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法院判官违法,不应成一纸空文]
姜维平文集
·拘捕和引渡多维尔意味着什么
·宇田川敬介的谎言失败于细节
·吴文康是一个大贪官和裸官
·乌小青的幽灵
·方竹笋申诉获胜意义重大
·王立军心腹王智被双规
·从李俊案看薄熙来如何包装黑社会
·重庆公安公开抵制张德江
·重庆法院讲政治,还是讲证据?
·金马大厦被炸毁背后的秘密
·谷开来是一个爱说谎的女人
·成城是薄熙来的戴笠
·什么比惩罚谷开来更重要?
·薄家攻防战略是如何转换的?
·三十年后来相会
·转发《姜维平在多伦多》
·章子怡为何在洛杉矶起诉媒体
·假如谷开来的老母是这样的
·假如谷开来的老母是这样的
·庭审应当传讯薄熙来
·由庭审看谷开来
·谷开来庭审实录两面观之一
·谷开来庭审实录两面观之二
·庭审的谷开来不是替身
·薄熙来案正在走程序
·别倾斜,中国律师第一柱
·为什么薄熙来王立军不出庭作证?
·我不知道大连尸体加工厂的事
·薄熙来不可能卷土重来
·谷开来庭审实录两面观之三
·周福仁的教训是什么?
·谷开来判死缓的几个原因
·手表局长的最后一次微笑
·审判王立军剑指薄熙来
·中南海高官下基层,海外舆论推着走
·张德江被蒙在鼓里
·奇怪:北京晚报第一次公开提到姜维平的名字
·由王立军案庭审细节看薄熙来命运
·借反日示威,为薄熙来翻案不能得逞
·薄熙来露出真面目
·令计划调动的另类解读
·薄熙来残余势力的最后一搏
·重庆法院继续制造黑打冤案
·薄熙来可能判处死刑
·为什么文强的儿子不敢为父亲下葬?
·打砸抢烧的暴行不是爱国
·谁怕薄瓜瓜的威胁?
·薄熙来的公开信是伪造的
·薄熙来有多少个好妹妹
·专案组成了董事会
·电视片纪录片《薄熙来》即将问世
·电视纪录片《薄熙来》即将问世
·薄熙来比四人帮的下场还惨
·大爱无疆,我对习近平的期待
·李俊案何以震惊胡锦涛?
·薄熙来“黑打”证词首次曝光
·薄熙来“黑打”证词首次曝光2
·薄熙来“黑打”证词首次曝光3
·姜维平答香港《开放》杂志记者问
·薄熙来谋杀韩晓光之一
·薄熙来谋杀韩晓光?之二
·令计划应力推中国进步
·从习开始,中国进入知青时代
·薄熙来“黑打”证词首次曝光4
·习近平开启政改大有希望
·薄熙来“黑打”证词首次曝光5
·薄熙来“黑打”证词首次曝光6
·李俊说,习近平使他看到了回家的希望
·为寻找温暖的孩子流泪
·继续黑打抢钱,李剑铭与孙政才对着干
·郑义强慌了,薄熙来后院暗潮汹涌
·重庆高院将重审彭治民案与黎强案
·天高皇帝远,习近平救不了李老板?
·方海洋是薄熙来的“跟屁虫”
·习近平的“新开拓”是指什么?
·黑打抢钱,李剑铭对抗孙政才
·李俊给服刑的员工涨工资
·薄熙来打不赢悲情牌
·王歧山讲人话,何以震惊天下?
·孙荫环,是一个有爱心和良知的亿万富豪
·李剑铭灭亡前的猖狂一跳
·重庆法院的霸道和傲慢
·李剑铭打了孙政才一记耳光
·不要胡吹胡春华
·九十老翁不寂寞,笑谈今昔薄熙来
·《南周》事件表明媒体人士对习近平抱有希望
·利益驱动,李剑铭成了变色龙
·“爱心妈妈”与冷血贪官
·由谷开来想到袁宝璟
·李剑铭打压民企有绝招
·战士,我听到你的歌声
·李俊惊呆了,讨薪民工砸乱食堂
·黄奇帆的厚脸皮与薄熙来的幽灵
·薄熙来为什么不惩处雷政富?
·谁封杀了我在新浪网的博客
·彭佩瑶的叹息与曾智强的眼泪
·李克强下基层,百姓的话语好辛酸
·我被英国制片人骗了
·习近平今昔二三事
·我被英国制片人骗了
·李俊起诉重庆公安局沙坪坝分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法院判官违法,不应成一纸空文

