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隨“民國風”飄搖的是否是真實的血淚]
藏人主张
·魏京生批评白宫外交失误
·何清涟谈美中峰会
·奥巴马在埃及局势发表讲话
·埃及變天的意義比天大!
·連出奇招 川普對中共施壓奏效?
·中国承诺减少对美顺差?民众忧美货售价不降反升
·美中二次贸易谈判 中国无牌可打
· 從川金會的起伏看中美關係的趨向
澳洲动态
·道歉日
·澳洲火灾图辑
·难忘西澳
·澳外长欲与杨洁篪讨论力拓案
·北京又登上了“电邮间谍嫌疑宝座”
·澳中关系“充满挑战”
·澳媒∶红旗还能扛多久?
·达赖喇嘛访澳陆克文访美
·澳大利亚生活质量列全球第二
·澳洲整顿院校维护留学生利益
·吉拉德成为澳首位女总理
·澳洲总理开始对亚洲访问
·从澳洲政坛变化看见利忘义急功近利的危害
·澳洲政争中的计策和谋略
· 西藏新局势考问澳大利亚新政府
·陆克文政府关注西藏局势
·澳大利亚人对中国心存戒备
·陆克文与艾伯特的生死决斗
·澳洲人嗜赌的代价和中国元素
·反制「一帶一路」 美歐亞澳大國出手
·澳州全面檢討中共滲透干政
·
杂论区
·面对马来西亚中国无能为力
·又到《水浒》被禁时?
· 中共正面臨著社會激烈的反抗
·哈维尔:论反对派
·“和平崛起”谢幕,“国家安全”登场
·西藏母語作家談藏人為什麼自焚
·如何詮釋當前兩岸關係?
·为啥是我得癌症?
·中国柏林墙
·格德仁波切回应中共“煽动自焚”指控
· 中共政权正面臨颜色革命
·告別恐懼
·西藏作家致平措汪杰的诗
·藏人作家致平措汪杰的诗
·《西藏政治史》及夏格巴
·《自己的國家自己救》賣到爆
·卖国乱华
·中共將逼台簽署統一協議
· 被扭曲的抗战史
·新一代擁護台獨更安全
· 袁红冰再揭中共统战手法
·悲剧性的胜利
·美国开始打击中共网络间谍
·莫斯科的傀儡
·毛泽东的共产主义实践
·網友熱議袁紅冰是否政治先知?
·侵朝战争
·愚蠢与荒唐的战争
·台湾学者曾建元被香港拒绝入境
·共产党垮了,谁来代替?
·记中国六四运动二十五周年
·中共借反恐扼殺全國公民運
·伍凡評共党借反恐扼殺公民運動
·回光返照第八章困境
·溫家寶家族投资剑桥是否意在移民?
·《台湾生死书》在嘉义的演讲会
·台湾学者谈香港遭遇
· 中共擴軍備戰的原因和後果
·生态恶化与资源枯竭
·民主集中制
·「台灣生死書」演講簽書會
·镰刀斧头帮
·北京的“新三反”缘何成了“三大难”?
· 為香港喝彩
·中共操纵澳中文媒体和华人
·习氏天下—红色帝国的百年大梦
·经济增长的道理
·和平崛起之疑
·中共统战全球战略实施调查报告
·党富民穷
·如何判断中国脉动?
·西藏人高原基因来自于远古灭绝人类
·我的维吾尔“民族主义”是怎样形成的
· 中共為維護政權開展一場全民反恐戰爭
·偉大的復仇
·美国教授被中共拒绝拒入境
·中國經濟金融危機使人難以入寐
·袁教授谈習近平的反腐狂飈
·性瘾和毒瘾来自脑部相同兴奋点
·纵容腐败
·洗脑机器
·用維護人權反抗中共暴政
·中国转型是意志的对决
·鼓励通婚”-走到末路的“治藏策”
·新老“资本论”的五点相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隨“民國風”飄搖的是否是真實的血淚

袁紅冰: 隨“民國風”飄搖的是否是真實的血淚——中國海外民運中“綁架台灣命運”的陰暗心理(《中華民國祭》第六章第三節摘登)
   
