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独往独来
[主页]->[现实中国]->[独往独来]->[毛远新交代材料:文革完全错了彻底错了]
独往独来
·余杰:习近平
·中国网络观察:习总、金三与洗澡
·张洞生:张三一言:对‘让党内一部分人先民主起来’的否定看法
·何清涟等:9号文件、7不准讲与社会绝望
·万里:中共要兑现宪政承诺
·习近平内部讲话曝光 批‘宪政’是引蛇出洞
·素颜格格:请不要和我谈祖国
·郎咸平在清华大学的演讲
·资中筠: 革新中国传统历史观
·柯云路:毛8次接见红卫兵
·许志永:你自信什么?
·习近平炮轰改革派和伍凡评论
·李伟东:从毛泽东到习近平
·辛浩年:中共在抗日战争中做了什么?
·罕见的历史资料:中共‘筹款须知’
·普京和梅德韦杰夫是怎样清算史达林的
·王康铁流:还原抗日战争真相
·杨天石在北大演讲评蒋介石
·【批毛2】。古镜:千古一魔
·【批毛3】以老毛为首的叛徒团伙
·普京的讲话还真一针见血直击中共命门了
·【批毛4】朱忠康:大饥荒与毛的荒淫无耻
·岑超南:中国精英是怎样被毛泽东毁灭的
·【批毛6】丁抒:人祸
·中共向普世价值挑战,和平演变美国的阴谋不会得逞
·【批毛8】文革红8月纪实。250万人逃港
·张洞生:对习大大要把薄苍蝇和周老虎关进笼子扬起来的感想
·【批毛9】老毛与中共‘宁赠友邦无与家奴’的卖国远超满清
·【批毛10】《延安日记》证实毛共假抗日真,卖国
·【批毛11】朱忠康余杰:毛是最大卖国贼
·独家录音:薄熙来自曝江泽民令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
·【批毛12】。甘当儿子党的卖国自供状
·张洞生:习近平卸下面具,亮相证明无愧是中共‘黑社会’的正牌老大
·【批毛13】毛远新处死“反革命”张志新真相
·沙叶新惊世反腐檄文:“腐败”文化
·【批毛15】毛泽东宠妃泄性丑闻绝密 就是一个大妓院
·【批毛16】卢弘:毛与一对姊妹花
·【批毛17】杨开慧留下亲笔证词:毛是双料流氓==政治流氓+生活流氓----
·【批毛18】茅于轼指毛泽东奸污好多妇女 中南海为何干瞪眼?
·【批毛19】外面大饥荒 毛性欲变本加厉
·【批毛20】贺子珍死后 新华社悼词曝光毛泽东荒淫
·张洞生:习搞毛体邓用,只能‘加速送党进鬼门’
·铁流阿三士等:毛泽东思想的血腥
·【批毛24】铁流:刘雪庵的悲催人士
·【批毛25】从毛暴君如何对刘周林看毛暴政
·【批毛27】傅纪辉,张洞生,曾伯炎:整杀知识分子毁中华文化是毛共的传家宝
·【批毛28】张戎:毛鲜为人知的故事(一)
·【批毛29】张戎: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二)
·【批毛30】张戎:毛泽东鲜我人知的故事(三)
·【批毛31】张戎:毛鲜为人知的故事(四)
·尚秋:再揭中共对海外渗透
·【批毛32】张戎L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五)
·【批毛33】张戎: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六)
·鲍彤 :三中全会与习仲勋100年纪念
·【批毛34】张戎:毛鲜为人知的故事(七。完)
·朱忠康编辑:对薄熙来案说透
·张洞生:揭露新老独裁者的谎言欺骗及其残暴罪行以唤醒民众
·【批毛36】祝世华:从冤案探索真实的毛泽东(一)
·张洞生:评刘亚洲上将效忠当今圣上的投名状
·张洞生:对中共高层内斗大戏应‘坐山观虎斗’
·【批毛40】祝世平:从冤案看毛的本质(六)
·【批毛42】祝世华:从冤案看毛泽东本质(七)
·习梦斯人--中共历史民间版(1)
·习梦斯撕人--中共历史民间版(2)
·习梦斯撕人--中共历史民间版(3)
·【批毛45】祝世华:从历史冤案看毛的本质(十完)
·张洞生 :侃侃三中全会后的政治形势和走向
·习梦斯人--中共历史民间版(3)
·习梦斯人--中共历史民间版(5)
·独侠 著:拨开迷雾 石破天惊 (一)
·独侠 著:拨开迷雾 石破天惊(二)
·独侠 著:拨开迷雾 石破天惊(三)
·习梦斯人--中共历史民间版(6)
·习梦斯人--中共历史民间版(7)
·【批毛46】朱忠康编辑:百家评述毛泽东
·习梦撕人:(8完)“习胖”学“金胖”,“强军”仿“先军”
·张洞生:中共建立‘东海防空识别区’是打错了算盘, 得不偿失
·【批毛50】大陆出书披露封存近半世纪丑闻 史学界哗然
·张洞生:恶魔周永康是邪恶的共产党制度制造的正宗产品
·中国国情最新数据分析
·郭选年诗词集(二):第五篇 倡廉反腐;第六篇 亲友 先贤
·【批毛53】笑死人不偿命--解放前的党报
·张洞生:中共统治奴役中国和世界人民的骗人的‘中国复兴美梦’必定会被粉粹
·【批毛55】刘家驹:我经历的朝鲜战争
·张洞生 :习主上‘庆丰包子铺’是想托‘喜庆丰收包得龙子’的吉言
·张洞生:世界反‘活摘人体器官’大风暴来临,中共加紧准备对日美战争
·世人被蒙在鼓里的中朝关系
·司马璐:我所认识的毛泽东
· 刘少奇主持“朱德批判会”耐人寻味的众生百态
·张洞生:北朝鲜,西朝鲜,谁更流氓谁怕谁?
·郭选年:铁笔点春秋(三)
·张洞生:习总红卫兵外交天下无敌,中共46国大使狠批安倍晋三
·郭选年:铁笔点春秋(八,完)“复兴”辩
·陈尚健:走出大凉山的女人(上)
·陈尚健:走出大凉山的女人(下)
·王沐明:真实的毛岸英原来如此
·潘汉年被打入死牢:封存毛与汪精卫往来历史
·毛选里被删掉的最不敢见人的“经典”语录
·回忆毛泽东 赫鲁晓夫
·习大为了集权、反腐、改革应对危机,必须废了恶魔金三,作为突破口
·周恩来一句话 印尼几十万华侨被屠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毛远新交代材料:文革完全错了彻底错了

