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独往独来
[主页]->[现实中国]->[独往独来]->[郑贻春:实现民主,必须首先破除笼罩在民主之上的迷雾]
独往独来
·张洞生:在劫难逃的习近平班子在大危机来临时将何去何从?
·辛子陵:毛泽东的党国体制与玩弄宪法
·张 洞 生:为什么必须要征收物业税而中共却不收?
·国务院原司长斥医生成最大药贩子
·张洞生:"中国特色"的权贵家族世袭制18大成形?
·戴高乐的遗嘱
·张洞生:中共想要‘文化强国’是在‘痴人说梦’
·白岩松 :幸福在哪里
·杜月笙教你怎么看人的本质
·张洞生:老江和中共要求《领导干部一定要努力学习外语》暗藏那些玄机?
·慕容雪村:慕容雪村
·美国连番逮捕中共海外头目 唐宇华被指北美最大特务
·张 洞 生: 分析比较中美两国社会潜在危机的严重程度
·“耀邦太天真了!” ——杨西光评价胡耀邦
·中国没有“贵族”,只有“暴发户”
·何方:应为社会主义正名
·张 洞 生 :对中国当前的政治派别分折
·资中筠:岁末杂感致友人
·张洞生:从人性角度认识公有制和私有制,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矛盾面是对立
·金正日竟做过这么多让中国尴尬的事
·张洞生:请不要对中共使乌坎骚乱暂时软着陆抱过大的幻想
·朱家台:政變經又熱 北京 十八大險象迭現•
·崔武年:我对政治改革的十三点看法
·张洞生:毛泽东不断地‘群众斗群众运动’使中华民族变成“低素质民族”
·胡锦涛与马英九的元旦献词对比(附全文)
·2011年十九个最无耻新闻(转)
·妙哉高论!):幸亏当年J没占领Ch,否则都要这样了!
·陈正中:中共党史对毛泽东的罪恶不要再遮遮掩掩
·林辉:《还原历史系列》,朱忠康作序---(1)
·林辉:《还原历史系列》,朱忠康作序---(2)
·中宣部爲什麽害怕辛子陵?·作者: 龐觀清
·孙 越:2012年俄罗斯政局
·张洞生:只有民主法治,民众才有权作‘分蛋糕’的主人,而不致仅当‘作蛋糕
·对中央党校尹保云教授的采访(摘要)
·毛泽东的政治特色
·王力雄:除了自焚,还能做什么?一年来16起藏人僧侣自焚
·台湾大选日 “幸亏中国有个台湾”微博走红
·余杰:揭露中共暴政,奔向自由世界――我的去国声明
·刘长海—敲丧钟的英雄
·真实的赫鲁晓夫
·张洞生:任何时候,中产阶级(中间阶层)才是发展生产力和推动社会进步、转
·毛情人自白录/金钟
·陈有西:法治中国:变革时代的法律秩序
·江氏访俄签定卖国条约之谜
·钱理群 :张木生令吾担忧
·张洞生:中美今后10年之间的激烈冲突、较量的前景和结局
·铁流:是巧合,还是胡锦涛向“改革开放”亮剑?
·张洞生:18大政治局常委抢位战掀起新浪潮,好戏或许还在后头
·严家祺傅国涌余英时荆楚:中国向何处去?
·中共反人民的疯狂暴力镇压与人民反中共的暴力革命
·大学生抗议官方在校园处决犯人(附图)
·阮铭,时鉴对远华案一书的序言
·张洞生:中共高层某领导的讲话证实了余杰揭露中共‘要活埋200精英的话’并
·侯工:贪官盛行将会天下大乱
·张洞生:幸亏有个美国,才使世界免遭‘一党专政’的共产党奴隶
·戴建业:谁抽去了中国人的脊梁?
·张洞生:对王立军进出美国成都领事馆事件后果的拙见
·刘瑜:美国的“四项基本原则”
·维梁的博客: 要活埋余杰的原来是他们
·刘亚洲:毛刘周
·忘记毛时代的罪恶就是背叛
·王立军被精神病、薄熙来没有末日、习近平日子难过、汪洋胡锦涛得利、
·张洞生:王立军被精神病、薄熙来没有末日、习近平日子难过、、、
·雅尼克:中国是否正在走向法西斯主义?
·朱忠康:反右五十五周年,应该给右派补赔!
·为他们立碑为中华民族立碑·孔令平
·张洞生:我对中共如何进行改革提一个最简单易行的先行倡议(新)
· 彭博财经:中国的富豪代表们让美国的议员们相形见绌
·张洞生:天朝最近重提‘改革’是否为了缓和民怨,在给民众‘画饼充饥’?
·杜君立:作为历史终结者的蒋经国
·曹思源:“六个不搞”毫无道理
·周素子:百歲學者周有光談政治
·张洞生:为什么中共会定性王立军事件为‘孤立事件’和‘间歇性精神病发作’
·别提弱智的阴谋论
·趙駿河:中國精神
·钱学森郭沫若马寅初梁漱溟
·贫农寇学书 为何“扇了毛泽东三个耳光”?
·张洞生:中共权贵搞特权、贪污腐败、当裸官卖国、搞世袭制,却要人民爱国、
·陈行之:掩映在历史深处的个人动机
·陈 昭:打开中共党史迷宫的三把钥匙
·张洞生:为什么走投无路的中共哀求与普京结盟反美,甘当俄罗斯的喽啰?
·严演:太子党三千伏兵归顺习近平
·铁流探望辛子陵纪实
·曾节明:切忌以血统论论断人
·章天亮:薄熙来案何时演变成谋反风暴?
·张洞生:胡温现在向反改革顽固势力所作的坚决斗争,结局尚难预料。
·港媒:刘源公开叫板军中三巨头
·王立军揭发的薄镇压法轮功的那些残忍指示和做法,
·张洞生:中共急迫地想要与普京结盟,却热脸贴上了普京的冷屁股
·吕加平:“关于江的 “二奸二假”和政治诈骗问题与要求调查的呼吁
·分析人士:胡锦涛为何既不政改又不反腐
·奥巴马胡锦涛去年会白宫,今年会首尔
·闫桂勋:中国历史上最大的文字狱
·曹思源:政改路径: 国家宪政与党内民主
·冉帝令:越南要建美国式国家
·政治辛子陵:体制改革是为了管住官员而不是为了管住百姓
·杨恒均:你所不知道的香港
·张洞生:西南王下课了,与中共是否实质上启动政治改革是两回事
·辛子陵:-政改兴邦 脱苏入美 ,致中共十八大新领导人
·“弱势”经济学家胡星斗
·震撼!!!王净文: 高智晟是两派生死争斗的焦点。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郑贻春:实现民主,必须首先破除笼罩在民主之上的迷雾

