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红色基因不能免除中共最大風险]
藏人主张
·沧桑托起辉煌
·雪域星火
·心随网动
·冬初始夏
·魔幻的高原
·因那个心愿
·流星
·仰望极地
·感受初冬
·送別才讓措
·又谁能告诉我
·相见网吧
·回眸没落岁月
·为“六.四”运动22周年而作
·旧诗重贴
·亡魂指南書(組詩)
·掌上潮汐
·印度大门
·英灵在上
·金色革命
·丢失中的信念-祭“六.四”23周年
·诗祭六四
·遇见达文西
·背影与红灾
·祭不完的三月十日
·“六四”是一首诗
·祭三月十日
谍海扫描
·间谍的五大基本功
·新华社记者是中共特工吗?
·中共在海外“特务机构”开始一一浮出水面
·中国间谍活动辞典将面世
·传播学先驱们的军情背景
·中共间谍组织无孔不入
东赛翻译
·拉萨人正在消失于拉萨
·一位西藏诗人向中国发出的通牒
·近期获释西藏作家重现网坛
·双目被夜偷盗
·父亲.母亲
东赛论述
·再谈西藏实现"高度自治"的局限性和可能性以及其它【西藏问题的反思(五之一)】
·再谈西藏实现"高度自治"的局限性和可能性以及其它【西藏问题的反思(五之二)】
·再谈西藏实现“高度自治”的局限性和可能性以及其它 《西藏问题的反思》(5之3)
·再谈西藏实现“高度自治”的局限性和可能性以及其它【西藏问题的反思(五之四)】
·再谈西藏实现“高度自治”的局限性和可能性以及其它【西藏问题的反思(五之五)】
·追踪观察西藏文教现况
·简评“《西藏文化的保護與發展》白皮書”
·西藏是否享有充分的政治、社会和经济权利?
·真的广泛使用、学习并发展藏语文吗?
·藏人的信仰,风俗习惯得到尊重和保护吗?
·谁说藏学研究蒸蒸日上、藏医藏药重放异彩?
·西藏科教事业成就斐然还是退而不前?
·西藏妇女是否已成为各行各业的生力军以及地位得到大幅提高?
·如何西藏生态建设和环境保护取得了巨大成就?
·西藏问题能否打开中国民主化大门?
·透过新一轮藏中接触看藏人面临的抉择(一)
·透过新一轮藏中接触看藏人面临的抉择(二)
·透过藏中接触看藏人面临的抉择(三)
·北京對流亡藏人的政策
·展望“后达赖喇嘛时期”
·初谈西藏流亡民主
·中国面对的西藏问题
·简述西藏女作家
·存亡在手,何去自重!
·中国为何未随经济发展而民主化
·读“‘加班禅’的走向”
·多视角追踪观察西藏经济发展现况
·我为何说热比娅女士比达赖喇嘛更具远见?
·追蹤西藏GDP增長的真相
·初论“集中同化”政策
·追踪观察藏中互动
·印中想划定边界必先解决西藏问题
·订单揭穿了人权神话
·展望「後達賴喇嘛時期」
·追踪观察藏中互动(旧文重发)
·西藏生态现状引发的新思索
·达赖喇嘛访阿鲁纳恰尔邦与北京的机会
·阿沛去了却给世人留下了什么?
·中印正在推动"西藏问题国际化"
·北京倒帮了藏人的忙
·布达拉壁画面临被裂破的危险
·探索藏中和谈的突破点(旧文重发)
·国际棋局中的藏中赌博(连载一)
·扶藏压台扶台压藏
·第九次藏中赌博出笼
·揭开藏中谈判的历史面目
·西藏生态现状引发的新思索
·西藏文化及其现状
·透视“告别计划分配”
·西藏文人面临危机
·西藏儿童与北京在对峙
·“达赖喇嘛中道”导读
·藏汉文化交流源远流长
·深度透視藏人自焚(自序)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红色基因不能免除中共最大風险

伍凡评論第483期 红色基因不能免除中共最大風险
   
   
   
