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匣子说话
[主页]->[百家争鸣]->[匣子说话]->[必须突破马毛们的话语体系]
匣子说话
·GT:究竟路在何方?
·GT:瞧!——无赖子习近平试图组建“第五国际”
· GT:请瞧瞎子摸象
·GT:瞧!——无赖子习近平吹回哨过坟场
·GT:与袁腾飞商榷
·GT:这里是魔权专制主义
·GT:赞!——毕竟还有清醒着的
· GT:试看毛式共产魔教主义逞最后疯狂
·GT:余杰永远也跑不到终点
·GT:借问何清涟
·GT:该是毛共匪帮伪政权覆亡的时候了!
·GT:张六毛案说明了什么?
·GT:“中国病毒”究竟是什么?
·GT:孙中山先生的伟大
·GT:和平主义害死人
·GT:这里是共产恐怖主义
·必须旗帜鲜明地反对宗教蒙昧主义
· GT:赞!——王默《我的自我辩护词》
·GT:高调纪念胡耀邦究竟为哪般?
·GT:这里是一个悖论之泥潭
·GT:斥习无赖的“正能量”
· GT:必须褫夺毛共伪政权承办任何国际活动的权利
·GT:这里只有“屁的政治”
·GT:《走出帝制》置疑
·GT:赞!——悖论泥潭中的醒悟者崔永元
·GT:逃离这魔窟
·GT:习无赖大撒币究竟为哪般?
·GT:罗宇的天方夜谭
· GT:习无赖的“军改”也是悖论
·GT:蒋介石真不愧为先知先觉的民族英雄也
·GT:毛共自始至终就是一个黑社会组织
·GT:刘三妹不打自招地自坐其罪
·GT:取缔共产党 拯救全人类
·GT:毛五世习无赖在乌镇召开世界勿联网大会
·GT:幸子陵们错在哪里?
·GT:最黑不过“毛主义”
·GT:毛怪兽不打自招
·GT:毛五世习无赖“军改”究竟为哪般?
·GT:明摆着的是毛家,与赵家何干?!
·GT:“台独”乎?“陆独”乎?
·GT:中华民国在台湾 中国的希望也在台湾
·GT: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啊!
·GT:毛魔的罪恶究竟知多少?
·GT:“一个中国”就是中华民国
·GT:李希光——反脑袋主义之极品
·GT:习无赖魔魂附体,居然妄图重走当年毛流氓成魔之路
·GT:中国民主革命前哨战枪声业已打响
·GT:与蔡英文商榷(二)——究竟何谓“正义”?
·必须突破马毛们的话语体系 必须褫夺马毛们的话语霸权
· GT:道县大屠杀幸存者周群自述,值得一读
· GT:道县大虐杀幸存者的血的控诉
· GT:这究竟是何世道?
·GT:解放全中国和拯救全人类的关键何在?
·GT:毛共伪政权究竟属何政体?
· GT:王毅加拿大发癫究竟意味着什么?
·GT:马克思主义乃是一堆自人类有文字史以来空前绝后的文字垃圾
· GT:好一个悖论之泥潭!
· GT:英国脱欧及川普赢选等应该是一个好的趋向
· GT:破释资中筠反进化论谬说 ——达尔文进化论≠社会达尔文主义≠社会马克
·GT: 究竟何谓“新加坡模式”?
·GT:破释资中筠反进化论谬说(修订版)
· GT:郭罗基们的最大悲哀究竟何在?
·GT:中国民主党海外委员会究竟是什么时候用什么方式将中华民国灭亡的?
· GT:“两头真”的炎黄们又何苦瞎折腾呢?
·何以指毛共的“改革”为谎言、诡辩和悖论?
· 好一幅人类尊严全然虚无之魔窟的真实写照啊!
·GT:这里根本没有“国家”
·GT:大陆中国民主化已然走进了一个死胡同
·GT:“特务头子”并非周恩来,而是毛泽东
·GT:吴弘达究竟怎么了?
· GT:“罪犯”乎?“英雄”乎?
·GT:毛共匪帮乃是一个无比巨大的社会毒瘤
·GT:毛共中央协助其党员移民美国,目的何在?
·斥习无赖在纪念孙中山先生诞辰150周年大会上讲话中的谎言、诡辩及悖论
·GT:借问杨恒均先生
·GT:高勇给贺卫方的回信证明了什么?
