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郑恩宠
[主页]->[百家争鸣]->[郑恩宠]->[一个大写的上海人国务院秘书级律师]
郑恩宠
·709李和平律师新年开始发声
·中共向看守所派驻法律援助值班律师
·709案为何高调开场低调收场?
·为入狱维权者筹集律师费值得提倡
·2018“福州”案律师辩护团组织得好
·《律师法》修改进步与倒退
·上海有访民要炸律师的破船
·房子用来投资的货币定会贬值的
·老板们为何纷纷与政府闹离婚
·当局用官派律师排挤维权律师成风气
·维权者糊涂骂律师结果很差
·中共加紧提高“赤脚律师”入门标准
·中共30年对国民法律援助真相
·中国人申请法律援助难于上青天
·中国法官逼律师为娼
·香港人权律师任大律师公会主席
·王宇律师儿子出境就读当局明智之举
·中国法官犯罪率远高于律师犯罪率
·纪念曹顺利要走向健康方向
·好样的余文生律师妻子许艳
·按台湾比例中国年法律毕业生应50万
·香港与中国内地律师地位天地之别
·中国人权律师不会被灭种!
·上海官派律师全面进社区钱从哪里来?
·中共第一政治对手是人权律师
·关注政治讲法治是访民进步开始
·律师是民主社会最重要人权保障者
·李庄律师是否能平反看依法治国真与假
·韩正的正规学历是小学五年级
·复旦六党员炮打张春桥悲剧人生
·上海访民进黑监狱官派律师在哪里?
·法学家江平、张千帆为随牧青律师呼吁
·安徽拟对572名干部暂缓、不宜使用
·上海社区官派律师誓师会对付访民
·上海实习律师每月2500元收入真相
·香港十团体呼吁全球声援中国人权律师
·2017中国查处警察违纪8159人次
·制造“秘密”案上海领导人罪责难逃!
·人权律师近300年来中国唯一骄傲
·中共明确法律援助经费由政府承担
·上海安监局局长齐峻被提起公诉
·司法部公开处罚42名律师消息
·32名律师成全国人大代表、政协委员
·两律师所被没收被罚款千万元启示
·许艳婚后无工作靠余文生律师收入养活
·最高法:着力解决缠诉、闹访问题的反思
·北京已有公职律师392人公司律师412人
·官派律师代替自聘律师教训和对策
·北京14律师任人大代表16律师任政协委员
·10律师当选人大代表、政协委员
·民告官勿忘罗豪才!
·江平:律师是中国未来法治的希望
·中国55律师2月6日声明
·鲁炜倒台!小米公司对我有客观评价
·山东副省长低价购房入罪上海呢?
·多国外交官探望三在京人士思起什么?
·全盘否定官派律师并不可取
·从12上海访民诉状看中国局势变化
·曹忱律师犯罪为何不大张旗鼓报道
·中共从未承认无限上访、无限申诉合法
·中共从未承认无限上访、无限申诉合法
·中共从未承认无限上访、无限申诉合法
·中共成为承认无限上访、无限申诉合法
·宪法:国家主席任期制取消可无限连任
·中国两会律师代表委员作用不可或视
·官方透露中国有近千维权律师
·上海陈建芳为何能获人权奖?
·习近平对上海访民政策继续维持现状
·上海房价每千元降二元的政绩
·绿卡和户口二选一是进步还是倒退?
·对中国律师最新数据的思考
·对美国进口大豆报复的后果
·律师上书国务院城管文件失效
·中国法官队伍是否在进步?
·有律师犯猥亵罪、转移毒品罪、危险驾驶罪
·传韩正亲信上海前公安局长张学兵落马
·美国2003年起人权报告提到我
·美人权报告2003年起提到我(二)
·性侵女学生的教授往往是犬儒加色狼
·中美贸易是舆论战也是人心向背战
·中美贸易战前国内开始乱?
·喉舌在习博鳌讲话后贸易战突然转向?
·殴打律师的9人被判刑!
·中国民营企业家为何称特朗普太伟大
·习近平何时能禁止中国的师生恋?
·美国务院、驻华使馆为何声援李文足?
·特朗普和中国官员谁在说谎?
·美英法打叙利亚中共媒体在误导?
·性与学术交易是中国高校普遍问题?
·64年党龄老人十年上访愚忠、死亡路
·中国政法大学被骗6500万元荒唐!
·律师诈骗8000万官方仍保持沉默
·央视记者遭扣押打了上海帮的耳光
·没有免费的自由!加油张凯律师!
·中纪委找到查处法院院长受贿新思路?
·中兴公司失败是败在律师上
·律师行贿法官82万官媒集体沉默
·美国打了中国律师制度的七寸?
·刘忠林25年冤案平反律师6年艰辛付出
·中“芯”根源未肃清陈良宇上海帮流毒
·巴西大豆危机和北大学生觉醒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一个大写的上海人国务院秘书级律师

