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正学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严正学文集]->[北京铁玫瑰园『上帝的窄门』被砸一案 【法院日前依法作出判决】]
严正学文集
·严正学《狱中画展》(2)
·严正学《狱中画展》(3)
·严正学《狱中画展》(4)
·严正学《狱中画展》(5)
·严正学《狱中画展》(6)
·走上真诚的不归路──画家严正学和他的行为艺术(上)
·《民告官是一种行为艺术 》──画家严正学和他的行为艺术(下)
·【行為藝術】嚴正學起訴政府賣淫
·【行为艺术】《 官违法 民要告 》
·【行为艺术】 画家严正学一审输官司得民心
·【行为艺术】公理与法理之战---一起原告没有主体诉讼资格的民告官案
·【行为艺术】公益维权遭遇法律封杀
·【行为艺术】“事不关己”令举报人输了官司
·【行为艺术】中央电视台《今日说法》“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塑造“天安门母亲”在民族的灵魂之中
·『行为艺术』官商勾结狼狈为奸鱼肉百姓!严正学九告司法局终赢官司
回顾:
·『行为艺术』1999北京畫家申請反腐敗示威被拒
·1993年12月23日圆明园画家村村长严正学在法院前的讲话
返回事件:
·【行为艺术】呼吁立即废除劳动教养制度致胡锦涛书记、温家宝总理公开信
·『行为艺术』·颠覆父母官·严正学揭穿公安伪证庭审目击记
·“十面埋伏” 被強暴“秋菊”再遭强暴!
·【行为艺术】枉法裁定"状告公安局"在暗箱中被驳回 严正学赴京起诉"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
·【行为艺术】 决战公、检、法、黑
·『行为艺术』《审判“共产”党 清算“刮民”党》
·【行为艺术】画家严正学当庭揭穿被告公安部门作伪证
·【行为艺术】严正学凶多吉少?
·"中全會前夕中國異見者嚴正學被捕"
·【專欄】鄭貽春:強烈抗議中共秘密逮捕畫家嚴正學
·【行为艺术】著名画家严正学被秘密抓捕
·【行为艺术】四中全会前加紧压制 著名画家严正学被秘密抓捕
·【行为艺术】《审判“共产”党、清算“刮民”党》再次立案
·【行为艺术】《审判“共产”党.清算“刮民”党》现场直播
·【行为艺术】“两会”期间公安部门抓捕、拘禁、施暴案件全国各地多有发生
·【行为艺术】两会期间,著名画家严正学被暴打抓捕……
·【行为艺术】画家严正学遭椒江法院迫害
·【行为艺术】严正学被暴打后塞入铁笼游街示众
·【行为艺术】致习近平的公开信——强烈要求停止侵害严正学先生
·【行为艺术】独立中文作家笔会关于会员严正学失踪的声明
·【行为艺术】温总理,敬请惩治凶手纠正冤狱释放严正学!
·鲁德成,我愧对你!
·關於強烈要求恢復嚴正學人身自由的緊急呼籲
·【行为艺术】严正学案:“行为艺术”遭遇流氓行为
·【行为艺术】提高执政能力与权力寻租、权力返祖
·【行为艺术】借刀杀人、杀人灭口,谁在制造孙志刚第二? 
·【行为艺术】自古壮士多血泪 敢叫恶魔胆心惊
·【行为艺术】 《“可爱的中国”》
·当代卓越的行为艺术大师 ——《“可爱的中国”》读后感
·【严正学行为艺术】审判柠檬
·【行为艺术】将中共区党委办主任扭送中共公安局
·【行为艺术】公安局长要“告”我
·【行为艺术】国家权力盾牌后的盖世太保
·【行为艺术】行为艺术家严正学被抓7次不改初衷
·【严正学行为艺术】《审判“共产”党 清算“刮民”党》二审审判纪实
·【行为艺术】严正学:用行为艺术揭露中共司法黑暗
·【行为艺术】著名画家严正学退队.揭党文化面目
·【行为艺术】得理不饒惡人 做智慧的中國人
·【行为艺术】我心态平和 因为我看重的不是结果输赢 而是过程
·【行为艺术】因退党、退队遭迫害,毛国良、严正学先生走出台州!
·【参选感言】
·【行为艺术】《将法院告上法院》严正学在椒江法院前险遭车祸!
·【行为艺术】椒江消息两则
·【行为艺术】为孤魂野鬼向中共民政局讨说法!
·【行为艺术】魂归何处?
·【行为艺术】杀鸡之痒!行为艺术家顶风作案,打蠃"拆迁行政强制"官司第一仗!
·【行为艺术】为“中国良心”募捐民心!
·【严正学行为艺术】公安频频在传唤!
·潮起潮落你的聲,雁來雁去你的魂——
·【严正学行为艺术】台州 (绿壳)官
·中国人,都是《九评共产党》 的作者!
·关于《我认识毛泽东的亲生子和私生女 》答XX兄问
·人血不是水,清算何祚庥对中国人的歧视!
·中国鸡的屁(GDP)。裸死!
·惊诧莫名----浙江省发改委主任史久武,昨日坠搂毙命!
·中共跳楼秀──浙江高官史久武
·【行为艺术】《九问共产党?》
·【行为艺术】画家严正学三告“610”
·《台州录壳官》报道后的下文
·【行为艺术】严正学三告“610”《 民 事 上 诉 状 》
·维权女访民从自身开始---将法院告上法院行
·【行為藝術】「亂象」中國雞年末日
·继严正学《官权毁容案》报道后的“举报材料”
·【行为艺术】中南海新华门前绝食,严正学被遣返台州
·新华门前为民请命,严正学被警方带离失踪
·严正学君在哪里?
·《严正学失踪、人间蒸发!》
·《关注、声援严正学,声讨、围剿中共官黑、官恶》
·监视值守已撤,严正学平安回到台州家中
·【行为艺术】乱象·免于恐惧的自由(之一)
·【行为艺术】乱象·免于恐惧的自由 (之二)
·【行为艺术】乱象·免于恐惧的自由 (之三)
·【行为艺术】乱象·免于恐惧的自由 (之四)
·行为艺术家严正学谈失踪
·【行为艺术】“乱象”.中国狗年愚人节
·【行为艺术--围剿中共黑恶官员】我是党棍我怕谁!
·全力支持严正学民告官的维权行动!
·【行为艺术】“乱象” 。鸡年鸡宴与狗年狗官
·【行为艺术“围剿中共黑恶官员”】老劳模怒斥“私闯民宅”公安员
·支持大陆法院开审恶警谢勤建!声援维权人士杨春红、王妙增、严正学!
·【行为艺术—围剿中共黑、恶官员】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北京铁玫瑰园『上帝的窄门』被砸一案 【法院日前依法作出判决】

