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石三生
[主页]->[新会员区]->[石三生]->[百家讲坛与史学奇才抑郁自杀]
石三生
·贼与官(三)
·杨恒均的心事
·杨恒均的使命
·走下坡路的杨恒均与李承鹏
·且看中央巡视组山东打老虎
·贼与官(四)
·山东“老虎”喜迎李总理
·与老老常委齐名
·为虎作伥者之韩寒篇
·为虎作伥者之高智晟篇
·诺贝尔和平奖或沦陷
·山东终于表态拥护打大老虎
·习王无恩,何来感谢?
·本轮反腐中的山东之最
·贼与官(五)
·无法可依
·想到的与未想到的
·反腐或成鸡肋
·“泰坦尼克”与“东方之星”
·“泰坦尼克”与“东方之星”
·中纪委的回应很莫名
·中纪委的回应很莫名
·搅局与设局
·政府作孽 百姓遭殃
·请教牛泪:人类社会如何进步?
·明的癣疥脓疮呢?
·洋人与二奶
·乱lun
·爱迪生的心思 杨振宁与莫言不懂
·顾晓军与杨恒均的“社会观”
·李开复画蛇添足
·搅局与设局(二)
·杨恒均或保王林脱难
·释永信跳进黄河 王林案悄然降温
·“打虎”与我何关?
·王胜俊与“女业主被当众扒裤”
·毕福剑与杨恒均
·莫言有罪
·莫言的难言之隐
·匪夷所思
·信力健或成人权新样本
·莫须有的罪名 莫须有的人权
·请奥巴马入瓮
·“窝里斗”及其他
·再谈“窝里斗”及其他
·三谈“窝里斗”及其他
·四谈“窝里斗”及其他
·五谈“窝里斗”及其他---兼答卢德素
·七谈“窝里斗”及其他---兼答卢德素
·十谈“窝里斗”及其他之“李嘉诚跑了”
·李嘉诚的“愚昧”论不知所云
·共产无望 共妻有戏
· “共妻”论反进化
·“共妻”论缺德
·“共妻”论反文明
·也谈“一场豪赌”
·他们在为谁做嫁衣?
·莫言为何不愿见“佛”?
·中纪委为何不管管莫言?
·习总的讲话为何不提莫言?
·莫言到底是不识字、还是狡辩?
·莫言到底是不识字、还是狡辩?(二)
·也谈“习总的书单”
·百度机器人或建议腐败们早跳楼
·莫言到底是不识字、还是狡辩?(三)
·乱伦----是一种文明
·也谈习总的“文艺座谈会”
·习办或闭目塞听
·再谈习总的“文艺座谈会”
·三谈习总的“文艺座谈会”
·我为什么咬定莫言?
·“三个代表”高风险
·“精准扶贫”或是梦
·无梦---兼答卢德素
·“特赦贪官”不如放弃“三个代表”
·“马会韩”后“习马会”
·“放开二胎”要感谢莫言?
·最不可琢磨的汉语言
·财新网为何不敌巩义法院枉判
·财新网为何不敌巩义法院枉判(二)
·财新网为何不敌巩义法院枉判(三)
·日本人更懂中国
·日本人最懂中国
·“双十一”、打假与打虎
·我的洋鬼子朋友杨恒均
·我的洋鬼子朋友杨恒均(二)
·“白毛女”或与“依法治国”相左
·莫曹杨与《打倒鲁迅》
·鲁迅与洋人杨恒均
·中央网信办为何不自信?
·杨恒均与“王的女人”将如何逆转?
·“三个自信”滋养腐败
·IS的乌托邦与周主席的“中国梦”
·张艺谋与韩寒心有灵犀
·王健林禁妄议 王思聪很惜玉
·公正如画、强拆似虎、腐败在继续
·请孙政才书记宣讲公正
·请允许我跟着李敖喊“万岁”
·请允许我跟着李敖挺圣战
·李敖老矣 唯言不休(复旦版)
·李敖还敢掀起一场中西文化论战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百家讲坛与史学奇才抑郁自杀

   《中国网络民评官百人团》石三生 九州评论•之六百七十九
   
   乍看到《18岁史学奇才林嘉文抑郁离世曾出版2本市学专著》的新闻,还是被小小的吓了一跳。不是因为林嘉文自杀。而是为了“史学奇才”四个字也!
   
   记得,在追随顾晓军先生揭批天才韩寒时,自己就有一个断言:“这世上或许有各种各样的天才。但说有人是史学天才,那一定是骗局”。只怕韩天才时至今日,都不会补上他初中时就“读过”的那些史籍吧?


   
   开始,还以为林嘉文真的是高中生级别的“史学天才”呢。可好不容易搜刮到一些资料,看到这个林嘉文竟然是在高一前,就完成了两本史学专著。也就意味着林同学也与韩天才一样,是个初中级别的天才后。尽管也犹豫着是否该本着汉人“死者伟大”的习俗,积点口德、放这个连自己都骗不了的傻蛋一马?但最终还是忍不住要写一写了。就算是为了将来的史学奇才们吧!
   