------------
   
   
   
   

   
   郑贻春:实现民主,必须首先破除笼罩在民主之上的迷雾(上)
   
   作者: 郑贻春【民主中国首发】來源:電子郵件时间: 1/7/2016
   
   
   
   中国大陆现在正从极权专制主义的统治状态逐步地、也十分艰难曲折地转向民主自由的现代文明之状态。毫无疑义,这种走向民主的运动乃是一个具有世界历史意义的史无前例的和开天辟地的社会转型过程。中国大陆民主转型的重大作用、重要价值是自不待言的,是符合人类文明发展之需要的。其对中华民族的深远的历史意义和伟大的现实意义,其对世界文明和人类进步的无可估量的卓越之贡献,无论怎么估计,恐怕都不为过。然而,中国在民主转型中如此艰难而漫长,皆因民主的迷雾实在是太浓重,既是积重难返的,又是根深蒂固的,属于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正因如此,需要公民们下最大的决心,尽最大的努力,尽力地破除所有的民主迷雾,以避免重走打着民主之旗号而行极权专制主义之邪路。
   
   (民主转型与网络时代征文)
   
   
   
    201616liusi.jpg (460×280)
   
   八九民运中民众的心声
   
   
   
   中国大陆现在正从极权专制主义的统治状态逐步地、也十分艰难曲折地转向民主自由的现代文明之状态。毫无疑义,这种走向民主的运动乃是一个具有世界历史意义的史无前例的和开天辟地的社会转型过程。中国大陆民主转型的重大作用、重要价值是自不待言的,是符合人类文明发展之需要的。其对中华民族的深远的历史意义和伟大的现实意义,其对世界文明和人类进步的无可估量的卓越之贡献,无论怎么估计,恐怕都不为过。因为这是中华民族从野蛮的丛林法则转入到人类文明普世价值的伟大进军,这是中国人民自立、自为、自强,进而融入世界文明之林的辉煌之证明。
   
   
   
   一百多年以来,中国人民一直把民主当做自己矢志不移地、孜孜不倦地、百折不挠地追求并予以实现的崇高目标,但令人遗憾、更使人痛心不已的则是,中华民族总是游离于民主之外,总是不能梦想成真地达成心愿,总是极其可悲地处于极权专制主义的阴云笼罩之中,始终在蛮横霸道的强权肆意妄为的沉重的压榨之下了无生趣地、默默地苟活着。中华民族与其所追求的民主不是擦肩而过、失之交臂,就是误入歧途、走上巨大的弯路,或者干脆就是相距十万八千里,阴阳相隔、天差地别。播下的是龙种,收获的却是跳骚;追求的是民主,得到的却是极权、专制。岂不悲哉?!
   