    2013年2月2日午时,一辆飙车横砸铁玫瑰厅,被『上帝的窄门』挡阻,30多位进窄门的来访者免遭血腥之灾!厅墙爆裂,概念(装置)艺术『上帝的窄门』被损毁。

   北京铁玫瑰园『上帝的窄门』被砸一案  【法院日前依法作出判决】

   北京铁玫瑰园『上帝的窄门』被砸一案  【法院日前依法作出判决】

   北京铁玫瑰园『上帝的窄门』被砸一案  【法院日前依法作出判决】

    由于肇禍人失踪,严正学向北京市公安局提起控告,因北京市公安局不作为,严正学行政起诉北京市公安局交通局,经两审裁定驳回。

日前法院送达 2015年11月25日的《民事判决书》,就民事赔偿作出判决:

       

    【本案涉及的财产损害并非一般的财产损害,原、被告经高院摇号确定鉴定机构回复:“艺术品具有唯一性,不可复制,而且从艺术的角度来说,无人可以承担他人作品的修复,所以修复价值难以确定”。鉴定被退回后,经原、被告双方协商,亦无法选用其他鉴定机构进行评估。鉴于该鉴定程序无法启动,双方均同意由法院就受损作品『上帝的窄门』的修复价格进行酌定。

    本院综合考虑该物品创作所用材料,所需时间,以及创作者本身的创作投入,依法对其修复费用予以酌定,依法判决赔偿受损的上帝的窄门的修复费用3万元,墙体修复费用7000元,两项共计37000元,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付清。】

