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郑恩宠
[主页]->[百家争鸣]->[郑恩宠]->[勿忘王若望先生]
郑恩宠
·上海访民聚餐新进步!
·刘士辉律师被拘留7日
·中国曼德拉在哪里?
·张科科等律师战斗在赤壁!
·上海市民再度声援刘士辉律师!
·“扰乱公共秩序”成了麻袋罪?
·上海第四批慰问信寄入狱人士
·关注上海李玉芳被逮捕!
·尚宝军律师见刘晓波被阻
·江西新余三公民受审/傅国涌
·刘士会律师获释
·对三位学者的打压/许行
·中国曼德拉在哪里?
·“天安门母亲”后继有人
·形同虚设的“民告官”
·夏均律师面临吊照?
·更多方励之站了出来!
·勿忘高智晟!美国会听证会
·陈子明获准赴美治病
·香港议员赴台没听北京指挥棒
·上海远离骂刘晓波是狗的人超三百
·长沙申请公开法官考试成绩信息带了好头
·没有香港真普选就没有中国明天
·中国律师将赴美参加宗教研讨会
·蔺其磊、张学忠律师为赵长青辩护
·“国际特赦”:习近平“虚伪反腐”
·支持对《游行示威法》违宪审查!
·王才亮律师论2013拆迁灾难
·张庆方律师谈许志永庭审情况
·支持曹思源《中国宪法修正草案》
·独立中文笔会声明(2014年1月25日)
·上海市民向律师寄新年贺卡
·欧盟呼吁释放许志永律师!
·上海15岁学生参加维权
·许志永一审判决书
·评五法学教授许志永无罪!
·学曹思源人人参与修宪
·中国律师团结起来!
·北京12名基督徒被刑拘!
·常伯阳律师为袁冬辩得好!
·我加入了《公民权利关注组》
·美国科恩教授评许志永案
·新春与张思之律师通上话
·我与胡佳通上话
·公民权利关注组声明(2014年2月1日)
·2013年度十大法治人权系列事件
·2013中国基督教十大受迫害教案
·李肇星的“挨饿人权”谬论/(美国)松柏道人
·接受美国之音采访(2014年2月3日)
·中国农民工生存有多难?
·河南打工妹成美白宫首席理发师
·祝薛顺福案件律师观察团成立!
·接受新唐人记者采访(2014年2月4日)
·美国之音专访夏业良教授
·中国留守儿童6100万
·海外人士对国内问题大进步!
·从维护个人权到维护民权/辛灏年
·打出来的天下,谈出来的国家/资中筠
·甘地自传在中国重新出版
·王全章揭中国律师界黑幕
·打掉政府公司化的怪胎
·陈子明夫妇获奖词
·冤者律师家属到港开记者会的反思
·夏钧律师在美国谈南乐教案
·骆家辉离华对13亿人肺腑之言!
·王成律师发起“”
·王成律师发起“千万公民大联署”
·邓小平女儿是漏网杀人主犯之一?
·丁锡奎律师为侯欣案辩护词
·唐荆陵律师推动公民不合作运动
·唐荆陵律师推动公民不合作运动
·台陆委会主任在南大演讲
·台陆委会主任在南大演讲
·基督教教案与推进中国宗教自由与法治
·没有香港言论自由,还有中国大陆言论自由?
·王成律师被杭州国保带走!
·吴耀宗儿子:父亲创建“三自”是悲剧人物
·海内外声援刘霞!
·香港两万多人反解放军建中环码头
·当局为何对王成律师抄家传唤?
·关注作家小乔回到上海
·小乔回上海受各界关注
·小乔回上海受各界关注
·还刘霞自由 刘霞关注组发起全球联署
·打掉政府公司化的怪胎
·深圳工人维权的启示与希望
·上海张雪忠致莫高义的信
·上海张雪忠为郭飞雄辩护
·20多人在外交部门前静坐抗议!
·基督教“”
·基督教“三自”的内幕与真相
·杭州访民举行茶话会好!
·法律与信仰:法律背后是什么?-访美国法学家伯尔曼教授
·伯尔曼的法律与宗教观
·律师参加北京自由改革派誓师会
·刘萍女儿是90后,中国希望!
·12省31律师致信河南政府
·上海斯伟江律师致孟建柱的信
·曹思源:修宪、取消专政、平反六四!
·赞许志永家人婉拒捐款
·上海逾百青年工人罢工的启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勿忘王若望先生

