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郑恩宠
[主页]->[百家争鸣]->[郑恩宠]->[崔福芳请杨邵刚律师晚了十年]
郑恩宠
·伯尔曼的法律与宗教观
·律师参加北京自由改革派誓师会
·刘萍女儿是90后,中国希望!
·12省31律师致信河南政府
·上海斯伟江律师致孟建柱的信
·曹思源:修宪、取消专政、平反六四!
·赞许志永家人婉拒捐款
·上海逾百青年工人罢工的启示
·律师、公民呼吁修宪修法!
·12律师公开信关注曹顺利病情
·入狱丁家喜是北京律师所主任
·李静林律师为巩进军辩护
·民众抗雾霾 胡佳被传唤
·上海千户不越级上访取得胜利
·律师团就念斌案致信全国人大代表
·骆家辉:中国未来取决于律师、司法独立
·美国要陈光诚不要王立军要访民?
·上海千户理性访民取得胜利
·谭敏涛:2013中国律师界“十大伤不起”
·骆家辉:中国骚乱、逮捕、起诉律师
·支持曹思源《四点修宪案》!
·曹思源:关于修改宪法的四点建议
·骆家辉:接触、支持法律和宗教人士
·骆家辉与公益律师共进午餐
·美报告:中国打压律师所、宗教等常态化!
·孙文广:邓小平的罪行该清算!
·香港万人游行为什么?
·周永康倒台属官场内斗?
·没上海人受美国议员的关注?
·裴毅然:大陆世相百态
·裴毅然:大陆世相百态
·裴毅然9:大陆世相百态
·加入为曹顺利禁食接力祷告
·看看香港想想台湾
·巨额维稳费不是发给访民
·维稳费用于武警、监察、安全设备等
·何俊仁:为香港普选愿坐牢!
·人大代表呼吁废“另类劳教”
·律师应邀参加美领馆剪彩、晚宴受阻
·30律师要求公开人大十年开支信息
·低龄赴美留学七年增三百多倍
·低龄赴美留学生增三百倍以上
·低龄赴美留学生增三百以上
·火化毛泽东遗体并迁葬的提案
·访民案何以引最高院的关注?
·杭州律师王成被软禁在公安派出所
·张庆方、刘书庆律师为许志永二审辩护
·两会间律师界对制度的控诉!
·香港律师:西藏是否应有民族自决的权利?
·深圳六千工人罢工!
·大学生上访被拘留
·基督教
·基督教
·基督教‘
·基督教
·基督教“三自会”与中共的恩恩怨怨
·每年二百万被害人获赔无门
·中国以多种罪名起诉政治犯、异见人士
·中共官场学历全面造假
·李克强记者会为何不谈周永康?
·范木根法律后援团成立!
·葛文秀等十律师任秦永敏法律顾问
·中国未来取决于什么?
·曹胜利被当局迫害致死
·李金芳:关注曹顺利!
·艾晓明:访张庆方律师谈许志永案一审
·六律师为吉林法轮功学员辩护
·胡佳呼吁完成曹顺利的遗愿!
·美国务院就曹顺利死亡发表声明
·夏钧律师出席台湾立法会听证会
·英、美政府分别就曹顺利之死发表声明
·北大八百右派维权请愿
·将爆发的中国主权债危机
·欧盟、美英关注曹顺利死亡事件
·中国未来取决于什么?
·上海主教范忠良在软禁中97岁去世
·大纪元:从陈光诚、郑恩宠、高智晟看中共的维稳费
·香港占领中环温度在升
·刘卫国律师驳外交部发言人
·胡佳:武警巡逻常态化
·军队为何大挂五领袖题词?
·被遗忘的罗隆基
·曹顺利死亡引联合国谴责
·上海37市民上街哀吊曹顺利
·揭露官场假博士是民众进步!
·论上海近千市民悼念曹顺利及反思
·香港绝食争普选局势升温!
·关于曹顺利联署近三千
·香港绝食争普选局势升温!
·人权组织为曹顺利在联合国默哀
·滕彪在港为曹顺利呼吁!
·联合国秘书长对曹顺利深表关切和哀悼
·受台湾鼓舞香港将占领中环
·四律师在我下乡地被拘
·10省市22女律师为幼儿家长提供援助
·上海146市民签名悼念曹顺利
·近百人抵我下乡地声援四律师
·上海数千人为地下主教范忠良送葬
·米歇尔是律师习夫人是歌星
·湖南法院驱赶四律师出法庭
·全国律师、网友营救四律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崔福芳请杨邵刚律师晚了十年

