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 天数所在,人不得而改之 ——再论诸葛亮的教训]
曾节明文集
· 为什么公有制与宪政民主不相容?
·为什么公有制与宪政民主不相容?
·婚姻自由优于一夫一妻
· 中国为什么亟需重树儒教为国教?
· 中国为什么亟需重树儒教为国教?
·煞星乍现:国民党已近弥留
·力拔山兮气盖世,时不利兮骓不逝:彭明的死因及其得失教训
·曾节明:桂河华军墓修建者梁山桥
·习近平“反动复辟成功”是一个伪问题
·中共最怕什么样的民运?
·时局前瞻:集权和毛左化,习近平最后的疯狂
·彭明不朽,但其冒险主义教训沉痛
·“政治化”才是维权的出路
·喂养中共的不仅是“白左”,还包括共和党建制派
·难民风涌,中华文明滑向南宋格局
·中共近亡玄学征兆其二:首无水,王入常
·习近平对雷洋案的怂包处理,正引发民权运动
·中共气数已尽的玄学征兆
·习近平复辟计划经济,中共决不会打朝鲜
·济南“1.4”事件反映出习近平的毛共新趋向
·中共习近平政权为什么必然回归毛泽东?
·伊斯兰势力为何对西方敢死恐袭,仇恨之根在哪里?
·中国将以南方为中心建国
·中共改抗日八年为十四年,意在抢救政权合法性
·习共重操毛共株连术,覃夕权女友母女流亡处境堪忧
·蒙古的毒雾霾反衬出计划生育的超级荒谬
·彭明之死的新细节
·中国民运没有失败——告余志坚
·人生如浮冰
· 反对派决不应为毛左上街而欢呼——告余志坚
·西方左派是过分自由主义的必然产物,是穆斯林的突破口
·“二战”前的英国暗合道家
·中共覆灭前是持续的倒退,再不会改良
·效鲧治水——评习近平突出“安全”的最新指示
·中共国的不治之症:癌瘤般膨胀的公务员队伍
·赵匡胤开启了中国亡国的大门
·赵匡胤开启了中国亡国的大门
· 对宋朝,过份贬低和过份赞美都是错误的
·危及宪政文明的“政治正确”,才是政治不正确!
·驳胡平反“禁穆令”的狡辩
·宪政失衡也会走向反面:评川普入境新政受阻
·反川黄左赛昆的脑残奇观(之一)
· 反川黄左赛昆的脑残奇观(之二):林彪不会打仗!
·透视王林之死:中共当局杀人灭口的新手法——“取保”死
·蒋介石国际战略大错,错失保存大陆民国的最后机会
·“二战”后美英为何把中国大陆推落共产火坑?
·内心认同蒋介石的林彪,为什么始终跟从共产党?
·外国人入境权不是“普世”人权——为特朗普“禁穆令”正名
·正在摧垮西方的白左主义,是美英联苏的结果
·女权主义者为什么更不幸福?
·警告某脑残网评:川普是“计生”的坚决反对者!
·中央有人在利用老兵消费习近平
· 贞德式的女性将再次拯救法兰西!
·反市场经济,习近平反形已露
·对“多元化”的再审视
·对“多元化”的再审视
·美、英的“二战”政治正确,正在毁灭西方文明
·惨绝人寰的大屠杀——解放军老兵梁山桥讲述“西藏平叛”
·为什么我不是一个希特勒的崇拜者?
·中国政局观察:王岐山扩权,李克强危险
· 中国国足胜韩之“零突破”,标志红朝不久了
·德州惩罚“打飞机”的议案,再次警示民主制度下专制的危险
·谁是我们的敌友?——中国应有独立的历史价值观
·德州惩罚“打飞机”的议案,再次暴露了女权主义者的虚伪和邪恶
·中国人不要怕“日本威胁”,正要怕俄、穆威胁
·彭明生前的三个预言,已应验两个
·犹太人左倾的真正原因
·戳穿弥天大谎——“二战”是伟大的反法西斯战争
·“千年大计”的丑剧救不了习近平
·为什么多元文化是行不通的?
· “六四”后中共政权的五个阶段
·当年学生扭送余志坚等人,是因为视毛为神圣吗?
·反川黄左为何变脸为特朗普欢呼?
·白左和共和党建制派为何都对俄中一手硬一手软?
·特朗普的最大威胁来自共和党内
·“中国革命民主平台”的设立不妥
·朝鲜问题唯有武力解决,且越早越好
·中共之坐大,究竟是因为西安事变,还是因为蒋介石的决策大错?
·中国大陆赤化的三大因素:一英美坑害;二容共抗日;三苏联赤化
·透视西安事变:张学良想做盛世才第二
· 透视4.19郭文贵直播爆料遭掐断事件
·高智晟+郭文贵=中华联邦共和国
·郭文贵为什么可以制胜中共?
·荒谬透顶、徒然助长中共嚣张气焰的乞讨式“民运”
· 在共特问题上持虚无的态度的,都是哪些人?
·朝核问题透视:中共“拖刀”,川普中计
·曾节明平衡主义暨治国思想
·中国为什么必须实行联邦制?
·片面地否定一个民族或吹捧一个民族,均不可取
·十九年前在广州的异闻:中共国亡于羊年生人之手
·朝鲜逆射导弹,放大了习共的欺美贼脸
· 为什么维权运动是一条走不通的死路?
· 灵异经历:梦见彭明
·透视中共让郭文贵老母、妻女来美团聚心机
·为什么甘地、曼德拉式的抗争对中共毫无用处?
·中国反对派行动指南(增加了对付中共恶官警狗的别动法)
·打击中共基层干部是瓦解中共专制的特效办法
·“六四”抗争的巨大荒谬:既要中共让步,又要画地为牢
·习近平狂搞“一路一带”,用心何在?
·重新审视曾国藩,是中国文明进步的必须
·特朗普遭调查,将刺激美国对朝鲜动武 ——朝鲜的气数尽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天数所在,人不得而改之 ——再论诸葛亮的教训

