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中共如何回應索羅斯的挑戰?]
藏人主张
·印度從未承認西藏是中國一部分
·西藏水坝计划引发印度担忧
藏人有话说
·朱瑞:专访阿嘉活佛
·公主出山任重道远
·“和谐奥运”真的“和谐”吗?
·西藏學者呼籲西藏流亡政府重新審視對華政策
·疯牛:藏族人民的心愿
·可怜的藏人
·西藏三作家“炮轰”李敖
·人民的灾难就是共产党最好机会
·“西藏”是什么?
·“丢掉幻想,准备斗争!”
·达赖喇嘛前侍卫长答多维
·保护藏语就是保卫藏族文化
·圖博的代溝不是鴻溝
·谁敢说这不是即将来临的种族冲突?
·達賴喇嘛官方國際華文網站開通
·中國五千年文明剩多少?
·反藏神笔华子落马内幕
·迟来的悼念
·2008年西藏的第二戰場
·達賴喇嘛對農曆新年賀詞
·西藏高度自治與民族區域自治的本
·《一个藏人的童年》(暂名)
·从藏獒热谈起
·西藏為什麼要高度自治
·评近期达萨和北京互动
·从给尊者达赖喇嘛献哈达说起
·中国作家镕畅剽窃藏人作家小说
·西藏前政治犯向國際法庭要求懲治中共高官
·一位藏人的血淚史
·透视一名西藏年轻作家的“失踪”
·談《西藏之水救中國》一書
·藏、藏人、藏语
·雪莲: 我们要回家!
·藏人反批《西藏一年》
·“善意”背后的阴谋
·奥巴马邀达赖喇嘛可以得分
·西藏高度自治與民族區域自治的本
·也谈百岁老人和他的一生
·藏人老党员炮轰北京藏政
·中共--不折不扣的潑婦
·藏人发展之我见
·汉藏关系:回顾与展望
·丹真宗智:抗争的力量
·为和印度而中国藏醫不認可
·长眠在雪山中的西藏孩童
·从美国的两个宗教极端派的主张得到的启发
·流亡藏人对中国人想象
·我们的民主愿景
·外交与威慑
·想象与真实的西藏
·藏族僧人因酷刑后遗症死亡
·达赖喇嘛称奥总获为时过早
蒙古内外动态
·驳“中华民族”论
·中国是否蒙古国的一部分?
·草原—被强行翻去的一页
·内蒙继续维权抗议
·中国内蒙部分地区实行戒严
·中共对内蒙抗争不会手软
·坦克镇压着草原牧民
·蒙文签字权揭开了中共语言政策的铁幕
·中国对蒙古国的新殖民主义
西藏五十年纪念
“流亡政府”
·达赖过年藏人不过年
·達賴喇嘛在西藏3 ‧ 10和平抗暴講話(全文)
·「感謝印度」是否「战略转变」?
·中共與謊言的不解之緣
·西藏流亡政府回應北京当局
·雪莲谈心念治病
·
“中国政府”
·藏族学者呼吁敏感年不要折腾
·一位藏族高干这样看西藏问题
·毛泽东预言达赖2019年回家
·青海考录公安机关特警和民警公告
·北京围堵西藏运动的新招
“西藏本土”
·西藏五十年纪念从理塘开始
·回归与坚守
·唯色著作译文推介会在巴塞罗那举行
·用发展的眼光解决西藏问题
·苏老,请闭嘴吧!
·尴尬的三月
·藏人反抗逼迫自杀
·藏中大辩论
·西藏著名作家遭中共逮捕
“中国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共如何回應索羅斯的挑戰?

伍凡評論第482期 中共如何回應索羅斯的挑戰?
   