   2016-02-05

   
   
   
   各位听众好,现在是伍凡评论第483期,我今天要讲的题目是“红色基因不能免除中共最大風险” 。
   
   
   
   習核心重登井岗山
   
   
   
   2月2日習近平重登井岗山的消息,廣为引人注目。習近平決心要当核心了,吹鼓手们和轿夫们正使劲吹捧抬轿,他也准备上轿登基。突然间習近平重登井岗山,这两件事联在一起,看來習近平要加速成为習核心。他重登井岗山的目的究竟何在?这引發了许多评论和联想。我的思路一下子跳回到50年前,1966年文化大革命早期的场景。我曾步行串连上井岗山,至今还保留着一些感性的记忆。今天我的评论就從井岗山开始谈吧。
   
   
   
   50年前我登上井岗山的简单回顾
   
   
   
   1966年秋天,我和安徽师范大学物理系师生十余人组成了一个步行串连队,從安徽芜湖市出發,沿着长江南岸向西步行,進入江西鄱阳湖傍的湖口市,朝南转向南昌市,经赣州市再折向西南边的撫州市。之后,串连隊走向井岗山的5个山口之一的黄洋界,沿着羊腸小道慢慢步行登上了海拔约1,500米的井岗山山顶的茨坪。到了山顶眼前突然展現出一片开阔的大平原,令我驚呀不已。据说方圆约在20-30平方公里之谱。串连队在井岗山停留约一周,参观了井岗山烈士纪念館、八角楼等地和实地采访。
   
   我也参观了八角楼,八角楼是中華苏了维埃共和国中央政府的所在地。当时的讲解员解释,八角楼被国民党的掃蕩部队烧掉了,现在的八角楼是后來重建的。重建的材料全部用的是竹子,大大小小的竹子盖一个二層楼。我还到二楼上面参观,看到很多小格子,像小格子笼一样,这是他们政府工作人员办公的地点。在上二楼的楼梯口上面掛着一个牌子,上面写着:中華苏维埃共和国中央政府主席毛泽东,副主席張国涛和项英。不知道现在用什么材料,还有没有保留竹子这个楼房,我就不清楚事,但是当时是这样的状况。
   
   毛泽东登井岗山落草为寇
   
   
   在毛泽东登上井岗山之前,有一批专门打刼地主富豪的土匪团伙们占据,其首领是王佐和袁文才。据说从明朝开始有人居住井岗山山顶茨坪,之后渐渐淪落为占山为王,流寇出没之地。井岗山位于湖南和江西两省交界处,历史上称作为三不管地帶。
   
   
   
   中共和毛泽东殺害王佐袁文才
   
   
   
   1927年4月,国民党蒋介石發动“清党” 运动,清除国民党内部的共產党员和祕密组织,这是国共第一次分裂。这段历史中共称之为1927年大革命失败。1927年大革命失败后中共發动了8月南昌起义、9月秋收起义和12月广州起义。这3场武装起义都失败了。毛泽东帶领的秋收起义工农红兵队伍约一千人左右逃窜到井岗山下,派人和王佐袁文才商量,送上大笔银元为見面礼,要求“落草为寇” ,同流合污,借井岗山避开追殺風头,并保证绝不影响和干扰井岗山原有秩序。据王佐遗孀親口对我讲,毛泽东对王佐袁文才称兄道弟,经常飲酒言欢。
   
   
   
   1928年4月,南昌起义失败后的殘部由朱德带领登上井岗山,建立了毛泽东掌控的武装根据地。
   
   
   
   中国共产党第六次全国代表大会于1928年6月18日至7月11日在苏联莫斯科秘密召开。大会决议:“暴动前可以同他们(土匪)联盟,暴动后则应解除其武装并消灭其领袖” 。之后,中共把王佐和袁文才都借机殺了,并收编了他们的土匪队伍。这就是中共和毛泽东的“过河拆桥” ,“恩将仇报” 的德性,为了占山为王,为了夺取政权是不择手段做任何喪天害理的事情。
   
   
   
   什么是習近平的红色基因呢?
   