· GT:这里是强盗经济,并非市场经济
· GT:朝鲜——大陆中国的一个小小的缩影
· “魔诞”VS“圣诞”
·GT: 郭沫若何许人也?
·GT:先有自由全球化,才有经济全球化
· GT:新时代的“自由宣言书”
· 与蔡英文商榷(三)——切莫做谢雪红第二!
· 与蔡英文商榷(三)——切莫做谢雪红第二!
· GT:川普也在磨刀了!
·GT:川普是好样的!
· GT:川普是好样的!(二)
·GT:美国式社会主义与美国式资本主义之间的较量
·GT:郭文贵爆料的意义何在?
· GT:美国的“三权分立”出了纰漏
· GT:美国奥巴马政府驻华临时代办的自我炒作秀
·GT:毛共妄图与美国决一死战之由来有自
·GT:为川普宣布美国退出《巴黎气候协定》点个赞
·GT:为川普宣布美国退出《巴黎气候协定》点个赞
·GT:为美国最高法院的裁定点个赞
· GT:苟延残喘的“北大人”
·全民炼钢铁,还是钢铁炼全民?
·刘晓波牺牲的意义究竟何在?
·GT:勿忘毛共匪帮丧权辱国的历史
· GT:当心习无赖狗急跳墙
·GT:习无赖妄图继续其“国际悲剧”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必须突破马毛们的话语体系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必须突破马毛们的话语体系 必须褫夺马毛们的话语霸权

    黑匣子主义认为,近一百多年来,或曰近数十年来,马克思们,尤其毛魔,从其马克思主义的共产魔教主义阶级主义出发,大搞文字游戏,大玩其违心主义诡辩术,先偷换概念,再强加于人,此乃马克思们尤其毛魔惯用的鬼蜮伎俩,也是他们的拿手好戏。他们总是施展一些阴谋手段,以狗易羊,指鹿为马,颠倒黑白,以假乱真,反虚为实,把许许多多基本概念或曰名词,偷过来换过去,颠过来倒过去,借以混淆视听,自欺欺人,遮掩或歪曲事物真相,使人们上当受骗。所以,举凡他们的所言所行,你就不能不小心谨慎,三思而后行,不可迷信盲从,多数情况下还非得从反面去解读才行的,否则,一个不留神,轻者上当受骗,重者掉入陷阱甚至“黑洞”,枉送了卿卿性命。这样的案例可谓多矣!
    最典型的一个例子就是,他们所说的“革命”其实就是“反革命”,他们所说的“暴力革命”其实也就是“暴力反革命”。也就是说,他们把“反革命”变成了“革命”,把“暴力反革命”变成了“暴力革命”,就这么一个概念的偷换和颠倒,真正的“骗了无涯过客”,也不知道究竟害死了多少人。也正是由于这一基本概念的成功偷换和颠倒,致使一切与此相关的概念的偷换或颠倒似乎就变得顺理成章,易如反掌。于是乎,“异端”变成了“真理”、“邪说”变成了“科学”、“魔教”变成了“宗教”、“有魔论”变成了“无神论”、“妖孽魔障”变成了“人类文明”、“违心主义”变成了“唯物主义”、“历史虚无论”变成了“历史唯物论”、“诡辩术”变成了“辩证法”、“毁灭整个世界”变成了“改造整个世界”、“灭绝全人类”变成了“解放全人类”、“落后”变成了“先进”、“野蛮”变成了“文明”、“邪恶”变成了“正义”、“蒙昧”变成了“良智”、“倒退”变成了“前进”、“反动”变成了“正动”、“抢劫”变成了“共产”、“征服”变成了“解放”、“奴役”变成了“自由”、“独裁”变成了“共和”、“专政”变成了“民主”、“猪权”变成了“人权”、“霸王条款”及“魔教戒律”变成了“宪法法律”、“魔鬼”变成了“天使”、“流氓”变成了“君子”、“强盗”变成了“圣人”、“罪魁”变成了“功首”、“灾星”变成了“救星”、“红魔王”变成了“红太阳”……并且,也正是因为这个缘故,所以对于马克思们制造的那堆文字垃圾的解读、诠释与批判,也就显得特别的棘手,以至于批不胜批,驳不胜驳,真能叫你望而生畏,望文兴叹,哭笑不得,徒唤奈何。
