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半空堂
[主页]->[人生感怀]->[半空堂]->[上海天蟾舞臺的拆遷官司]
半空堂
·论新兴行业
·无耻文人说无耻
·说沈绣 谈风月
·唐人街牌楼下的故事
·苏联无男子 中国多奇女
·说“玩”种种
·我心中的六四
·我的朋友秦晋
·我知道的瞎子阿炳
·把壶说壶事
·亚法大自在歌
·杂 谈
·宁波阿娘的故事
·浅谈上海的苏北群体
·金 根 伯 伯
·浅谈福州路书店
·我和上海同乡会
·老友龚继先
·朽 翁 小 記
·无锡周家
·我和《大成》有段缘
·我逃台湾的感受
·母国的电视不忍看
·浅说甲申到甲午
· 我 懂 了
·香云纱和连环画
·讀照後的感慨
·为庞荣棣喝彩
·黃庭堅的《經伏波神祠》卷及其他
·回忆朱延龄二三事
·
·历史随想篇
·我的耷鼻涕表弟
·屎的抗议
·诗的葬礼
·怪 谁
·为庞荣棣喝彩
·谈“逼”
·不 怕 歌
·不忘当年“上体司”
·谢天公赠书
·痛说江亚轮沉没
·读史杂叹
·吴清源先生逝世感言
·浅说黄异庵
·忆公何止念平生
·和张大千神侃
·台北街头小记
·说一件旧事
·叹中华赞国士
·浅说汉奸梁鸿志
· 賽金花和洪鈞
· 一封關於毛江私生活的信
· 厥倒歌
· 未莊採訪記
·雜說蔡孟堅
·一次悲壯的秘密晉見
· 楊度和他的女婿郭有守
· 聽先師說舊時貪腐
· 再說先師
·惟仁者壽
· 怪 哉
·悼則正小哥
·上海天蟾舞臺的拆遷官司
·聽薛耕莘談杜月笙
· 襠內那個病
·採 訪 章 然 伉 儷 記
· 宋慶齡的悲劇
· 廁上詞——調寄“西江月”
·上海話“奎勁”的出典
·昌茂,你必須說清楚誰是敵人
· 吳昌茂為何敢如此囂張
· 上海話“赤佬”的出典
· 趙小蘭的爺爺趙以仁之死
·黿 瘞 記
· 追憶馮其庸先生
·敬奉上廣下元大和尚八十八韻
· 少儿社那代人的几个绰号
· 幸虧張大千沒有留下
·謝门四杰遺韻千秋
· 食薇亭記
· 半空堂說夢
·文人打法官及其他
·説 期 望
·上海話“小斗亂”的出典
·畫 魂 乃 似
·買雞蛋時的聯想
·林 沖 爆 料
·十月革命和中共的關係
·通姦古今談
·網師園虎儿之死的傳說
·除 毛
·娘的绝症
·網師園虎儿之死的傳說
·張大千和孟小冬
·李志绥和熊丸
·寫王若望先生的一件小事
·一封張大千的長信和墨荷
·開苞今昔談
·不能忘記齊如山先生
·蟬園公父子小記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上海天蟾舞臺的拆遷官司

   
    ——王亞法
   
    老一輩上海人,把地處福州路雲南路口的“天蟾舞臺”,稱做“新天蟾”,因為它是一九三一年,從南京路、浙江路和九江路的三岔路口,即現在的新永安大廈,也叫“七重天”的舊址拆遷搬過來的,為了區別,那裡被稱做“老天蟾”。
    說到天蟾舞臺,首先要説它的老闆顧竹軒。


