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中国财政危机]
藏人主张
·澄清事实,减少民族矛盾
·次旺顿珠讲述遭中国军警开枪
·阳光下无间谍
·中藏談判是唯一出路
·袁紅冰赠给藏历新年的精神礼物
·悉尼中领馆前举行援藏抗议(图)
·聲援藏人自焚抗暴運動口號
·燃燒的西藏在拷問人類的良知
· 华人声援澳大利亚“西藏宣传日”
·深析藏人连续不断自焚的根本原因
·四省藏區紀行
·甲玛金矿事故
·悉尼大学取消达赖喇嘛演讲引发争议
·中共枉法炮製藏人自焚罪責
·圖伯特議題從國際消失,為什麼?
·中國擴張,圖伯特古都遭殃
·民族主义思潮下的中国民族问题
·民族主义与西藏问题
·习近平是坏蛋还是英雄?
·拉薩「網格化」
·中共废劳教仍续压迫
·日本作家出书描述藏人自焚
·中國在西藏自治區全面緊迫盯人
·《口稱中道,心儀讓贊?》
·丑陋的藏族人
·中共占领西藏六十年的“杰作”
·格德寺出版藏人自焚历史档案(图)
·袁红冰台北发表新书纪念自焚藏人
·藏人公开挑战中共底线遭弹压
图伯特正名
·圖伯特正名的最後呼籲
·关于圖伯特正名全文
农奴研究
·谁农奴化了西藏?
流亡藏人总理(司政)大选步入政党竞争
·流亡藏人的民主选举
·司政参选人李科先重申西藏独立立场
·近距离观察2016年流亡西藏民主大选
·西藏国民大会党支持李科先参选2016年司政
·与藏族选民书
·自由与复国
·达赖喇嘛将会在何处转世?
·年轻藏人向往西藏独立
·司政候选人阿措·路克坚向流亡美国藏人发表演说
·
东赛对话录
·西藏流亡议会议长嘎玛群沛访谈录
·噶玛巴伍金赤列多吉仁波切访谈录
·香萨仁波切访谈录
·西藏著名作家唯色女士访谈录
·西藏著名歌星加羊吉女士访谈录
·访西藏著名医学专家波毛措教授
·中国维权律师答东赛
·留德博士谈藏汉交流
·國際藏學界致中國國家副主席習近平的請願書
·
东赛记语
·怀念名誉校长
·祝贺雨星女士的藏网问世!
·紧急声明
·藏人作家声援东土耳其斯坦示威抗议事件的声明
·祝福读者新年快乐
·《自由圣火》网站公告
·西藏总理就职演说
·《国际自由行动联盟》宪章(草案)
·班禅喇嘛转世灵童搜寻委员会负责人夏札仁波切据传已去世
·藏人答网民对达赖喇嘛的提问
·蔣忠泉, 藏漢同胞永遠銘記你!
·蒙族异议女作家获国际人权组织奖项
·
·
台湾大国魂
·《台灣大國魂》
· 台灣建國
· 許歷農現象是威權政治的回潮
· 許信良現象意味著什麽
· 台灣的困惑
·世界將怎樣對待台灣
· 詩的神韻和生命如詩的台灣人
· 台灣基督長老教會
· 英雄不謙卑,璀璨台灣魂
·台灣呼喚“國家正名革命”
·時窮節乃現,台灣大國魂
·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财政危机

   何清涟:中国财政危机:距悬崖还有一公里
   
   何清涟
   2016.02.28 06:17VOA
   


   最近,中国崩溃论再起,悬崖、危机、崩溃等过去由境外势力垄断的词汇都出现在公开言论中。与以往不同的是,这次崩溃论的主力是中共自家人,“境外势力”只有章家敦在预测中国离崩溃不到半年。最重要的是,这次预言危机的人当中,有个重要人物,那就是中国现任财政部长楼继伟。
   