   法院判官违法征地,不应成一纸空文
   姜维平
   多年来,失地的农民或市民为讨回土地不断上访,鲜有通过法律手段获胜的,我称这种胜利分做两步,第一步是法院的法官敢于公正地判决,倾向于弱势群体;第二步是法院的执行庭敢于行动,不使令人振奋的法律文书成为废纸,但是,由于司法体制落后,僵化的原因,实际生活中,两步均获胜的,至今我还没看到,
   因此,警民对立和官民对立的群体事件不断,形成社会动荡的巨大隐患,如何解决“透过法律途径捍卫权益,但真正获胜案件少之又少”的问题,是当务之急。
   


   据悉,郑州市中级法院2016年1月21日,向洛阳市失地农民李红卫,送达了行政判决书,裁定河南省政府征地违法,同时撤销省政府针对李红卫的行政复议决定。其实,早在李红卫的征地案获得胜诉之前大约一星期,同样是洛阳市的拆迁户王继红,也通过法律程序在一审和二审中获得胜诉,而且同样是委托公民代理人。来自山东的公民代理人倪文华对记者表示,透过法律程序维权的案件很多,反映出访民明白要用法律捍卫权益的重要,不过当中能获得胜诉的却非常少。
   
   首先,应当肯定河南省郑州市中院一些法官的勇气,由于在现有的司法框架里,法官的人事关系和工资财务关系,都在地方政府的控制下,也就是在官员的“如来佛”手里,能够站在无职无权的失地人一边,秉公执法,这不仅需要巨大的胆量,而且要自我廉洁清白,否则,受到挑战的上级官员,会以反贪为借口而施以打击报复,而且,一般判案都有一个“小团队”合议庭,大家既团结,又敢为,志同道合,还清一色地屁股上没屎,绝对不容易,更为重要的是,判弱势群体胜诉,不会使法官得到升迁,提拔,也不会收到钱物,只能招来贪官的忌恨,简言之,这是法制领域仅有的一丝“亮点”,应当予以嘉奖。
   
   但接下来的新问题是,纸面上获得胜利了,但官员人脉关系广,权势不受制约,胆子又大,就是不执行,不理睬,怎么办?特别是一些官员因为搞得是团体的利益,比如,上述这起案子则是省政府征地违法,那么省长就是一个关键的角色,假如他和省委书记有矛盾,还好一点,可能书记也站在法院一边,不管他出于公心还是内斗,反正对失地的弱者有好处,就应当赞美它的意义;但假如他们是一伙的,或省委书记是一个“软包蛋”,这就麻烦了,我不知道这起案子背后的官场较量情况,但据报道,至少有两个大同小异的案子,结果很不乐观。
   
   据《维权网》消息,2013年12月,洛阳市国土资源局在没有咨询和出示有效法律文件的情况下,疯狂地进行征地行为,而且还编制了农地转用方案、补充耕地方案、征收土地方案等,呈报洛阳市政府审查,其同意后报上级河南省政府批准,一路为自己开绿灯。由于向省政府申请复议被拒,失地农民李红卫便于2015年7月30日,向郑州中院提起行政诉讼。另一位河南省信阳市拆迁户郭继红,因上访引发一系列的打压事件,家属因此而失业,于是她们也诉诸于法律。在一审和二审都获得劳动仲裁胜诉,可是法院却迟迟不执行。
   
   这就牵扯到司法体制和法院内部结构的问题,中国法院是两审终审制,重大案件一般要通过审判委员会,像上述这两个案子,可能合议庭就能决定,不一定经过这个委员会投票表决,从纸面的结果推论,庭长可能是正派人,但是,等判完了,能否执行,还要分两步,一是执行庭的领导是否与前面的法官一样好,二是有无得到法院主要领导或审委会的认可,由于法院当中的贪官和胆小怕事的人,一般要占多数,故这个文书被束之高阁,成了印刷得整齐的一张废纸,就不奇怪了,近年来,这类的故事不少。
   
   因此,据报道,郭继红对记者说,以她的案件来说,当她在获得胜诉那一刻,的确感受到大陆司法体系的一些公正,严明,不过,随后日复一日的拖延处理,再次让她失望,更认为法律只是为了“走过场”,完全不是帮助老百姓的部门,郭继红说:从2012年一直拖到2013年,判决都是胜诉,但就是不执行,我就特别头痛。胜诉以后为什么不执行?我实在不能想明白。其他的事情我真的不太了解,但我的事情就是这样,辛辛苦苦地打官司,不执行,那不就是白纸一张?
   
