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加籍港商钟安平案引起巨大争议(下篇)]
姜维平文集
·薄熙来种下的苦果民企难咽
·生活太苦,湖南卖甘蔗的老人猝死
·薄熙来家书子虚乌有
·薄熙来能东山再起吗?
·李俊发飙,薄案庭审不包括“打黑”
·二审上诉,薄熙来改判的可能性极低
·胡锦涛上黄山,像征意义不一般
·李修武案应当异地重审
·多伦多市长摊上大事了
·李俊说,他考虑放弃国家赔偿
·李俊说,他考虑放弃国家赔偿
·薄熙来终于“休假式治疗”了
·黄奇帆的假慈悲
·邓亚萍烧掉20亿,责任在谁?
·薄熙来余党反扑,李俊企业遭围困
·薄熙来党羽鼓动闹事,李俊企业危在旦夕
·薄熙来党羽鼓动闹事,李俊企业危在旦夕
·薄熙来后院余火,史联文被抓
·黄定良是薄熙来黑打的侩子手
·暴打李俊员工,黄奇帆把戏演砸了
·刘伟忽然高升,黄奇帆完了
·《公报》与《决定》为何相去甚远?
·习近平打老虎,“刑不上常委”休矣?
·女孩摔婴案何以发生在重庆?
·孙政才换将,李俊企业又活了
·孙政才捧着烫手的山芋
·李修武狱中家书(1)
·李修武狱中家书(2)
·延缓平反冤案,钱锋还在打太极
·李修武狱中家书(3)
·习近平吃包子,下级吃什么?
·“堰塞湖”顶在黄奇帆的头上
·李修武狱中家书(4)
·王歧山打老虎,动了真格的
·清除薄一波题词理所当然
·司法腐败是最大的腐败
·李修武狱中家书(5)
·不要叫企业家走在监狱的路上
·李修武狱中家书(6)
·重庆的冤假错案能平反吗?
·重庆平反冤案,应从李修武案开局
·李修武狱中家书(7)
·重庆遭受“黑打”的民企有望翻身
·孙政才哄民企,遮遮掩掩云雾里
·薄熙来对不起崔荣汉
·程毅君给薄家唱的一首挽歌
·薄熙来政变记(1)
·重庆民企老板为什么怀念汪洋?
·从春晚小品看北京政局走向
·黄奇帆把“吊炉饼”烤糊了
·重庆新郎挨棍子,但愿打疼张国清
·重庆高院避谈“黑打”失良机
·重庆监狱情人节,情何以堪?
·何来重庆民企“出海潮”?
·从李俊到王石,一个时代的跨越
·超期羁押的典型案件
·从曾维是不是曾庆红儿子谈起
·从曾维是不是曾庆红儿子谈起
·活着真好
·黄奇帆的阴阳八卦
·周永康案是薄熙来案的升级版
·黄奇帆是“鱼”,谁是“水”?
·原加拿大总督伍冰枝印象记
·黄奇帆向富豪宣战为哪般?
·顾雏军案是司法不公的恶果
·黄奇帆与神医骗子
·重庆“打黑功臣”为什么自杀?
·习近平有点烦,胡锦涛下湖南
·陈政高不是薄熙来的盟友
·女记者验尿,验出警方的霸道
·“浙江叔侄案”责任人已蒙混过关
·孙政才应当学习成师傅
·阔别5年,兄弟重逢
·阔别5年,兄弟重逢
·重罪轻判,孙政才玩弄平衡术
·拘捕王建民,王荣讨好江泽民
·我见到的两任加拿大移民部长
·黄奇帆与“奔驰哥”
·由失联乘客翁美玲想到影星翁美玲
·暴力不能救中国
·王建民能判刑吗?
·王荣拉提琴,王建民的心弦断了
·王荣拉提琴,王建民的心弦断了
·徐才厚落马,王建民遭报复
·深圳,没有dad的父亲节
·习近平打老虎,何以步步升级?
·王建民被批捕,逃不过“口袋罪”
·习近平打老虎,一切都是铺垫
·记者刘虎获释,但愿是个信号
·徐才厚与周永康的结局
·王歧山打老虎,注意点策略
·周永康是怎么爬上来的?
·达赖喇嘛向习近平释放善意
·越狱谜团与司法腐败
·周永康前妻车祸死亡案必须彻查严办
·要警惕薄周余党的“断头蛇”咬人
·“漏网之鱼”,我想起了黑龙江的杨信
·释放王建民,救人也救己
·我建议学生们立即撤离
·爱财如命,守身如玉?
·重庆法院向“钱”看,激化社会矛盾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加籍港商钟安平案引起巨大争议(下篇)