    天数所在,人不得而改之 ——再论诸葛亮的教训
   
    综观三国杰出人物,诸葛亮可能不是军事才能的最高者,但毫无疑问是能力最全面的天才人物:他既是天才的战略家、政治家、军事家、外交家,又是卓有成就的发明家、书法家、散文家、画家、古琴的演奏家和制琴家:
   
    他的《隆中对》战略,成为蜀汉政权建政的基础;他的首次出访东吴,开创了孙刘联合三分天下格局;他在西蜀的南征北伐和励精图治,令蜀汉转危为安、蒸蒸日上,奠定了四十年割据的基础。


    诸葛亮一生著有十连弩(诸葛弩)、八阵图、木牛流马、地雷、孔明灯、孔明锁等多种发明。
    诸葛亮同时还是散文大家,其文《草庐对》、《前出师表》、《后出师表》、《戒子书》都成为千古范文。
    诸葛亮是书法大家,篆书、八分、草书都十分出色。
    诸葛亮精通音律,擅长弹奏古琴并合琴吟唱,曾作《梁父吟》,且著有音乐理论专著《琴经》;鲜为人知的是,诸葛亮同时还是制琴专家,善于制作七弦琴和石琴(均属中国古琴);迄今陕西汉中定军山武侯庙中遗有石琴一台,上好弦后,弹之声音仍然清越,相传为诸葛亮所制。
   
    由八阵图和奇门遁甲上的造诣可知,诸葛亮是术数大家,精通周易八卦,能够预测未来,故身不出茅庐,已知三分天下。诸葛亮所作的《马前课》,精准地预言了从三国到现今的中国改朝换代历史。
   
    可见,诸葛亮既是天才、又是全才;同为智谋大家,郭嘉、贾诩、荀彧、荀攸、张昭、蒯越、徐庶、、.等辈,只能做谋士,而诸葛亮既能做谋士,也能做统帅,更能做宰相;而且能够亲自动手,进行技术创造和器械制造、、.可谓是文、理、工、艺皆通。这就是诸葛亮的出类拔萃之处,这也是所有人杰所不能及的地方。
    所有这些,令他的死敌司马懿不得不赞叹:
    “真乃天下奇才也!”
   
    诸葛亮是这样一位绝世天才,所以当时有“凤雏(庞统)与卧龙(诸葛亮),得一人可按天下”的说法。
    讽刺的是:既得卧龙,又得凤雏的刘备,不仅未能统一天下、复兴汉室,而且其创建的蜀汉政权,竟沦为三国中最弱的一方。
    这经典地证明了:天数所在,人不得而改之——人谋胜不了天数。刘备虽得龙凤,惜乎庞统中箭早死,孔明无力回天。
   
    那么,是不是少了庞统,孔明就无能为力了?非也。贾诩评价:“诸葛亮善治国”,诸葛亮主政十一年间,蜀汉严整有度、蒸蒸日上、即使屡兴大兵北伐的情况下,仍然做到了兵精粮足,此反映出诸葛亮高超的行政管理才能和军事才能。但即便如此,诸葛亮每次北伐都无功而返。
   
    那么,是不是因为诸葛亮精通术数,早知汉室不可复兴,所以“六出祁山,五伐中原”仅是做做样子——自我显示忠诚于刘备遗命的作秀呢?
    非也。诸葛亮五次出师大举伐魏,每次兵力都在十万以上,亲自指挥,一副取关中志在必得的态势;而且一度攻取陇右南安、天水、安定,攻占攻占武都、阴平,威胁长安、、.此种亲提重兵倾力北伐的态度,决不是表忠作秀的态度,而是真要恢复中原、复兴汉室的态势。
    诸葛亮五伐中原,是真真切切的要夺取中原,而绝对不是“二战”中老贼丘吉尔(糊弄罗斯福、斯大林的,以加拿大军打头阵)的莱佛耶抢滩作秀战。
   