   
   
   2016-01-29

   
   
   
   各位聽眾好,現在是《伍凡評論》第482期,今天我要講的題目是: 中共如何回應索羅斯的挑戰?我想分幾個小題目來談。
   
   
   
   索羅斯一批人要做空人民幣
   
   
   
   第一個小題目是: 索羅斯要做空人民幣。1月22號,索羅斯在達沃斯論壇表示,中國經濟增長只有3.5%,中國經濟出現硬著陸幾乎是不可避免的。他說,這不是他預期的結果,而是通過觀察得到的一個結論。
   
   
   
   1月23號,索羅斯就正式表示,他做空了美股和亞洲的貨幣。他做空了美國的股市,但是他買了美國的國債。那麼對亞洲的貨幣,他也做空。那麼亞洲最大的貨幣,人民幣、日元和港幣。而最近人民幣離岸的匯率大大的貶值,而港幣的匯率也爆跌,這就說明了這裡邊很有可能索羅斯做了手腳。
   
   
   
   在股市和期貨的市場上面,每一個投資者對各種股票和期貨,都有不同的股價的立場和方法,因此就形成了買漲和買跌兩種人,他們都是為了追求利潤,這樣的做法都是合理合法的。買漲,有人是看漲的趨勢而進場,而買跌的人看跌的趨勢而進場。買跌就是做空。
   
   
   
   索羅斯是屬於買跌的人。那麼他的言行在民主國家裡邊,是受到法律保護的,是合理合法的商業行為。索羅斯之所以要做空人民幣,是因為他看到中國經濟下滑、人民幣貶值和資金外流,再加上外國股市,包括美國股市、歐洲股市、日本股市、香港股市都得下跌,那麼石油價格重挫,也跌破了30塊錢一桶。
   
   
   
   《21世紀經濟》報導,它講索羅斯基金之前通過了QFII這個途徑,QFII就是有合格證書經過批准的可以進入到中國股市市場的外國資金。通過這個渠道,索羅斯在中國的A股,他投資額是20億到30億人民幣,並且他需要定期的向監管部門遞交他持倉的報告和交易的明細單。
   
   
   
   儘管索羅斯要做空人民幣,他的實際數額不是很大,只有20~30億人民幣,那很小。但是他的表態、講話以及他的行動,都可能會吸引幾百億美元投機資本跟進,跟他一起來做空人民幣。
   
   
   
   那麼索羅斯選在這個敏感的時間點,在達沃斯論壇這樣一個國際場合,高調地要做空中國的人民幣。所以就不排除他早已經對做空這件事情做了計劃、布線。那麼眼下我們所看到的,索羅斯這批人,不只是他一個,和北京當局的對決,這個大戰簾幕剛剛打開,我們在今後就可以看到,這路做空人民幣的人馬,和北京當局怎麼樣的搏鬥廝殺,這是我第一個問題。
   
   
   
   中共對索羅斯的反應
   
   
   
   第二,中共對索羅斯的反應。中共的媒體從23號到26號一連發布了四篇文章。新華社發布的《中國經濟轉型檢驗全球投資者智慧、勇氣》,這篇是用英文寫的評論文章。《人民日報》海外版刊登了《做空中國者終將敗於市場》、第三篇是《人民日報》海外版的頭版刊出《做空中國貨幣?哈哈……》,不屑一顧吧;第四篇是新華社發表了《置身做空喧囂,中國緣何淡定》這樣的評論文章。這四篇文章對索羅斯提出了嚴重的警告,稱之為「魯莽投機和惡意做空人民幣將面臨更高的交易成本,甚至承擔嚴重法律後果,他們勢必會受到巨大損失。」
   
   
   
   過去20多年來,索羅斯在美國以及在全世界做過很多次做空外國貨幣的例子,從來沒受到法律的制裁呀!他第一個做的是英鎊,把英鎊打敗了,他賺了大概10億美金;緊接著是做空泰銖,他都贏了,沒人找他麻煩。那失敗的香港,也就是1997年7月1號香港回歸,他發動了對港幣的攻擊,最後失敗了,也沒有受到法律制裁。《人民日報》或新華社提出要索羅斯承擔嚴重法律後果,它們的依據在哪裡?在民主國家裡邊,索羅斯這種言論和行動是合法合理的,因為做生意嘛!
   
