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石三生
[主页]->[新会员区]->[石三生]->[李克强的创新与唐僧的紧箍咒]
石三生
·真伪中央巡视组
·真伪中央巡视组
·社会真的在向好吗?
·社会真的在向好吗?(二)
·贼与官
·陈光标与腐败的亿元司长(一)
·陈光标与腐败的亿元司长(二)
·来自中央巡视组的恐吓?
·来自中央巡视组的沉默
·无法消受的人权事业进步
·韩寒李承鹏或涉周滨案(二)
·言而无信的中央巡视组
·贼与官(二)
·写在潍坊副市长陈白峰自缢之后
·写在潍坊副市长陈白峰自缢之后(二)
·写在潍坊副市长陈白峰自缢之后(三)
·三个精神病副市长:杨宽生、王立军、陈白峰
·“相关人物”突然成空白的高官
·半月内两山东官员自杀
·半月内两山东官员自杀
·“反腐”只能各自为战
·也谈宁财神吸毒
·许立全组团 美女市长现身
·贼与官(三)
·杨恒均的心事
·杨恒均的使命
·走下坡路的杨恒均与李承鹏
·且看中央巡视组山东打老虎
·贼与官(四)
·山东“老虎”喜迎李总理
·与老老常委齐名
·为虎作伥者之韩寒篇
·为虎作伥者之高智晟篇
·诺贝尔和平奖或沦陷
·山东终于表态拥护打大老虎
·习王无恩,何来感谢?
·本轮反腐中的山东之最
·贼与官(五)
·无法可依
·想到的与未想到的
·反腐或成鸡肋
·“泰坦尼克”与“东方之星”
·“泰坦尼克”与“东方之星”
·中纪委的回应很莫名
·中纪委的回应很莫名
·搅局与设局
·政府作孽 百姓遭殃
·请教牛泪:人类社会如何进步?
·明的癣疥脓疮呢?
·洋人与二奶
·乱lun
·爱迪生的心思 杨振宁与莫言不懂
·顾晓军与杨恒均的“社会观”
·李开复画蛇添足
·搅局与设局(二)
·杨恒均或保王林脱难
·释永信跳进黄河 王林案悄然降温
·“打虎”与我何关?
·王胜俊与“女业主被当众扒裤”
·毕福剑与杨恒均
·莫言有罪
·莫言的难言之隐
·匪夷所思
·信力健或成人权新样本
·莫须有的罪名 莫须有的人权
·请奥巴马入瓮
·“窝里斗”及其他
·再谈“窝里斗”及其他
·三谈“窝里斗”及其他
·四谈“窝里斗”及其他
·五谈“窝里斗”及其他---兼答卢德素
·七谈“窝里斗”及其他---兼答卢德素
·十谈“窝里斗”及其他之“李嘉诚跑了”
·李嘉诚的“愚昧”论不知所云
·共产无望 共妻有戏
· “共妻”论反进化
·“共妻”论缺德
·“共妻”论反文明
·也谈“一场豪赌”
·他们在为谁做嫁衣?
·莫言为何不愿见“佛”?
·中纪委为何不管管莫言?
·习总的讲话为何不提莫言?
·莫言到底是不识字、还是狡辩?
·莫言到底是不识字、还是狡辩?(二)
·也谈“习总的书单”
·百度机器人或建议腐败们早跳楼
·莫言到底是不识字、还是狡辩?(三)
·乱伦----是一种文明
·也谈习总的“文艺座谈会”
·习办或闭目塞听
·再谈习总的“文艺座谈会”
·三谈习总的“文艺座谈会”
·我为什么咬定莫言?
·“三个代表”高风险
·“精准扶贫”或是梦
·无梦---兼答卢德素
·“特赦贪官”不如放弃“三个代表”
·“马会韩”后“习马会”
·“放开二胎”要感谢莫言?
·最不可琢磨的汉语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李克强的创新与唐僧的紧箍咒

