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何清涟谈中国经济将硬着陆问题]
藏人主张
·大雪崩
·瞎子遇上了车夫
·巨龙落地
·藏人援祭六四
·留给姑娘们的遗嘱
·沧桑托起辉煌
·雪域星火
·心随网动
·冬初始夏
·魔幻的高原
·因那个心愿
·流星
·仰望极地
·感受初冬
·送別才讓措
·又谁能告诉我
·相见网吧
·回眸没落岁月
·为“六.四”运动22周年而作
·旧诗重贴
·亡魂指南書(組詩)
·掌上潮汐
·印度大门
·英灵在上
·金色革命
·丢失中的信念-祭“六.四”23周年
·诗祭六四
·遇见达文西
·背影与红灾
·祭不完的三月十日
·“六四”是一首诗
·祭三月十日
·背影——祭六四运动二十八周年。
·诗祭起义
·伤心九月 (旧诗)
·诗祭六四
东赛翻译
·拉萨人正在消失于拉萨
·一位西藏诗人向中国发出的通牒
·近期获释西藏作家重现网坛
·双目被夜偷盗
·父亲.母亲
东赛论述
·再谈西藏实现"高度自治"的局限性和可能性以及其它【西藏问题的反思(五之一)】
·再谈西藏实现"高度自治"的局限性和可能性以及其它【西藏问题的反思(五之二)】
·再谈西藏实现“高度自治”的局限性和可能性以及其它 《西藏问题的反思》(5之3)
·再谈西藏实现“高度自治”的局限性和可能性以及其它【西藏问题的反思(五之四)】
·再谈西藏实现“高度自治”的局限性和可能性以及其它【西藏问题的反思(五之五)】
·追踪观察西藏文教现况
·简评“《西藏文化的保護與發展》白皮書”
·西藏是否享有充分的政治、社会和经济权利?
·真的广泛使用、学习并发展藏语文吗?
·藏人的信仰,风俗习惯得到尊重和保护吗?
·谁说藏学研究蒸蒸日上、藏医藏药重放异彩?
·西藏科教事业成就斐然还是退而不前?
·西藏妇女是否已成为各行各业的生力军以及地位得到大幅提高?
·如何西藏生态建设和环境保护取得了巨大成就?
·西藏问题能否打开中国民主化大门?
·透过新一轮藏中接触看藏人面临的抉择(一)
·透过新一轮藏中接触看藏人面临的抉择(二)
·透过藏中接触看藏人面临的抉择(三)
·北京對流亡藏人的政策
·展望“后达赖喇嘛时期”
·初谈西藏流亡民主
·中国面对的西藏问题
·简述西藏女作家
·存亡在手,何去自重!
·中国为何未随经济发展而民主化
·读“‘加班禅’的走向”
·多视角追踪观察西藏经济发展现况
·我为何说热比娅女士比达赖喇嘛更具远见?
·追蹤西藏GDP增長的真相
·初论“集中同化”政策
·追踪观察藏中互动
·印中想划定边界必先解决西藏问题
·订单揭穿了人权神话
·展望「後達賴喇嘛時期」
·追踪观察藏中互动(旧文重发)
·西藏生态现状引发的新思索
·达赖喇嘛访阿鲁纳恰尔邦与北京的机会
·阿沛去了却给世人留下了什么?
·中印正在推动"西藏问题国际化"
·北京倒帮了藏人的忙
·布达拉壁画面临被裂破的危险
·探索藏中和谈的突破点(旧文重发)
·国际棋局中的藏中赌博(连载一)
·扶藏压台扶台压藏
·第九次藏中赌博出笼
·揭开藏中谈判的历史面目
·西藏生态现状引发的新思索
·西藏文化及其现状
·透视“告别计划分配”
·西藏文人面临危机
·西藏儿童与北京在对峙
·“达赖喇嘛中道”导读
·藏汉文化交流源远流长
·深度透視藏人自焚(自序)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何清涟谈中国经济将硬着陆问题

   何清涟:众言硬着陆,为何索罗斯独招中国恨
   
   2016.01.31 05:13 VOA
   何清涟
   


   乔治·索罗斯在华盛顿举行的一个有关欧元的论坛上发言(2011年9月24日)
   乔治·索罗斯在华盛顿举行的一个有关欧元的论坛上发言(2011年9月24日)
   分享
   编者按:这是何清涟为美国之音撰写的评论文章。这篇特约评论不代表美国之音的观点。转载者请注明来自美国之音或者VOA。
   
   最近索罗斯在中国再度红得冒火,引起一干官媒口诛笔伐,切齿之声境外可闻。说起来,谈中国经济“硬着陆”者不止索罗斯一人,中国为何单挑索罗斯做为“中国人民的敌人”,这里面究竟有什么讲究?
   