   
   【按語:《中華民國祭》出版之後,在國際華人社會引起廣泛的反響和討論。現特摘錄第六章第三節以饗讀者。海外欲購此書者可通過網購形式從金石堂、博客來等網路書店購買。——亞太政治哲學文化出版社】
   

   隨“民國風”飄搖的是否是真實的血淚

   
   《中華民國祭》
   
   袁紅冰著
   
   
   第六章 中國大陸的台灣情結
   ——現實與歷史的斷裂
   
   第三節 隨“民國風”飄搖的是否是真實的血淚
   ——中國海外民運中“綁架台灣命運”的陰暗心理
   
   
   
   二十一世紀之初,“民國風”從中國命運深處颯颯瑟瑟飄搖而起,雖然缺少浩盪春風的盎然生機,卻也有幾許秋風萬里的悲涼——悲情往往比歡愉更接近人性的本質。
   概而言之,“民國風”意味著中國人懷戀中華民國的思潮;“民國當歸”即中華民國應當回歸東亞大陸,是“民國風”政治意志和情感的集中表述。
   顯而易見,“民國風”的政治意志所表述的,乃是對中共極權專制的否定。然而,令人啼笑皆非之處在於,屬於“民國風”的“青萍之末”,竟是國民黨權貴向中共出賣政治貞操的世紀性背叛之舉。
   二〇〇五年,基於對威權專制時期特權的懷戀,以及對民主轉型的仇恨;基於“寧贈共匪,不予家奴”的陰暗寡毒的沒落專制者的心態,國民黨權貴的政治代表連戰,奮老驥之蹄,揚耄耋之鬃,播土揚塵,長奔萬里,遠赴北京,山呼舞蹈,百拜於中共丹陛之下;長嗥失聲,老淚滂沱,痛訴國民黨失權之苦,“台獨坐大之危”,遂以“聯共制獨”,即借中共極權暴政之力,滅自由台灣主權獨立之勢的誓辭,明確宣示國民黨權貴投共賣台的意志。
   連戰以國民黨主席之名訪問北京,實質是國民黨出賣政治貞操的“破瓜”之旅,卻被國共兩黨形容為“兩岸和平統一”的政治破冰之旅——國民黨是為遮羞,中共則是為掩飾國民黨權貴投共賣台的意圖,以增加國民黨權貴對台灣社會的欺騙性。
   非靈智類動物只依據客觀本能的引導適應生存的需要,人類卻傾向於按照自己的主觀願望理解世界,而忽略客觀真相——人類與非靈智動物相比,究竟誰更明智?
   許多中國人把二〇〇五年連戰投共賣台之旅,想像成一首充滿理想色彩的政治浪漫詩。他們以為連戰來訪意味著一次新的“國共合作”將拉開歷史帷幕,國民黨會借“兩岸和平統一”之機重返大陸政治舞臺,從而為改變中共一黨獨裁的極權專制提供歷史機遇。
   某些中國人之所以會作出上述醉鬼的夢幻般荒誕不經的理解,除了盲目樂觀和對國民黨現狀的無知之外,還得到一個似乎不受質疑的成見的支持。這個成見的內容如是:“當今世界上誰都可以投共,唯獨國民黨不可能投共。”
   首先,國民黨殘存的政治價值是以自由台灣為唯一的立足之地;對於國民黨,投共賣台等於政治自殺。世間自殺者多為心灰意冷之人;未見物慾如熾、貪慾沸騰者會自戕辭世——無論對於個人,還是政治組織,情況大體如此。當代國民黨是由慾火焚心、良知泯滅的政客群體組成;恐怕連醉鬼也不相信,擁巨額黨產以自肥的政黨會選擇政治自殺。
   其次,且不論國共兩黨百年世仇,只中共建政之初,就以群體滅絕的方式,屠殺數百萬放棄抵抗、已成平民的國民黨人,犯下駭人聽聞的反人類重罪。此種血海深仇豈是幾十年時間所能虛化;數百萬厲鬼冤魂又焉能容忍國民黨投共取利。
