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郑恩宠
[主页]->[百家争鸣]->[郑恩宠]->[迷信领袖批示的后果]
郑恩宠
·香港举行万人游行(10月20日)
·还有1.8万个审批的中国审批经济
·香港十万人参加黑衣游行
·支持陈子明等关于王功权刑拘期满的声明!
·香港12万人包围政府
·海自贸区﹕炸不响的「哑炮」/于怡郊
·支持“恢复良心律师执业权利呼吁书”
·上海218公民维权上层次!
·海内外声援夏业良教授!
·唐吉田律师10月22日获释
·台湾施明德支持香港占领中环
·台湾大学师生声援夏业良!
·在京访民维权的正确方向
·济南市民申请游行获受理?
·上海著名维权律师斯伟江谈陈永洲案
·中国律师、公民捍卫记者权利呼吁书
·达赖喇嘛与华人作家对话
·人权律师是敢死队/陈光诚
·中国当代方励之-夏业良教授
·韩正不要回避上海沈勇之死
·浦志强律师谈中共干预司法
·唐吉田律师回北京受欢迎
·上海拆迁打死人,韩正在哪里?
·上海拆迁打死人,韩正在哪里?
·鲍彤论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
·河南法院要保障律师权益?
·刘萍案10月28日开庭
·香港十万人六天六夜还真相!
·陈光诚家人获赴美签证
·勿忘高智晟
·无学术自由的中国/夏业良
·上海沈勇死物业有执法权吗?
·天安门车起火爆炸的真相?
·欢迎沈勇之死观察团赴上海,韩正准备好!
·刘萍三人案张雪忠等六律师声明
·美国会举行郭飞雄及言论自由听证会
·我参与近200人恢复良心律师权利联署
·中共饿死3755万人来自国家档案馆
·王宇律师看守所会见曹顺利
·祝独立中文笔会选出新会长
·知识分子天职是批判/夏业良
·陈建刚律师被赶出法庭
·独立中文笔会六届大会公报
·三国外交官见倪玉兰基督徒律师
·台港交流绝非「两独合流」/桑叶
·妻弟家再度被搜查(11月1日)
·独立中文笔会2013理事会工作报告
·中共曾饿死近4000万人(国家统计局数据)
·重庆民众与物业、警方发生冲突
·上海318公民维权上层次走正路
·浦志强等22名律师的举报书
·上海张雪忠律师为赵常青辩护
·1.2亿中国知识分子的人心向背?
·中国五女律师就饿死女童案仗义执言
·互联网真能使中共亡党亡国吗?
·先进国家先体制后经济改革/曹思源
·陈光诚家人赴美 胡佳机场送行
·中纪委不受理征地拆迁问题保护最大老虎和苍蝇
·香港五万人集会预演占领中环?
·陈光诚母亲与兄长抵美
·“自由微博”帮你突破封锁
·乡村病和城市病
·大多中国人做的是美国梦
·维权律师张元欣去世
·浦志强律师到看守所探望陈宝成
·祝记者罗昌平获奖
·韩正下属官员万曾炜落马
·中共会允许毛左党成立吗?
·上海张雪忠律师为刘萍的辩护词
·中共会划地政改试验吗?
·谁应对饿死近四千万中国人负责?
·北京近4%大学生信仰基督教
·广东东莞千人罢工一周
·新疆律师被签声明保证家属不违法
·安徽新土改是否会成功?
·金钟论三中全会的政治改革
·难以突围的中国自贸区
·郭建律师访美 中国公益律师不足百人
·难以突围的上海自贸区
·独立中文笔会新闻公报(2013年11月15日)
·如果内核还是党领导就不是改革/鲍彤
·俞正声揭发江泽民和陈良宇下台?
·谁将对劳教受害者赔礼道歉及赔偿?
·南通三百多村民堵路抗议!
·勿忘大饥荒饿死近四千万人 谁之过?
·60亿平方米小产权将合法?
·上海一强拆户突死三中全会后
·河南过百基督教徒与警方冲突
·暴政必亡/蒙总统
·废劳教中国88律师首批声明
·三中全会后深圳闹工潮
·三中全会后上海发生百人群体事件
·内蒙多名律师受压
·评中共三中全会/鲍彤
·云南近千人围矿场抗议
·上海作家蒋亶文在杭州被警方带走
·唐天昊律师就五青年酷刑发公开信
·诸暨上千市民在政府门前请愿
·夏钧等十多律师赶往河南为教会辩护
·突破网络封锁有新招!
·“人相食”中共文件大曝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迷信领袖批示的后果