   郑恩宠点评:
    王若望是一位被邓小平点名开除中共党籍的上海人,现在很少有人知道他了。只有看了他一生的传记,可以知道他究竟是怎样的人,每个人都可独立思考。有一点是肯定的,他是中共老干部,对体制看得很透,给至今仍然迷信共产党会解决自己问题的人,一个有益的启示。
    在上海仍有些访民很可笑,一边要高喊打倒共产党,一边相信共产党怕他,会给她500万、1000万的赔偿。其实属标标准准用政治包装自己的人,想获得海内外反共人士的同情,今后给她政治避难。更可笑的是,还有许多人在捧场,他们的行为是天老大,地老二;在中国共产党老大,上海访民老二,共产党什么都不怕,就是怕我们上海访民,共产党要维稳,就要给我们访民花钱买太平,似乎共产党很快就被这些访民所推翻。
    我认为这些混迹在访民队伍中的乌合之众,已经被大多数上海民众所识破,有奶就是娘,什么人都可出卖,什么人都可骂。对照王若望先生,这些人毕竟要原形毕露。历史已经进入了2016,当有奶就是娘的访民就是可耻,当一个公民就是光荣!
   


   转载来源:博讯网
    《独一无二的反叛者——王若望传》《序》
    “独一无二”解
   
    喻智官
   
    可以用“国宝”两个字表达王若望在中国的地位。从中国人民争自由,争解放,改变和改善自己命运的意义上说,王若望所做的贡献在中国找不到第二个。
   
   
    ——刘宾雁
   
    早就想为王若望写一本传记了,只是迟迟没有下笔,贮存在意识的构思,就像酿酒的原料,在那里悄悄地发酵。
    此间,远去的王若望并未随着时间消失,经过岁月的沉淀,他的精神在日渐颓靡的时代愈益凸显。
    王若望的人格魅力和精神特质是什么?就是对共产党——这个他曾经参与构建的营垒——的反叛。尽管,为了建立自由民主的新中国,他从少年时代起就投身这个营垒的革命,并为它夺取政权不惜献身。然而,掌权后的共产党背誓乱常,建立了一个毫无民主可言的专制制度,实行一套与民为敌的独裁统治,与王若望早年追求的理想完全背道而驰。深具人道主义情怀的天性,使王若望痛切反思自己的过去,勇敢地站出来批判自己的营垒,并义无反顾地走上反叛的不归路。
   
    二
   
    王若望的最可贵处,还不在于对共产党的反叛,而在于反叛的彻底性,这种彻底性在他同侪的反叛者中,是独一无二的。
    王若望从一九五0年代开始,就以杂文形式批判社会弊害,揭示共产党政策造成的一系列错误。到一九六0年代红色恐怖横暴的文革,他就认清毛泽东是一切灾难的祸首。一九七八年文革终场后,他受邀去各处演讲,反思文革斥责毛泽东的恣睢肆虐,是全国公开批毛的第一人。进入胡耀邦推进改革的日子,他在各种场合奔走呼号,强调中国必须补资本主义的课,鼓吹推进新闻言论自由、推动多党民主政治,由此被邓小平钦定为“资产阶级自由化的老祖宗”。
    在感天动地的八九•六四民运期间,王若望不顾自己“戴罪在身”,不惧被控为“运动的黑手”,于上海多次领头参加游行并在广场演讲。
    早在一九七九年,一批青年人在上海成立“人权研究协会”,王若望欣然接受邀请出任顾问,积极参与民间反对组织的活动。一九九一年,他还在取保候审,就筹划恢复“人权研究协会”,并出版地下刊物,直到被公安破获。
    在思想认识上,王若望也是无所忌讳,共产党死守的圭臬法宝典章教条——诸如马克思主义教义,社会主义宗旨之类——通通被他摒弃;共产党设置的清规戒律禁域防线——不容违背四项基本原则,不许挑战现行体制等等——悉数被他冲破;共产党自铸的不准触碰的瓷器陶皿坛坛罐罐——举凡台独、藏独、疆独种种——全部被他砸碎。
    从共产党营垒中走出来的高级干部,彻底反叛如此的舍王若望其谁?
    诗人黄翔在《野兽》中写过这样的诗句:
    即使我只仅仅剩下一根骨头
    我也要哽住我可憎年代的喉咙
    王若望就是这样一根哽在共产党喉咙里的骨头。
   
    三
   
    这样的硬骨头尽管扎痛了中共,但在专制暴政的机器里,骨头毕竟是弱小的,是难免遭受蹂躏碾轧的。早在跟共产党闹革命时,王若望就因批评领导被打成“山东王实味”,险些丧命。一九四九年后,政治运动接二连三,王若望难逃“被运动”的厄运,连番中箭。在毛泽东时代,他被戴上“右派”、“现行反革命”帽子,为此下乡劳动改造,蹲牛棚,坐牢,进“五七干校”;在邓小平时代,他被按上“资产阶级自由化”“六四运动黑手”的罪名,为此受监视居住,再度坐牢,取保候审;在江泽民时代,他是“异见分子”“敌对势力”,为此被流放海外,不准回国,最后客死异乡。
    王若望经受了中共整治异议分子的全部卑劣花样,尝遍了中共镇压反对派的十八般武艺,他身上刻满了中共在各个时期各种罪恶的烙印。他一生的遭际,是见证中共暴政的一个标本,是显示中共黑暗历史的一卷缩影。
    这又是空前也许是绝后的“独一无二”。
   