   索罗斯到底刺痛了北京哪根神经?
   
   因为索罗斯最近在达沃斯论坛上说的那番话,新华社中英文评论文章一齐出动,或指“索罗斯的这种观察视角显然属于选择性失明”,或者威胁说“那些急切砸盘套利的投机者和恶意做空者,面临更高交易成本乃至严重的法律后果”,再或讽刺挖苦,比如1月26日《人民日报》海外版头版发表《向中国货币宣战?呵呵》评论文章,称“索罗斯对人民币和港元的挑战不可能成功”。看这些文章,索罗斯“做空中国”的阴谋似乎正在实施。
   
   所有文章集中批的是索罗斯的发言,并未指出索罗斯为实施“做空中国”阴谋在中国资本市场上翻江倒海。那么,索罗斯在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上究竟说了些什么话,让中国当局如此痛恨莫名?其实,索罗斯主要表达了三点:
   
   第一,“世界经济正在重蹈2008年金融危机前夕的覆辙,但两次危机并无可比性,因为这次危机的根源是中国”。
   
   第二,“中国目前主要问题是通缩与高负债率,经济硬着陆很难避免。但肯定可以继续发展两三年时间”。
   
   第三,“中国能管理(硬着陆)问题,因为中国在资源和政策选择上空间更为广阔,这是由于背后3万亿的外汇储备等原因。”
   
   接下来,我想分析索罗斯的观点究竟有什么“错误”。
   
   关于第一点。这句话其实半点都没错,中国政府很不爽的是索罗斯认为中国抗击金融危机的能力弱于美国。但这确是事实。2008年金融危机发生之时,美国只是虚拟经济出了严重问题,实体经济基本完好。科技仍然领先世界,教育仍然是美国一大产业,制度环境也没有问题。因此,过了两三年,在华的美国制造业深感本国各方面条件优于中国,大量回流。这与中国目前实体经济面临多重困难完全不同。这些困难,比如中国经济结构不良;制造业几十个行业严重产能过剩、企业破产潮一波接一波;技术创新能力不足等等,这些都是国内经济界公认的问题,政府也早就承认。基于此,索罗斯认为危机没有可比性,当真千真万确。
   
   关于第二点。关于中国的高负债率,这是国际投行界的共识,中国官方研究智库也持同样看法,区别只是负债率的百分比有些差别。根据彭博2015年7月发布的统计数据,截至2015年6月底,中国企业和家庭的未偿还贷款占GDP的比例为207%,远远超过2008年的125%。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2015年8月发布的中国经济评估报告显示,中国实际债务总额(包含地方政府融资平台的债务与企业债务)占GDP的比重将在2020年升至250%。
   
   2015年7月,中国社会科学院发布《中国国家资产负债表2015》,报告称,2014年末,中国经济整体(含金融机构)的债务总额为150.03万亿元,其占GDP 的比重,从2008 年的170%上升到235.7%,6年上升了65.7个百分点。
   
   至于中国经济衰退会引起全球通缩还是通胀,属于技术层面的预测,比如前些年中国自家的经济学家预测通缩,结果是通胀。索罗斯说了一句“通缩”,就往“做空中国”这个大题目上扯,实在有点“欲加之罪”的味道。
   
   关于第三点。 “硬着陆”三个字不合中国政府宣传口径,其余几乎全是对中国政府管理能力的正面表达。近三年以来,国际金融商业界渐渐统一了认识,中国经济衰退不可避免,区别在于“软着陆”还是“硬着陆”。
   
   中国政府当然喜欢听“软着陆”,这点心思也好理解。好比一架飞机遇上危险不得不迫降时,机师技术高,运气好,就能够软着陆,有惊无险,虽然不免擦出火花,飞机受损,有些轻微伤亡,但总体上人机平安;如果机师技术差点火候,加上运气不好,飞机着陆时起火、撞毁,最严重的结果是机毁人亡。
   
   设身处地,有谁想听“硬着陆”这种不祥预言呢?更何况中共政府从毛泽东开始,就没有树立倾听不同意见的优良传统,都以“射杀带坏消息来的人”为能事,区别只是程度不同。
   
   索罗斯为何被选为“做空中国”的替罪羊?
   
