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台北國際書展袁教授專題演講讀者問答部分]
藏人主张
·谁在乞讨(诗二首)
·养母
·旧诗献给新年
·邊有個乞丐
·追寻太阳
·雪域星火
·大雪崩
·瞎子遇上了车夫
·巨龙落地
·藏人援祭六四
·留给姑娘们的遗嘱
·沧桑托起辉煌
·雪域星火
·心随网动
·冬初始夏
·魔幻的高原
·因那个心愿
·流星
·仰望极地
·感受初冬
·送別才讓措
·又谁能告诉我
·相见网吧
·回眸没落岁月
·为“六.四”运动22周年而作
·旧诗重贴
·亡魂指南書(組詩)
·掌上潮汐
·印度大门
·英灵在上
·金色革命
·丢失中的信念-祭“六.四”23周年
·诗祭六四
·遇见达文西
·背影与红灾
·祭不完的三月十日
·“六四”是一首诗
·祭三月十日
·背影——祭六四运动二十八周年。
谍海扫描
·间谍的五大基本功
·新华社记者是中共特工吗?
·中共在海外“特务机构”开始一一浮出水面
·中国间谍活动辞典将面世
·传播学先驱们的军情背景
·中共间谍组织无孔不入
东赛翻译
·拉萨人正在消失于拉萨
·一位西藏诗人向中国发出的通牒
·近期获释西藏作家重现网坛
·双目被夜偷盗
·父亲.母亲
东赛论述
·再谈西藏实现"高度自治"的局限性和可能性以及其它【西藏问题的反思(五之一)】
·再谈西藏实现"高度自治"的局限性和可能性以及其它【西藏问题的反思(五之二)】
·再谈西藏实现“高度自治”的局限性和可能性以及其它 《西藏问题的反思》(5之3)
·再谈西藏实现“高度自治”的局限性和可能性以及其它【西藏问题的反思(五之四)】
·再谈西藏实现“高度自治”的局限性和可能性以及其它【西藏问题的反思(五之五)】
·追踪观察西藏文教现况
·简评“《西藏文化的保護與發展》白皮書”
·西藏是否享有充分的政治、社会和经济权利?
·真的广泛使用、学习并发展藏语文吗?
·藏人的信仰,风俗习惯得到尊重和保护吗?
·谁说藏学研究蒸蒸日上、藏医藏药重放异彩?
·西藏科教事业成就斐然还是退而不前?
·西藏妇女是否已成为各行各业的生力军以及地位得到大幅提高?
·如何西藏生态建设和环境保护取得了巨大成就?
·西藏问题能否打开中国民主化大门?
·透过新一轮藏中接触看藏人面临的抉择(一)
·透过新一轮藏中接触看藏人面临的抉择(二)
·透过藏中接触看藏人面临的抉择(三)
·北京對流亡藏人的政策
·展望“后达赖喇嘛时期”
·初谈西藏流亡民主
·中国面对的西藏问题
·简述西藏女作家
·存亡在手,何去自重!
·中国为何未随经济发展而民主化
·读“‘加班禅’的走向”
·多视角追踪观察西藏经济发展现况
·我为何说热比娅女士比达赖喇嘛更具远见?
·追蹤西藏GDP增長的真相
·初论“集中同化”政策
·追踪观察藏中互动
·印中想划定边界必先解决西藏问题
·订单揭穿了人权神话
·展望「後達賴喇嘛時期」
·追踪观察藏中互动(旧文重发)
·西藏生态现状引发的新思索
·达赖喇嘛访阿鲁纳恰尔邦与北京的机会
·阿沛去了却给世人留下了什么?
·中印正在推动"西藏问题国际化"
·北京倒帮了藏人的忙
·布达拉壁画面临被裂破的危险
·探索藏中和谈的突破点(旧文重发)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台北國際書展袁教授專題演講讀者問答部分