   
   
   中华民族心向往之并热切期盼的民主,为什么竟要经历如此深重的痛苦、如此不堪的磨难、如此难过的局面?中国大陆的民主之路,为什么竟如此地坎坷、如此地泥泞、如此地荆棘丛生,乃至于千回百转?为什么中国人民总是灾祸连绵,始终没个完,倒霉连着倒霉,悲剧浩浩荡荡、无穷无尽?
   
   
   
   细究起来,乃是由于冒充民主的各种假面具、假借民主的各种画皮在作祟,笼罩在民主之上的迷雾在发挥着蛊惑人心的巨大作用,由于有各种各样的似是而非的胡搅蛮缠,以假乱真的、浑水摸鱼的、叶公好龙的、张冠李戴的、拉大旗作虎皮的非民主、不民主、反民主的东西都来滥竽充数,都穿上了民主靓丽的外衣,都不可避免地搅乱了我们的视线、混淆了我们的思绪,因而我们就自然而然地认不清民主的本质,辨别不了本应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民主之真相,既不能把握民主之要义,又不能洞察秋毫地明晰假民主的诡计多端之骗术。因而可悲可耻地上当受骗,也就不能不是水到渠成之事了。
   
   
   
   如果我们真正地热爱民主,就像热爱上帝一样;尽力地实现民主,就像从事日常工作一样,我们首先必须明确地认识到笼罩在日常生活中、毒化于人们思想意识的民主迷雾究竟能有多么浓重。民主的迷雾实在是太浓重,既是积重难返的,又是根深蒂固的,属于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正因如此,我们必须下最大的决心,尽最大的努力,尽力地破除所有的民主迷雾,以避免重走打着民主之旗号而行极权专制主义之邪路。
   
   
   
   倘若我们总是处在民主的迷失之中,始终走不出民主的重重迷雾,那么,我们就不会也不可能看清文明发展和历史进步的正确方向,我们就不可能真正地、明确地认识到民主所应具有的内涵与意义,我们就必然是非混淆、善恶不明、稀里糊涂,我们就极有可能一如既往地被各种各样的、形形色色的、五花八门的假民主之花言巧语所蛊惑,我们就极有可能在浑然不觉的情况下视假为真,把谬误当成了真理,把极权专制主义当做真是那么一回事儿的民主了。
   
   
   
   必须破除民主的重重雾霾,并拆掉民主的各种障碍
   
   
   
   在长达一百多年的时间里,由于中国人民极其可悲地陷入了民主的迷雾之中。形形色色的假民主搞得人们眼花缭乱、五迷三道、不明就里,甚至无所措手足,于是便都普遍地受到了极权专制的肆意妄为的欺骗、压榨,以致于横遭旷世未有的无穷无尽的巨大磨难、巨大灾祸、巨大悲剧。中国人民从未真正地经历过民主制度的全面洗礼,也从不知道民主制度所可能或必然带来的各种益处,所以直到现在仍然没有确立民主的正确观念,更谈不上确立现代政治文明和社会文明的民主制度。民主制度从来没有在中国大地上真正地、全面地建立过、实行过,可能有那么一阵子好像实行了民主,但那也不过是昙花一现而已,有如过眼云烟一般地转瞬即逝、渺无踪影。正因如此,贴着各种各样的民主标签的极权专制才能变换着花样地、无所不用其极地耀武扬威、招摇过市、坑绷拐骗。
   
   
   
   民主,说到底是个舶来品,起先发端于古希腊的城邦制度。古希腊的城邦制民主,主要表现在多数人的决定事务上,但却并不一定能够有效地保护少数人的利益。民主制度经过千年之久的中世纪,已经得到缓慢的发展,再经过十三世纪英国《大宪章》的制定,经过十八世纪末期的法国大革命和美国的独立战争,尤其是华盛顿作为美国的建国之父对于建立美国民主制度所发挥出来的率先垂范的独特作用,都毫无意义极大地推动了现代民主制度的进步和完善。借鉴人类历史上极其可贵的民主实践之经验,我们对于民主制度的中国化应当具有充分的乃至十足的信心,因为这是中国人民在充分觉悟的基础上所可能或必然形成的普遍追求和必将达成的良好愿望。
   
   
   
