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中共如何回應索羅斯的挑戰?]
藏人主张
未来西藏
·《吐蕃贊普精神文化復興之道》序
· 关于西藏自救运动策略的献言
·洪博士回应关于西藏自救策略的几点疑问
·达瓦代表说明东赛提出的问题
·东赛回应达瓦代表的说明
·台灣懸鉤子谈藏人自焚以及中道
·力爭只產生國內達賴喇嘛焱
·达赖喇嘛与华人见面会纪实
·中共对藏新政策内容外泄
·从今年藏人自焚引发回顾整体
·历史的真相与和解
·美国学者谈西藏现状
·西班牙最高法院受理流亡藏人对胡锦涛的控告
·清除了理性派以后怎么办?
·人血的盛宴
·从“红藏人”求“红汉人”看中共本质
·有关西藏的若干问题
·阿 沛 ˙晉美 答《 西 藏 時 報 》 記 者
·英国最早藏传佛寺创建人在中国遇害
·中共又被捕一名西藏新学派作家
·西藏命運在生與死的鋒刃上艱難行進
·西藏之页前主编谈14年西藏人权
·焚身存活藏人的处境极其悲惨
·藏人为什么纪念3月10日
·独立是西藏人民的梦想
·中共疯狂建坝威胁西藏生态
·西方藏学家公开批评“中道”
·西藏的母婴健康面临危机
·藏族和维族人在中国申请护照难
·美国呼吁中国调查藏人高僧狱中去世原因
·中共民族政策分歧
·《西藏秘密》中的扭曲西藏的证据
·三问王力雄
·《西藏主义》单行版问世(图)
·议会开了收回“中道”支持的先例
·亚洲水争夺战恐怕无可避免
·叶小文现象批评—评叶小文:“活佛转世”也要打假
·藏人学者评朱维群对央视记者的谈话
·北京学者炮轰西藏决策高官朱维群、叶小文
·复国主义者李科先对流亡选务署提出异议
东赛独白
·东赛向读者自我介绍
·向布拉格之春引领人物致哀
·藏人沉痛哀吊方教授
·第一个参加奥运会的藏族女孩
·藏族体育选手摘取奥运铜牌
·亚洲民主化巨星
·袁紅冰新書《人類大劫難》
·2012年-人类的绝望和希望
·袁紅冰新書《被囚禁的台灣》
·《被囚禁的台灣》序言和結束語
·自由亚洲电台藏语部主任阿沛·晋美为何突然被解雇?
·我為什么可恥地沉默著
·致陳致中先生的一份公開信
·打破沉默,不再可恥
·藏人主张五岁的生日
·全体流亡藏人献给切阳什姐礼物
·切阳什姐
·《袁红冰论当代中国民主大革命》网络发行预告
·
北京情势
·中共派系斗争的共同目的是维系中共统治
·新版中国护照引发外交风波
·温氏家族与平安崛起
·西方对薄熙来案新解
·部分汉人被强拆户自焚名单
·复邓路凸显中共已陷绝境
·外媒和微博夹击中共腐败
·《南方周末》得道多助
·一张中国财富秘密流动的路线图
·《南方周末》抗议结束,愤怒未了
·中共根本不可能进行政治改革
·《人類大劫難——關於世界末日的再思考》
·魔鬼對當代中國的詛咒
·中國即將進入萬年歷史中最黑暗的時期
·袁红冰谈“中国梦”
·习近平比薄熙来左吗?
·中国军方黑客卷土重来
·李克强的要求被印度总理当面拒绝
·西人评美中高峰會
·中美在网络安全方面仍有分歧
·伍凡展望2016年中國
·何清涟谈中国经济将硬着陆问题
·日本为什么侵略中国?
·中共如何回應索羅斯的挑戰?
·滑世代當道自己的視力自己救
·红色基因不能免除中共最大風险
·全世界下個獨立的國家?
·南海和朝核局勢加速中美關係惡化
·帝国晚期的传播失灵
·伍凡短評中美軍事對壘升級
·朝核和南海局勢嚴峻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共如何回應索羅斯的挑戰?

伍凡評論第482期 中共如何回應索羅斯的挑戰?
   