    那么,是不是以诸葛亮才不足以制胜呢?
    非也。诸葛亮五次北伐,多次打败魏军,取得战术胜利,诚然未能取得突破性的大胜。未能取得突破性的大胜,固与诸葛亮不愿出奇兵冒险有关,但是也应该看到不愿冒险的另一面:不冒险则不会招致惨败。所以诸葛亮五次北伐,虽则不胜,也没有大的损失,做到了全身而退。这也是相当不容易的。
    并且应该看到,诸葛亮五次北伐之无功,除第一次是因误用马谡之败外,其余三次都不是被击败,而是因为粮草不济而主动撤退,第五次则是在大有希望的情况下,因为诸葛亮的病逝而被迫撤军。
    而且,诸葛亮生前在与魏军的对抗中,明显地占据着上风:当时蜀汉处于攻势,而国力远为强大的曹魏方,反而处于守势。这是相当不容易的。
    诸葛亮的北伐,先后击毙了曹魏大将王双、名将张郃,并曾于第四次北伐中,大败当时魏国最为足智多谋的重臣司马懿。公元231年司马懿大败后,从此对阵诸葛亮再也不敢出战,转而采取据险扼守、坚壁清野的战术。
    而对于魏方此种不战而胜的粮草消耗战术,诸葛亮后来已经有破解之法:公元234年第五次北伐中,司马懿在渭南又重演故伎,据险扼守、高堑深垒、死不出战,诸葛亮一面挑选组织精兵,长期对峙对司马懿施压,一面分兵屯田于渭河两岸,长期驻扎,在魏国境内安抚管理百姓、与魏国民众共同种粮、和平共处,此种蚕食魏国国土的长期驻扎法,令被动防守的魏军愈来愈孤立,司马懿表面镇定,上演“千里请战”的把戏,其实内心十分恐慌,他企图突袭诸葛亮驻军,又深怕中了诸葛亮的不测之计、、、、、、
    但就是在这样司马懿无计可施的利好形势下,诸葛亮却病倒了。诸葛亮之于蜀汉不可替代,诸葛亮的病死,使得一切的利好形势都化作了幻影。这就是天数!
    诸葛亮明显是累死的。正因为他的才能过于突出而蜀汉人才的匮乏,复兴汉室的浩大工程,几乎都压在了他一个人的肩上:他既要负责内政、外交、又是亲征的军队首脑,不能不夙興夜寐,日理万机,收获的自然是积劳成疾、英年早逝的苦果。
   
    这就是违逆天数的结果。
   
    司马懿敏锐地最先洞察到诸葛亮操劳而亡的绝境。《三国志》记载,当困守渭南的司马懿从蜀使口中得知:“諸葛公夙興夜寐,罰二十以上,皆親攬焉;所啖食不至三升”,喜出望外地说:“亮將死矣!”
   
    《马前课》反映出:诸葛亮早已经知道曹魏代汉是天数,但诸葛亮仍在蜀汉弱势的情况下,“六出祁山,五伐中原”,呕心沥血、倾心尽力,显然是自信于自己的才能能够改变天数。
    直到病倒五丈原的时候,才二次叹息“无力回天”,真正信了人谋胜不了天数的真理——天数所在,人不得而改之。
    因之所谓“顺天者逸,逆天者劳”,且逆天者劳而无所。
    诸葛亮明知天数却逆天而行,这是诸葛亮在完美当中,唯一的大缺陷。逆天而行,除了失败与早夭,没有其他的结果。
   
    以诸葛亮之绝世天才,都无法改变天数,落得呕心沥血力竭而亡的结局,其他人就可想而知了,他们的逆动,更如螳臂挡车。
   
    二十世纪出头,满清的气数已尽,其征兆之一表现在满清新军的西式军服、大盖帽与满洲制式的“猪尾巴”格格不入、极不协调上,故满清亡于新军倒戈之手。
    而企图阻挡天数的八旗最后人才“满洲五虎”——载泽、端方、恩铭、凤山、良弼暨肃亲王善耆,四死一倒一病亡。
   
    方今红朝的气数已尽,征兆之一就是马列毛邓统统无人信,而且不合时宜,红旗与当今社会甚至军警的制服都极不协调,所以必然改旗易帜。当代八旗党的下场,早在贵州平塘的一块两亿年前产生的巨石上写得分明:
    “中國共產黨亡”
    某人根本没有诸葛亮补缀乾坤之才,帮孔明提鞋都不配,却也来逆天而行,企图挽狂澜于即倒。
    岂非妄焉?徒增笑耳!
    方今当年迁台的中国国民党,早变身台湾国民党,其选战连战惨败,党心摇动,衰朽式微,生存党纲法理危机日现、、.此亦是天数使然,岂不闻“红霞蔚,白云蒸,落花流水两无情”,将来代替红旗的,必非青天白日而是五色旗也。可叹某人远无孔明之才,却逆天而行、逆数而动,高举为五星红旗所克制的青天白日满地红,刻舟求剑企图“返联”。
    不亦妄乎?徒增笑耳!
   
   曾节明 于民国105年元月二十四日于冰寒纽约州
(2016/01/2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