郑恩宠点评:
    上海崔福芳请上海年近八十的杨邵刚律师出庭,为其被关9天的黑监狱辩护,我相信崔被关黑监狱的天数绝不仅是9天,各类的黑监狱或许不少于90天。崔请律师为其辩护或许晚了十年,在上海生活,并不是到了山穷水尽时才想到律师,真如一个生活在上海的人,并不是到了抢救时,才想到医生。
    杨律师是我在徐汇区九汇律师事务所工作期间的主任律师,他是我的前辈和良师益友。崔也是我认识的一个上海很活跃的访民,我从未在公开场合批评过崔,只是在小范围批评过崔,问题大都是上海访民的通病,今天全部兑现了。
    一次崔来访,我单独与她谈了一小时,当时崔没有半句回话,没想到她第二天就在上海访民圈中火爆三丈,摆出要将我开除维权律师队伍的架势。这不仅是上海访民或许是全国访民的通病,他们和中共的贪腐分子一样根本看不起律师,迷信自己,迷信今天的共产党体制,迷信名人。若你爱画画,迷信一个画家名人还有情有可原,遇到法律问题去迷信不是律师的人,没有一个不走弯路,不失败的。在这方面,崔不如沈婷。九天黑监狱的诉讼,依据国家赔偿法,每天赔250元,自家的拆迁问题,上海政府绝不会让步,习近平也绝不会迁就访民,放弃中共政权。去年709围剿330多位律师,为的是什么?今天一个维权律师就是比五千个访民强。
    团结在北京锋锐律师所周围的访民,认为当访民可耻,当公民光荣。若崔这样的访民,今天还不感到当过去式的访民可耻,那就落伍了。今天公民家庭经济类的维权,谁不年轻化,谁就失败。今天上海这样的大城市,公民维权若不第一志愿请律师,那你就无法读重点小学和重点大学,你的前途就可想而知。

    有一个比崔更接近我的访民,在中共十八大前一起和崔入狱了,这是他第二次入狱。出监狱后,他找到我,我明确告诉他,我的定位就像上海一个区级重点中学的老师,我们学校一年招500名学生,但是有5000人第一志愿报考我校,学校只能在5000名中优先选出500名。我只是一名班主任教师,50名学生中,每年有一、二个考取北京大学、清华大学这样的大学,这是我的荣耀。崔这样的访民经历过文革,根本没有受过良好的教育,文革中打倒老师,不读书,不考试,要进入法治社会,必然要落伍。
    我劝崔这样的访民,在法律面前还是敬畏、敬畏、再敬畏!在律师面前还是谦虚、谦虚、再谦虚!中共在延安时期就有黑监狱,公民维权若不懂政治,还是以解决自家的实际问题为好,中国的未来,还是交给自家的80、90、00后为好。
   转载来源:参与首发
    杨绍刚律师在法庭痛责政府侵权
   [日期:2016-02-27] 来源:参与 作者:上海维权者
   
   
   
   (参与2016年2月27日讯)【编者按】本文是上海资深高级律师杨绍刚的代理词。上海市民崔福芳诉上海浦东新区政府行政复议(对黑监狱追查)不作为一案于2016年2月24日上午在上海市第一中级法院的第二十法庭开庭审理,杨律师作为原告崔福芳的诉讼代理人在法庭上痛责政府违法侵权。
   
    本案属侵犯人身自由权利的典型案例。2015年“全国两会”期间上海市浦东新区金扬新村街道在把访民崔福芳的住宅打造成“黑监狱”,并非法拘禁其九天,崔福芳不服迫害,依法向浦东新区政府提起行政复议,但浦东新区政府袒护下属部门,不履行法定的职责。官官相护,放任违法,致使每到“两会”期间侵犯访民人身自由的违法事件屡屡发生。
   
