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郑恩宠
[主页]->[百家争鸣]->[郑恩宠]->[逸风:《再谈访民》]
郑恩宠
·香港纪念“六四”遍地开花
·段万金律师见徐纯合母家属愿意打官司
·法官大批辞职是人心向背
·我和乔忠令参加当年华师大静坐
·我与660律师抗议警方抓捕多名律师
·蔡英文是优秀国际训练有素律师
·我与上海25位律师并肩战斗
·决定香港命运的决战在下周
·刘书庆律师为死刑犯张小玉辩护成功
·李方平、王宇律师看守所见吴淦
·众律师努力死刑访张小玉被释放
·经735位律师营救庆安7律师获释
·众律师:取消公安局拘留决定权
·击杀访民和法官离职潮
·九律师向公安部申请公开徐纯合完整录像
·鲍彤:邓小平与中国腐败
·高智晟律师51岁生日
·击杀访民和法官离职潮
·法官荒和习近平改革路
·庆案纪委干部举报县领导被群殴致死
·上海法院称五月来97%案当场受理
·二万法官辞职人心向背仅是开始
·民告官增3至5倍最高法称90%当场受理
·余时英评习近平
·赞为北京叶红霞免费代理的律师们
·重庆80后教师因拆迁批法官走上维权路
·民告官增3至5倍最高法称90%当场受理
·周世锋律师接受台湾直播采访谈敏感案
·上海高院:登记立案不等于正式立案
·周永康判太轻高瑜判太重
·张赞宁律师:周永康漏罪多追诉江泽民
·赞王宇律师高智晟第二
·捐款不要落访民中“三骗”分子手中
·鲍彤评昂山素季与中共交流
·鲍彤评昂山素季与中共交流
·新华社“抹黑”王宇律师将习近平逼到墙角
·王宇律师中国第二个高智晟
·律师接各地访民案上海访民案哪个律师接?
·张维玉律师眼中的王宇律师
·北京律师赴河南为农民服务遭绑架
·王宇律师驳新华社、人民网污名谣言
·余文生律师家受国保骚扰
·赞访民贾灵敏律师团出色工作
·英女王纪念大宪章八百年
·听神还是听人?神大还是法大?
·难以服众的警察暴力
·沈阳访民诉公安部成功将开庭
·王健为律师执业受阻歉疚上海访民大失败
·北京翟岩民被拘抄家局势仍紧
·基督教传统与民主运动/彭小明
·局势很紧维权者入狱前联系好律师
·亲共议员倒戈香港伟大的一天鼓舞大陆人民
·外交部答复山东三访民信息公开申请
·香港大捷鼓舞内地民众不做奴民
·香港大捷上海诉江
·司法部紧急部署整肃全国律师
·鲍彤:中共香港政策失败!
·香港各报评否决“假选举”方案
·否决假普选香港翻开历史新一页
·姜维平评韩正
·香港向中央说不律师功不可没
·五律师为王宇律师筹款声明
·上海发生中青年为主聚集抗议
·刘建军律师被拘留
·港亲共议员也属既得利益乌合之众
·上海张学忠律师被抹黑
·尚宝军律师:浦志强案通报
·各方成功借款王宇律师民众与律师高度团结
·上海职业访民是可悲失败者
·四川法官不配合拆迁被停职
·赞民众与王宇律师风雨同行
·上海数万人五天上街环保游行
·一半访民变网民
·上海应对环保游行对访民不屑一顾
·江天勇律师:访民必须讨论的问题
·英国《大宪章》800年纪念
·上海人民公园关闭警力大批集结待命
·英国《大宪章》800年纪念
·我与471律师质疑《刑法修正案(9)》
·国际人权组织呼吁中国政府保护律师
·4万港人参与七一游行
·法官辞职律师维权不利访民
·司法部:法律援助是律师义务劳动
·不与恶法妥协的五百律师
·11律师声明谴责当局拆十字架
·王宇律师被强行拖出法院
·信访干部是替罪羊访民处误区
·访民死亡路骂法官、律师
·有民众支持人权律师信心大增
·赞为真正困难维权勇士募集律师费
·将个人维权英雄化与民主无关
·上海教授:大陆世相百态
·四律师代理徐纯合案行政复议
·执政党六大危机
·538残障人联署释放公益人士
·我和同学潘维明先后得罪江泽民
·山东临沂300多访民静坐政府办公楼前
·上海访民律师连行政、民事案都不清
·维权律师如履薄冰
·北京律协《律师法庭豁免权》建议书
·上海红色恐怖乔忠令被关精神病院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逸风:《再谈访民》