   
   
   2016-01-29

   
   
   
   各位聽眾好,現在是《伍凡評論》第482期,今天我要講的題目是: 中共如何回應索羅斯的挑戰?我想分幾個小題目來談。
   
   
   
   索羅斯一批人要做空人民幣
   
   
   
   第一個小題目是: 索羅斯要做空人民幣。1月22號,索羅斯在達沃斯論壇表示,中國經濟增長只有3.5%,中國經濟出現硬著陸幾乎是不可避免的。他說,這不是他預期的結果,而是通過觀察得到的一個結論。
   
   
   
   1月23號,索羅斯就正式表示,他做空了美股和亞洲的貨幣。他做空了美國的股市,但是他買了美國的國債。那麼對亞洲的貨幣,他也做空。那麼亞洲最大的貨幣,人民幣、日元和港幣。而最近人民幣離岸的匯率大大的貶值,而港幣的匯率也爆跌,這就說明了這裡邊很有可能索羅斯做了手腳。
   
   
   
   在股市和期貨的市場上面,每一個投資者對各種股票和期貨,都有不同的股價的立場和方法,因此就形成了買漲和買跌兩種人,他們都是為了追求利潤,這樣的做法都是合理合法的。買漲,有人是看漲的趨勢而進場,而買跌的人看跌的趨勢而進場。買跌就是做空。
   
   
   
   索羅斯是屬於買跌的人。那麼他的言行在民主國家裡邊,是受到法律保護的,是合理合法的商業行為。索羅斯之所以要做空人民幣,是因為他看到中國經濟下滑、人民幣貶值和資金外流,再加上外國股市,包括美國股市、歐洲股市、日本股市、香港股市都得下跌,那麼石油價格重挫,也跌破了30塊錢一桶。
   
   
   
   《21世紀經濟》報導,它講索羅斯基金之前通過了QFII這個途徑,QFII就是有合格證書經過批准的可以進入到中國股市市場的外國資金。通過這個渠道,索羅斯在中國的A股,他投資額是20億到30億人民幣,並且他需要定期的向監管部門遞交他持倉的報告和交易的明細單。
   
   
   
   儘管索羅斯要做空人民幣,他的實際數額不是很大,只有20~30億人民幣,那很小。但是他的表態、講話以及他的行動,都可能會吸引幾百億美元投機資本跟進,跟他一起來做空人民幣。
   
   
   
   那麼索羅斯選在這個敏感的時間點,在達沃斯論壇這樣一個國際場合,高調地要做空中國的人民幣。所以就不排除他早已經對做空這件事情做了計劃、布線。那麼眼下我們所看到的,索羅斯這批人,不只是他一個,和北京當局的對決,這個大戰簾幕剛剛打開,我們在今後就可以看到,這路做空人民幣的人馬,和北京當局怎麼樣的搏鬥廝殺,這是我第一個問題。
   
   
   
   中共對索羅斯的反應
   
   
   
   第二,中共對索羅斯的反應。中共的媒體從23號到26號一連發布了四篇文章。新華社發布的《中國經濟轉型檢驗全球投資者智慧、勇氣》,這篇是用英文寫的評論文章。《人民日報》海外版刊登了《做空中國者終將敗於市場》、第三篇是《人民日報》海外版的頭版刊出《做空中國貨幣?哈哈……》,不屑一顧吧;第四篇是新華社發表了《置身做空喧囂,中國緣何淡定》這樣的評論文章。這四篇文章對索羅斯提出了嚴重的警告,稱之為「魯莽投機和惡意做空人民幣將面臨更高的交易成本,甚至承擔嚴重法律後果,他們勢必會受到巨大損失。」
   
   
   
   過去20多年來,索羅斯在美國以及在全世界做過很多次做空外國貨幣的例子,從來沒受到法律的制裁呀!他第一個做的是英鎊,把英鎊打敗了,他賺了大概10億美金;緊接著是做空泰銖,他都贏了,沒人找他麻煩。那失敗的香港,也就是1997年7月1號香港回歸,他發動了對港幣的攻擊,最後失敗了,也沒有受到法律制裁。《人民日報》或新華社提出要索羅斯承擔嚴重法律後果,它們的依據在哪裡?在民主國家裡邊,索羅斯這種言論和行動是合法合理的,因為做生意嘛!
   