   郑恩宠点评:
    迷信领袖的批示能解决自己命运的人,在中国数千年的历史中,在百姓中有着深厚和广泛的土壤基础。文革中的李庆霖给毛泽东写信,获得毛泽东的批示,毛泽东给了他300元,解决他儿子上山下乡吃不饱的困境。毛泽东在中共中央全会上还问:李庆霖到了没有?弄得在场的中共领导很尴尬,李庆霖还不是党员。不久,李被突击发展入党,马上被补选为中共中央候补委员。从此李的社会地位发生了火箭式的变化。
    毛泽东去世,李不久就被判无期徒刑,2004年去世。当年我也是全国近二千万知青中的一员,二千万知青和他们的父母都在欢呼,感谢毛主席的批示。其实,毛泽东还是坚持上山下乡的革命路线。黑龙江兵团宣布,要扎根边疆,不许扎虚根,要子孙万代在边疆。那年我22岁,在兵团第六师(建三江)后勤部机关工作。被奉命到知青工作组工作,到各基层团、营、连宣传毛主席的批示,调查侵犯知青合法权益的案件,写调研报告,向领导反映基层情况,并作出建议。
    兵团六师组成几个知青工作组,我被分到慰问27团、59团和60团的那一组。我在59团(青龙山农场)工作过,27团(勤得利农场)我在黑龙江的边防巡逻队(打鱼队)工作过,60团也是我经常去开会的地方。我们这一组带队的是政治部群工处的一位女干事芮,原来她也是上海知青,比我小四岁,在我们这一组20多人中,她是我唯一的上海老乡。
    群工处是负责兵团内的工会、共青团、妇联等工作,芮对那一套当然很熟悉,那年她才18岁,已经在中苏边境的准军事部队担当大任了。我在后勤部门任团总支副书记是业余的,我的本职工作是六师后勤仓库副主任,仓库设在福利屯火车站附近和离富锦县城4公里的白炮台,在松花江边。六师几十万人的枪支弹药、汽车、拖拉机、收割机、播种机、粮食、化肥、钢材、煤、木、油、商业日用品等都经我们的手。


    我对女知青被军人强奸等问题很外行,兵团规定知青头三年不准喝酒、不准抽烟、不准谈恋爱。后来要扎根边疆,要鼓励谈恋爱,知青干部要带头。鼓励女知青嫁给贫下中农,男知青要娶当地女人为老婆。表示你对毛主席的无限忠诚,考验你对共产党的忠诚,考验你对祖国无限的爱戴。
    我们这一知青工作组的20多人,有来自北京、天津、上海、杭州、牡丹江、佳木斯的知青干部,有满族人、蒙古人、鲜族人等,对这一苦旅感到很茫然,反正听天由命吧!而二个月的行程,我记了几大本笔记。问题的严重性,过了多年后还未彻底想明白。
    一次到了六十团,知青工作组已经分成几人一小组,我和小芮在60团青年团女副书记(当地人)带领下到一个新建连队。到了连队,由连队副指导员(北京女知青)带路,我建议到远处一个还没冒烟的帐篷去看看。我的经验,已是11月初冬的下午三时,已经没农活的季节,知青们应在帐篷内休息,怎么没有点火?人在里面不是要挨冻吗?
    到了帐篷内,那是一个住了30多个女知青的帐篷,一下欢腾起来,马上有几个女知青往油桶做的火炉送柴木,几分钟后帐篷内变得很热。知青们忙乱地将挂在上方两边铁丝上的大头鞋、短裤、内衣收起来。大头鞋是北方冬季在外行走的棉胶鞋,下班后要挂在高处烤干。帐篷内两边用木板做的通铺床,中间放一个油桶,半个埋地下,用来烧火将帐篷烤热和在炉上烧热水。知青们高兴得跳下床,将四个知青干部围得团团转,帐篷内狭窄的通道,30个女人将我一个男人挤得不知所错。
    我赶忙叫连队女副指导员解围,大家还是坐到床上,还是像我们进来前那样,在编织毛衣、看书、打牌、听半导体收音机的音乐,我们传达毛主席的指示,再和大家开个会,交流一下。没想到,副指导员嬉皮笑脸地说,毛主席指示我们已经知道,今天你是我们这儿的贵客,是最受欢迎的人。我说,今天小芮是我们中最大的官,她是师群工处干部,那个是你们团部青年团副书记。
    哈哈一阵笑声,几个知青叫起来,你是今天我们这儿的一个爷们。我问,连队的男知青到哪儿去了?他们到山上伐木、采石子、拉沙去了。晚上,狼叫得我们害怕级了。你就在我们连队天天传达毛主席的话吧?你们来了,我们食堂的伙食会好起来。
    我问小芮,怎么传达首长的指示?要知青子孙万代在边疆?怎么要求来自大城市的女知青找贫下中农做丈夫?小芮轻声说,你现在体会到我们群工处的难处吧,师部首长都是男的,我们怎么跟他们说?你还是他们的政治经济学教员,你有机会和他们反映知青问题,尤其是女知青今后的婚恋问题,否则她们如何安心在农场工作一辈子?
    拥挤的帐篷内,那些女知青将我逗乐,有的要我暖暖她们的手,有的将双手唔在你的脸上,要你暖暖她们的手,许多手有冻块,真是可怜极了。这是我离开母亲后,第一次触摸女人的手。那年我22岁,她们才20、18 、17 、16岁。许多姑娘穿着自己编织的花花绿绿毛衣,挺着胸脯紧挨着你,没有一点坐怀不乱还真不行,否则很快传到上级哪儿,要受到严厉的批评。
    多年过去了,我才明白一些,那是中国那段特殊并荒唐的年代,兵团知青们的性饥渴。一批基层连队的女知青,突然见到一个从师部机关来的男知青首长,恨不得一个个像小羊那样向你扑来。怪不得那个女副指导员说,你以后多来来,我们的姐妹吵嘴也少了。
    中国著名的女演员刘晓庆,在《我的路》中写到,当年她下乡挖水利,每人每天挖一立方土才可下班,今天谁要是帮我挖完,我就嫁给谁,那年她才十七岁。
    我和小芮说,下回我在的小组多几个男干部,到了女宿舍,不会太尴尬,你们到了男宿舍,男战士们,不敢拥撞你们,最多话上调侃你们几下。没想到毛主席的批示,造成几千万知青要扎根农村,扎根边疆一辈子,造成多少人的痛苦?今天的公民,你要是再迷信共产党的体制,再迷信共产党的领袖,你不是仍在沙漠中找不到方向吗?今天的中国,不是有六千万留守儿童,六千万留守老人,四千万留守妇女吗?在城市打工的农民工中,又有多多少少临时夫妻在过日子?
    那些年,我们都是迷信共产党,迷信共产党领袖是我们大救星的愚民、奴民。今天万千人到北京要习近平批示、发话解决自己问题的人,你不也是这个星球上最愚笨的人吗?
   