    杨绍刚律师是上海绍刚律师事务所主任,原上海市人民政府参事、九三学社中央委员会法制委员会委员、上海市人大代表。杨绍刚律师德高望重,从不自诩为维权律师(人权律师),但一直依法维护人权,为弱势群体人员(例如艾滋病患者、同志人员、信教人员、上海访民等)提供法律援助,督促政府依法行政。
   
    本案的一审庭审已开庭,尚未判决。关注本案的诉讼情况,请直接询问代理律师杨绍刚(TeL:18918707793)或原告崔福芳(TeL:13564097383)。
   
   
   
    杨绍刚律师的代理词
   
   
   尊敬的审判长、审判员、陪审员:
   
   
   
    上海绍刚律师事务所接受当事人崔福芳的委托,特指派本律师作为原告崔福芳诉被告浦东新区人民政府行政诉讼一案的代理人。本律师受理本案后,查阅了本案的有关材料,并对证人进行了一定调查。刚才的法庭调查和证据质证。使本代理人对本案有了比较充分的了解。本着:“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的法制原则。特发表如下代理意见:
   
    首先,本代理人认为,一中院对本案的受理充分体现了最高院关于法院对案件受理的有关精神,切实保障了人民群众的诉权,使公民的合法权益得到法律的保障。使人民群众合法权益有畅通的渠道,拿起神圣的法律武器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这是我国贯彻“依法治国”重要体现。
   
    本案原告的诉请是被告作为侵权行为的上级机构,是否应该依法受理本案的复议申请。根据我国《行政诉讼法》第二十六条第三款之规定。本代理人认为:
   
   
   
   一、法律赋予公民的合法权益必须得到切实的保障。
   
   
   
    由于我们的国家是法治国家,政府是法治政府。作为人民的公仆,任何政府官员必须遵守法律,敬畏法律,政府官员行使公权力必须要有法律依据,依法行政。无法律规定不得任意行使,更不能伤害公民的合法权利。“有法必依、执法必严”。绝不能滥施公权力,绝不能想关就关,想抓就抓。
   
    保障人民群众法律赋予的合法权益和自由,是政府官员必须应尽的职责,是人民政府神圣的天职,对这一观点我想被告是不会反对的,也不会有异议的。应该是和本代理人相一致的。假如对此有异议,政府官员可以滥施公权力,不能保障法律赋予公民的合法权利和自由,那就不是共产党的好干部,就不是人民政府的官员,更无从谈起是人民的公仆。
   
    我们今天暂不讨论2015年3月7日至15日九天的时间对原告遭到监禁是否合法,因为原告的诉请是被告作为上级机构,是否应该依法受理原告的复议申请。
   
    由于原告被监禁的基本事实以及何人所为的客观事实,被告尚不认可,以此为由百般搪塞、抵赖,对原告的复议申请不予受理。所以,要搞清原告崔福芳是否被监禁以及是否为被告派出机构所为,正本清源,还事物本来面目,才能得出被告是否应该依法受理本案的复议申请。
   
    但本代理人希望,无论原告和被告对事实的争辩,都必须忠于事实,实事求是,不能违背客观事实,讲真话,不讲假话,既不夸大也不能缩小。特别是政府部门的官员要取信于民,必须以诚信为原则。任何“谎言”或在事实面前拒不承认错误都是与诚信的原则背道而驰的,是不足取的。特别是我们的政府是人民的政府,诚信的政府,透明的政府,负责任的政府,是为人民服务的政府,是讲公道、讲公理的的政府。任何政府官员违背客观事实,以谎言代替争辩,不仅是官员个人的品德问题,而是对政府的公信力造成强力的伤害,是对执政党的威望造成一定损伤的行为。
   
    为此,本代理人愿意和被告代理人,客观地、摆事实、讲道理,以法律作为指针来探讨以下两个问题,让证据来佐证客观事实。因为,客观的真实是任何谎言所抹煞不了的。
   
   
   
   二、原告崔福芳是否被监禁?
   