   楼财长发警告:离悬崖还有一公里
   
   2月26日上午,中国财长楼继伟在G20结构性改革高级别研讨会的分会场——“OECD经济政策改革‘力争增长’”上发表简短演讲,提醒各国,越推迟结构性改革,改革空间越小,别等到站在悬崖边再改革。
   
   作为中国财长,楼继伟当然知道要如何保持“政治正确”。他表示,中国比较有幸,还比较有改革空间,但中国也有许多问题。他还发表心得:空间是在变化的,越推迟结构性改革,越侵蚀改革空间,好比让自己站在悬崖边上。“一个人可以掉下悬崖,但是一个国家掉不下去,所以我们只能承受痛苦。最好离悬崖还有一公里就预见到,加紧改革,不要等到最后1米。”楼财长强调,大家往往更关注短期的问题,这没有错,但是更加需要关注长期和短期的问题。
   
   内行听门道。楼财长很聪明地将中国问题放在全球问题当中来谈,但实际上他预想的重要听众是国内比他更有决定权的最高领导层。目前正值国内舆论空间步步收紧,各类经济数据的颁布都要审查后才能发表,一心为党国着想的任志强因说了一句“人民政府啥时候改党政府了?花的是党费吗?”算触了今上“媒体姓党”的逆鳞,此时此刻正在经受网络大字报狂风暴雨般的洗礼,还有可能被开除出党、上央视认罪亮相。因此,即使贵为一国财长的楼继伟,也只能借国际会议发出警示。
   
   财政部是中央的钱袋,从政府公务员的工资、军费、公共安全支出、西藏、新疆、西北等动荡不安的少数民族地区的高额财政转移支付,以及全国各省市的主要公共支出如教育、医疗、养老等,几乎就全靠它了。楼财长职司是管理中央财政这只钱袋,他提到的离悬崖一公里的危机,当然主要指财政危机。而且他还说了,“空间是在变化的”,各国有幸离悬崖还有一公里,亦即1000米,那么中国每天那距离是缩短1米、2米还是更多?是缓慢前行还是快速滑行?这就得看中国的改革举措是否有效了。
   
   国家账本显示财政安全有问题
   
   国家财政部的收入支出明细帐就是中国的国家账本。目前这本国家账本已经收不抵支,财政困难确实已显山露水。以下三条消息放在一起看,就可以嗅出危机味道:
   
   一、2015年财政赤字高达2.3万亿。2016年2月1日,每日经济新闻刊发《2015年财政赤字达2万亿 2016年平衡收支恐更难》,其中提到,2015收支差远超预期。2015年全年,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收入高达15.22万亿元,同口径增长仅为5.8%,增速创自1988年以来新低;但同期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支出高达17.58万亿元,同口径增长13.17%。收支相抵后,2015年中国财政赤字突破2万亿元,达到23551亿元,且高于年初预算数字7351亿元。
   
   二、2016年1月财政收入同比下降0.7。据财政部最新统计数据显示,2016年1月份中央政府支出为8387亿元人民币,较去年同期的7512亿增加11.6%。1月份中央政府收入为7256亿元,较去年1月的7305亿元略减0.7%。1月份赤字1131亿。但考虑今年经济下行之势,今后数月内增加财税收入的可能性不太大,财政赤字将继续增加。
   
   三、县级财政捉襟见肘。官方数据显示,2015年前11个月,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收入同比下降29.2%,各地土地财政难以为继。据财政部调查,2015年,国内至少有21个省的基础养老保险增长率出现负数,不少地方养老金出现穿底现象,养老保险基金濒临破产边缘。官方承认的养老金缺口达1万亿,但实际情况远比这严重。过去,养老保险基金出现入不敷出情况,通常会靠地方财政补贴,但现在不少县连政府工作人员的工资都发不出,政府本身就有巨额负债问题,养老基金的运行尤如黑洞,将不断蚕食中央政府财政结余,同时令国家债务规模进一步膨胀。
   