   
   
   那麼在文章裡就講到一句話,「一個具有堅強變革意志和糾錯韌性的轉型中,大國所擁有的雄厚資源和政策彈藥,使其足以掌控局面。」這些是中共媒體給自己拍胸脯、自己打包票說我一定會贏。
   
   
   
   既然中共把索羅斯認定為蒼蠅,可别忘了,蒼蠅不叮無縫的蛋
   
   
   
   另外有一份具有中共軍方背景的《環球時報》,它說,一、索羅斯86歲了,年事過高,有點「糊塗」了。二、光靠索羅斯手裡的那點資金來給中國搗亂,這相當於餐桌上飛來一隻蒼蠅。把索羅斯當作蒼蠅。
   
   
   
   那麼在旁觀者來看,既然中共媒體認為索羅斯是蒼蠅,那麼要問哪,為何如此勞師動眾寫四篇文章用大砲轟蒼蠅呢?這真的說明中共心虛,害怕人民幣貶值。常言道:蒼蠅不叮無縫的蛋。正因為這個蛋有縫了,它才來叮你嘛!蒼蠅聞到了這個蛋臭了,有味道了,它就來了。
   
   
   
   眼前是因為中共的經濟下滑可能硬著陸,股市三番五次的狂跌,人民幣被中共央行有意的操作貶值,以利於刺激外貿出口,這一個操作也引發了國際金融市場的波動。為此,它又急急忙忙地投入美元哪,又收購人民幣,這樣反覆的操作,害怕人民幣貶值過頭。所以中共對金融系統混亂無能的操作,這就給「索羅斯們」一個做空人民幣的大好機會。
   
   
   
   那麼真正對金融體系的最大風險是甚麼?就是系統性風險。甚麼叫系統性風險?當所有防止風險的手段都用完了,都沒有辦法阻止風險,那就是系統性風險。沒藥、沒子彈了,你儘管拚命印鈔票,也不能阻止金融風險,這個時候金融系統就死定了。人民幣匯率這5年來已經連續下降了5%,現在還會繼續下降。
   
   
   
   中共在境內和境外設防線,防止外資做空人民幣
   
   
   
   那下面我要談談,中共對上面這些問題,股市也好,人民幣匯率也好,資金外流也好,他的問題該怎麼處理呢?因為中國的金融市場不是一個完全開放的市場,外國資本進入A股是有限額的,「滬港通」從香港進入到上海的A股,每天是有限額的,並且一個月是一個總的限額,超過了限額是不准交易的。
   
   
   
   它設了很多門檻,所以中共就認為索羅斯要做空在岸人民幣的機會是微乎其微。什麼叫「在岸」?就是說在中國的國內,上海、深圳,你要來操作人民幣、來做空A股,你的力量太微弱了。
   
   
   
   那麼人民幣在離岸市場,什麼叫「離岸市場」?人民幣離岸市場在全世界有好幾個,第一個在香港,有人民幣兌換外幣的交易中心;一個新加坡;一個倫敦;前不久法國也開始了;美國也在開始有離岸市場,這是專門做人民幣和外幣交換的一個中心。
   
   
   
   它現在又設定了人民幣離岸的存款只能有1.3萬億左右,它把這個限額限制死了。並且又做了一個規定,境外的金融機構在中國境內金融機構存放的人民幣,就外國人在中國金融機構的存人民幣,它有一個執行的準備金制度,它準備了二千多億的信用準備金,你要拿錢,你從這裡面可以拿,但是唯有二千億。它認為的安全閥門都已經設定好了。
   
   
   
   在中共看來,它用這種硬性地從金融上面設計了幾個防線,不讓外國資本來搗亂,在它認為這它很安心了,這是對人民幣設定境內、境外的這麼個貨幣的限量。
   
   
   
   1月26號上海深圳股市狂跌,同天習近平主持財政會議竟然不谈股市
   
   
   
   那麼在1月26號股市上海A股和深圳股市發生災難的時候、大跌的時候,就在同一天,中共召開了「中央財政領導小組會議」。這些會議參與者有國家發展改革委員會、財政部、住房城鄉建設部、人民銀行、國務院國資委等,參加的人有李克強、劉雲山、張高麗幾個常委,這會議是由習近平主持的。
   