    顧竹軒,蘇北鹽城人,早年來上海混天下,靠拉黃包車為生,後又憑著自己孔武有力的身坯,考進了公共租界巡捕房,當了個小頭儿,接著又拜青幫大字輩劉登階為老頭子,利用幫會的名義,將蘇北籍黃包車夫和下層苦力廣羅自己門下,成立了“蘇北旅滬同鄉會”,自任會長。顧竹軒當上會長後,疏財仗義,廣結善緣,凡是蘇北同鄉有難,皆慷慨解囊,有客死上海者,捐贈薄皮棺材一口,由同鄉會出資運回老家。他常掛在嘴邊的一句話是:“只要瞧得起我顧四(因他在家中排行老四),脫褲子當當也來。”
    每逢蘇北地區有災情,顧竹軒當仁不讓,踴躍捐獻,凡是蘇北籍市民中有抵牾,必由他出面請吃茶“講斤頭”來擺平。由於他急人所急,樂善好施,凡在上海下層的蘇北市民中,提到顧竹軒的,無不以“顧四爹爹”稱呼之。
    顧竹軒發跡後,巴結了上一代青幫大字輩的李徵五,合伙開設了“新新大舞臺”。因李徵五無意娛樂業,不久將戲院盤給了顧竹軒。
    顧竹軒全權掌控“新新大舞臺”後,為了更換戲院名稱,請解夢人取名。
    解夢人問他昨夜有何好夢?他答曰昨晚夢見了三腳蛤蟆。
    凡是見過年畫“劉海仙耍金錢”的人都知道,三腳蛤蟆是傳說中會吐金錢的吉祥物,因此,“新新大舞臺”經過裝修,取名為“天蟾舞臺”,即老上海人口中的“老天蟾舞臺”。
    顧竹軒盤下“天蟾舞臺”後,果然生意興隆,不久又開設了太祥南貨店、大生輪船公司、同慶舞臺、大江南飯店、天蟾玻璃廠……成為上海灘除黃金榮、杜月笙和張嘯林之外的另一位黑道人物。
    正當天蟾舞臺生意蒸蒸日上之時,顧竹軒突然收到一張工部局的通知,限令天蟾舞臺拆遷,賠償銀元五百塊。
    顧竹軒接到通知後,一時如五雷轟頂,有覆巢之虞,不知如何是好,因為“天蟾舞臺”的宅基地屬英租界,雖說他手握地契,但畢竟這在租界裡,是洋人是地方,工部局下令逐客是政府行為。他四處活動,從杜月笙那裡打聽到,原來是隔壁的永安公司,為了建造新永安大廈,覬覦“天蟾舞臺”的宅基,勾結工部局官員,出此招數。顧竹軒知道後,氣不打一處出,揚言要和永安公司拼命,但永安公司是註冊在英國的,有英國人撐腰,拼命也無濟於事。在這關鍵時刻,還是杜月笙幫他出了主意。杜月笙説,洋人講法制,用下三濫的招數沒用,說罷,給他介紹了兩位英國律師。顧竹軒一時膽氣陡增,決定與工部局背水一戰,對簿公堂,官司一層一層往上打,最后打到倫敦英聯邦最高法院,經終審,上海工部局敗訴,并責令賠償天蟾舞臺拆遷費十萬銀元。顧竹軒因禍得福,得了這筆錢,在今日的福州路、雲南路口買下一塊土地,蓋了一座比以前更为恢宏的“天蟾舞臺”。
    “天蟾舞臺”因久年失修,一九八四年,劇場前面的八根大柱子,其中一根突然发生倾斜,就此剧场停演,准备重建,但当时因资金缺乏,一再拖延,幸虧香港大佬邵逸夫慷慨解囊,出資修葺,由此“天蟾舞臺”改名為今日的“天蟾京劇中心逸夫舞臺”,由“公私合營”又一次地變為“私公合營”。
   
    八十年代初,我工作的少年兒童出版社,曾經出版過一本叫《舊上海的故事》,是鄭拾風等一批老作家領銜寫的。書中説,天蟾舞臺的拆遷,是驚動國際的一件大事,是上海近代史上,中國人民反帝鬥爭的偉大勝利,現在回顧,頗覺好笑。
    笑甚?好笑有二:
    一,中國人在英租界裡和英國人打官司,因為有地契憑證,竟然能打勝,聯想今天在偺們人民當家作主的共和國裡,民間有哪件拆遷官司是能夠打贏的,至於那些堆積如山的拆遷自焚、爆炸案件……筆者就更不敢妄議了。
    二,人民政府以公私合營的名義,一分不出,從資本家手裡合來財產,到建政後第三十五個年頭的一九八四年,竟然無錢修葺,要資本主義的香港資本家來出資,又變成“私公合營”……
    呵呵,運鍵至此,筆者只能以大笑來終結此文——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二〇一六年二月二十三日於悉尼食薇齋
   
   
   
   
   
   
   
   
   
   
   
   
   
   
   
   
   
   
   
   
   
   
   
   
   
   
   
   
(2016/02/2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