   那么,离悬崖一公里之时,中国财政改革的第一刀举向哪里?其实关心中国经济的人应该知道,养老保险体制改革是第一刀。
   
   中国财政改革的第一刀
   
   目前中国进入人口老龄化高峰,60岁以上人口占人口比例接近15%之时,养老保险缺口与社会安定相关。如果有法可想,中国政府不会动这一块。但由于企业破产潮还在继续,为了让剩余的企业能苦撑下去,万万不能加税,否则全玩完。增收既然无多大腾挪余地,减支就成了唯一可行之法。
   
   养老保险体制改革去年就开始了,大概这就是楼财长讲的“距离悬崖一公里”的时点。2015年1月,国务院发布《机关事业单位工作人员养老保险制度改革的决定》;3月6日,楼财长在记者会上端出了改革方案,称养老保险将采用三条支柱,社会养老保险+企业年金和职业年金+个人购买的商业健康、商业养老保险。10月,“渐进式延迟退休年龄改革”政策出台。11月初,中央公布的“十三五”规划建议要制定职工医保退休人员缴费的法规;2016年1月初,楼继伟在《求是》杂志上发表文章,明确表示政府正在研究制定职工医保退休人员缴费政策。《第一财经日报》据政府部门数据测算,以2015年底全国退休人员的平均养老金月2250元为缴费基数,按照当前8%的医保总费率(单位缴费6%、个人缴费2%),退休人员需要缴纳的平均额度为每人每月180元。
   
   为什么要选在民生这块?这点掰开说很简单:政府工作人员的工资不能少,事关干部情绪;军费与公共安全支出,事关政权安全。只有民生方面,砍几刀问题不太大,最多就是发牢骚,写点段子骂骂政府,反正老年人的造反能力也不强。
   
   中央政府要看紧钱袋的决心,可从刘源被任命为全国人大财经委副主任一职管窥一二。中国政府两只钱袋当中,央行管发钞票,财政部管花钞票。中国各省尤其是经济欠发达的省区,一向拿着本省的钱袋从财政部的口袋里哗哗地接银子,“跑部钱进”是要务。但今年不比往年,财政赤字高达2.3万亿,央妈不得不扎紧钱袋口。刘源从未在财经口任职,如今被任命此职,要的不是他的专业经验,而是他的太子党要员身份。他的到任,等于财经口大门前放了一根顶门闩:今后财政部难以招架各省要钱的苦情陈诉,可以推说:这是人大财经委定的盘子,有事找它去。有人说,人大财经委是个闲差,这话是忘记了中纪委走红的命运:在王歧山到任之前,中纪委也是个喝茶看报消闲度日的衙门。
   
   财政安全是政权安全的保障
   
   谈危机的文章不止一篇。安邦咨询2016经济研判内部讨论稿有意公开发表,其中提到的问题有:政治压力空前、政策文件失灵、大部分所谓金融创新是瞎胡闹、贫富差距影响社会稳定。三、四线城市的领导今年要以“稳”为主,搞好两点:安全不出事,运行要稳定。城市不能断水、断气,出了大事更是不行。老邓经济茶馆则写了篇《我,已经嗅到了崩溃的气息》,从人民币大放水谈到人民币币值剧贬,甚至预言3月份人民币汇率可能会剧烈跳水,外汇市场崩盘有可能。
   
   早在2003年,我就在《威权统治下的中国现状及其前景》中说过,财政安全是一国政治安全的最后一道防线。中国所有的危机因素早就埋下并逐渐严重化,但只要导致政权崩溃的即期因素,比如统治集团内部矛盾(极端表现是政变)、外敌入侵、社会内部强有力的反抗不同时出现,发生危机共振,中共政权就不会崩溃,而中国则会在20-30年内维持溃而不崩之局。
   
   本文所列举的国家账本上的几个大数,仅仅只是开始。能否在距悬崖一公里的距离内完成卓有成效的财政与金融改革,应该是中国政府现阶段的头等大事。事实上,中国政府并非坐吃等死,笔者接下来将分析目前已现端倪的危机应对准备工作。
(2016/02/2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