    而这一切的一切,说到底,其实都应该归咎于马克思所发明的马克思主义“阶级论”即“共产魔教主义阶级主义”,归咎于马克思把“人性”偷换为“阶级性”,然后强加于全人类,迫使人类分化成为阶级了,以至于没有了共性,没有了共同的价值观,没有了共同的语言,各说各话。或者说,是马克思们凭借其共产魔教主义阶级主义而自外于人类了,成为外星人或魔妖了,不会说“人话”了。
    众所周知,言为心声,语言是思想的载体,是人性的物质外壳,是表达与交流心理活动(或曰思维活动)的工具。全世界的语种尽管多达数千种之多,但却大都可以互相转译,互相交流,就是因为人类有共同的人性,七情六欲、生老病死、喜怒哀乐、食衣住行、婚恋嫁娶、吃喝撒拉睡等都是大致相同或相通的,即令聋哑人也还可以设法通过手语进行表达和交流的。可是啊!——哪曾想,马克思们却不通“人性”,只讲“阶级性”,或曰“集团性”,即所谓“党性”或曰“魔性”。所以,他们从他们的“流氓无产者阶级阶级性”即“党性”即“魔性”出发,运用违心主义诡辩术制造出一系列所谓的“阶级习惯语”,即他们集谎言、诡辩及悖论之大成的“话语体系”,则完全是反人性的,只能叫“行话”、“黑话”、“鬼话”或曰“魔咒”,人是搞不懂的,根本无法交流。也就是说,马克思们与人类之间基本上是没有共同语言的。而当人们用他们的话语体系去思考的时候,实际上也就成了他们的思想俘虏,所以无论你思考结果如何,他们已经胜利了!
    尤其是,马克思主义诡辩违心主义者即共产魔教主义反脑袋主义者毛魔,待到他一旦成为血腥的“当权者”之后,即其所谓“解放后”,为了贯彻其话语体系以建立其话语霸权,为了通过血腥的“思想独霸”达到血腥的“思想统一”,毛魔则首先凭借强权对血腥的“解放区”——“红区”,即其所劫持的中国大陆实施苏俄式户籍管理,严格限制亿万民众即亿万亡国奴出行及迁徙的个人自由,然后再对血腥的“解放区” ——“红区”,即其所劫持的中国大陆包括报刊在内的所有媒体实行独霸,将全部媒体都据为己有,并作为他的宣传机器即所谓“喉舌”,而且只许他有“喉舌”,不许亿万民众即亿万亡国奴有“喉舌”,也就是等于强行割断了亿万民众即亿万亡国奴的“喉舌”,蒙蔽了亿万民众即亿万亡国奴的“眼睛”。并且还大兴其告密文化,伴随着其“一枪杆子插到底”与“一党棍子插到底”紧密结合的魔文化,将其专以告密为生之党羽即匪特即眼线渗入到基层,到排班,到村组,到车间,到居委会,乃至各家各户,夫妻床头,情书往还,无孔不入,无处不在,隔扇有耳,“咳一声都有人录音”(胡风语),邻里守望,蛊惑煽动亿万民众即亿万亡国奴们互相猜疑互相检举互相揭发互相撕咬互相陷害,且美其名曰“开展批评与自我批评”。同时,又垂下森森铁幕闭关锁寨,隔绝亿万民众与外部世界的一切联系,强行堵塞了亿万民众即亿万亡国奴的“耳孔”,并对海外媒体实行全面封杀,还不惜以卑鄙无耻的流氓手段干扰和破坏《美国之音》、《自由亚洲》之类来自自由世界的无线电广播。如此等等。
    反正,毛魔血腥武装篡权窃国,成为大陆中国血腥的“当权者”之后,即在其所谓“解放后”的“红区”,为了贯彻其话语体系以建立其话语霸权,为了通过其极其血腥的“思想独霸”达到其极其血腥的“思想统一”,强行捆缚了亿万民众即亿万亡国奴的“手脚”,割断了亿万民众即亿万亡国奴的“喉舌”,堵塞了亿万民众即亿万亡国奴的“耳孔”,蒙蔽了亿万民众即亿万亡国奴的“眼睛”、“鼻孔”以及“脑袋”,从而使大陆中国亿万民众即亿万亡国奴们有脚不能走,有手不能挥,有口不能言,有目不能明,有耳不能聪,有鼻不能闻,有脑袋但不能有思想,迷迷瞪瞪,浑浑噩噩,香臭不分,正邪不辨,黑白不明,天日不懂,麻木不仁矣。
