逃不过“口袋罪”
·习近平打老虎,一切都是铺垫
·记者刘虎获释,但愿是个信号
·徐才厚与周永康的结局
·王歧山打老虎,注意点策略
·周永康是怎么爬上来的?
·达赖喇嘛向习近平释放善意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桂明海案件的另一面

   桂明海案件的另一面
   
   多伦多大学访问学者 姜维平
   
   由桂明海和李波案件引发的與论潮,持续较长时间,没有势微的迹象,今天,博讯报道说,瑞典国派调查组深入泰国芭提雅,要把他失踪的真实原因搞清楚,而且,海外媒体都是一面倒,又名“阿海”的这位书商的知名度,一下子腾空而起,大有逼近刘晓波之势,仿佛他是言论自由的倡导和实施者,又是文字狱的受害者,中共官媒对他的报道全是谎言,但我想清楚地表明,第一,我和大家一样,不相信他回国主动自首的电视表演,如果是跨境抓捕一个书商,那是违反国际法的;第二,他是一个靠抄袭和拼凑,胡编滥造而发“黑心财”的不法书商,他不是一个具有高尚品质的人,他因交通事故逃逸犯罪的可能性很大。一方面我要批评中共某些部门垮境抓人,无法无天的劣行;一方面也要揭露阿海的真实面目,这位闷声发大财的书商,跌倒在书本的行里行间,不仅在于文字,而且在于人品,他应当深刻自我检讨。


   
   他抄袭了我的文章
   
   众所周知,我曾写过大量的批评薄熙来的文章,人们把我称为“打薄专业户”,我不需要过谦,但我的失策在于没有抓住商机,使自己从薄熙来事变后,香港的图书市场赚到银子,虽然,名声传出去了,但因为忙于笔耕,而无暇编辑出版自己的书,结果劳动成果大都进了不法奸商的腰包,阿海是窃取我成果的几个文人之一,他以笔名和不断变换的出版社名字,出版了许多有关薄的书,香港媒体人士王某邮寄给我好几本,其中有一本书直接把我的文章《薄熙来要发动军事政变》一文,放在全书压阵的位置,可以肯定的是,阿海赚了不少钱,当中包括我的“血汗钱”。
   
   于是,我在香港找了律师,对其抄袭情况进行了一些调查,并在我的博客文章的附录里留下警告的文字,与一些人有点不同的是,阿海自知理亏,为自己准备后路,采取非常狡猾的策略,他要摆平我,2014年的某一天,多伦多某电视台媒体人士严某,打电话给我,我们商定在阳光超市旁的一家粥店吃饭,主要是谈有关阿海的事,实际上,我与严某并不很熟,但我读过坐牢期间,他代表“美国之音”对我家人的采访,当然,他是为我呼吁的,这使我终身难忘,因为尽管阿海自己不出面,只通过他给了我1000加币的小钱,而且,也未向我直接道歉,我还是忍气吞声,答应了却此事,除了前述这点“人情债”,还有律师的原因,他们要价太高,非书生所能及,而且,要找到阿海也不容易,如不是失踪事件,谁知道他藏身在芭提雅呢?
   
   他赔了赵岩8万港币
   
   桂明海所从事的抄袭业务,不仅侵害了我一个人的利益,还与《纽约时报》驻北京的助理赵岩有关,在2009年初,由于我去参加美国保护记者委员会的颁奖礼,与其相识,一度同病相怜,来往密切,几年前,发生铁道部长刘志军案,赵岩比较早地得到一些内幕消息,以笔名在博讯发表揭露文章,大约有十几万字,商业头脑灵活的桂明海,从电脑上下载,编了一本书,也发了大财,赵岩很生气去香港找他算账,他避而不见,但赵岩找到《前哨》杂志的社长刘达文,刘那时给阿海出书提供一些帮助,赵岩就打电话给我,要我找刘达文给阿海施压,我想,赵岩刚从牢里放出来不久,一个人来美国纽约求生,相当不容易,而刘社长与我有旧,又讲义气,就向刘求情,在刘的压力下,阿海不得不支付了8万港币,给赵岩,了结了此事。总之,我没有从他身上拿到一分钱的好处,全都是为了朋友。
   
   阿海赚了多少亏心钱?
   
   人们从如今大量的新闻报道中,已惊讶地知道,原来在香港出版一些政治人物的“八卦书”,虽然胡编滥造,东抄西摘,格调极其恶劣,但却是一门不错的大生意,它不仅可以养家糊口,而且可以发大财,甚至成为千万以至亿万富豪,阿海原为一个流亡海外的穷书生,因抄袭而发韧,办了几家出版社,编印了上百种书籍,挖走了原属于刘达文的几个资深员工,侵吞了原合作伙版王某的一些劳动成果,得罪了许多只会“爬格子”的文人,自己买了房子,租了办公室,还入股了铜锣湾书店,并在芭提雅购置了度假屋,因此,说他是吃“人血馒头”的书商,我认为不过份,就我来讲,得到类似薄熙来及家人贪腐的故事,是付出坐牢的代价的,我没发家,他却不劳而获,心安理得的尽情享用,难道不是事实吗?
   