转载来源:博讯网
   
    《再谈访民》
   
    上次我随手写了一篇小文《谈访民》,引起了部分访民对我的极其愤怒,这个是我始料不及的,没有想到这篇小文也触及了一些访民的利益,对本人表达了愤怒之情。所以有必要再次探讨一下存在于中国的特有现象---访民问题。

    《谈访民》一文主要谈的是利益集团和访民团体同属于中国社会的两个极端,而且也有互相转换的可能性。比如出现的警察访民,退伍军人访民,甚至有的是市长或者原来权高位重者的家属变为访民的。访民的来源千奇百怪,但是万变不离其宗。其宗就是其利益受到损害。中共体制病所造成的访民现象只不过是千万个体制病外显出来的一个方面而已,正如贪污腐败也是中国体制病外显的一个方面一样。既然都是体制并发症,所以,从理性上讲,贪污腐败现象和访民现象同根同源。如果这个根和源没有改变,贪污腐败和访民问题就永远不会消失。
    我认为,在一个没有法制的国家,访民群体可能承受了来自中共的世界上最为黑暗的人身侮辱和压迫,可能会获得很多的同情和眼泪,但是要依靠他们来改变这个国家走向正途的可能性也是微乎其微的。我们从人道意义上讲可以同情并谴责中共对访民群体的人权的侵害,谴责其对访民们的私有财产的侵害。但是从社会学意义上分析,我认为在中共国这个社会环境之中,访民群体和利益集团群体并无二致。他们之间的差别在于一个在享有物质丰裕的好处,一个是受到剥夺物质利益后的伤害。
   