郑恩宠点评:
    每天看网很热闹,独立思考更重要。看网上的上海公民维权、英雄、斗士、名人一个接一个,究竟谁是真英雄?各人有各人的价值观,各人有各人的眼光。讲一句接地气并人性化的俗语,在中国社会的转型中,一个公民个案维权的结果,就看你跟人是否跟对?
    春节前,一个上海知名度很高的知名人士,一个被以仓库为博客名的许先生,反复多次在海外网上称为,一个伟大的访民的知名人士,来看望我。被四个警方人员围堵,还大吵了一顿,最最终警方人员表示个人掏腰包,请我们到饭店喝酒聚餐。四个警方人员加上我和蒋美丽一起七人聚餐。之前、之后我和这位知名人士共有五小时左右的交流。
    谈到两次入狱的访民王水珍一家,不仅政府给她全家落实政策,给了500万元价值的住房和现金,全家到了美国。起先还在我女儿那儿住了半个月,我帮她找到美国律师。知名人士认为,王水珍全靠你,她天天到你家的结果。谈到小孩到美国读高中,夫妇全家到美国的H案例,知名人士认为,H跟人跟对了。
    作为中国名牌大学毕业的法学生,被国务院聘为立法秘书、秘书级律师的上海人,也坐过牢,在上海的房子也被人骗走,到法院从未打赢过官司,几十年申诉讼,从未赢过。其父是上海知名记者,到延安采访中共和毛泽东,在国民党统治区的媒体,公开报道中共、毛泽东,最终还是被中共打成大右派。

    一个国务院秘书级律师,其地位有几个上海的维权公民、人士能相比,其经济、福利的损失有几个访民英雄能比?他还为中国和上海访民写了不少文章,表示支持,其影响力远远超过上海任何一个访民中的名人。我和这位前国务院秘书在网上有交流,他一直称我为老师,尊敬的前辈,但是我比他大了还不到十岁。
    上海一大批访民的失败,其主要还是自己,迷信共产党,迷信共产党领袖、迷信共产党制度,另一个重要方面:确确实实是跟错了人,被一个个骗子、乌合之众所骗。
    转载来源:博讯网
    [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俞梅荪:宁愿放弃减刑也决不违心认罪的国务院秘书
    (博讯2016年02月11日发表)
   
   
   
   
   
   
    导读:2016年1月31日是俞梅荪在春节前被捕22周年日;1月30日是刑满释放19周年日,重读网上旧文。
   
    俞梅荪誓死护法
   
    王晋
   
    1994年起,国务院从事立法的秘书俞梅荪深陷冤狱,在北京市第二监狱第5大队第15中队服刑,担任班长,带领全班服刑人员月月超额完成劳改生产任务,他兼任大队3个中队的文化教员,在全监狱18个中队的两次统一考试,他的学生都囊括大队、中队、个人三项第一名。半夜里,囚徒打架斗殴,他冒着危险冲进去,奋勇制止突发的群殴事件。1995年度,他荣获全监狱劳改积极分子,其事迹被专题报道。
   
   
   
   
   
    1996年初的一天,中队长石长青警官对俞梅荪说:“你可以出狱了,依法对劳改积极分子必须减刑8个月至1年,你刚好还剩下11个月,赶快交一份认罪书,我们马上到法院办理减刑释放手续。”
   
