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点滴人生
[主页]->[人生感怀]->[点滴人生 ]->[港事隨筆:新年騷亂(上)]
点滴人生
·香港日記(24)
·香港日記(25)
·香港日記(26)
·香港日記(27)
·香港日記(28)
·香港日記(29)
·香港日記(30)
·香港日記(31)
·香港日記(32)
·香港日記(33)
·香港日記(34)
·香港日記(35)
·香港日記(36)
·香港日記(37)
·香港日記(38)
·香港日記(39)
·香港日記(40)
·香港日記(24)
·香港日記(41)
·香港日記(42)
·香港日記(43)
·香港日記(44)
·香港日記(45)
·香港日記(46)
·香港日記(47)
·香港日記(48)
·香港日記(49)
·香港日記(50)
·香港日記(51)
·香港日記(52)
·香港日記(53)
·香港日記(54)
·香港日記(55)
·香港日記(56)
·香港日記(57)
·香港日記(58)
·香港日記(59)
·香港日記(60)
·香港日記 (1)-(40)目錄
·香港日記(61)
·香港日記(62)
·人生隨筆:Pen Pal 筆友
·香港日記(63)
·香港日記(64)
·香港日記(65)
·香港日記(66)
·香港日記(67)
·香港日記(68)
·香港日記(69)
·香港日記(70)
·香港日記(71)
·香港日記(72)
·香港日記(73)
·香港日記(74)
·香港日記(75)
·香港日記(76)
·香港日記(77)
·香港日記(78)
·香港日記(79)
·香港日記(80)
·香港日記 (1)-(70)目錄
·香港日記(81)
·港事漫談:開闢第二戰場
·讀書漫談:傲慢與偏見
·人生隨筆:生日,兼及FACEBOOK
·港事漫談:呼之欲出的鬼胎
·港事漫談:寧爲玉碎 不作瓦存
·港事漫談:憤怒!
·香港日記(82)
·港事漫談:李國章甩轆 严防后着
·人生隨筆﹕業主﹑租客拉雜談
·香港日記 (83)
·上司緣
·香港日記(84)
·香港日記(85)
·人生隨筆﹕掙扎
·從李波想到周榆瑞
·香港日記 (86)
·港事隨筆:新年騷亂(上)
·港事隨筆:新年騷亂(上)
·港事隨筆:新年騷亂(上)
·港事隨筆:新年騷亂(上)
·港事隨筆:新年騷亂(中)
·港事隨筆:新年騷亂(下)
·港事隨筆:從本土主義到“分離主義”
·港事漫談:本土主義 已經成形
·港事漫談:本土主義 已經成形
·港事漫談:立法會新界
·港事漫談:新界
·人生隨筆﹕對兒童說不
·香港日記(87)
·港事隨筆:梁振英大勢不妙
·港事隨筆:及早補救
·港事隨筆:冷處理
·港事隨筆:驅梁運動
·香港日記(88)
·港事隨筆:自取其辱
·戴帽
·香港日記(89)
·人生的兩頭
·遊江西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港事隨筆:新年騷亂(上)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今年的猴年似乎開局不利,就關心中港台的人來說,先有亞洲電視台再發生欠薪醜聞,高級職員紛紛辭職求去;再有台灣南部發生6.4級地震,死亡恐超過一百人,執筆時仍在搶救中;之後再有香港年初一晚至年初二凌晨的騷亂,受傷人數超過一百人,沒有人死亡或鬧成奪命火災算是萬幸。

   騷亂後的年初二上午,筆者曾往踏勘現場,以看騷亂後景象。筆者從一個較外圍的地方 -- 佐敦 -- 起步,逐步走近騷亂中心點。信目所見,是有一些騷亂過後的痕跡,但市面平靜,因仍屬假期,且是白天,行人不多。(旺角是愈夜愈熱鬧的城市)不過有時見到三兩人聚集傾談,都是關于前一個晚上的騷亂,細聽內容,他們所交換的都是騷亂中的個別故事,例如警察被打倒落地,而非整個事件的評析。此外,筆者也見到許多小隊的便衣警察在巡邏,因此所感覺到的氣氛是外弛內張。

   這次新年騷亂,(梁振英說是暴亂,把事件升了級。筆者在這裡沒有興趣和他或任何人作學術討論,決定什麼是适當的名詞,是騷亂、暴亂,甚或是動亂、風波。但以筆者所接觸到的報道和評論文字來說,都用騷亂一詞,故此這裡也用騷亂)筆者并不感到意外,感意外的,反而是騷亂中的某些方面。

   我對這個騷亂的遲早發生,心理已有所準備,這因為經過梁振英三年多的社會撕裂,人們的戾氣和對抗心理被極度提高,傾向于以暴力解決問題。另外,政改一役,中共顯出了它極度不信任港人的意態,以及權在我手,我想怎樣便怎樣的蠻橫心態。而梁振英政府和建制派的推波助瀾,為虎作倀,更激起港人的不滿和憤怒。加上佔中的和平訴求,最終歸諸無效。(和平佔中運動,後來亦被稱為雨傘運動,其所以有這個名稱,源自警方以催淚彈、胡椒噴霧和警棍對付佔中者,而佔中者只以張開雨傘防衛。結果是﹐佔中受傷者不計其數﹐而警察基本上無損傷。)這使一部分的港人,特別是年青人,覺得和平爭取,只有讓自己頭破血流,而無一點用處。這為日後的武力抗爭布下了伏線。

   本土主義和運動的興起,完全是對梁振英的親共、出賣香港、破壞一國兩制政策的一個回應。自從九七回歸香港回到中國的“懷抱”後,因為沒有以前港英政府的緩沖和阻隔,香港和大陸有了直接的接觸溝通,而且這接觸溝通愈來愈頻繁和緊密,這便使香港人對大陸的人和大陸的各方面有了深切的認識。和大陸人有接觸﹑溝通是難免的,然而這接觸沒有帶來正面的後果,反而引致憤懣和衝突。香港人覺得大陸人文明低落、素質粗劣,大陸貨不可靠。而大陸人覺得香港人忘恩負義,中共政府多番遷就港人,大陸人在香港花錢消費,沒有大陸,香港那有這樣繁榮?他們認為香港人應該向他們朝拜,然而香港人卻以黑面回報。

   而梁振英政府和汲汲為利的商人﹐對促進中港兩地人民的關係沒有幫助。梁政府開放大門,招引大陸客前來購物,除自用之外,更多是走水貨。這造成香港邊界市區經常路為之塞,生活不便,影響甚大。所謂驅蝗運動,便是由此而起。(上)

(2016/02/1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