   

   北京铁玫瑰园『上帝的窄门』被砸一案  【法院日前依法作出判决】

另,关于【铁玫瑰园被泼尿断趾】案

    根据自称王歧山亲家原赣州红卫兵副司令朱毅,向法院提交的证据证实:

    1)、以下『朱毅原文处』均加用括弧:

    朱毅提交法院证据第4、3页原文,朱毅自认六年前,『他(指黄河清)发起与委托(朱毅)的系统总结汇报,这恰恰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总结汇报,』朱毅自认他当年的公布是虚假公布,『只面对占四分之一募捐量』,即已公证的11万多元人民币是虚假公布。

    朱毅欺骗国内外捐款人,瞞骗捐款发起人黄河清,私自匿藏“海内外为严正学创作林昭雕像募捐”占捐金75%以上,约30多万元达六年之久。若朱毅不反诬嫁禍两雕塑家,被主要捐款人识破,被诉诸法庭。朱毅也不会被迫向法庭交待。

    2)、 朱毅提交法院证据第6页原文,朱毅自曝谋划【祝融峰战略】,他『伫立在衡山祝融峰顶,(朱毅)大恸大悲惭大疚,决心10日内要么夺回此金······』即“治癌捐款”。

   朱毅提交法院证据第7页原文,自认鯨吞“治癌捐款”是『按祝融峰战略,是决战摊牌的时刻了』实施的。

    私吞捐款嫁罪与人,朱毅如何面对海内外捐款人的善心。

   

    3)、朱毅提交法院证据19原文,通篇咒骂达30多处,並威胁『明明知道一曝露势必身败名裂贻臭华夏,明明知道我必定会和他拼命的』。

   北京铁玫瑰园『上帝的窄门』被砸一案  【法院日前依法作出判决】

    4)、【泼尿断趾】案背后,更是蹊跷和黑幕重重!

    有司拖延推诿,严正学至今不知加害人名字和身份。

    乘人之危,趁严妻上手术台生死未卜之机,朱毅为何要以“治癌捐款”逼迫严正学【撤销公安局对泼尿断趾案的刑事追究】?刑事立案是公安立的,法医鉴定是公安局做的,若朱毅没有干系,又何必非要逼迫严正学撤销该刑事立案!

    5)、拆【铁玫瑰园,搬走林昭、张志新青铜巨像】

    朱毅提交法院证据第4页原文,以『林昭、张志新青铜巨像所有权及其相应的处置权,必然也只能归属于我(朱毅)所承命的林昭青春代』。

   

请问,林昭青春代是谁,凭什么朱毅【承命】?

   北京铁玫瑰园『上帝的窄门』被砸一案  【法院日前依法作出判决】

    当日,雕像作者之一的朱春柳在手术台上,20多道友亲朋等候在手术室前,朱毅将严正学拉到手术室楼上,整整纠缠达五个多小时有目共睹。遭严正学拒绝后,朱毅竟私下群发再发连续发信给艾晓明、胡佳、戴煌及其女儿戴为伟及威廉.退尔等名人、名记和艺术评论家,他们并非是林昭、张志新青铜巨像的捐款人和当年的参与者,朱毅利用他们不知当年捐款的情况,诬陷两雕像作者是诈骗犯,构成名誉侵权。

   

    为讨说法,严正学昌平法院立案受阻,被安保、公安贴身严控,转至北京知识产权法院、海淀法院立案遭公安和法警阻拦。一次次被推诿后,严在海淀法院,冲过十多个法警零距离围截,以“中纪委找王歧山死谏”进立案室。被立案时,立案法官当即打通朱毅电话,那边朱毅在话筒里吼“这是政治···案件,法院还立······”

   

    2015年8月5日经海淀法院首次开庭,被告仰仗红色背景,三次咆哮法庭后,此案至今没有继续审理。

   

    近日,公安以【美国辛普森杀人案无法追究】为例案,推诿对【泼尿断趾案的刑事追究】,公安奉劝,包括【飚车砸铁玫瑰厅案】【铁玫瑰园被停电21天案】和【铁玫瑰园被泼尿断趾案】都可先民事解决赔偿。

   