    访民现象不仅仅是当代有,在胡耀邦时代所谓的“拨乱反正”时期也还是很多的,其实一切的原因归结为社会财富的分配是否公平的问题。正是因为人们对于私产的重视,才能促进社会的前进。共产主义的共产问题不过是欺骗和愚弄傻瓜的宣传。因为共产主义的欺骗宣传加上暴力所获得到的政权的非正义性和非法性,才是一切问题的根源所在。也就是说,当今中国社会,一切混乱问题的根源都是与中共的执政的非法性问题有关。这个非法性问题要上溯到1949年,当时叫做解放了,今天回顾一下,我们会发现大陆不过是成为了共匪掌控的沦陷区,我们都成为了沦陷区的奴隶。甚至连自己温饱也解决不了,连自己的一点私产也保护不了、连自己的亲人被关押被伤害也无可奈何。很多访民都有自己的纯朴的感受就是中共就是土匪,简称为共匪。其实匪字也是问题的核心。当年毛泽东在井冈山上当土匪的时候,依靠的就是打砸抢富裕地主富农来补给自己的。共匪的基因里与匪永远割舍不断的,所以,到了如今,共匪对财富的攫取不仅仅从穷人那里,也从那些不听话的富裕起来的商人、企业主那里获取。所以因为匪制的存在,就会不断产生更多的访民。利益受侵害的民众不会减少,只会增加。
    在那篇引起争议的文章中有这样一句话:“(访民)也不明白向土匪讲理就是与虎谋皮,他们的确可悲,可悲在于他们是一个愚昧的群体,一群从祖辈开始被洗脑的群体。”
    从祖辈开始,包括我自己,自己的家族就是共产体制的受害者。我不知道你们是否认同?只要你呆在中国,只要共匪一天存在,你和你的子子孙孙都要被一直损害下去。
    所以,我得出的结论就是不必要踏入中共为你们所设计的所谓维权套子里面。地方政府,起码信访办的人员都是依靠你们的存在获得维稳费的,那些维稳费的额度要比全中国所有访民要求的赔偿费用加起来还要多多少倍?共匪宁可让你们访民在北京的街头饥寒交迫挨饿冻死,也不会为你们着想解决你们那一点诉求。
    因为,我看问题是看本质的,不像你们一样,看我的文字里有一点与你们想法不同的见解,就会暴跳起来,好像是我强拆了你们的房子一样。
    我家祖祖辈辈积攒下来的田产上千亩,还有200多间房舍,在共匪来了后都被抢走了,是否我家受到的损失要比你们任何一家要大的多呢?是否也要上访要求赔偿呢?而且我爷爷除了被批斗之外还要在1960年被共匪饿死,我父亲一辈子为了保命不敢多言语一声……我这个地主的孙子即便是数次申请到全额留美奖学金还不能出国,因为有关部门一直很关照我这个地主的后代。
    所以,我认为,真正觉悟到中共邪恶匪性的人是不会上访的。当年我单位校长找我谈话威胁我要开除我公职,告诉我不怕我成为一个上访户,他也不怕坐牢。现实是他坐牢了,从既得利益者成为了体制的牺牲品。我逃亡了,没有成为他所期望的 上访户。我对于上访没有任何概念。即便开除我,我也不稀罕上访。上访就是还信任中共有能力解决你的问题。我自1989年以来从来就没有相信过中共。
    或许你们还存在着一丝的希望,这点也许是你们生存下去的希望,尽管希望渺茫;我只知道,即便是渺茫的希望还是建立在对中共体制的信任基础之上的。
    为何你们和中共之间有这样的信任基础存在?就是因为中共近70年来对几代中国可怜老百姓洗脑的结果。洗脑的结果导致整体性的中国国民的素质低下。我没有敢说我比你们的素质高,那篇文章开头就说,中共国里的大学教授的素质很差,何况普通民众呢?我也是普通民众,知识素养比不上大学教授,但是,中国整体性的国民素质低下是有目共睹的,而经常被党煽动让我们去仇恨的那些日本人的素质却成了世界第一。甚至许多国家认为我们就是人类世界的垃圾民族,即便真的已经成为了垃圾民族,这个过错也不在我们,而在于中共统治了近70年所造成的结果。想要不成为世界文明的笑料,我们访民有必要自强,起码要会先从字里行间读懂我的文字的真实含义开始,而不是对一个逃亡中的破落诗人破口大骂,大骂我如果能够提升整体的那怕你的素养的话,那就请继续骂!
    中国人目前精神上的依靠是什么?无论是访民,还是体制内最低层挣扎的事业单位和公务员们,都不过是乞求共匪利益集团的嗟来之食而已。获得最大利益的其实是这个体制中的少数人,大部分都是这个政治体制的牺牲品。
    从精神现象学来分析,一种对整个生存世界的理解和精神图景就是企图通过金钱上的补偿而获得自身精神上的一种慰籍才能体现出其生存价值的群体来讲,的确是够荒谬的。这种荒谬性是数十年来无神论教育的结果。人的灵魂被物质牵着鼻子走,他们灵魂的归宿就是地狱。当一个民族只知道不断地攫取物质利益,轻视或者就无视精神层面对上帝国度的追求的时候,称之为垃圾民族并不为过。
    中共体制下的人们的生存的荒谬感应该是很强烈的;中共对整个民族道德文化的整体性破坏导致目前的中国人的生存规则就是吃喝拉撒睡。群体性的失去创造性而仅仅成为生物学意义的生活方式,任何人都可以随时转换成为体制的受益者或者成为体制的受害者。每个人同时兼具中共体制的帮凶和破坏者,这个世界上还有比中国人更分裂的人格特征吗?
    不仅仅访民是整个中国社会的受害者,全国各族人民都是中共的受害者,甚至那些曾经耀武扬威的天天在电视里面的我们曾经的党和国家领导人徐才厚们周永康们,后来都变成了大老虎,他们也是中共体制的受害者。所以,我对访民问题的批评不是针对某个个体,而是针对这个社会产生访民群体现象所表达的论述。而有人借此煽风点火,对我进行人身攻击,这样的攻击我的原因,我分析有三种可能性存在:
    1, 纯朴的访民的情感被个别人利用,尽管我目前使用中文写作,也读不懂我的文章,就开骂。这部分无知者无罪。
    2, 故意煽风点火的,可能不是特务,但是道德素养本身就很差的,为何道德素质差,当时是中共匪毒太深的结果。
    3, 带着特殊任务参加进来搅局的,唯恐反共的人之间斗不起来。
    我认为这三种人都存在。凡是骂我的,请自己站队。
   