   
   
   那麼在文章裡就講到一句話,「一個具有堅強變革意志和糾錯韌性的轉型中,大國所擁有的雄厚資源和政策彈藥,使其足以掌控局面。」這些是中共媒體給自己拍胸脯、自己打包票說我一定會贏。
   
   
   
   既然中共把索羅斯認定為蒼蠅,可别忘了,蒼蠅不叮無縫的蛋
   
   
   
   另外有一份具有中共軍方背景的《環球時報》,它說,一、索羅斯86歲了,年事過高,有點「糊塗」了。二、光靠索羅斯手裡的那點資金來給中國搗亂,這相當於餐桌上飛來一隻蒼蠅。把索羅斯當作蒼蠅。
   
   
   
   那麼在旁觀者來看,既然中共媒體認為索羅斯是蒼蠅,那麼要問哪,為何如此勞師動眾寫四篇文章用大砲轟蒼蠅呢?這真的說明中共心虛,害怕人民幣貶值。常言道:蒼蠅不叮無縫的蛋。正因為這個蛋有縫了,它才來叮你嘛!蒼蠅聞到了這個蛋臭了,有味道了,它就來了。
   
   
   
   眼前是因為中共的經濟下滑可能硬著陸,股市三番五次的狂跌,人民幣被中共央行有意的操作貶值,以利於刺激外貿出口,這一個操作也引發了國際金融市場的波動。為此,它又急急忙忙地投入美元哪,又收購人民幣,這樣反覆的操作,害怕人民幣貶值過頭。所以中共對金融系統混亂無能的操作,這就給「索羅斯們」一個做空人民幣的大好機會。
   
   
   
   那麼真正對金融體系的最大風險是甚麼?就是系統性風險。甚麼叫系統性風險?當所有防止風險的手段都用完了,都沒有辦法阻止風險,那就是系統性風險。沒藥、沒子彈了,你儘管拚命印鈔票,也不能阻止金融風險,這個時候金融系統就死定了。人民幣匯率這5年來已經連續下降了5%,現在還會繼續下降。
   
   
   
   中共在境內和境外設防線,防止外資做空人民幣
   
   
   
   那下面我要談談,中共對上面這些問題,股市也好,人民幣匯率也好,資金外流也好,他的問題該怎麼處理呢?因為中國的金融市場不是一個完全開放的市場,外國資本進入A股是有限額的,「滬港通」從香港進入到上海的A股,每天是有限額的,並且一個月是一個總的限額,超過了限額是不准交易的。
   
   
   
   它設了很多門檻,所以中共就認為索羅斯要做空在岸人民幣的機會是微乎其微。什麼叫「在岸」?就是說在中國的國內,上海、深圳,你要來操作人民幣、來做空A股,你的力量太微弱了。
   
   
   
   那麼人民幣在離岸市場,什麼叫「離岸市場」?人民幣離岸市場在全世界有好幾個,第一個在香港,有人民幣兌換外幣的交易中心;一個新加坡;一個倫敦;前不久法國也開始了;美國也在開始有離岸市場,這是專門做人民幣和外幣交換的一個中心。
   
   
   
   它現在又設定了人民幣離岸的存款只能有1.3萬億左右,它把這個限額限制死了。並且又做了一個規定,境外的金融機構在中國境內金融機構存放的人民幣,就外國人在中國金融機構的存人民幣,它有一個執行的準備金制度,它準備了二千多億的信用準備金,你要拿錢,你從這裡面可以拿,但是唯有二千億。它認為的安全閥門都已經設定好了。
   
   
   
   在中共看來,它用這種硬性地從金融上面設計了幾個防線,不讓外國資本來搗亂,在它認為這它很安心了,這是對人民幣設定境內、境外的這麼個貨幣的限量。
   
   
   
   1月26號上海深圳股市狂跌,同天習近平主持財政會議竟然不谈股市
   
   
   