   
   
   对習近平重登井岗山之事,中共媒体做了显著的报导。突出了习近平在井岗山的讲话:“要让广大党员幹部多接受红色基因教育”。他参观了革命烈士陵园、中華苏维埃共和国中央政府所在地的八角楼和看望红军烈士后人。对習近平而言井岗山成了他的革命图腾,是他的“通灵宝玉”,是他的精神依托。
   
   
   
   那么什么是中共的红色基因呢?有什么样实质的内含呢?与其相立的在中共内部是不是也有一个黑色基因呢?
   
   
   
   基因(Gene)是生物遺傳学的名词,基因一詞來自希臘語,意思為“生”。基因是決定遺傳特徵的基本單位,位於細胞核內的染色體中,決定了生物的特性和形狀,每一個基因控制著人體上一種特徵,且基因之間會交互影響。也可以简单地说,「基因」顧名思義就是「構成生物體的基本因素」。
   
   
   
   现在習近平借用「基因」这一名词移植到中共的政治斗争、思想意识形态和组织结构的范畴中来,特别發明了「红色基因」这个名词和规范,要中共党员干部学習继承。把毛泽东在井岗山开创的中共第一个红军根据地的革命目标、革命道路、思维模式、意识形态、政策方針、执行手段和斗争意志等等规范为红色基因,要让广大党员幹部接受。这也就是说现在中共廣大党员干部缺乏这个红色基因,要用红色基因来冲击和改变中共的其它颜色基因。
   
   
   
   從这个角度來讲,这就牽涉到中共高层权力斗争了。既然習近平借用重登井岗山之机而提出红色基因之说,那么相对应的在中共内部必定早己有了它的对立面--黑色基因。在这里我借用法国小论《红与黑》的書名,其中「红」代表習近平势力,「黑」代表反習近平的政敌们的势力。習近平在井岗山提出红色基因和他准备登基做核心计划是相吻合的。而黑色基因必定是和毛泽东开创的井岗山道路和政策相对立的势力,是習近平的政敌们所把持的。
   
   
   
   红色基因的大致内含
   
   
   
   现在我來分析毛泽东在井岗山做了什么事,种下了什么红色基因的种子,从中整理出红色基因的大致内含。
   
   
   
   其一,殺害王佐和袁文才,不择一切手段占山为王。
   
   其二,1930年反AB团事件是由富田事变引發的,在中共工农红军中的一场肃反运动。“AB”是英文Anti-Bolševik的缩写,意思是反布尔什维克。事实上AB团在中共工农红军中并不存在。镇压富田事变的直接负责人是毛泽东。在富田事变之后,各地的反AB团成为肃反运动,共有7万多人先后被杀。至今中共对反AB团肃反运动不公开说明和平反。
   
   
   
   其三,为了解决工农红军的给养,毛泽东在井岗山开创了“打土豪分田地” 的运动,用红军攻打拥有武装力量的土壕寨子,攻入寨子后殺死所有的男女老少,抢光所有财富和粮食。这个举动极大的破坏了井岗山地區的农业经济和民众生活。在我串连井岗山的时候
   
   ,我看不到一家稍微富裕生活的农家。王佐袁文才遗孀住家非常破落。直至習近平重登井岗山之时,至今仍然还有需要国家救济的村庄,这己是中共充分利用和摧殘井岗山农村将近90年之后仍然存在的事实。
   
   
   
   其四,1931年11月7日前苏联国庆日,在蘇聯和共產國際的命令下,中共在井岗山成立了《中華苏维埃共和国》,主席毛泽东,副主席张国涛和项英。發表宣言要打倒国民党蒋介石政权,提出了“武裝保衛蘇聯”的口號,用武装暴动來分裂瓦解中華民国和扩大《中華苏维埃共和国》。这就非常明确了在上个世纪30年代中共是苏联的走狗,为苏联卖命服务的事实。
   