   
   
   这是本案争辩的焦点,也是本案争辩的核心。
   
   2015年3月7日至15日,原告在家中是否被监禁,有以下证据可以佐证:
   
   
   
   (一)现场照片为证
   
   在原告崔福芳家门口,一群人设立的岗哨,有沙发、有热水器、有电脑、有热水瓶以及生活日常用品,特别是三架监视器探头针对原告崔福芳的家门口。这些照片并非伪造,更非空穴来风。我们绝不会相信这帮人吃饱了饭没事干,到原告崔福芳家门口来休闲聊天。他们是带着特殊任务有备而来,他们的职责就是阻止原告崔福芳外出,不能给于崔福芳任何外出的自由,这是不争的事实,也是不用回避的客观现实。也许被告会闭着眼睛说我们不知道。那么,接下来的照片可以印证,在原告崔福芳家楼下聚集的是金杨派出所的朱所长。作为公安机关应该完全清楚,就在你所在的楼上,在你的眼皮底下,公民崔福芳失去了自由。假如你一无所知,那就丧失了一位公安人员应义无反顾地保护公民安全、自由的基本职责,是一种渎职的行为。
   
   其次,在3月10日中午,有六十位案外人前往原告崔福芳家中,约她共去第三中级人民法院立案。亲眼目睹崔福芳被监禁在家中,随后崔福芳被无辜传讯到派出所。原告将六十位案外人的亲笔签名和联系方式以及见证人冯正虎陈述的现场情况和过程递交给被告。对如此严重地侵犯了原告自由权利的情境,在原告投诉的情况下,请问被告:你们有否找过六十位中任何一位核实情况呢?你们有否找过见证人冯正虎核实证词所述的内容呢?你们有否找过监禁人员了解和核实情况呢?也许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就不必去核实了解情况了。但是不应该装聋作哑地说什么“没有证据证明崔福芳被监禁”的事实以及和被告派出机构无任何关联这些不负责任的话。假如没有任何偏见,假如能公道地正视现实,假如能稍微有一些敬畏法律的意识,这些照片和证人的证明难道还不能佐证原告崔福芳丧失自由被无理被监禁在家中的客观现实吗?
   
   假如被告有勇气,光明正大地道出监禁原告崔福芳的缘由是为了社会的稳定,本代理人是非常赞赏的。因为终究讲了真话,那要比遮遮盖盖,羞羞答答讲假话要好上几百倍。当然,社会的维稳非常重要,唯有稳定的社会秩序才能保障公民的维权,这是社会的基础。有了公民的维权才能使社会稳定,维稳和维权,两者是对立的统一,不能有所偏颇。如何使两者和谐地协调,这是执政党的执政艺术,也是政府官员执政能力的体现。被告明明自己做的事情,却以“掩耳盗铃”的方式百般否认,不讲真话,这种作风是不足取的,也是掩盖不了的。
   
   (二)六十位证人以及冯正虎的证词可以佐证
   
   案外人冯正虎、朱金安等六十位证人的书面证词所述,亲眼目睹原告崔福芳被监禁以及丧失自由的事实,可以充分说明当时被监禁的情境。当时,原告崔福芳的女儿还向110报案,这都是有据可查的。本代理人对此不再赘述。
   
   
   
   二、监禁是否为被告派出机构人员所为。
   
   
   
   这是被告再三否认的,也是本案争议的焦点。到底有没有监禁原告,是何人所为,这是不难查清楚的。因为监禁人员今俱在,有名、有姓、有职务,完全可以查清楚的。被告竭力回避此要害问题,目的在于逃避应负的法律责任。正如被告在答辩书中声称:“申请人没有提供证据证明非法拘禁行为存在且系被申请人所为”,这一句话已概括了被告不受理原告复议申请的理由,但这种肤浅的理由是站不住脚的,是经不起推敲的。因为被告无法以证据来反驳原告所提供的大量有实质性的证据。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