毛远新交代材料:文革完全错了彻底错了
   
   信源:关岭博客|编辑:2016-02-09| 网址:http://www.popyard.org
   
   1979年7月,中共中央成立由胡耀邦任组长的“两案”审理领导小组。汪文风任领导小组办公室常务副主任兼二组(负责四人帮案)审讯组组长。 2000年第12期《党史博览》刊登由汪文风口述,王凡、刘东平整理的长文《隔离审查期间的“四人帮”主要成员》,披露了江青、张春桥、姚文元、王洪文、 毛远新等人的讯问过程。文章说,毛远新在交代材料中得出结论:“文化大革命错了,完全错了,彻底错了。”毛远新说,“‘文化大革命’把一切都搞颠倒了,使 国家落后的15年到20年,使广大干部、群众受害遭殃,使党和国家遭受到严重的破坏和损失。”

   点击图片看原样大小图片 点
   击
   图
   片
   看
   原
   图
   
   2013年5月6日,毛远新在济南参加纪念毛泽东诞辰120周年活动,陷入沉思
   
   在 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上,经部分中央领导人提议,发起组织“童怀周”编辑出版《天安门革命诗抄》的汪文风,被选为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委员。他刚进中纪委,恰 逢中央决定把公审林彪、“四人帮”两集团前的审理工作交由中纪委办理,他便被任命为“两案”审理领导小组办公室常务副主任兼二组(负责“四人帮”案)审讯 组组长,开始和“四人帮”主要成员频繁过招。
   
   1976年10月6日,最初将“四人帮”隔离起来的时候,他们的顺序是按照其所担任的职务排列 的。即王洪文是党中央的副主席,排第一号;张春桥是政治局常委,排第二号;下面是江青、姚文元。虽然,有人认为他们中张春桥最为阴险,老奸巨滑,一旦篡党 夺权阴谋得逞,他一定会弄死江青的;也有人推测,毛远新可能会成为这个集团的头面人物。
   
   但是,从历史事实来看,根据当时国内、国际上绝大多数人的看法,江青以她所具有的特殊地位和特殊身份,“四人帮”其他成员是围着江青转的。经过我们后来的讯问和大量的事实印证,证明广大群众的看法是符合实际的。
   
   王 洪文、张春桥在公开职务上固然比江青高,但他们都称江青为“中央首长”。她这个“中央首长”在他们那帮人中,也是最有“权威”,最有力量的,也是定弦的。 诚然,这里存在着这帮家伙利用她的特殊身份去达到自己的目的,他们内心里并不一定看得起她。不过,从政治能量上掂量,她终归是他们的“中央首长”。
   