   
   
   那麼會議上談什麼呢?談研究供給側的結構性改革方案、長江經濟帶的發展規劃、森林生態安全工作。開了幾個小時,唯獨不談股市,很怪呀,讓人家看起來很莫名其妙,股市正在大跌它不講,那麼在人家看來,中共是不願意面對股市,也不敢面對股市。
   
   
   
   從去年的「暴力救市」和「公安入市」,使出所有的力量來對付股市下跌,可是到了現在竟然不敢談股市了,可見它對中國金融股市是不懂裝懂,亂指揮。那麼現在看來,它是知難而不敢妄動了,它知道這是一個很難下的棋了。
   
   
   
   但是你對索羅斯這樣高調挑戰,盡管你設置了國內的和離岸的保護人民幣的防線,但是你還是沒有辦法阻止股市下跌和資金外流。那麼更妙的是中南海的高層在股市、人民幣匯率這個漩渦當中,穩坐釣魚台,無動於衷。
   
   
   
   中宣部指令,不准唱衰中國經濟,不許妄議中國股市,要大力唱好股市經濟
   
   
   
   但是中國的各家媒體、各個輿論的喉舌都接到了中宣部的指令,強調不准唱衰中國經濟,尤其是不許妄議中國股市,要發動宣傳機器大力唱好股市經濟,並且對涉及導向性的和政策性的關於股市經濟的報導,要以新華社發稿為準。
   
   
   
   除此之外,中共又重新規定,制定新的規矩,要防止中國的資金外流。根據《華爾街日報》的報導,它防止中國資金外流,包括阻止外國企業在中國賺的錢轉移到外國,這就很霸道耶,我是直接來投資的,我在這裡賺的錢不准我把錢帶走,並且減少香港銀行提供可貸款的人民幣資金,減少人民幣在香港的流通,禁止人民幣資金從事海外投資。
   
   
   
   也就是說它這樣的作法總的一個目標,把人民幣向外流通的數量加以控制,加以減少,它正在採取這樣的措施,我們看靈不靈。我下面要講,看看索羅斯是怎樣做空人民幣的。
   
   
   
   首先一點,金融市場本來就是一場賭場,大家在賭博,莊家也好賭客也好都是為了要賺錢,世界各國的所有股票市場都是這樣,中國金融市場沒有完全開放,索羅斯在中國A股也只有20億到30億人民幣,數量很少,單憑這個小數量的投資,根本沒有辦法做空人民幣的。所以中共就認為你是個蒼蠅,掀不起大浪,這是中共的認為。
   
   
   
   我想既然索羅斯敢在瑞士達沃說,敢公開揚言要做空亞洲貨幣,包括人民幣和港幣的話,他已經作了長期的計劃,他已經設定了目標。所以我對他怎麼樣做空人民幣的手法就很興趣了,因為你手上人民幣那麼少嘛,你怎麼去做空人民幣呢?所以我就一直在找各方面資料,你究竟是用什麼樣的手段來做空人民幣?
   
   
   
   索羅斯做空人民幣的目標就要促使人民幣貶值,這是他的總目標
   
   
   
   下面我要談,我認為索羅斯做空人民幣的目標就要促使人民幣貶值,這是他的總目標。過去二十多年來人民幣一路升值,它的基礎就是外貿出口的大量順差和大量的外國直接投資。從2005年到2014年,這十年期間人民幣升值了將近30%,那現在中國的貿易順差已經停止了,不但停止了還是負的了。
   
   
   
   而中國現在也已經成了資本淨輸出國,你看,中共到處撒錢,把中國的資本帶到外國去了,相反的外國直接到中國投資的也減少了。從2015年到現在,人民幣不是升值而是貶值了,已經貶了5%,這種勢頭看來還不會停止。那麼現在人民幣的幣值是有3.3萬億美元的外匯儲備在支撐著,只要中國的外匯儲備逐月逐年的減少,人民幣的幣值一定會降低,一定會下降。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