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党社团之声
新左翼民主劳工论坛
[主页]->[政党社团之声]->[新左翼民主劳工论坛]->[唐荆陵:不破楼兰终不还 ----我只向人民和上帝上诉]
新左翼民主劳工论坛
·《打工文学选集》:尘沦---少年风流性本狂/二十七
·《打工文学选集》:尘沦---少年风流性本狂/二十八
·《打工文学选集》:尘沦---少年风流性本狂/二十九
·《打工文学选集》:尘沦---少年风流性本狂/三十
·与牧师的对话(小说集《谁在拯救你中国之一》)
·玉钵大悲咒(小说集《谁在拯救你中国之二》)
·“邪教”之花凋零在铁窗下《小说集/谁在拯救你中国之三》
·是中国的宪法出了问题还是中国人民出了问题?《劳工宪政杂弹之一》
·呼吁取消外来工子女中小学业务教育学杂费百万人公开签名信(摘录)
·在咖啡馆里基督教青年的聚会 《小说集/谁在拯救你中国之五》
·大风起兮云飞扬《隔岸观火之一评清廉出名的马英九以贪污罪被起诉》
·海外记者对珠三角劳工问题的采访(小说集/谁在拯救你中国之四)
·深圳疯狂镇压殴打罢工的沙彼高仪器厂(意大利独资)外来打工妹(摘录)
·劳工维权律师唐荆陵持续受到政治迫害,处境维艰(摘录)
·强烈呼吁深圳/珠三角改变目前对外来工子女业务教育的歧视政策(摘录)
·从东莞宇航手工艺品厂透视珠三角外来工压迫
·呼吁印尼警方要按照国际公约秉公执法,立即释放贾甲先生并保护他的人身自由和安全
·珠三角血汗工厂何时休:东莞钜旺鞋业有限公司调查
·从血汗工厂和外来劳工抗争中分析中国社会各阶级阶层(一)
·中国血汗工厂(深圳)系列:嘉豪鞋业有限公司调查
·从血汗工厂和外来劳工抗争中分析中国社会的各阶级阶层(二)
·外来劳工将高举捍卫民生的联合统一战线旗帜推动中国劳工运动的发展
·2007年东莞劳动暴动7.25事件调查:美尔敦塑胶电子厂(亨利模具有限公司)
·苛政猛如虎的总理 ----朱容基未盖棺先论定之一
·尘封的老照片衬现不知忠孝仁义为何物的总理----朱容基未盖棺先论定之二
·“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的总理----朱容基未盖棺先论定之三
·翻江倒海的红孩儿----评说红卫兵派系领袖薄熙来之一
·深圳的法院不能这样来损害外来劳工的权益----外来劳工贴出的批判血汗城市深圳的第八张大字报
·“英雄”不问“出身”----红卫兵派系领袖薄熙来评说之二
·深圳血汗工厂系列报道:新益厂再调查报告
·念胡温之不仁,以天下劳工为刍狗----论胡温和谐社会之一
·巧言令色,鲜有仁的胡温----论胡温和谐社会之二
·向温家宝举报深圳劳动部门并致深圳外来劳务工同胞们的公开信
·东莞东城钜旺鞋厂工人忍无可忍奋起罢工抗争
·中国民主化的策略-- 郑酋午
·宝吉厂八千工人罢工女工因目睹深圳警方暴力精神崩裂住院厂方拒不治病
·致中共十七大及中国公民的一封信---唐荆陵
·东莞工伤女工艰辛维权路透析外来劳工困境(一)
·沁园春 网(劳工朋友发给我的广告贴,朋友们捧场)
·外来劳工站出来掀起一场反对血汗工厂的民间劳工运动
·司法独立与制衡浅议(摘录)
· 文官制度浅议 (摘录)
·自组织系统理论和民主(摘录自由圣火)
·东莞台商佳泰鞋厂外来劳工的艰难困境
