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法院违法,王健民案“难产”]
姜维平文集
·李俊说,他考虑放弃国家赔偿
·李俊说,他考虑放弃国家赔偿
·薄熙来终于“休假式治疗”了
·黄奇帆的假慈悲
·邓亚萍烧掉20亿,责任在谁?
·薄熙来余党反扑,李俊企业遭围困
·薄熙来党羽鼓动闹事,李俊企业危在旦夕
·薄熙来党羽鼓动闹事,李俊企业危在旦夕
·薄熙来后院余火,史联文被抓
·黄定良是薄熙来黑打的侩子手
·暴打李俊员工,黄奇帆把戏演砸了
·刘伟忽然高升,黄奇帆完了
·《公报》与《决定》为何相去甚远?
·习近平打老虎,“刑不上常委”休矣?
·女孩摔婴案何以发生在重庆?
·孙政才换将,李俊企业又活了
·孙政才捧着烫手的山芋
·李修武狱中家书(1)
·李修武狱中家书(2)
·延缓平反冤案,钱锋还在打太极
·李修武狱中家书(3)
·习近平吃包子,下级吃什么?
·“堰塞湖”顶在黄奇帆的头上
·李修武狱中家书(4)
·王歧山打老虎,动了真格的
·清除薄一波题词理所当然
·司法腐败是最大的腐败
·李修武狱中家书(5)
·不要叫企业家走在监狱的路上
·李修武狱中家书(6)
·重庆的冤假错案能平反吗?
·重庆平反冤案,应从李修武案开局
·李修武狱中家书(7)
·重庆遭受“黑打”的民企有望翻身
·孙政才哄民企,遮遮掩掩云雾里
·薄熙来对不起崔荣汉
·程毅君给薄家唱的一首挽歌
·薄熙来政变记(1)
·重庆民企老板为什么怀念汪洋?
·从春晚小品看北京政局走向
·黄奇帆把“吊炉饼”烤糊了
·重庆新郎挨棍子,但愿打疼张国清
·重庆高院避谈“黑打”失良机
·重庆监狱情人节,情何以堪?
·何来重庆民企“出海潮”?
·从李俊到王石,一个时代的跨越
·超期羁押的典型案件
·从曾维是不是曾庆红儿子谈起
·从曾维是不是曾庆红儿子谈起
·活着真好
·黄奇帆的阴阳八卦
·周永康案是薄熙来案的升级版
·黄奇帆是“鱼”,谁是“水”?
·原加拿大总督伍冰枝印象记
·黄奇帆向富豪宣战为哪般?
·顾雏军案是司法不公的恶果
·黄奇帆与神医骗子
·重庆“打黑功臣”为什么自杀?
·习近平有点烦,胡锦涛下湖南
·陈政高不是薄熙来的盟友
·女记者验尿,验出警方的霸道
·“浙江叔侄案”责任人已蒙混过关
·孙政才应当学习成师傅
·阔别5年,兄弟重逢
·阔别5年,兄弟重逢
·重罪轻判,孙政才玩弄平衡术
·拘捕王建民,王荣讨好江泽民
·我见到的两任加拿大移民部长
·黄奇帆与“奔驰哥”
·由失联乘客翁美玲想到影星翁美玲
·暴力不能救中国
·王建民能判刑吗?
·王荣拉提琴,王建民的心弦断了
·王荣拉提琴,王建民的心弦断了
·徐才厚落马,王建民遭报复
·深圳,没有dad的父亲节
·习近平打老虎,何以步步升级?
·王建民被批捕,逃不过“口袋罪”
·习近平打老虎,一切都是铺垫
·记者刘虎获释,但愿是个信号
·徐才厚与周永康的结局
·王歧山打老虎,注意点策略
·周永康是怎么爬上来的?
·达赖喇嘛向习近平释放善意
·越狱谜团与司法腐败
·周永康前妻车祸死亡案必须彻查严办
·要警惕薄周余党的“断头蛇”咬人
·“漏网之鱼”,我想起了黑龙江的杨信
·释放王建民,救人也救己
·我建议学生们立即撤离
·爱财如命,守身如玉?
·重庆法院向“钱”看,激化社会矛盾
·范曾对习近平是虚情假意吗?
·梁振英给我的第一印象
·扑朔迷离的王建民案
·感恩节:失而复得的锁钥
·薄熙来的尾巴,钱锋的骗局
·周永康判死刑的可能性较大
·孙政才应把握机遇,平反冤案
·薄熙来把赵本山惯坏了
·可能重判,王建民案进一步升级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法院违法,王健民案“难产”

   法院违法,王健民案“难产”
   姜维平
   中国的法律规定,一般案件开庭后最多一个半月宣判,但王健民案开庭后至今已3个多月了,一点消息也没有,我打了多次电话,不论是讯问代理律师,还是请教他的亲友,都是没有任何结果的,对一个香港人和美籍华人,对一个资深的媒体人士都是这样,何况是对待普通的国民,一个位于中国改革开放前沿阵地的深圳区级法院,都不把《刑事诉讼法》当回事,还鼓吹什么“依法治国”呢,真的是令人失望,堂堂的人民法院都违法,都把司法程序当儿戏,如何叫老百姓遵纪守法呢?要我看,别不好意思羞羞答答,磨磨叽叽的,赶快宣告他们无罪吧。
   