   
   
   《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宪法》的第十四条: “要号召中国境内的所有民族和地区的人民,都有权利实行民族自决,都能够自己建立独立的国家,以脱离中国”。中共中央曾发表宣言要让台湾独立。中共至今还一再掩瞒这段丑恶的历史。
   
   
   
   其五,毛泽东主张“党指挥枪”,古田会议决议“支部建立在连队” 。军队是党卫军,是共產党的命根子。
   
   
   
   上面5项是我大致归纳出的毛泽东在井岗山时期种下的红色基因的种子。这个红色基因的根本特征是在革命的名義下,用暴力夺取政权和军权,不择手段,大开殺戒,血流成河,在所不惜。
   
   
   
   習近平绝对不会背离毛泽东思想和路缐
   
   
   
   事实上,在習近平任中共总書记之前,他就己经公开追隨和吹捧毛泽东。2008年9月8日,中国共产党新闻网转载了习近平发表在《学习时报》上的长篇文章,题目是《改革开放30年党的建设回顾与思考》。他这么写道:“这里我要特别提到的是,改革开放30年来党的各方面建设,是在以毛泽东同志为核心的党的第一代中央领导集体成功开创的党的建设伟大工程的基业上展开的。”
   
   
   
   從習近平在2008年在中央党校的讲话,到今年重登井岗山的言行己充分表明了習近平绝对不会背离毛泽东的思想和路线,他期望用红色基因來号召一些人跟他走毛泽东的路,和黑色基因势力搏斗,维持红色江山和他的权柄以及他的生命,直至中共政权沏底垮台。
   
   
   
   文化大革命中期,“元帅大闹怀仁堂” 的事件之后,毛泽东深感不安全,揚言要带领林彪重上井岗山打游击,和党内走资派决一死战。
   
   
   
   習近平深感不安全
   
   
   
   现在历史在重演,种种跡象表明習近平是深感不安全,最明显的例子是在2015年12月中旬,在浙江乌镇举办第二届世界互联网大会期间,为阻止中共地方官勾结ISIS预谋暗杀習近平,在乌镇周围部署正规军4万兵力,出动坦克装甲封路堵街。如此兴師动众可見对习近平的人身安全的威胁到了何种严重地步。
   
   
   
   有人分析習近平重上井岗山是步毛泽东后尘,为保护自已生命,要和黑色基因势力决一死战。但是事态又在發生变化,而發变化非常的快。据新华社北京2月5日报导,春节前夕习近平等人分别看望了江泽民、胡锦涛、李鹏、朱镕基、李瑞环、吴邦国、温家宝、贾庆林、宋平、李岚清、曾庆红等人。这证明中共高层斗争的局势又發生了变化,几乎是每天在發变化。
   
   
   
   如果習近平重登井岗山之行是为了要担任習核心的一个策略步骤,那就明显的告白于天下,我習某人就是要做毛泽东2.0。在此,我要问一句,真坐上了習核心的龍座,天下就归顺了吗?那些黑色基因就从此罢休了吗?是不是習近平还要大开杀戒,再来一次反AB团呢?加了一顶皇冠就可万事如意了,我想问题没有那末简单。
   
   
   
   習近平就任党总書记己3年有余,还自我冠顶十几个中共中央领导小组组长之头衔,这在中共历史上绝无仅有。習近平如此统覽大权,在中共党章中也找不出条文依据。仅管習近平权力如此自我膨胀,却没有权威,也没有威望,既没有民望,也没有官望。政治局与省市级官员们对待習近平不是同心同德,而是離心離德,他们对習近平是懼而遠之,当面不讲真心话,背后却另有图谋。至今,習近平没有自已的班底人马,更没有生死之交的伙伴。因此,習近平的权力效用大打折扣,“政令不出中南海” 的现象不断,党政军系统官员陽奉阴违、怠政懒政、消极对抗,甚至谋划暗殺和军事政变,薄熙來、郭伯雄和令计划式的阴谋夺权的人物仍然存在。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