    对于写《认罪书》,俞梅荪疑惑的问:《刑法》第78条明明规定:“确有悔改或者立功表现的,可以减刑。”第72条:“根据悔罪表现,可以缓刑。”我依法只需“悔改”而不是“悔罪”。对判缓刑的人,需要悔罪。人无完人孰能无过,我可以悔改,但我根本没有犯罪。况且,江平律师(七届全国人大法律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中国政法大学原校长)在一审、二审都为我作无罪辩护,你要我悔什么罪呢?!我明明无罪,法院却判我有罪,这是违法的;现在你们又要我无罪认罪,同样也是违法的;我无罪而违心认罪,更是违法的啊!
   
    石中队长一下子给问住了。
   
    接连几天,好几位上级警官分别来训话开导。其中,大队长郭政警官说:“《刑法》关于减刑只需‘悔改’而不需‘悔罪’的规定,尽管已经发布10多年了,但我还从来没有遇到不认罪就能减刑的。现在社会上大家都在违法,你无罪而认罪又算得了什么呢?”
   
    俞梅荪说:“人家不懂法律,被你们懵了,违心认罪;或者是被你们威逼利诱,委曲求全,情有可原。但我是搞立法的,一字之差,只能死在这里了。”
   
    俞梅荪服刑以来,不断有全国人大、国务院、最高法院的同事、老同学为使他提前出狱而疏通关系,分别到狱中动员其赶紧认罪,回家照顾病重的母亲和弟弟。俞梅荪对国务院秘书同事张师兄说:“江平先生为我作无罪辩护,却被判为‘缺乏事实和法律根据’而受辱,我怎能认罪而再使江平先生受辱呢?”
   
    张秘书说:“那我请江平先生来要你认罪?你认吗?”俞梅荪沉思了一下说:“即使江平先生来,我也不会认罪。”
   
   
   
   
   
    76岁的俞母郑珍的心脏病重,卧床不起,听说儿子不肯认罪而早日出狱,很气恼,请人搀扶着来到郊外监狱,要看个究竟。
   
    俞母一来,就被大队长、中队长、小队长等10来位警官围住,你一言我一语地说:“你儿子表现很好,马上可以减刑回家,但他就是不认罪。”“你叫他认罪吧!让他马上回家照顾你!”
   
    俞梅荪勃然大怒,拍案而起,指着一群狱警怒吼道:“我根本就没有罪!为了我妈,我可以认罪。”他转而对母亲说:“只要你发话,我马上认罪,我是为了妈而认罪的!”
   
    母亲见儿子大义凛然,一身正气,反而无话可说了。回家之后,她精神大振,一再表示“一定要等儿子回来!”她的身体也奇迹般地好转了。
   
    俞梅荪因拒不认罪,其班长和教员被撤,受到狱警各种莫名其妙的非难和处罚,还威胁说,刑满也不释放了。
   
    (2008年6月发表)
   
    江平曾为俞梅荪无罪辩护而败诉受辱
   
    王俊秀
   
    (中国政法大学八九学生)
   
   
   
   
   
    江平先生不但对中国政法大学的八九落难学生施以援手,还直接参与对一些忠良之士的法律救援。曾在国务院任秘书而从事立法工作十年的俞梅荪被陷冤狱时,当年交通不便,江平先生拐着腿,顶着酷暑奔走,从城北穿越市区,来到南郊看守所,还出了一点车祸。他以律师身份在一审和二审为俞梅荪作无罪辩护。法庭根本不采纳江平先生的辩护词,还百般刁难。看着法学界一代宗师,连连被下三滥法官所打败,为自己受辱,俞梅荪痛哭不止。
   
    俞梅荪入狱后,不少同事和好友找了关系为他争取出狱的机会,但必须签字认罪。俞梅荪坚决不从,决意把牢底坐穿。俞梅荪说,我不能认罪,江先生都说我无罪!我怎能再让先生受辱呢!
   
    10年后,一无所有的俞梅荪在北京天则经济研究所的会议上,再见江先生。他心存感激又无以回报,只能当众对江先生深深地鞠了一躬!
   