    四
   
    一九九二年,王若望开始了在美国的流亡生涯。
    在海外的民运和异议人士之间,就如何推进中国民主等重大问题,也有不少分歧和争论。面对各种纷乱的思想和策略,王若望坚持原则一以贯之。
    王若望不同意“六四时学生没‘见好就收’”“学生也应部份承担失败的责任”的论调,明确指出:恰恰相反,六四的最大教训,是组织者没认清中共的专制本质,运动的主流仍“寄希望于共产党的改良”,缺少“更换政权乃天赋人权”的思想指导,错过了推翻中共政权的良机。
    王若望对胡、赵之后的中共不再抱希望,讥称民运中“应当与中共当局谈判”的鲰论是“自作多情”,是“热面孔去贴冷屁股”。他清醒地主张:民运应踏踏实实做实事蓄积力量,只有当民运有了威胁共产党政权的实力,共产党才可能考虑谈判。
    为此,王若望在生命的最后几年,经过积极筹备在美国成立了民主党,以此宣示和共产党势不两立,也为推翻中共建立民主政体做好组织准备。
    一九九二年后,中共开始加快经济建设的步子,一时间,经济发展必然促进政治民主的论说甚嚣尘上。王若望却不以为然,他敏锐地指出:套用中共保守派的话,这种推断叫“唯生产力论”,政治民主只能通过斗争争取,而不可能随经济发展水到渠成。十年后的中国形势佐证了他的预见。
    在流亡海外的老一辈中共反叛者中,王若望的上述言行又是独一无二的。
   
    五
   
    中共党内出了一个王若望,这是中国人的幸运。中共党内只出了一个王若望,又是中国人的不幸,如果出十个,百个、千万个王若望,中国早就不是现在这样了。
    一九一八年,苏联的普列汉诺夫写了一封《政治遗嘱》,他在文中揭露列宁的罪恶,批判列宁推行的无产阶级专政,指出马克思主义的不合时宜。
    一九五六年,南斯拉夫的副总统吉拉斯写了一本《新阶级》,对马克思主义作了否定性梳理,对列宁和斯大林创立的独裁统治进行了清算。书中指出:共产党领导的“共产主义国家存在着一个新兴的、享有所有权的、垄断性的极权阶级,”“虽然这个新阶级完成了革命中最伟大的一次胜利,但其统治方式却是人类历史上最可耻的篇章。”
    从吉拉斯彻底否定共产党至今又过了五十多年,六四屠城和苏联东欧社会主义垮台也过了二十多年,王若望去世也有十年了,中国仍然没出第二个王若望。
    非但如此,在中共挟持所谓的“经济奇迹”,比文革后的任何时期更蛮横、更狂妄、更反动、更残暴、更无赖、更龌龊时,中共党内仅有的异议分子,还僵化地抱持“救党”的菩萨心肠,眼睛死盯着那几个寡头,与虎谋皮地乞求他们推动政改,他们的视野不克超越体制的藩篱,就只能在改良的框架内徒劳无益地打转。
    更可悲的是,在体制外甚至海外的反对派中,期待共产党自我革新、幻想共产党逐步放权等舆论也成了主流。为此,各种无原则的犬儒骑墙,无的放矢的妥协媾和言论纷纷出笼。诸如:“和共产党良性互动”;“与共产党和解共存”;即使被共产党打得趴在地上,依然宣称“我没有敌人”,不一而足。
    如果王若望的在天之灵得知反对派溃败至此,除了气结,夫复何言?
    幸好“东边不亮西边亮”,就在中国陷入风雨如晦的时候,中东和北非的茉莉花革命兴起了,由突尼斯和埃及草根发动的革命和王若望坚守的精神不谋而合。我们从阿拉伯世界的民主革命看到了中国的未来和希望,王若望留下的精神资源必将成为中国茉莉花革命的瑰宝。
    可以坚信,王若望精神深入中国人心之时,就是中国茉莉花盛开之日。
    王若望去世十年了,王若望的光辉还在闪耀,还需进一步宣讲推崇继承发扬。
    是为序。
    读者可通过“香港书城”网上书店邮购《王若望传》
   
    王若望傳 -- 獨一無二的反叛者 上月新書!
   
   
    作者: 喻智官 
   
    出版: 溯源書社
   
    出版日期: 2011/11
    頁數: 308
    ISBN-10: 192181537X
    ISBN-13: 9781921815379
    書城編號: 249069
   
   
    原價: HK$98.00 現售: HK$93.1 節省: HK$4.9
    (購買 10本以上 9折, 60本以上 8折)
   
    沒有現貨, 購買後立即進貨, 約需 21 天
   
   (2012/01/29 发表)
(2016/02/2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