加籍港商钟安平案引起巨大争议(下篇)
   
   多伦多大学访问学者 姜维平
   
   尽管北京的高铭暄,张新宝等6位法学专家,对加籍港商钟安平案曾提出不同的看法,上海和辽宁,以及香港的几位律师都把有关证据材料,呈送两级法院,并给全国人大,政协,高法,高检等写了信件,但这一系列努力都改变不了严峻而残酷的现实,这一切丝毫不影响辽宁地方官高压下的一起冤案的实施,它经过策划,包装和虚构,成为震惊一时的所谓“国企贪腐案”,其导致的牢狱之灾,使一个正值盛年的企业家入狱,不仅财散名去,而且随之而来的,是其家人亲友不能承受之重:这不是三年五年,这是比死亡还可怕的漫长刑期,枪毙一个人,只有一秒钟的恐惧和痛苦,而被判无期徒刑的钟安平,却要忍受无数个期待改判的黑夜的煎熬,他的夫人何太说,这个案子,改变了我们全家人的命运,我们把房产抵押给香港银行得到的巨款,搞风险投资,钱进入辽宁国企抚钢,原以为抓住一次商机,却不料跌进了阴谋家的陷阱,我们不仅无功,而且有罪,还是仅次于死刑的无期,我们最了解自己,安平的父母不能接受,我和两个孩子都更不能理解,这是辽宁省地方官搞的一个彻头彻尾的冤案,此情何以堪?此恨绵绵无尽期啊。

   
   眼泪流干了,心底在流血
   
   2015年12月21日,这是一个初冬的早晨,对多伦多市民来讲,还不算太冷,但凛冽的寒风,对习惯了香港生活的何太而言,却是寒气逼人,她卷缩在湖边的一个小咖啡馆里,向外暸望,我急匆匆地穿过行人稀少的街道,细致地寻找她发给我的地址,一眼就看到她透过橱窗而射出的目光,那表情忧虑而警惕,令人心碎:她没有一点笑容,只有苦难凝聚的深沉的期待。像落井后陷入绝望的弱者的求助,使任何善良的人都无法回避和拒绝,这是我第二次与其见面,上一次是在10月26日的香港,是我拜访她及其父母等,而这一次是她的回访,是在她离别了许多年的加拿大。
   
   虽然,彼此都非常清楚,面对国内的不独立的司法体制,面对全国堆积如山的冤假错案,几篇小文章的影响力微不足道,但何太的观点是,正如先生入狱,她做为家人的能力微薄一样,我们不能因为弱小而不发声和发光,因为如果亲友都不努力,再有谁去关注安平的遭遇?如果不及时地将案件的真相告知世人,鉴于中国监狱的惨况,她的亲人随时都可能倒下,随着服刑期限的日历,年复一年地被苦难撕碎,钟安平的青春和生命,像落叶一样,一片片地凋萎,漂落,远逝,不仅他自己及家人蒙受不白之冤,而且得势的徇私枉法者也变得肆无忌惮,他们继续做恶,就会有更多的枉法追诉案件横行,因此,胜利的结果更重要,却十分渺茫,但战斗的过程,意义重大,不可或缺,只要我们努力,就对得起先生,也永远不会后悔。
   