    于是乎,与此同时,马克思主义诡辩违心主义者即共产魔教主义反脑袋主义者毛魔,凭借其独霸之“喉舌”,开动其独特的宣传机器,谎言和诡辩,悖论加谬论,儒教加魔教,迷魂汤并海洛因,一齐搬上阵来,漫天飞舞,狂轰滥炸,遍地开花,强行灌输,甚于填鸭,妄图凭借枪杆子强行把大陆中国办成一个统一的血腥的“毛泽东思想大学校”,以至于马列毛书籍汗牛充栋,堆积如山,尤其毛著作四、五卷数亿之众人各一套(也有两三套、三四套甚至五六套的),毛语录本数亿之众更是人手一册随身携带着,强制人人必须洗脑换脑,个个都得改造思想,改造主观世界,改变世界观与人生观,改变立场,改变观点,改变方法,总之强迫亿万民众也都与毛魔即毛共匪帮即毛共魔党即毛共流氓无赖强盗混账集团一样,信违心之教,学违心之论,说违心之话,干违心之事。诸如,学马、列、毛著作必学成“疯”,要“带着问题学,活学活用,学用结合,急用先学,立竿见影”,“天天读”雷打不动,“老三篇”还得倒着背;“封、资、修”一定要猛批,“私心杂念”还必须狠斗,“灵魂深处闹革命”,“私字一闪念”也不能放过,要“大公无私”,要“毫不利己,专门利人”,要有“毫无自私自利之心的精神”,要“三忠于,四无限”,要唱语录歌,扭忠字舞,山呼毛万岁,还要早请示、晚汇报、餐前还须三祷告,破“四旧”立“四新”见行动,灭“资”兴“无”显神功。并且人人都要自证其罪,画地为牢,自我囚禁,自我戕害,自我搞臭,自欺欺人,自取其辱,“向党交心”须主动要坦诚,“思想汇报”须勤快搞,口头汇报天天要搞,书面汇报每周或每月交,年尾还得来个总汇报,须汇报学马、列、毛著作的心得体会。凡事还要联席实际多作“自我批评”即自我批判,要交代主观动机,要深挖思想根源、阶级根源及家庭根源,直挖到家庭成员乃至祖宗十八代那里去。如若稍有不顺,必遭口诛笔伐,抓辫子,戴帽子,打棍子,装袋子,无奇不有,无所不用其极。同仁同事同伙同乡同室同亲同胞之间还须互相监督、互相检举、互相揭发、互相背叛、互相撕咬。而且,所有一切有关的书面材料最终还都得装入秘密“个人档案”即《生死簿》中,说不定什么时候翻将出来作为依据而定你一个“抗拒思想改造”即“反对洗脑换脑”之类的罪名,指称你为“阶级异己分子”,为“花岗岩脑袋者”,那可是吃不完还得兜着走,不是强制劳改,便是脑袋开花。即如原毛共社科院副院长李慎之先生,为免于强制劳改或脑袋开花,惟有不停地撰写“检讨书”或曰“认罪书”,不停地自证其罪,画地为牢,自我囚禁,自我戕害,自我搞臭,自欺欺人,自取其辱,乃至自1957年至1900年的三十余年里在不知不觉中居然留下一百二十余万字的一部举世无双的“力作”——《李慎之的检讨书》,成了毛氏共产魔教主义“三独”主义者毛魔大搞马克思主义诡辩违心主义即反脑袋主义的魔教文化即洗脑文化的第一手史料也。
    还有,什么“专案组”、“学习班”、“座谈会”、“谈心会”、“交心会”、“讨论会”、“研讨会”、“批判会”、“批斗会”、“检举会”、“揭发会”、“公审会”、“公判会”、“辩论会”、“分析会”、“报告会”、“小结会”、“总结会”、“控告会”、“诉苦会”、“忆苦思甜会”、“学习经念交流会”、“活学活用毛泽东思想讲用会”……名目繁多,花样翻新,层出不穷,直搞得个个应接不暇,人人晕头转向,倾轧排毁,忧谗畏讥,忐忑不宁,魂魄若失,惶惶终日,鱼游沸鼎,生不如死。这一切的一切,最终目的无非是打击你的自尊,毁灭你的灵魂,贬低你的人格,损害你的健康。于是乎,灵魂扭曲了,精神变态了,思想僵化了,意识迷糊了,私心麻痹了,破碎了,灰冷了,绝望了,甚而至于先于躯壳而亡——自杀了。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