   这说明,中国的老百姓大多数不了解法官的情况和难处,更不知道司法体制的积弊,一种是,有的法官本身就是贪官污吏,像上述这类案件,说不定刚判完,执行庭的法官就被收买了,省政府的某位大官既使不给法官钱财,只给一个日后提拔和重用的承诺,就会让他们变成“机器人”,不给“电”就不行动;另一种法官是,他本人没具体的物质利益或人事欲望,但就是胆小怕事,试想,先是行政法庭判省政府输了官司,后是叫政府高压下的执行庭法官对抗上级,这能不使小法官如履薄冰吗?我以前接触过很多法官,有人告诉我,法官算啥,就是驴听“喝”的,谁“喝”?谁官大谁下令,叫“喝斥”。
   
   就河南郑州法院来议,这类案子公正解决,至少要有三个人既胆大又清廉才有可能,这三个人是院长,外加两个庭长,可是这些干部谁也离不开现有的司法官僚体制,敢和省政府作对,没听说有这样的院长。也许原本上述判决就是表演,因为上级往往以上访人数多少考核干部,为了耳根子清净和官职提升,玩点“小花样”也说不定,一手公正地“判”,一手不作为,困住访民,就不让你去北京上访,叫你空高兴一场,直到“等”和“靠”,耗尽弱势群体的精力,最终自行消亡,但愿我这是主观想像的“阴谋论”,不靠谱。
   
   不论怎样,访民是有感而发的,据报道,洛阳市访民邢金生表示,李红卫在公民代理人的帮助下得到胜诉,是当地征地、拆迁受害人和维权人士值得鼓舞的喜事。可是,他却认为这类得到胜诉的案件太少了,无法让人感受到法司的公正。邢金生说:整天宣传广播阳光司法,公正审理,但现在这个社会的全国人大,以及司法机关都推诿、不办事。他觉得社会现在都徘徊在这个层面。
   
   其实,全国此类事件层出不穷,更大规模的运动却在上海,像河南省最起码还有一两起弱势群体获胜的案例,可是在“大上海”,这种纸画的烧饼连影子也没有,韩正是中央政治局委员,又是上海的封疆大吏,权力无限,就是不做为,据报道,上海市嘉定区安亭镇的62位失地农民代表,借着上海现在举行人大会议的东风,联名致函与会的800多名人大代表,要求其履行“为人民服务”的宗旨,反映当地农民会法权益受到侵害的情况,要求行政部门“有权必有责,侵权必赔偿”,征用农民的宅基地应当予以补偿,动迁房屋也要合理合法的补偿。还要督促法院司法公正,有错必纠,复查他们对嘉定区政府征地违法起诉不予立案的126件行政案,保障失地农民的合法权益。但是,上海法官嫖娼一包劲,干事却“阳痿”,韩正也装聋作哑。
   
   笔者认为,唯一的办法是,司法要独立于党派,团体,像河南省郑州市这样的案子,法院执行庭长不作为,就撤职查处;如果省长力阻,就把他抓起来重判,最好与贪腐并在一起杀几个典型,否则,抑制不了有法不依的顽疾;至少,中南海应当把地方法院的人事权和财务权,都集中到北京,有些方面由中纪委直管比较好,巡回法庭要真正地行动起来,否则,再拖下去,国家形势越来越危险,一方面,王歧山打老虎得罪不少地方官,有些身居要职的干部不干事还看热闹,或暗中鼓动闹事;一方面,10年“政法王”周永康等人遗留的冤案,包括动迁案得不到平反和纠正,老百姓深感绝望,这样就把怨愤情绪挤到一起去了,这股力量像火山一样,随时可能爆发,一旦点燃,法院那些废纸就要烧起来,想一想多么可怕,不进行司法改革还等什么啊?
   
   2016年1月26日于多伦多大学。
   美国《公民议报》2016年2月1日首发。
   姜维平博客2016年2月5日转发,其它媒体转发请注明出处。更多文章请看姜维平个人网站:www.jiangweiping.com 转载请注明出处。直接联系作者,邮[email protected] [email protected] [email protected]
   。
   
   
   
(2016/02/0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