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石三生
[主页]->[新会员区]->[石三生]->[北京法官被杀,与司法不公有关系吗?]
石三生
·韩寒李承鹏或涉周滨案(二)
·言而无信的中央巡视组
·贼与官(二)
·写在潍坊副市长陈白峰自缢之后
·写在潍坊副市长陈白峰自缢之后(二)
·写在潍坊副市长陈白峰自缢之后(三)
·三个精神病副市长:杨宽生、王立军、陈白峰
·“相关人物”突然成空白的高官
·半月内两山东官员自杀
·半月内两山东官员自杀
·“反腐”只能各自为战
·也谈宁财神吸毒
·许立全组团 美女市长现身
·贼与官(三)
·杨恒均的心事
·杨恒均的使命
·走下坡路的杨恒均与李承鹏
·且看中央巡视组山东打老虎
·贼与官(四)
·山东“老虎”喜迎李总理
·与老老常委齐名
·为虎作伥者之韩寒篇
·为虎作伥者之高智晟篇
·诺贝尔和平奖或沦陷
·山东终于表态拥护打大老虎
·习王无恩,何来感谢?
·本轮反腐中的山东之最
·贼与官(五)
·无法可依
·想到的与未想到的
·反腐或成鸡肋
·“泰坦尼克”与“东方之星”
·“泰坦尼克”与“东方之星”
·中纪委的回应很莫名
·中纪委的回应很莫名
·搅局与设局
·政府作孽 百姓遭殃
·请教牛泪:人类社会如何进步?
·明的癣疥脓疮呢?
·洋人与二奶
·乱lun
·爱迪生的心思 杨振宁与莫言不懂
·顾晓军与杨恒均的“社会观”
·李开复画蛇添足
·搅局与设局(二)
·杨恒均或保王林脱难
·释永信跳进黄河 王林案悄然降温
·“打虎”与我何关?
·王胜俊与“女业主被当众扒裤”
·毕福剑与杨恒均
·莫言有罪
·莫言的难言之隐
·匪夷所思
·信力健或成人权新样本
·莫须有的罪名 莫须有的人权
·请奥巴马入瓮
·“窝里斗”及其他
·再谈“窝里斗”及其他
·三谈“窝里斗”及其他
·四谈“窝里斗”及其他
·五谈“窝里斗”及其他---兼答卢德素
·七谈“窝里斗”及其他---兼答卢德素
·十谈“窝里斗”及其他之“李嘉诚跑了”
·李嘉诚的“愚昧”论不知所云
·共产无望 共妻有戏
· “共妻”论反进化
·“共妻”论缺德
·“共妻”论反文明
·也谈“一场豪赌”
·他们在为谁做嫁衣?
·莫言为何不愿见“佛”?
·中纪委为何不管管莫言?
·习总的讲话为何不提莫言?
·莫言到底是不识字、还是狡辩?
·莫言到底是不识字、还是狡辩?(二)
·也谈“习总的书单”
·百度机器人或建议腐败们早跳楼
·莫言到底是不识字、还是狡辩?(三)
·乱伦----是一种文明
·也谈习总的“文艺座谈会”
·习办或闭目塞听
·再谈习总的“文艺座谈会”
·三谈习总的“文艺座谈会”
·我为什么咬定莫言?
·“三个代表”高风险
·“精准扶贫”或是梦
·无梦---兼答卢德素
·“特赦贪官”不如放弃“三个代表”
·“马会韩”后“习马会”
·“放开二胎”要感谢莫言?
·最不可琢磨的汉语言
·财新网为何不敌巩义法院枉判
·财新网为何不敌巩义法院枉判(二)
·财新网为何不敌巩义法院枉判(三)
·日本人更懂中国
·日本人最懂中国
·“双十一”、打假与打虎
·我的洋鬼子朋友杨恒均
·我的洋鬼子朋友杨恒均(二)
·“白毛女”或与“依法治国”相左
·莫曹杨与《打倒鲁迅》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北京法官被杀,与司法不公有关系吗?

   《中国网络民评官百人团》石三生 九州评论•之六百八十八
   
   博客中国首页通栏推荐的三篇文章,皆是关于北京昌平区法院回龙观法庭马彩云法官被杀一案。看罢三篇一篇是浑水摸鱼、两篇是为马彩云法官鸣不平的文章。依旧是一头雾水:那优秀的马法官,到底有没有断案不公?
   
   看不懂网民的文章,又去百度马彩云的相关资料。首先看到的、是《女法官遭枪击身亡 最高法深夜发文谴责暴力伤害》,除了谴责与哀痛,还有一个颇有创意的说法“法官是社会正义的最后捍卫者”。虽然搞不懂“社会正义”是什么玩意?却想起顾晓军先生的“正义是冤冤相报的轮回”。


   
   最高法也不讲公正,不讲“公正第一”,而讲起了封建余孽的正义吗?是否因为连最高法都如此推崇冤冤相报,并把自己标榜为冤冤相报的守护神,才会导致马彩云法官被枪杀呢?
   
   所谓的“正义”,自然是不需要讲公正的不是?所谓的“正义”,自然就是一报换一报的呀。是不是?
   
   继续百度,还看到《吉林大学法学院院长姚建宗发文悼念学生马彩云》。姚院长的悼文写的激情饱满。但仍然如最高法的一样:无从得知那凶手为何要枪杀马彩云?
   
   而继续百度,则不过都是如此而已的新闻报道了。统统都是没有真相,只有结果。甚至,石三生我好奇马彩云法官如何做到的“一年审结400多起案件”,都是毫无头绪。想查北京市昌平区回龙观法庭到底有多少法官、一年受理案件多少起不可能。想查北京市昌平区法院到底有多少法官、一年受理案件多少起,也是同样没有线索。只有在互动百科中,看到一句“昌平法院2011年至2014年,每年受理案件大约在20000到22000起之间”。
   
   一个年预算支出早就过了半个多亿、派出法庭就有四个的昌平法院,难道才仅仅有50个左右的法官?或者,法官虽然更多,但却把案件都积压到了马彩云法官头上?果然如此,这昌平法院的工作作风是否也太无一点公正可言了呢?
   
   让人更不可理喻的,是大陆的成文法,规定了少则3个月,多则6个月的民事案件审理期限。一般案件,以石三生的亲身经历而言:一次交换证据,一次开庭审理,都是必须的。这起码就要耽误最少两天时间。马彩云法官是如何做到的一天平均审结1.5(网友计算结果)起案件呢?
   
   有没有一种可能:萝卜快了不洗泥。马法官为了追求审结案件的速度,而忽视了案件当中的冤情呢?
   
   而从两个涉嫌杀害马彩云等人的凶手选择自杀。也可以推断出他们只是为了自己的冤情、而报复当事人的吧?
   
   真是可叹,大陆竟然演变到如最高法的谴责中所说的“去年湖北十堰四名法官血染发袍的阴影尚未从人们心头散去,北京昌平今又传来噩耗”这般不可收拾的地步。
   
   大陆真想“依法治国”,最高法真想驱散“人们心头”的阴影,是否该抛弃封建余孽的“社会正义”,而倡导顾晓军先生的“公正第一”呢?
   
   没有“公正第一”守护这个社会,只怕这“噩耗”也是会如长江后浪推前浪,一波未平、一波再起的吧!
   
   【石三生 2016年2月29日星期一 09:06】
(2016/02/2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