    有人问,你既然说不要向中国祈求利益补偿,那么我们失去的利益怎么办?
    我说,有三条路:
    第一, 谁侵害你,就与谁拼命。榜样就是杨佳。
    第二, 既然你又是胆小鬼,害怕对方的强势,又不甘心做奴才,就只能像我一样跑路了或者流亡了;舍掉利益追求,离开那块土地,忘记那个让你伤心的地方。你不仅仅属于中国,你还属于地球。因为如果继续上访,乃是与虎谋皮,等于浪费你有限的生命。
    第三,找比你更弱小弱势的人的泄愤。很多访民看不透中共的邪恶本质,这是最为可悲的。有一些访民因为受到奴化教育,对权力崇拜,对金钱崇拜;当获得不了金钱补偿的时候,而对方又有着强大的权力无法克服,就转向欺负比他更加弱小弱势的。这条路子我劝你们还是不要走。
    依照本人对于中国人的个性理解。欺软怕硬的奴才心理是中国人很普遍的心理状态。当面对强权的时候,满脸堆集了谄媚的微笑。面对弱者的时候,又横眉冷对。最近有访民被强权欺负后就发泄烧公交车,冲进幼儿园杀孩子们,乃是其典型的访民奴性人格特征的显现。
   
    为何学习杨佳的访民少之又少,几乎没有,为何?因为他们已经数代被奴性化了!
    而这一切的根源都是中共之祸。
    当年蒋介石对反对他的被中共收买的知识分子们下的判读:你们没有好下场的!大陆三反五反之后,这些拥共的知识分子自杀的自杀,跳河的跳河。果真报应不爽。
    为何大陆人民受到了如此多的也是如此重的伤害?还是我那篇文章里最后谈到的:乃是远离了上帝的祝福而已。我的文章请你们不要对号入座。如果对号入座,全国人民包括中共领导们都能在此文中找到自己合适的位置坐下来。因为我们同根同种同样受到伤害。
    我将那篇文章最后一段照搬过来,请诸位再仔细琢磨琢磨:
    “有一次有一个朋友告诉我中国和美国的区别在哪里?他说“ One refuses to GOD, one is easy to GOD."一个国家拒绝神,一个国家亲近神。这句话道出了为何中国人民一直处于水深火热之中的原因。也就是说,也许人民愿意亲近神,但是无神论的中共意识形态必须让它的人民与神隔绝。所以,本人以为,除非打破邪恶者设置在人民与神之间的障碍,这个国家就无法获得救赎。也就是说,如果不能认识神,访民和利益集团是一样的丑恶,都可能成为义和团一样的邪恶奸恶之徒。”
    反过来讲,如果访民和利益集团都能悔改,翻转自己的内心,认识主耶稣,神的祝福就时刻降临在你和你全家人的身上!
    逸 风 于2016年2月17日
   
   
   
    谈访民
   
    本人基本认同郑恩宠律师对于访民的判断。
    基于中国大陆大学的教授的素养如此低下,所以就不要期望更广大的普通群众的素养高到哪里去。更何况向中共祈求的访民?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