   中 央“两案”审理领导小组在审理工作展开时,专门就此进行了研究。后经中央政治局常委同意,按实际情况,让江青挂了头号;张春桥作为“智囊”和“军师”,挂 二号;姚文远制造篡党篡权的夺权舆论,算三号;王洪文以流氓打、砸、抢活动起家,虽当上了副主席,但一直是个吃喝玩乐,成事不足的人物,放在了第四位。这 种定位,是符合“四人帮”阴谋信团的实际,合情合理的。
   
   一、江青:斯文不了多久便胡搅蛮缠
   
   在对江青、张春桥、姚文元、王洪文、毛远新等“四人帮”集团主要成员讯问的过程中,我们多次来到对他们实施隔离的住处。那里背靠青山,林木环绕,鸟语花香,环境相当不错。
   
   “四人帮”主要成员在这里的待遇也超出我们的想象。他们每餐有一荤一素一汤;每星期发给二斤水果(苹果、梨、桃、橘子),喝两次奶粉冲的牛奶,吃一 顿饺子,餐餐都供应大米饭和白馒头,任其自选,管饱。他们的伙食标准是每月30元,约高于当时我们这些机关干部食堂伙食费的两倍,加之地处农村,农产品和 鱼肉鸡鸭价格都很便宜。
   
   谈话前,我们先通过隔离房外的了望孔,对“四人帮”主要成员做了一番观察。
   
   江青的头发是墨黑墨黑的, 很多,很浓,完全不是外面所流传的说她是个秃子,戴着假发;她的体态丰满,看上去只有50多岁,也不是像外界所流传的她在自己身上,这里用了橡皮垫子,那 里用了橡皮垫子。社会上流言之谬误,社会上流言之不可信,虽则反映着广大干部、群众对江青的仇恨,但终归是不合乎实际的。
   
   后来在一些聚会上,常有人因为得知我的这段历史,向我询问有关江青的情况,凡涉及到人身侮辱性的传闻,我都给予了实事求是的说明。我认为跟“四人帮”的斗争,是政治斗争,是严肃的事情,搞那些败坏对方的小动作没意思。
   
   被隔离的江青用餐时,总是用瓷勺盛了米饭,再用筷子夹一箸荤菜,一箸素菜,盖在勺里的饭上面,大口大口地吞食,颇似上海饭馆里吃盖浇饭那样的吃法,且吃的非常香。后来在询问过程中,江青对我们说,她之所以要吃好养好,为的是跟我们的“修正主义”进行斗争。
   
   整 个讯问谈话期间,和江青的交锋是比较多的,那情景难以淡忘。每次找她谈话时,她都要换上干净衣服,总是抱着一叠材料,拿着水杯。到场后,先把材料放在左 边,再把水杯放在右边,然后端坐在专门为她准备的瓷凳上面,然后用双手往后捋一捋头发,搓搓面颊,还以两手的食指用力地在鼻沟处挤一挤,稍稍仰起下巴,开 口说:“开始吧。”仿佛是她在主持会议一样。然而每次都这样斯斯文文地开始,可说着说着就无理取闹起来。
   
   最初见面时,江青见我们几个人衣冠 寻常,也没有哼哼哈哈的官样腔调,就先向我们摆起谱,端起架子来:“你们要问‘文化大革命’的事么?告诉你们吧,我所参与的,都是党和国家的高级政务;我 所经历的,都是党和国家的高级政治生活,这些都是高级政治人物的活动。这些,你们能问么?敢问么?我说出来,你们敢听么?所有这一切,你们敢干预么?敢管 么?敢么?敢么?敢么?
   
   我当时感到,一定要震慑住她的嚣张,以后的讯问才能顺利进行,便严词指出:“江青,我们是中央派来审查你这个案子 的,这个问题首先你必须认识清楚。因此,有关你和你的同伙的一切罪行,你必须老老实实地向我们交代。你不交代别人要交代,别人交代了就不算你的交代了。凡 是涉及到你们所犯罪行的一切事件,一切人物,所有情节,我们都有权利问,有权利听,有权利管。“她的气焰被压住了一阵,可过了一会儿又发起进攻:“毛主席 说了,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对于巩固无产阶级专政,防止资本主义复辟,建设社会主义,是完全必要的,是非常及时的。你怎么看?”
   
   “林彪是你的好朋友吧,你跟他一起搞了文件,你还专门为他拍了假装学习毛主席蓍作的照片,你怎么说呢?”我们反问。“我是反对林彪的!”她嗓门提高了。我们随即点出:“那是因为后来你们互相争夺权位!”她顿时语塞。
   
   接着我们说:“按照你讲的,你总是正确的,可是为什么你连一个朋友都没有呢?”她急促地喘着大气,不服气地自言自语地说:“哼,这是毛主席说我的话,你们又用毛主席说我的话来整我!”
   