   何太回忆说,刚开始,先生被拘捕时,最初是不相信法院能判,后是不相信会重判,当一切展示在眼前,精神几乎崩溃了,甚至想到自杀,由于可靠的消息来源说,她也是上了“黑名单”的,故不敢回国旁听先生的庭审,但钟安平的父母等多人,都去聆听了辽宁地方官操控下的法官的表演,钟的70多岁母亲说,这样的不顾事实的审判,太不公平了,她当时气得昏死过去,而80多岁的钟父也病情加重了,何太听到判决结果,与两个孩子哭成一团,难过和忧愤的心情,持续了大半年,她几乎什么也做不成,公司业务停顿了,国内的朋友离去了,她全部精力用来写信,发到全国很多部门,包括一些新闻媒体,但一切都是“泥牛入海无消息”。她最不能容忍的是人世间的冷漠,写信时,常常一边写一边哭,泪水打湿了申诉信,但全国人大,政协,高法,高检等,没有一家回复只言片语的,她的眼泪流干了,希望慢慢地破碎了。
   
   先生跌倒了,太太成了上访专业户
   
   以前的何太,是一个不太关心政治,也不太介入公司业务的家庭主妇,钟安平是典型的北方大汉,公司的经济问题,一般很少与太太提及,因此,当羁押中的钟安平忍受不了刑讯逼供,不得不违心的写信,让何太按照专案人员的要求,提供所谓的贪腐犯罪证据时,她因为没有经验和单纯轻信,竟把一份钟安平与韩玉臣之间交流的便笺传给专案人员,这就成了阴谋家们诬陷钟的所谓证据,因此,每念及于此,她扼腕叹息,泪流满面。尽管如此,高明暄等北京法律专家仔细研讨这份以欺骗和恐吓手段得到的材料,尔后认为:“股票按20%分红材料”作为钟与韩有非法获利的唯一证据,而它所要证实内容的真实性和关联性均应受到严重质疑。
   
   专家们的结论是,从材料原始记载的内容看,丝毫看不出有显示“韩玉臣20%股票分红”的内容,而是专案组事后要求钟安平在便笺上将“20%分红系分给韩玉臣”字样加上去的,这是高压下伪造的补加的东西。更为重要的是,根据律师会见记录看,钟一直强调受到了刑讯逼供,他反诉称,“给韩20%获利材料”正是被办案人员刑讯逼供的结果,我想,无论钟的指控是否属实,我们都可以从另一个比较中立的角度去想,而且容易鉴别,不妨退一万步吧,我假定钟和韩有这一协定,但20%是多少钱,这可以评估,这笔钱进了韩的账户没有?只要没进,如何认定他们共同贪污犯罪呢,正如一个人扬言要“抢劫”,但尚未实施,能算抢劫犯吗?所以,高明暄说,从一开始就“使该证据大打折扣,因此,如果没有其他充足的证据证明钟在进行股票购买时与韩相互勾结,共同获利的事实,那么就不能认定钟利用韩的职务便利,与其共同侵吞了巨额国有财产。
   
   由于何太非常清楚钟的案情,也悔恨自己被专案组愚弄的“帮倒忙”之举,故有时觉得很对不起他的先生,我在何太位于柴湾的办公室里,看到她精心保存的许多陈年红酒,一瓶瓶地摆放在柜子里,她说都是先生出事前收藏的,她不舍得喝,更不忍送人或变现,她想象着明天钟安平就会平反回家,和他一醉方休。
   
   实际上,根据我的经验,专案人员奉上级指示办案,是有明确目的和任务的,辽宁的高官和东北特钢的领导已商量好,要用加害于港商钟安平的办法,抢夺他的财产,这个案子叫“戴帽子”的案件,也就是专门为一个人定身量做的,既使没有这份伪证,他们也不会罢休,他们会不惜徇私枉法的代价,绞尽脑汁再搞一个花样,不达目的,绝不罢休,所以,我对何太讲过:不必过去自责,那样对心理自救不利,谁都是第一次经历这种事,都会被诱骗上当的,我太太也体验过这个滋味。搞刑讯逼供的冤假错案的坏人,都是一个师傅教的,手法大同小异,结果影响深远。只要判决生效之后,就很难平反昭雪。虽然,周永康和薄熙来倒了,原司法厅长张家成也抓了,连南关岭监狱长高鹰也在2015年8月被双规,但他们的党羽大多数还盘踞在辽宁的公检法司。这些人经手冤案,赚了许多“黑心钱”,怎么肯吐出来?他们不拼死抵抗才怪呢。
   