   《中国网络民评官百人团》石三生 九州评论•之六百六十九
   
   儿时看过西游记,大时、又零星看过西游记的电视剧,不久前、还看过一些西游记的动画片。印象最深的,还是孙猴子头上戴的金箍儿。
   
   世人读西游,都道是孙猴子逃不出如来佛的手掌心。而石三生我,却觉得孙猴子的思想,不可能逾越金箍之外。至于那唐僧的思想,就更是被观音菩萨限定在了紧箍咒中。


   
   看百度百科之《紧箍咒》,竟然有什么文化学者孙继滨的延伸。认为紧箍咒是“紧箍咒是一个文明的基本精神文化特征,是固化在每个文明个体头脑中的价值观。而这种固化是通过文明的人文教化形成的,是后天精神驯服的产物。紧箍咒是文明社会形成的需要,是完全必要的”。
   
   想必那孙学者因为自己也姓孙。所以,就要给自己的老祖宗被戴上紧箍咒寻一个正能量的理由吧?所谓的文明,若是要依赖紧箍咒一般的阴谋、潜规则来维护。那还能算是文明吗?
   
   当然,那西游记本身是扯淡的文学。也难怪孙学者也要跟着扯淡了。石三生若是那孙猴子,是宁要花果山上的原始,也不会贪图紧箍咒下的文明的。
   
   由唐僧的紧箍咒,就想到了如今的网络防火墙,还想到了李克强总理三番五次的指示要创新、创业来。
   
   那网络防火长城,应该可以与孙猴子头上的金箍媲美吧?在一个越来越地球村的网络信息时代,我们大陆耗费巨资为自己修建了这道金箍。其初衷,也应该与秦始皇修建万里长城一样的吧?
   
   都是为了强化自己的文明,拒绝异族的文明入侵。难道不是吗?
   
   世人都以为坐井观天、夜郎自大很可笑。可是,当我们自己集体坐到这井里、生活在这大大的夜郎国里时,还会觉得可笑吗?
   
   曹操为何能无险可守,终成霸业。而东吴有长江天堑,蜀国有险塞屏障,最后都灭亡了呢?难道不是因为那曹操无险可守,就只有开放、扩张求生存;而孙、刘之辈,却把太多的梦想,寄托在了长江与栈道上吗?
   
   所谓的墙,才真的是把双刃剑吧。为外人设置了障碍的同时,不也限制自己的方便吗?美国人能坐大成世界头号强国。难道与他们的无墙文化没有什么关系吗?
   
   实在是搞不懂,我们已经从前朝的“三个自信”,发展到了新政的“四个自信”。为什么还没有信心拆掉这座防火长城呢?
   
   创新,难道不就是要改变人的思维、打破陈旧的观念吗?在一层层的金箍之下,又何谈什么创新呢?
   
   不知一个劲地指示创新的李克强总理,有没有注意到复旦大学博士于迎丽的“美国攻朝鲜,大陆打台湾”的创新思维。更不知李克强总理有没有注意到华东师大专攻政治思想的青年学者江绪成的自杀。
   
   可怕的金箍,已经让许多的大陆高级知识分子都墙化、变异成比井底之蛙还可怜的物种,让他们去创新,无异于缘木求鱼的吧?
   
   真是可叹,高知如华东师大的江绪成,竟然连“人创造了上帝”这样一个最简单的思辨都没有,以至于稀里糊涂的枉送了一条性命。
   
   建言国务院,真想搞什么创新,就先从推倒防火长城开始吧!真想鼓励人民都参与到创新创业的大潮中,就先从解禁顾晓军先生的《大脑革命》、推广顾先生的“立体思维”开始吧!
   
   连基本的常识、常理都不讲的创新,无异于唐僧要求戴着金箍儿的孙猴子去降妖附魔不是?
   
   【石三生 2016年2月21日星期日 07:24】
(2016/02/2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