   在林嘉文其中一本专著上,赫然印着范仲淹的“宁鸣而死,不默而生”。由此可见,这个林嘉文不过是又一个读书读傻了孩子。当然,不排除是出版社为了博人眼球,就替著述了《忧乐为天下:范仲淹与庆历新政》的林嘉文同学策划为之。
   
   说是出版社的馊主意,是因为在同班好友的往事追忆中,林嘉文是个连值日都不肯做的奇才。一边学范仲淹胡扯什么“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并为之著书立传;一边却连卫生都不肯打扫、让同学替自己分忧。真实的品德如此,又怎么可能会滋生出为民请命的“宁鸣而死,不默而生”呢?人格分裂的岂非太离谱!
   
   真是不明白,人都死了,一些傻比媒体为何还要不顾事实地将林嘉文捧为高中级别的“史学奇才”?只为了这样显得他成熟一些、也好在林同学死后,多发一点死人财吗?那林嘉文在《范仲淹与庆历新政》出版座谈会发言中,不是已经说了“我这本小书主要完成于高一期间”?(好像韩天才的主要成就,也是在高一之前吧?)。
   
   媒体们既然这么热衷于捏造天才,为什么不直接将林嘉文说成是“小学高年级的史学天才”呢?瞧,石三生我,就每每吹嘘自己是个“小学数学大师”呀。
   
   继续百度林奇才的史料,还发现他很可能是个连古汉语都不懂的古代史奇才。当然,如果说林嘉文的“贾连港老师、胡耀飞兄,山西人民出版社的崔人杰兄,以及西安中学的校领导和各位老师,还有媒体的朋友:”中的“兄”之用法,有点像古人的话。似乎也不能说他不懂文言文。
   
   在另一篇弥足珍贵的林嘉文同学的公开史料“应澎湃新闻)编辑之约,林嘉文独家撰文披露他从对历史感兴趣到走上史学研究之路的心路历程”中,林嘉文主要谈他如何与《百家讲坛》结缘,以及如何走上了研究历史、著述历史的过程。
   
   林嘉文说“我每天早上六点钟起来看电视节目。记得那时《百家讲坛》的播出时间是六点四十,我总是六点就起来收拾收拾,吃过早餐就看电视,直到七点二十节目播完。坚持每天看《百家讲坛》,给我带来不少益处。我感觉最重要的两点,一是耳音灌得熟,主讲人念文献时抑扬顿挫,本身就训练断句,加上必要的解释,所以我后来对文言几乎无师自通;二来是熟悉职官,真正学历史的人大概都能明白职官对史学研究有多重要。”
   
   匪夷所思的,是这样一个靠看百家讲坛就对文言文无师自通的史学天才。介绍自己研究古代史时,却多是什么“我忘了在念几年级时跟钱老师带的两个师大的实习生关系特别好,拉着两个姐姐轮着听我给不同的年级讲课。我全然不懂学术规范,但那时已经开始看一些今人著作,也读白话节选的《资治通鉴》《吕氏春秋》《三国志》等”啦,“我仔细阅读过的第一本和我现在的学术兴趣相关的学术著作应该是李锡厚和白滨两位先生合著的《辽金西夏史》,那应该是在小学高年级。当初买这本书应该是很随意的,就是纯粹看书名,没意识到它是枯燥的断代史”之类。
   
   一个出版了两本史学巨著的史学奇才,却没有看到他研读二十四史的经历。难道是林同学刻意隐瞒了自己阅读文言文版的史学著作的经历吗?
   
   真是可叹,一个看着百家讲坛成才的史学奇才,除了两本连自己都骗不了、傻到家的史学著作,终落得个年纪轻轻就魂消魄散。此时,于丹老师可会产生半点愧疚之心的吗?极力吹捧林嘉文的山东大学范学辉教授,想起那自己在作序时的“骋少年高才,挥如椽大笔,所撰高文大着《忧乐为天下:范仲淹与庆历新政》,表彰文正诸公之大功业,弘扬其真精神,于当今之世,又岂止有功乙部也哉!林君志向高远,更得硕德名儒真传,精进不已,臻于学术高峰,必矣!”又该做何感想呢?
   
   山东大学的范教授不会是因为自己是范仲淹的什么后人。就鬼迷心窍、以为初中生的的林嘉文真的是个“史学奇才“吧?
   
   呜呼哀哉。可怜一个从电视上、从网络上学历史的林嘉文,竟然不知顾晓军先生早在2008年,就写下了《国学的难以为继》,断言“老祖宗的东西再好,也是几千年前封建时代的东西,与第三浪潮后的现代经济社会离得太远。再,无论你怎么诠释国学,都解决不了信仰危机与危机之后的思想出路。”
   
   林嘉文同学若能早日读到顾先生的《大脑革命》、迷途知返。又何至于是今天的结局呢!那些封杀顾晓军先生的人们,面对林嘉文的死,可会醒悟到这又是自己做下的孽吗?
   
   【石三生 2016年2月25日星期四 06:20】
(2016/02/2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