   然而,最不可能發生的事情卻成為現實——國民黨權貴背叛歷史,背叛自由台灣,走上投共賣台的政治自殺之路。之所以出現這種情況,根本原因在於國民黨黨魂湮滅,黨格腐爛,主宰國民黨現實政治命運的國民黨權貴心目中,只有家族和個人私利,已無黨之存亡,更遑論自由台灣的利益——投共賣台雖然是國民黨的政治自殺之舉,卻能使國民黨權貴獲得中共賜給佞臣家奴的重大政治經濟利益。至於國共兩黨的歷史血仇,早已在國民黨政客與中共狗官的杯觥交錯之際,耳鬢廝磨之間,化為一派融融春意。
   娼妓無情,奸商寡義;當今國民黨政客之薄情寡義、冷血無良,有勝於娼妓奸商者。中國人卻能從國民黨政客的形色中幻想出“民國當歸”的希望,也真可令歷史嘆為觀止。可是,“民國風”就起於這種誤解。一批中國人發起“泛藍聯盟”,準備借又一輪所謂“國共合作”之勢,以國民黨為依托,在東亞大陸上形成不受中共主宰的公開的政治組織形式——“民國風”由此卷地而起。
   主觀願望對客觀情勢的誤解乃是悲劇的起點;無論愛情領域,還是政治命運範疇,都是如此。對連戰代表國民黨權貴北京之訪的誤解,從起點之處就註定“泛藍聯盟”運動只能是一場政治悲劇,“民國風”初起之時就秋意悲涼。
   果不其然,“泛藍聯盟”立刻成為中共秘密警察的獵物;約一年後,“泛藍聯盟”組織形式便被暴政摧殘殆盡,從而化為枯黃秋風中的幾縷悲情。
   “泛藍聯盟”意味著中華民國歷史血魂在二十一世紀的一聲長哭;“民國當歸”的意念則是當代中國命運對國民黨發出的最后召喚。然而,國民黨當局對“泛藍聯盟”不僅視若無睹,而且如逢蛇蠍,避之唯恐不及;對“民國當歸”之呼喚置若罔聞,如遇厲鬼夜哭,一味掩耳遠遁,唯恐受“泛藍聯盟”之牽連,逆觸中共惡龍之鱗,遭池魚之殃,招無妄之禍。其冷血不堪如此,蓋因今日之國民黨早已不復有當年辛亥英烈青天白日的英雄之志,點燃輝煌歷史的壯麗激情——今日之國民黨政客群醜,猶如閹過的狗,只思飽食混日,讓酒囊飯袋之生命在豪華的物慾中逐漸腐爛成一片污穢的虛無。
   “泛藍聯盟”乍興作伏,“民國風”已成無形的招魂之幡。只是不知,“民國風”所召喚的是辛亥自由之夢,還是中華民國實踐中的黨國體制——此事容後再論。此刻且先審視“民國風”的一項“中國海外民運”效應,即企圖綁架自由台灣命運,讓台灣人民為“中國民主化”火中取栗。
   當代中國的台灣情節中,最邪惡者莫過於中共強權及其社會基礎的企圖心:摧毀台灣自由民主的生活方式和台灣主體意識,將自由台灣關進極權專制的鐵幕之中。有一個群體被約定俗成地叫作“中國海外民運人士”;其中某些人試圖綁架自由台灣命運的陰暗心理,則猥瑣卑鄙——與中共的台灣情結相映成趣,一為邪惡凶殘之冠,一為宵小之徒的醜陋之極。
   綁架自由台灣命運思潮的核心內容可用一言表述:否定台灣人民決定自己命運的權利,視創建《台灣共和國》的獨立建國運動為仇讎,要求台灣承擔中國民主化的義務和責任。
   “民國風”在中國海外民運中吹起的上述思潮,雖然以猥瑣鼠輩的陰暗醜陋人格為心理源頭,但是,卻有四項大謬不然之處。為正天下視聽,也為挽救“民國風”的聲譽,容我將綁架自由台灣命運思潮之四項大謬,一一點評如下。
   第一大謬,中國海外民運雖然皆是“南腔北調人,七長八短漢”,同時又都自命中共政治反對派,至少是持異議者,但是,其仇恨台灣主體意識和獨立建國運動的立場,卻往往與中共心有靈犀,不點亦通;高度一致,契合得天衣無縫。