   也许深圳官方可以用案情复杂为由,为法院的违法行为自辩,但是,凡是了解王健民案的人都非常清楚,这个案子太简单了,他们根本就没有罪。王健民,莴中校等人,只是在“一国两制”的香港办了两本小杂志,不论依照中国的《宪法》,还是香港的《基本法》都是允许的,如果《脸谱》或《新维月刊》,有某一篇文章失实,冒犯了“大人物”,这些广东的高官们,可以按照法律条款去香港起诉,没有必要,也无任何理由在深圳抓人,而且,文章的作者未必是编辑,抓人根本就没一点道理。但深圳的警方不在乎,他们从2014年5月30日,把王健民等人拘捕,直到今天也没有宣判。当官的不敢以诽谤罪起诉他们,却先是强加了“非法经营罪”,后来又撕毁“起诉书”,重新增加了“行贿罪”和“串投标罪”,真的是徇私枉法,不择手段。


   
   有关王健民案的新版“起诉书”,我没看过,有些细节不知道,但从香港媒体已披露的情节看,“行贿罪”指得是他经营的某公司,聘请了中海油某国企老总的女儿,为了求他办事,曾在年底给其女儿发了“双薪”,假定这是真实的,我认为也不违法,第一,办企业总要选用人材,每个老板都会按照中国特色,使用有关系背景的员工,健民重用国企领导人的孩子,只要她每天上班,工作努力,就应当发工资,只要健民没为谋取不当利益,把钱直接给那位老总,就不违法;第二,我在港资的《文汇报》驻内地办事处工作5年,按照规定,每个年底是人人是有“双薪”的,健民给她发“双薪”不违法,只是惯例,如何入罪呢?第三,指控他的行贿额不过是区区几个小钱,再退一万步讲,就算他“行贿”了,也不足挂齿,一些贪官行贿受贿数以百万,千万,甚至亿计,都不追究或大事化小,像健民所涉这点小钱,何必大动干戈呢?
   
   根子还在他闯祸的两本杂志上,广东省的高官们深知自己的丑闻,任其在香港披露,会被政敌抓住把柄而倒台,与其容忍健民在身边不断揭丑,不如枉法追诉强迫他关闭與论阵地,现在,经过近两年时间的折磨,健民已违心地认罪,给足了官员的面子,而且,创办于香港的的杂志也关门了结,深圳警方替高官们出了一口闷气,按理说,应当开庭后立即宣判,像铁流那样搞个“缓刑”什么的,但有人还不想放他一马,或者双方交易的条件没达成,总之,凡是徇私枉法的案子,了结起来就越是艰难。
   
   其实,王健民不论怎么判,官方都是输家,在“一国两制”的形势下,内地警察可以用莫须有的罪名,抓捕一个港媒出版人,对港人造成一种恐慌和警惕,警方又用蔑视司法程序的办法,久拖不决,嘲弄国家的《宪法》,香港基本法和刑事诉讼法,这就给国家形势留下动荡的隐患,更不利于台湾的统一,失信的民心是收不回来的,受到报复的是当官的,近年来香港的诸多事变均与此有关。我但愿抓捕王健民的指令是出于内斗,属于“共青团派”的小胡,在故意搅局,给习大挖炕,不过,更多的海外與论越来越多地对整体形势不乐观,人们普遍指责习近平接班后,“言论自由”方面的倒退。
   
   在我看来,香港多一些批评中共的杂志和文章,是再正常不过的大好事,既便是党内不同派系的有意放料都切实有用,第一,中共要生存,要统治,必须知道有何不同的观点,这对自己的修正是一个最佳的参照物,人家批评得对就改,不对就不理;第二,作为执政党,要知道敌人在哪里,敌人有多少,敌人是哪些人,以便与敌人共存;一个没有“阴”的“阳”是难以长久存在的;第三,给党内不同派别,不同人物一个情绪渲泄的渠道,这一点非常重要,它有利于党的斗争求团结,而免于毛与刘,毛与林等人的那种极端的残酷的内斗结果。像王健民这样的严肃认真的主张言论自由的媒体人士,共产党应当多支持而不是打压。如果与深圳毗邻的香港没有一本类似的杂志,都是清一色的如同内地一样的“吹鼓手”,中共倒台得会很快。
   
   因此,假如王健民案的“难产”的结果,归咎于地方与中央的内斗,我愿意抓住机会敬一言:法律规定被告人不能自证其罪,虽然,王健民,莴中校等人,承受不住超期羁押的压力而屈服,并违心地认罪,这并不能让人们接受他们有罪的指控,反道尽显看守所的黑暗和警方的卑鄙,如果法院能宣告他们无罪,不仅会给国家的司法挽回一点面子,而且会对港人是一丝安慰,我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但我作为一个无党无派的书生,希望国家好,还是敬上我的请求,当我去年底在纽约见到王健民两个孩子时,想到2014年“儿童节”的前夕,其中的一个男孩亲眼目睹父亲被抓,当场尿了裤子,非常明显的是,一个能把孩子吓“傻”的政权是没有明天的。中国民主与法制的未来属于孩子们。
   
   2016年1月31日于多伦多。
   自由亚洲电台2016年2月2日首发。
   姜维平博客2016年2月3日转发。
   更多文章请看姜维平个人网站:
   www.jiangweiping.com
   转发请注明出处,联系作者:[email protected]
   [email protected]
(2016/02/0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