   “我 还是有朋友的,我还是有知心朋友的!”她又嚷嚷起来。我们问:“哪一个算得上你的知心朋友呢?”她想想,撒泼耍赖说:“我不能告诉你们,告诉了你们,你们 又可以去抓人啊!刽子手!”虽然谈话时这种情况居多,但也不全是如此。有时候江青会突然软下来对我们说:“我是毛主席的一条狗,毛主席叫我咬谁我就咬谁。 你们打狗也得看主人啊!”其中含有乞怜的意味,当然也含有把责任往毛主席身上推的用意。
   
   尽管江青的态度恶劣,但审理领导小组还是尽最大努力,争取她能好好交代自己的问题。为此,几位审理领导小组的成员,如中纪委副书记张启龙,30年代在上海从事地下工作的李士英、曾汉周、于桑等人在我们陪同下,一起去看江青。
   
   张启龙已经80多岁了,曾是延安时期高级党校一部主任。江青曾是党校的学员,张启龙可以说是她的老师和领导。见面时,张启龙要江青实事求是地认识“文化大革命”造成的灾难,坦白自己的问题。
   
   不料江青马上蹦了起来,伸出拳头高呼:“打倒走资派,打倒走资派,我就是要打倒你这个老走资派!”她清楚张启龙的历史。他原来是湖南的一个小学教师,在秋收起义前参加革命,后参加朱德、陈毅在湘南领导的暴动,随之到井冈山,又经过长征到陕北,始终就给他定性为走资派。
   
   我见江青近乎疯狂的举动,怕她伤害到老人,就吩咐看管人员:“马上把江青带下去。”几个女警卫战士随即把她押送回她的房间。
   
   说到女警卫战士,我们发现江青最记恨的就属李红了。她几次向我们提出要把李红从她身边调开。原因是李红威胁、谩骂过她。我们经过调查,得知了事情的原委:
   
   有一天,江青对李红说:“搞修正主义,主要是你们上头的人搞的。至于你们下面的,是个执行的问题,我对你们并没有什么意见。”继而她就开始诬蔑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形成的中央领导,说某某某“搞了天安门反革命事件,那还不是修正主义吗?”
   
   李红当即对她进行了反驳,并对江青说:“你现在首要的是老实交代罪行,好好改造自己。”江青被激怒了:“我看你就是个参加天安门事件的小反革命分子。”李红哪吃这一套,反斥江青:“你是流氓、叛徒、坏东西。”
   
   这下把江青气急了,扑上来就要抓扯。李红也不示弱,顺手拿起一把大扫帚,喝道:“你敢再胡闹,我就把你扫到历史的垃圾堆里去,变成不齿于人类的狗屎堆!”江青被李红横眉立目的样子震慑住了,忙改口说:“好了好了,我刚才是跟你说着玩的。我们有意见分歧,但还是好同志么。”
   
   从那以后,江青再没和李红直接冲突,但背后反复向管理部门要求不要李红当值,说李红来她就不放风、不吃饭。但管理部门没理她那一套,当然,她也没因此而放弃了吃饭、放风。可得着机会,她便重提调开李红的事,我们也没有答应她。
   
   除 了胡搅蛮缠外,江青还常向我们告别人的状。一次她说起在隔离审查初期,曾对她搞了武斗。我们听闻后十分重视这件事,严肃地认真地进行了调查了解,查清了事 情的真相:那是在“四人帮”刚被隔离的时候。当时负责专案的人,组织原来在江青身边工作的秘书、警卫人员、医生、护士、厨师、司机等,对她进行了一次面对 面的揭发批判。
   
   当然,这些同志不可能揭露出江青等人犯下的什么严重的政治问题,只是例举出她平日如何飞扬跋扈,压迫凌辱身边工作人员的劣迹。从未遇到过这种待遇的江青忍不住了。当她的秘书刘玉真指责她往日的恶劣作风时,她伸手就打了刘一个耳光。
   
   殊 不知彼一时此一时也。过去毛主席对身边的工作人员和蔼可亲,宽厚仁慈,谁家有困难,都给予关心和帮助。江青当着主席的面,也不敢对工作人员耍威风;即便她 是背着毛主席发淫威,工作人员们都看在毛主席的面子上,对他忍让、迁就。而此刻,江青已变成了被揭发者,还动手打人,岂能容忍。大家群情激愤,便一拥而 上,发生了与江青撕扯的情况。批判者人多势众,江青孤家寡人,撕扯中肯定是要吃点亏的。虽然事情的缘起是江青先动手打人,但动手终归有违背党的一贯政策, 我们遂视此为一个教训,以后不再面对面的揭发批判会了。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