   那麼在1月26號股市上海A股和深圳股市發生災難的時候、大跌的時候,就在同一天,中共召開了「中央財政領導小組會議」。這些會議參與者有國家發展改革委員會、財政部、住房城鄉建設部、人民銀行、國務院國資委等,參加的人有李克強、劉雲山、張高麗幾個常委,這會議是由習近平主持的。
   
   
   
   那麼會議上談什麼呢?談研究供給側的結構性改革方案、長江經濟帶的發展規劃、森林生態安全工作。開了幾個小時,唯獨不談股市,很怪呀,讓人家看起來很莫名其妙,股市正在大跌它不講,那麼在人家看來,中共是不願意面對股市,也不敢面對股市。
   
   
   
   從去年的「暴力救市」和「公安入市」,使出所有的力量來對付股市下跌,可是到了現在竟然不敢談股市了,可見它對中國金融股市是不懂裝懂,亂指揮。那麼現在看來,它是知難而不敢妄動了,它知道這是一個很難下的棋了。
   
   
   
   但是你對索羅斯這樣高調挑戰,盡管你設置了國內的和離岸的保護人民幣的防線,但是你還是沒有辦法阻止股市下跌和資金外流。那麼更妙的是中南海的高層在股市、人民幣匯率這個漩渦當中,穩坐釣魚台,無動於衷。
   
   
   
   中宣部指令,不准唱衰中國經濟,不許妄議中國股市,要大力唱好股市經濟
   
   
   
   但是中國的各家媒體、各個輿論的喉舌都接到了中宣部的指令,強調不准唱衰中國經濟,尤其是不許妄議中國股市,要發動宣傳機器大力唱好股市經濟,並且對涉及導向性的和政策性的關於股市經濟的報導,要以新華社發稿為準。
   
   
   
   除此之外,中共又重新規定,制定新的規矩,要防止中國的資金外流。根據《華爾街日報》的報導,它防止中國資金外流,包括阻止外國企業在中國賺的錢轉移到外國,這就很霸道耶,我是直接來投資的,我在這裡賺的錢不准我把錢帶走,並且減少香港銀行提供可貸款的人民幣資金,減少人民幣在香港的流通,禁止人民幣資金從事海外投資。
   
   
   
   也就是說它這樣的作法總的一個目標,把人民幣向外流通的數量加以控制,加以減少,它正在採取這樣的措施,我們看靈不靈。我下面要講,看看索羅斯是怎樣做空人民幣的。
   
   
   
   首先一點,金融市場本來就是一場賭場,大家在賭博,莊家也好賭客也好都是為了要賺錢,世界各國的所有股票市場都是這樣,中國金融市場沒有完全開放,索羅斯在中國A股也只有20億到30億人民幣,數量很少,單憑這個小數量的投資,根本沒有辦法做空人民幣的。所以中共就認為你是個蒼蠅,掀不起大浪,這是中共的認為。
   
   
   
   我想既然索羅斯敢在瑞士達沃說,敢公開揚言要做空亞洲貨幣,包括人民幣和港幣的話,他已經作了長期的計劃,他已經設定了目標。所以我對他怎麼樣做空人民幣的手法就很興趣了,因為你手上人民幣那麼少嘛,你怎麼去做空人民幣呢?所以我就一直在找各方面資料,你究竟是用什麼樣的手段來做空人民幣?
   
   
   
   索羅斯做空人民幣的目標就要促使人民幣貶值,這是他的總目標
   
   
   
   下面我要談,我認為索羅斯做空人民幣的目標就要促使人民幣貶值,這是他的總目標。過去二十多年來人民幣一路升值,它的基礎就是外貿出口的大量順差和大量的外國直接投資。從2005年到2014年,這十年期間人民幣升值了將近30%,那現在中國的貿易順差已經停止了,不但停止了還是負的了。
   
   
   
   而中國現在也已經成了資本淨輸出國,你看,中共到處撒錢,把中國的資本帶到外國去了,相反的外國直接到中國投資的也減少了。從2015年到現在,人民幣不是升值而是貶值了,已經貶了5%,這種勢頭看來還不會停止。那麼現在人民幣的幣值是有3.3萬億美元的外匯儲備在支撐著,只要中國的外匯儲備逐月逐年的減少,人民幣的幣值一定會降低,一定會下降。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