   
   
   
   
    2010年1月23日,在江平八十华诞会主席台,江平握着俞梅荪的手问:你现在怎么样?俞答:又陷新劫难,什么法呀,都是没用的。
   
   
   
   
   
    江平听了俞梅荪的回答,黯然无语,一脸凝重,在八十华诞会上作《中国的法治处在一个大倒退时期》讲演。
   
    ●摘自《王俊秀:江平先生与“八九”一代》2014-12-29
   
    读者江辉赋诗
   
    又逢每年元月末,百感交集忆人祸。
    身为立法工作者,构陷囹圄受折磨!
    冬寒被薄难入梦,酷暑炎炎且熬过。
    三餐霉变强忍饿,恶吏狠毒震阎罗!
    坚持信念何认罪?无辜蒙冤古来多。
    宁折不弯当自重,云散拨雾看山河!
   
    ——作于2016年1月30日俞梅荪刑满释放19周年日
   
   
   
   
   
    2006年11月,俞梅荪(中国政法大学客座研究员)和中国政法大学师生送法下乡,在山西省朔州市平鲁区井坪镇,就有关土地承包、生产经营、劳动保护等,向农民义务咨询。(记者徐烨摄,原载人民日报2006年12月6日第14版)
   
   
   
   
   
    2007年,俞梅荪13年后回到北京市国家安全局看守所故地重游。
   
    读者来信和对话
   
    ●毕克:俞梅荪在狱中也为立法身体力行。
   
    ○俞梅荪:立法工作者不能违法是最起码的常识和职业道德,我的价值仅此而已。但问题是,谁都说我神经病,傻死了。
   
    ○毕克:该做的你都做了,可谓无憾无悔!
   
    ○俞:谢谢您的首肯,使我荣幸之至!
   
    ●古远:俞梅荪大义凛然,好似京剧“红灯记”的李玉和,但面对的却不是日本鬼子鸠山。
   
    ○俞:李玉和是我从小喜爱的大英雄。刑满释放那天,我昂首唱着李玉和的台词:“狱警传,似虎狼嚎,我迈步出监!铁锁链,锁住我双脚和双手,锁不住我雄心壮志冲云天!”学者贾植芳(1915-2008)曾四次坐牢:因参加学运而在国民党监狱,因抗日而在日本鬼子监狱;1949年后被冤为反革命罪而两次坐牢达二十年。他感慨,前两次坐牢很宽松和短暂。
   
    ●孙德:你身处高位,还遭此不公,何况普通百姓!你身边的众多大佬相助,尚且这样如此,普通民众可想而知!
   
    ○俞:在狱中看到普通百姓的冤案很普遍和申冤难,更使我痛心疾首!
   
    ●隋善缘:对不讲道理,不依法的人,还是要坚持讲道理讲法,中华民族才有可能走进和谐社会。
   
    ●林山:仔细想想,如司法不公正、受制于个人权势是多么恐怖的事。法治,公正的法治是人民经历几十年的苦难发出的呼喚!人治,就是灾难!文革就是最有力的证明!
   
    ●金荷:为坚持自己良心正义的人,点赞。为那些坚持真理,在黑暗中对抗黑暗的人,点赞。他们没说自己是民族脊梁,但是,五千年中华,正因为有这些不识时务的坚持者,生生不息。(网民留言)
   
    ●未名:因为有这些无私无畏为民主自由而默默抗争的人,中国才有希望!
   
    ●陈宏:这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在这个时代不妥协,有良知,有底线,有态度,将始终是我们的宗旨,也将带领我们走向最好的明天。
   
    ●张国:没有政治体制改革,啥路都没有。在现存体制下的任何改革都是挖肉补疮。
   
    ●薄山:送上,清代顾贞观词(致冤狱发配塞外的学士朋友):季子平安否?便归来,平生万事,那堪回首!行路悠悠谁慰藉,母老家贫子幼。记不起,从前杯酒。魑魅搏人应见惯,总输他,覆雨翻云手,冰与雪,周旋久。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