2016台北國際書展袁紅冰教授專題演講讀者問答部分(Q&A)逐字稿
   
   (錄影全段0:57~19:40)
   
   亞太政治哲學文化出版社

   
   台北國際書展袁教授專題演講讀者問答部分

   台北國際書展袁教授專題演講讀者問答部分

   
   中國流亡作家袁紅冰教授於二月十六日,第二十四屆台北國際書展開展當日下午在世貿一館主題廣場以〈「二〇一六台灣大選之後的兩岸關係變化預測」 ──《中華民國祭》與《美國肢解中國?》的詮釋〉為題發表演講
   
   Q:袁教授您好,我來自歐洲。
   我的第一個問題是,您剛才講到了美國,但是歐盟在一六年台灣大選的前後,起了什麼作用,扮演了什麼樣的角色,不知道您有什麼看法?
   第二個問題,您今天的主題是「兩岸關係變化」,如果(談)兩岸關係變化,那就涉及到海峽這邊的變化和海峽對岸那邊的變化,您側重講到了海峽這邊的變化,但是海峽對岸的變化,我覺得好像講得還不夠,所以不知道您是怎麼想的?謝謝。
   
   A:首先第一個問題就是歐洲,人們現在常用「老歐洲」來形容歐盟,歐洲現在確實已經衰老了,衰老的原因就是他們已經沒有文藝復興時期,那種可以引領整個人類向前狂飆突進的理想主義,他們不再相信理想,他們只相信眼前的經濟利益,他們已經墮落了。墮落的證據之一就是,西班牙還是希臘有一個政黨的領袖在競選的時候,告訴他的選民,我们對付法國有一個「核子彈」、有一個「核武器」。「核武器」是什麼呢?就是不還錢。欠債還錢,這是天經地義的事情,這些政客們已經墮落到了這樣的程度,可以公然地炫耀他們的無恥。
   所以在對待中共強權的問題上,他們一直採取一種綏靖主義的態度。所以,我對歐洲這些國家不抱什麼幻想,也不抱希望,因為它自己都沒有希望。
   那麼剛才我說的對抗中共強權的國際同盟,它也不僅僅是理想的結合,它更重要的是一種利益的結合。在現在這樣一個人類的良知已經腐爛於物欲的時代,我們更願意相信,這種由於利益的原因而結合起來的同盟的可靠性。這是第一個問題。
   至於第二個問題,中國會怎樣變化?這是一個太大的課題。我只能簡單地說一句話來概括:我親自參加過八九六四,我當時是「北京大學教師後援團」的發起人和組織者。根據我的觀察,現在在整個東亞大陸上,再爆發一次像八九六四那樣的全民反抗,所有的因素都已經成熟了,所缺的只是一個歷史的偶然性,點燃這個導火索。
   關於這一點,在我的《美國肢解中國?》這本書裡,有很清醒的闡釋。那本書是我點評中共的軍中第一鷹派戴旭的一個內部講話。戴旭的這個講話裡,暴露了中共的一系列的內部危機。我們舉一個例子,戴旭說,美國人只要願意的話,一旦發生那些事情,他可以在短時間內迅速地在新疆武裝起四、五十萬的維吾爾人。這是戴旭自己講的中共的最大危機。
   點評的時候我就講,為什麼會出現這種情況?維吾爾人現在不是在美國的管制下生活,是在中共的管制下生活,如果他們生活得很自由、很幸福、很公平、很正義,享受著社會公平和正義,他們怎麼會鋌而走險,去和一個強權暴政以命相搏呢?所以,中共自己的第一鷹派所暴露出來的中共的危機,已經表明,整個東亞大陸上很快將爆發一場前所未有的政治大危機。這是我的一個基本的判斷。謝謝。
   