关于林昭、张志新青铜巨像

    风起云涌的2006,艺术家严正学参与高智晟维权,响应继郭飞雄第二个去新华门绝食,被以颠覆罪抓捕,煽颠罪判刑。

    2009年,严正学囚省监狱中心医院,被诊断仅有三个月生命后,至7月17日横着出狱。因党国60被限阻在杭州。时逢中国美术学院80庆典,参与校庆时,接受《当代中国史》主编黄河清建议,为林昭雕像。

    2009年底回京,严正学夫妇,在严被剝夺政治权利的状态下,开始创作林昭雕像。

    2010年1月17日,林昭泥塑揭晓获一致好评,北大钱理群教授当即嘉獎人民币一万元。紧接着《当代中国史》主编黄河清发起海内外【为严正学创作林昭雕像募捐】,黄河清委托陈立群、刘真、蔡淑芳、朱毅为林昭雕像募捐的四个收款人。

    期间,北京国保总队拘传严正学到龙园派出所,以“有人举报你有‘漏罪’,你是铁杆民主党······”接受训诫。

    朱毅趁机称:“捐款汇他家(超市发)帐户是保护捐款安全”,后朱毅以“超市发账户进项繁琐”拒绝核对而私吞了捐款。六年后,朱毅嫁罪与人被诉之法律,朱毅才被迫承认当年的公布是虚假公布,『只面对占四分之一募捐量』!至今,仍谁也不知道真实的捐款数字?

   

    林昭、张志新青铜巨像2010年4月铸就,由著名策展人温普林、藏红花出资人民币3000元,策划在798〖红三房〗展览并长期陈列798国际艺术园区。4月10日展览的前一天,朱毅向海淀警方告密,N小时后,展览即被北京、朝阳、海淀警察取缔(朱毅撰文自证)。严正学冲破百般阻挠,拉回林昭、张志新巨像时,遭保安围殴,最终于京北建立【铁玫瑰园】。

   

朱毅是谁?

    朱毅一直自称“姚依林嫡亲”,三年前,朱毅易口以“王歧山亲家”自居,公安从未否认朱毅的自我标榜,并说被海淀警花喊舅舅。

   

    文革的1966年8月5日,北师大附中副校长卞仲耘,被该校红卫兵学生活活打死在校园。

   1967年2月4日晚,赣州一中14名红卫兵对该校曾广渊等3名 “牛鬼蛇神”教师,用开水浇淋铁管砸打头部,致使曾广渊死亡。

    http://bbs.tianya.cn/post-456-12051-1.shtml

    根据《赣州文革史》记述,崭露头角的赣州红卫兵,除了舒北斗,还有朱毅、李九莲、曾昭银等,朱毅自称副总指挥不假。

    翻手为云,覆手为雨?谁是谁非,孰对孰错?在红司令眼里,历史是可以被颠倒的!

    1967年6月29日,赣州发生了全国最早也是最大规模的一场武斗死伤数百,当年毛、林、周签字,堪比武汉事件。

   根据记者戈晓波2014年发表在《动向》345期文章,笔者一字不漏抄录朱毅自述如下:

    http://www.chengmingmag.com/t345/select/345sel18.html

    『一九六七年,当时的赣州军分区政委李胜一手策划了全国武斗第一枪战──「赣州六二九」事件。事件中,我是被李胜支持的保守派围剿的造反派组织中坚持到最后的两名副总指挥之一。解放军到来之前,我们造反派战死才不过十七、八人;可是当他们千里驰援到位后,被屠戮的人数却已近十倍了!我永远难忘六月二十九日一早,冶金学院东方红的四位团长中有三位死于屠城,而运输联社一位副总指挥竟在陪我应六八一○之约前往谈判时,被保守派武装劫持后,砸死在城东沙滩上······事件过后,毛泽东曾幽默地说过:“李胜变成了李败”,(朱毅说)为此,我一度对毛泽东感恩不尽。』

   

    面对『对毛泽东感恩不尽』又有如此红色背景善阴谋诡计的人,恳请各界良心人士关注【铁玫瑰园】林昭、张志新青铜巨像和作者严正学、朱春柳的命运。

(2016/01/0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