   我们应当做好民主发展所必然经历的无上光荣而又艰难曲折的道路之准备:1)民主制度是个漫长发展的历史过程,是个从一开始不怎么成熟到经过反复博弈、较量而逐步地发展、愈加成熟成型并且是不断完善的过程。如今已经进入到如美国那样非常成熟、全面鼎盛的民主时代;2)民主制度必须经过奋力争取,才能最终赢得。不争取,民主制度是不可能赢得的。也就是说,争取民主必然付出一定的乃至相当程度的应有代价;3)建立民主制度决不可能一蹴而就,不要不切实际地奢望民主制度一下子就可以大功告成。要集若干次小胜为一次大胜,要一点一滴地积累民主的实力,要调动一切积极的因素,逐步地夯实民主的基础。须知,建立民主制度,尤其在中国大陆这块民主的荒芜之地建立起现代文明的民主制度,必须要进行长期的韧的战斗才行,最好采取稳扎稳打、步步为营的战略战术,特别要首当其冲地和开宗明义地拨开笼罩在民主之上的重重迷雾,以去伪存真,以把握民主的本质;4)”民主潮流,浩浩荡荡;顺之者昌,逆之者亡” (孙中山)。是做民主的推进者,还是做民主的反对者;是尽其所能地推动历史进步,还是负隅顽抗地阻挡人类文明的浩荡之流,每一个国人,何去何从?必当择善而从之。
   
   
   
   对于苦难的中国大陆来说,对于灾难深重的中华民族来说,对于每一个中国人来说,在以往不堪回首的历史中,民主的迷失简直太多了,民主的迷雾实在太浓重,民主的失落已经太久了。可以说,上个世纪整个一百年都没有把民主的本质搞清楚、弄明白。这种情况,又怎么能够持续下去?在以知识经济和信息革命为标志的二十一世纪里,如果对于民主的真实含义仍然不清不楚,仍然稀里糊涂地一脑袋浆糊糊,那么,又怎么能够在极权专制主义肆意统治的中国大陆堂堂正正地、也十分顺利地建立起全新的民主制度?
   
   如果不能够完全彻底地破除民主的迷雾,那是根本无法进行所谓的民主转型的工作的,那是不会也不可能建成一个现代文明的民主社会的。因此,热爱民主、追求民主、捍卫民主、实现民主,我们当务之急、刻不容缓所应做到的,就是要拨开积重难返、荒凉苍白的民主迷雾,拆掉横亘在民主面前的各种各样的障碍。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够脚踏实地、昂首阔步地奔向民主的康庄大道,义无反顾地追求并实现至高无上的民主目标。
   
   
   
   1、大言不惭地高谈阔论所谓的“民主”,其实是个惊天大骗局
   
   
   
   极权专制主义者总是匪夷所思地、大言不惭地高谈阔论民主,但却从不予以实行。比如,毛泽东曾经煞有介事地谈论过民主。特别在《毛泽东选集》第四卷里,毛泽东把民主简直是说得个天花乱坠,满嘴吐沫星子乱飞,张口一个“民主”,闭口一个“民主”,但这些都不过是嘴上混气儿而已。
   
   
   
   七十年前在抗日战争即将胜利之际,民主党派的代表人物黄炎培等人曾经访问过中共统治的延安,并会见了当时的中共首脑毛泽东,于是就产生了闻名遐迩的“窑洞对”,或叫做“历史周期律。”
   
   
   
   黄炎培对毛泽东说:“我生六十多年,耳闻的不说,所亲眼见到的,真所谓‘其兴也浡焉,其亡也忽焉’,一人,一家,一团体,一地方,乃至一国,不少单位都没有能跳出这周期率的支配力。大凡初时聚精会神,没有一事不用心,没有一人不卖力,也许那时艰难困苦,只有从万死中觅取一生。既而环境渐渐好转了,精神也就渐渐放下了。有的因为历时长久,自然地惰性发作,由少数演为多数,到风气养成,虽有大力,无法扭转,并且无法补救。也有因为区域一步步扩大了,它的扩大,有的出于自然发展,有的为功业欲所驱使,强求发展,到干部人才渐见竭蹶、艰于应付的时候,环境倒越加复杂起来了,控制力不免趋于薄弱了。一部历史,‘政怠宦成’的也有,‘人亡政息’的也有,‘求荣取辱’的也有。总之没有能跳出这周期率。中共诸君从过去到现在,我略略了解的了。就是希望找出一条新路,来跳出这周期率的支配。”毛泽东当即便答:“我们已经找到新路,我们能跳出这周期率。这条新路,就是民主。只有让人民来监督政府,政府才不敢松懈。只有人人起来负责,才不会人亡政息。”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