   中国挑索罗斯做“替罪羊”,只因他是“天时、地利、人和”集于一身的不二人选。
   
   先说“天时”。中国经济目前正在释放各种利坏消息,以至于国际投行业那群中国经济的“铁粉”最近也转向,按中国的说法就是开始“唱衰中国”了。比如总部位于纽约的“中国褐皮书国际”(CBB International)发布的《中国褐皮书》,在2015第三季度还认为对中国经济的悲观看法“完全脱离事实”,到第四季度基调转向:认为“四季度经济不安,状况全面恶化”,全然忘记了第三季度的报告怎么说了。目前,中国股市提振无望;汇市险情迭出;尽管政府方法出尽,资本仍然加速外流。2015年股市救市不成功,都以“做空中国”为名抓了几十位证券界干才,给索罗斯套上一顶“做空中国”的帽子罩在他头上,比抓本国证券界干才更容易。
   
   再说“地利”。索罗斯如果是英国人、法国人,这次中国政府不会找他的晦气,毕竟英、法两国不是中国政府经常指称的“境外势力”的代表,偏偏索罗斯是美国投资界顶尖人物,完全符合北京挑选“境外势力”的国别标准。
   
   最后就是“人和”了。在中国政府一以贯之的宣传里,索罗斯是个有“做空他国”前科的国际金融大鳄,成天在找吞食对象。索罗斯曾于1992年对英国央行发起狙击,让英国几乎陷入金融危机;1997年索罗斯在泰国开放外汇市场的当天做空泰铢,引发了让东南亚遭受重创的亚洲金融危机。紧接着索罗斯在1998年又做空港股,逼得香港向北京求救,幸亏总理朱镕基多谋善断,毅然决定从当时1200亿外汇储备中借给香港金管局数百亿(北京坊间传说是280亿),让香港政府得以用“挟息”手段迫退了索罗斯的进击。凤凰网不久前还在《人民币反击战:与1998年香港打击索罗斯手法如出一辙》一文中,回顾了这段光荣岁月。
   
   索罗斯与中国的旧怨不止上述几件。20世纪80年代,索罗斯曾希望帮助中国改革开放,为此在北京设立了开放基金会中国办公室,中国安排了国家安全部副部长凌云担任基金会的中方负责人。六四之后,当局为了打击赵紫阳,公安部捏造了一个说法,声称赵紫阳通过索罗斯充当美国间谍,《华盛顿邮报》刊登这一来自中国的消息后,索罗斯写信给邓小平驳斥此诬陷,中国政府于是不再提这一诬陷之说。
   
   中国政府挑选索罗斯,当然也因为索罗斯这种投资奇才乃世不二出之人物。无论是国家还是个人,败在弱者手里是耻辱,但败在强者手里则会大大降低耻辱感。中国政府现在也知道,“硬着陆”难以避免,万一不幸起火冒烟,酿至严重后果,有了索罗斯这只“替罪羊”,至少也可以向世界表明:并非本党管理经济不力,实在是索罗斯这位敌手太过强大。那么多政府都吃过他的亏,本政府吃点亏也不算栽了面子。更何况,咱国1998年还赢过索罗斯一个回合。
   
   有了这些“天时、地利与人和”,索罗斯这次被北京挑中,成为“做空中国”的替罪羊,实在是“命中注定”。
   
   事情说穿了就这么简单。我相信,所谓索罗斯“做空中国”说,在中国至少有七成官媒受众相信。戈培尔早就说过,谎话重复一千次就成为真理。更何况,中国有大批毛左,还有无数“小粉红”,《人民日报》与新华社等媒体的口水决不会白溅。
(2016/02/0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