   Q:袁老師您好,我是香港媒體的記者,但是我是台灣人。
    就是您剛剛提到有幾個威脅的部分,您剛有提到有可能會有軍事上的威脅。這個部分您可不可以再多作一些闡釋?就是您預測中共大概會用什麼樣子的方式,對台灣作出軍事上的威脅?
   另外就是,您剛剛有提到,這個隱然形成的國際圍堵中國的同盟這件事情。現在看起來,例如說在我們可以在南海議題上面的交鋒有看到這樣子的情況,那在這個議題上,您又怎麼看待台灣在這個國際現實中,擁有南海上的太平島這個現實,我們又可以怎麼樣利用這樣子的局勢,來保護我們自己?
   那用這個基礎下,您又怎麼去看之前馬總統他去太平島作這樣子宣示的動作,謝謝。
   
   A:(關於這個,)有幾個用詞呢,我更願意用我自己的說法。剛剛小姐當然講說現在國際上已經形成了一個「圍堵中國的同盟」,我不這麼講,我講的是現在國際上已經形成了一個「對抗中共極權主義全球擴張的國際同盟」。那麼我這樣的用詞,不是咬文嚼字,是有我自己的意涵在裡面。
   在南海的問題上,或者是在東海的問題上,在所有的這些問題上,自由的台灣只能有一個選擇,就是一定要站在國際正義的力量那邊,對抗中共的極權主義全球擴張。馬英九為什麼去太平島?無非是在他下台之前,和中共表示最後的一次政治親吻。可以看到馬英九一旦去太平島之後,中共那頭的喉舌馬上就講,講什麼?「中共大陸和台灣,要共同地來維護南海的主權。」這樣的聲明是多麼的虛偽!
   請大家想一想,現在這個世界上,唯一想要征服台灣,想要破壞台灣主權事實獨立的狀態的政治力量是誰?只有中共強權。它把台灣稱為它的第一國家核心利益;它對周子瑜那樣的羞辱,實際上就是在羞辱台灣的國家主權。在這種情況下,它又假惺惺的什麼要兩岸聯手來保衛主權。
   自由的台灣和中共強權之間,不存在著任何政治上的契合,我剛已經講了,兩岸現在根本就不存在著統一的政治基礎。我這樣講的時候,曾經有國民黨的一個政客,他跟我講,他說那要是台灣大多數人都同意統一呢?我說在目前的情況下,即使出現了這種情況,那也是多數的暴政。
   因為按照現代法的精神,法律不承認人有作奴隸的權利。當自由台灣現在跟中共統一,我剛才已經講過,實際上就意味著台灣被中共征服、被中共踐踏。兩千三百萬人,淪為中共的政治奴隸,就跟現在的十五億中國人一樣。所以在這樣的情況下,根本就不存在著統一的基礎。統一不可以是一個選項。即使你自己想去當奴隸,現在法的精神也不承認你有自我當奴隸的這種權利。這是對關於馬英九的、你的第二個問題的答案。
   第一個問題的答案。現在用兩種說詞辭:一種說辭就是邱毅一類的早已經投共賣台的這些無良的政客和學者,他們一直宣揚一個恐共、媚共的道理,說什麼台灣現在跟共產黨怎樣對抗?那是以卵擊石;他甚至在電視裡公開地提出來,台灣乾脆就不要搞國防了,所有的錢大家都吃光喝盡就算了。就這個意思,原話不是這樣。這是一種:恐共、媚共。另外一種傾向是什麼呢?就是共產黨肯定不敢打來,它打來它就死了等等。這兩種傾向都是不對的。因為這兩種傾向,它的思維模式中只有中共,沒有台灣。
   中共對台灣究竟會怎樣,我認為首先不取決於中共,而首先取決於台灣──台灣人民如果能形成台灣命運共同體意識,眾志成城,共赴國難,共產黨對台灣的軍事圖謀就會被遏制。如果台灣人事先就把自己的底線,像那個政治丑星一樣亮出來,「活不下去,我就下跪。」那它肯定會對台灣動武。那這樣的一個台灣的政治意志的宣示,關係到台灣的生死存亡。所有的台灣政治家們,都不能夠不去關注它。
   還有一個事情剛才我忘講了,其實跟你的問題也有一定的聯繫,就是中共到底會對台灣怎樣用強?用強到什麼程度?大家都知道,在這個大選結束的第三天,中共國台辦副主任,專門負責台灣民調的副主任,叫龔清概,被撤職了。撤職的風流罪名是什麼?說他睡了台灣的女星。中共的千萬貪官汙吏,哪個沒睡過女星?習近平不就是睡的是個女星嗎?這樣的風流罪名啊,是欺騙不了世界的。
   龔清概下台的真正原因是什麼?就是在大約兩個多月之前,中共的新華社有個內參,在這個內參上面,它有很簡單的寫了三行字:「袁紅冰將出版一本新書,題目可能叫《中華民國祭》。他在這個書的書稿裡寫道『二0一六年的大選,國民黨將遭受末日大崩潰式的失敗。』」就這麼作為一個最高內參報上去。
   然後習近平要求張志軍代表國台辦,來彙報工作。張志軍就拉著龔清概一塊去,當時龔清概在回答習近平的問題的時候,他所有的判斷,都和二0一六年台灣大選的結果相悖。他認為,國民黨的候選人會輸,但是差距只在幾十萬票之內;他認為民進黨不可能(在)立法院過半,作出的所有這些分析和選舉的結果都不一樣。
   那麼有的人會問,為什麼兩個月前,這本書的書稿共產黨就知道?所以我還有點懷疑老李(主辦單位主辦人)是不是匪諜,因為我只把書稿發給他。是不是在電腦上被偷了,我就不知道了。
   說這件事的意思是什麼?就是共產黨從來沒有這樣處理過官員─龔清概他的背景是俞正聲,是共產黨的另外一個常委─共產黨處理自己的官員從來沒有這樣干脆利索,這說明了什麼?說明共產黨在對待台灣的問題上現在已經進退失據,已經接近惱羞成怒的程度。
   在目前這個狀況之下,台灣的政治家們,一定要有政治的定力,一定要相信自由的台灣,只要表現出堅定不移的維護自己的政治自由的意志,將在相當程度上抑制共產黨的對台灣的逼迫。要徹底地改變那種在兩岸關係上「只知有中共,不知有台灣」的這種思維模式。要「以我為主」,來確定兩岸關係的走向。
   我想,這就是對你剛才第一個問題的回答。至於具體的軍事武力的侵犯,屬於軍事領域的部分,我就不去多說它了。之後有時間再說。
   