   100页的判决书,满纸荒唐言
   
   我细心阅读了有关钟安平的判决书,它又臭又长,文字很烂,可以用一句话概括:满纸荒唐的谎言。钟安平连国家公职人员都不是,如何定罪贪污?而他所利用的韩的权利,也不成立,韩才是东特的二级法人,实际上是三级,因为钟案涉及的是抚钢下属的合资企业:西进公司,专家们认为,被告人钟在向西进公司增资和收购股权的过程中,利用韩玉臣的职务便利,以虚假经济行为为掩护真实犯罪意图,共同非法占有国有资产人民币7121,44元的事实,这一指控,证据不足,法律适用有误。
   
   相反地,现有证据能够证实,在向西进公司增资或收购股权的过程中,钟认真履行了出资业务,而且对公司的净资产,请第三方机构做出了客观,公开的评估,这就说明钟入股西进公司是一个程序完全正当的市场投资行为,钟只是把自己的资金放到一家国企的篮子里,钟占多大股份,不是他自己能控制的,而是客观的资产比重决定的,而这一比重,在其投资入股时是简单,客观,透明,公开地显示出的,不应当因为事隔多年之后,长官意志发生变化,再按其他标准,对国有资产做出一个更高的评估价,就否定前面依据正当程序做出的净资产评估价值,更不能用二者的差价做犯罪金额。我的想法与专家一致,那就是,假定二次评估价值比较合理准确,可以据此重新商定中港双方的持股份额,用不着抓人判刑,而辽宁的两级法院一定要这样做,必有法律条款之外的不可告人的阴谋。
   
   钟安平案是“大彪子思维”的产物
   
   法院指控钟非法侵吞国有资产,数额巨大,手段狡猾,实际上占不住脚,钟根本就没有评估的权利:谁都知道,投资人增资行为后的股份额度应当按照出资比例来界定,而首先要对国企的净资产进行评估,由于方法,标准,范围,内容,水平不同,就会导致评估差异的问题,那么,钟和哪个评估单位有勾结和暗度陈仓的事?我翻遍了所有的判决文书及其它材料,均没有。因此,只要行为人没有在评估时营私舞弊,既使评估不够完美,也不能推定是行为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利用职务便利侵吞了国有财产,更不可把不同评估计机构不同净资产评估报告的差价,直接认定为犯罪所得,如果法院一定要按照地方领导的长官意志判,那就是大连人讲话“大彪子思维。”
   
   简单地再次回顾钟安平经历的商战过程,有助于突破这种荒唐无理的“大彪子思维”:2007年5月28日,他以实际控制的香港兴益认购西进房地产公司,增资1000万,且实际上把真金白银打进了公司,从5月31日的账面净资产价值看,他占55,56%的股权,但2012年12月16日,辽宁省检察院委托司法鉴定中心对其净资产重新鉴定,得出评估价值6615,54万元,该院直接据此乘以55,56%的股权,即,6615,54万元x55,56%=3676万元,这样就成了钟安平的犯罪所得,大连人把神经病叫“大彪子”,你说,这种只有小学生才做的算数题,竟成了辽宁公检法抢钱的所谓“证据”,是不是“大彪子思维”?高明暄,冯军等专家的用语很文雅:这一推断显然不具有合理性,要我说,这是办案人的“脑子”叫驴踢了,“彪”到这种程度,把一个关进大牢,就用这样的算法,也不知今夕是何年?
   
   由于加籍港商钟安平投资分为两步,上述这种算法也进行了两次,2008年1月,抚钢集团董事会通过转让其在西进持有的44,44%股份的决议,1月6日,辽宁玺明会计师事务所确认西进公司截止2007年12月31日,净资产评估为2473,37万元,3月5日,抚顺市国资委,抚钢集团,安平担保公司,抚顺产权交易中心签订了转让合同,约定价款1100万,他们当时乐得要命,这一情节有照片和媒体报道为证,但后来随着经济形势好转,摆脱了濒临破产的命运,又后悔了,立即翻脸不认人,这就像一个居民,在经济危机时把祖辈留下的房子卖了,虽然廉价,但换了面包,免于饿死,等到经济走出底谷,房价开涨时,有些婉惜,经常发牢骚,后来房价暴涨,又特别后悔而愤怒,就去找了抢盗去新房东家打劫。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