   自台灣民主化二十年來,國民黨權貴不能忘情於威權專制之特權,遂生背叛自由台灣之心,投共賣台;中共亦傾心招降納叛,至今已完成國民黨權貴與中共的政治經濟利益一體化,國民黨權貴,以及從國民黨中分化出來的黨國遺老遺少構成的政治勢力,如許歷農、郁慕明之流,也淪為中共“和平統一台灣”的政治基礎,在當前情況下,以《台灣共和國》為理想的台灣主體意識,是抗爭中共“統戰”自由台灣的中流砥柱和唯一的政治意志。
   如果沒有台灣主體意識對主權事實獨立狀態的堅守,如果沒有《台灣共和國》理想對民心民意的召喚,國民黨權貴必把台灣國運拱手交於中共,自由台灣將從此喪失自由的國格。所以,當前時代的主題應當如此表述:支持《台灣共和國》理想和台灣主體意識,就是支持自由台灣,就是支持人類的自由事業;欲從政治上思想上摧毀《台灣共和國》理想和台灣主體意識,就是助紂為虐,為虎作倀,替中共強權征服自由台灣鳴鑼開道。
   自命“中國民運人士”,卻與中共暴政一起露出獠牙利齒,發洩對台灣獨立建國運動的仇恨——即使從最善意的角度理解,此類人也是顢頇昏聵、冥頑不靈、不知世勢、不通時變之輩;更何況其中心理陰晦如鼠者,根本不配得到善意的理解。
   另外,這些鼠輩對台灣國家理想主義的詛咒不僅事關台灣的前途,而且直接影響東亞大陸的政治命運。試想,假設自由台灣主體意識被摧毀,台灣就再也沒有堅硬的政治意志阻止國民黨權貴投共賣台的倒行逆施,那樣一來,中共強權以統戰征服台灣必呈風捲殘雲之勢;中共征服台灣,意味著一團自由的聖火熄滅於極權鐵幕的陰影之下,意味著東亞大陸人民心中的一顆自由明星隕落——那將意味著專制魔鬼彈冠相慶的盛典,中國的自由民主化也勢必因此而更加遙遙無期。
   第二大謬,以中國民主化的名義綁架台灣命運,要求台灣對中國民主化承擔政治和歷史責任。
   二十世紀中葉中共建政於東亞大陸。“是中國人民選擇了共產黨”——這是中共太子黨至今都言之鑿鑿,為中共壟斷國家權力作“合法性”論證的說辭。上述說辭本質上意味著詭辯,準確的表述應當是:“中國人受騙於共產黨的政治謊言而選擇了共產主義。”
   誠然,作為一度欺騙了時代和人類的政治騙子,中共理應受到歷史的指控和末日審判,不過,相信謊言,進而把自己的靈魂和中國自由命運一起,出賣給西方極權主義的代理人中共暴政——中國人也必須承擔把自己的祖國輸給共產主義的責任;承擔責任的方式只有一途,即摧毀中共暴政,改變中國的馬克思主義政治文化殖民地的命運,實現自由民主的中國夢。
   然而,中國人卻過分長久地容忍了共產暴政,以致於中共今日不僅意味著西方極權主義文化在東方建立的最后巴士底獄,更成為當代極權主義全球擴張的策源地,威脅人類的自由。
   就在中國人承受中共政治奴隸的屈辱命運的半個世紀間,台灣人卻通過艱苦卓絕的奮鬥,實現了由威權專制向民主化的歷史性轉型,更進而使台灣躋身於世界上最自由的國家。從威權專制的政治奴隸到自由人——這個壯麗的升華過程是在台灣人自我拯救的過程中完成的;中國人沒有給台灣的自由民主化進程任何直接援助,台灣不欠中國人什麽,中國人也不是自由台灣的政治債權人。
   中國人本應當效法台灣人民,作一個有擔當、有尊嚴的族群,承擔起自我拯救的天職。可悲的是,中國海外民運中的某些無種無勇,無膽無識的鼠輩,面對中共強權徬徨無計,束手無策,只能混吃等死,卻又疾言厲色,詛咒對抗中共吞併野心的台灣國家正名革命運動,只因為,他們無理要求台灣承擔中國民主化的責任,履行推動中國自由化的義務。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