   Q:袁教授您好,我想問一個問題─國民黨一直講說所謂的「一中各表」,這個「一個中國」,講的是「中華民國」,当然經過這個「周子瑜事件」我們也曉得… …─那我想問一個問題,就是說中共到底有沒有可能接受所謂「中華民國」的存在?
   
   A:中共現在所有的教科書,從小學、中學、大學,一直到研究生的歷史方面的教科書,都用一個共同的結論──「中華民國的歷史到一九四九年十月一號結束了。」所以共產黨絕對不可能承認「中華民國」。沒有任何這種可能性。那它對「中華民國」是什麼態度呢?鄧小平──我在一本書裡已經寫過─鄧小平臨死的時候有過這樣一句話,總體上概括了共產黨對「中華民國」的態度;鄧小平說:「『中華民國』這面旗幟,必須由我們把它降下來,而絕對不能由台灣人自己把它降下來,更不能由國民黨把它降下來。」
    鄧小平這話的意思是什麼?很簡單,如果是由中國共產黨把「中華民國」這面旗幟降下來,那麼在台灣升起的,將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旗幟;如果是由台灣人民把這面旗幟降下來,在台灣升起的,將是台灣共和國的旗幟。這就是共產黨對待「中華民國」的態度,所以它完全沒有承認「中華民國」的可能性。它只是要為「中華民國」設計一種有利於它的,最終被裝入鐵棺、沉入北海的方式。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