   
   
   转载来源:博讯网
    [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团长奸淫数十知青 叶剑英:杀一儆百
    (博讯2016年02月11日发表)
   
   
   
   
      各地有关迫害、殴打、奸污知识青年的案件相继被揭露出来,最先被揭露出来的恶性案件是黑龙江建设兵团第二师十六团团长黄砚田、参谋长李耀东两人合伙奸污和猥亵几十名女知青的罪行。本文摘自2012年12月3日《羊城晚报》,作者王维宁,原题为《大起大落的李庆霖》。
   
      在“文革”时期,出现过许多奇怪的事和人,李庆霖就是一个。李庆霖(1936年-2004年)福建莆田人。1952年任福建莆田县某中学校长,1957年被划为右派,受到降职降薪处分,被分配到莆田县城郊公社下林村小学任教。1972年冒险写信给毛泽东“告御状”,反映儿子李良模当知识青年“口粮不够吃,日常生活需用的购物看病没钱支付”的问题,受到毛泽东重视并回信:“寄上300元,聊补无米之炊。全国此类事甚多,容当统筹解决。”毛泽东是在游泳池读李庆霖的信,读到伤心处,连眼泪也流出来了,他关心知青得到中央的高度重视。
   
      中共中央文件下发后,各地有关迫害、殴打、奸污知识青年的案件相继被揭露出来,最先被揭露出来的恶性案件是黑龙江建设兵团第二师十六团团长黄砚田、参谋长李耀东两人合伙奸污和猥亵几十名女知青的罪行。周总理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愤怒地说:“公安部要派人去,不要手软,不要畏缩,要大胆管。”叶剑英元帅也拍案而起:“要‘杀一儆百,杀一儆千’!”
      1973年6月23日,福州军区司令员韩先楚派专车将李庆霖接到福州,赞扬他给毛主席的信写得很好,并说中央有交代,生活和工作上有困难尽可直说无妨。李庆霖提了两个要求:一是1958年“大跃进”时,因临时接手的那个班级成绩低而被插上“白旗”,撤销了教导主任职务,工资也由55.5元减为42.5元;二是其妻张秀珍原在莆田县二中做工友,是“有户口”的正式公职人员,后被解雇,李庆霖要求政府主持公道恢复其职。韩先楚说:“当然应该平反!”此时莆田街头出现了大幅标语:“向李庆霖的革命精神学习!”“向不正之风开火!”“向破坏上山下乡运动的人开炮!”此时,李庆霖成了各种力量都要争取拉拢的对象。他的信也成为中央高层调整知识青年政策一个契机。不久,他被誉为反潮流英雄;后任莆田县革委会教育组副组长、莆田县“知青办”副主任,第五届全国人大代表、人大常委会委员、国务院知识青年领导小组成员。1973年,以他的名义在《红旗》杂志第11期上发表《谈反潮流》终酿成大错,毛泽东逝世后的1976年11月,他被隔离审查,1977年11月被捕入狱。1979年被判处无期徒刑。1988年减刑,1994年8月提前出狱。
   
      长期的身心损害,使李庆霖多病缠身,显得虚弱、苍老。李自嘲说:“苏武牧羊流放19年,我也蹲了19年牢,现在老了,没用了!”出狱后,他没有退休金,仅靠县民政局每月发放300元救济金维持生活。晚年患上神经官能症,常常觉得气喘心悸,只有靠服用安定片才能入睡。刚出狱时,身体尚好,常常主动帮邻里收缴水电费,写些喜庆对联类字幅,妻子张秀珍原在莆田四中工作,因受牵连被开除公职而去世。老伴去世后,李庆霖变得更加孤僻不愿见人,常到女儿家小住,一来为避客,二来也为图个清静的环境养身体。2004年2月李庆霖逝世。
   
    来源:羊城晚报 _(网文转载)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z_special/2016/02/201602110713.shtml)
   
   
(2016/02/1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