   虽然,我明知在多伦多朋友严某转交的这份收据上签字,就无法以抄袭为由起诉他,但为了节省时间做更有意义的事业,干倒“唱红打黑”的“薄骗子”,救中国人于危难之中,我只好做了妥协,但在我内心深处知道,桂明海不是一个人品高尚的文人,真正的君子是宁愿饿死,也不会靠抄袭和胡编滥造而糊口的,不论什么党派,不论你反共与否,抄袭就是盗贼,就是犯罪,就是令人不耻的恶行,显然,阿海支付赵岩8万港币,至少说明他靠抄袭人家文章赚得钱不会少于这些,他指令朋友严某给我1000加币,也至少说明他得到的绝对不止这点小钱,他明知自己抄袭,身担那么多头衔,还满腹经纶,吟诗作赋,竟干这种丑事,而且事发后,没有向我直接道歉,足以说明他是一个人格有缺欠的人。
   
   央视的录像是假的吗?
   
   我看到许多关于桂明海的报道,目前,呈现两极,国内是妖魔化,只有一种单调的声音,而海外恰好相反,全是为其鸣不平的,甚至一口咬定它的交通肇事罪是官方编造的,我不这样认为,由他抄袭他人作品看,他犯罪的可能性很大,而且央视不是简点地抹黑他,叫他象薛蛮子那样低头认罪,而是还有死者家属的录像证词,一个花季女生被其酒驾肇事致死,他不但不承担责任,而且在缓刑期间逃往海外,这符合他一贯的思想性格,他抄袭了人家的血汗之作,没有勇气直面,狡猾地,应付差事地,给一点小钱了结,多么类似于交通肇事啊,有什么值得怀疑的呢?
   
   可能抓捕他的过程是这样的:如果他远离中国之后,选择低调一点,做点别的无涉政治的生意,永远不回中国,屁事没有,因为逃出来的嫌犯太多了,中共不会大动干戈,不幸的是,阿海可能心里并不反共,是为了逃避法律制裁而反共,在以言论受限为由取得外籍身份之后,自以为中共顾及外交关系,而找到了一条谋生的路子:抄袭和八卦,结果一度大获成功,因为当今社会,大部门人以占有财富的多少而衡量一个人,不在乎你干什么职业,就此标准,阿海是成功人士。
   
   他大量出版有关中共高官的八卦书籍,刚开始完全是抄袭和编辑,后来已不满足这些,为了得到独家消息,卖个大价钱,而与国内,党内的消息人士联系,这些人或者是出于派别内斗,或者出于发财,而与阿海对接,较容易签证的泰国就成接头地点,可能巴提雅就是一个聚会场所,早被中国特工盯上了,过去,胡锦涛是弱势领导人,自然没多少下面人捧场,现在,习老大权力独掌,自然团队们积极出击,特别是要掐断海内外的个勾通途道,就选准了阿海,而以前的案底就成了把柄,派人去曼谷找到他,强力胁迫下,指令他回国自首。“交通肇事罪”是“引子”,出书“向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可能是检方指控的“高潮罪”,大概情节就是这样吧。
   
   我没有读过他出版的全部著作,只读过非常恨他的一个年过古稀的老人邮寄给我的几本书,恕我直言,那种东拼西凑的滥货也叫“书”,是对人类精神食粮的亵渎,它应归功于中共极权统治,压制新闻和言论自己的胡作非为,正因为大陆人求息若渴,嗷嗷待哺,所以才使他编辑出版的书,占了市场的不小份额,“大陆客”不在乎一般的编采和印刷标准,只要你骂中共,你暴露当官的丑闻,最好与性有关,就不在乎手中的票子,因此,阿海过去是中共压制言论的受益者,现在,是受害者之一,就象一个人从同一个宴席上吃得肥肥的,现在,又不得不吐出来;过去是闷声地,不择手段发大财的书商,现在是“文字狱”的著名英雄,如此而已。总之,自己爬到云梯上,不明真相的人把它不断抬高,然后吹喇叭抬轿子的人走了,梯子还挂在那里,有一句话很形象:出来混,早晚要还的。
   
   2016年1月26日于多伦多。
   香港《前哨》杂志2016年3月号首发。姜维平博客2016年2月27日转发,其它媒体转发请注明出处。更多文章请看姜维平个人网站:www.jiangweiping.com 转载请注明出处。直接联系作者,邮箱:[email protected] [email protected] [email protected]
(2016/02/2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