·应该选择什么样的政权组织形式(摘录)
·西安市林业局知法犯法损害妇女职工权益
·保护妇女权益,女职工上书请求拘留藐视法院的西安市林业局法人代表
·谁能来保护中国妇女职工的合法权益---从西安林业局藐视法院角度分析
·八月一日东莞血汗工厂钜旺厂工人再起罢工抗挣的思索
·拖欠工资太过份,东莞沐足妹集体堵路讨工钱
·普遍和解的前提
·中国现代法律制度建设的迷失
·谈中国立法的封建传承性
·谈新中国土地公有制与历史上土地王有制
·谈谈新中国司法体制对汤武革命司法制度的移植
·从人民经济学角度来揭示当下真实的中国社会/人民经济学探讨之一
·珠三角民间劳工维权持续受到恐赫
· 关注劳工维权抵制血汗工厂
·戏说股市升降环球同此凉热
·失效的宏观经济调控政策/人民经济学探讨之二
·毛泽东思想源泉的封建集权法家理念
·试析封建集权新法家学说毛泽东思想在二十世纪中国的复辟
·漫谈新中国与时俱进的封建集权法家经济政策
·谈“肃贪反腐”的中国古今监察体制
·论中国改革开放的变法之路
·从香港扎铁工人罢工分析未来省港大罢工的联合趋势
·东莞劳工处境恶劣,维权人士接连被拘留
·赖景东:政治论
·李原风民间文教社会公益基金公示(一)
·中国人民抗议独裁军人政权开枪镇压缅甸民众,呼吁释放昂山素姬公开信签名
·深圳法院渎职包庇无良香港老板,失业外来劳工身陷困境
·让民主人权圣火持续相递(摘录)
·进步社会制度建设浅论(一、进步社会制度建设的必要性)
·中国劳工问题浅析兼谈中国劳工出路
·美国记者怒斥东莞国安私闯外来工民宅贱踏人权
·十七大预示民主改良在中国的失败同时揭开了中国民主革命运动的序幕
·血汗城市东莞外来工致世界劳工大众的呼吁信
·李原风民间文教社会公益基金公示(二)
·王莽改革与“哀民以伤”的胡温新政(摘录自由圣火)
·我国民主化和平改造的要义(摘录自由圣火)
·我国民主化和平改造与人格升华(摘录自由圣火)
·我国民主化和平改造的具体方式
·马儿啊他载不动四海之内华人的诸多期望许多愁(调侃马英九之一)
·藏人不服,胡不修文德又何以来之
·佛心能消世间仇,让达赖喇嘛叶落归根回家吧
·让我们敲中华民族希望的钟啊愿达赖能出席奥运会
·从极左青年们在家乐福示威游行谈中国公民社会运动
·李原风民间文教社会公益基金公示(三)
·夜祭/林昭四十周年祭故事之一
·败德失政下之东莞血汗童工
·国殇下胡温新政勿以恶小而为之,勿以善小而不为!
·新儒家“董仲舒天人感应”的学术思想对当下中国社会的影响
·国际劳工运动座谈纪要
·奥巴马的美国变革梦与达赖的回归中国心
·“谁命维新”谈贵州瓮安的中小学生社会运动
·天作孽犹可恕,人作孽不能谅
·马英九的台湾东方瑞士梦与民进党大胆西进战略的搏奕之一
·马英九的台湾东方瑞士梦与民进党大胆西进战略的搏奕之二
·杨佳西瓜刀捅出当下中国民间社会抗挣的暴力主义思潮
·洒将热血击缶歌
·马英九的台湾东方瑞士梦与民进党的大胆西进战略搏奕之三(摘录自由圣火)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唐荆陵:不破楼兰终不还 ----我只向人民和上帝上诉

   
   
    今天我以全然的轻蔑,平静地迎接独裁者的攻击----就是这假法律名义所作出的判决。在法院堂皇的大楼里,我们可以看到庄严华丽的陈设和装饰,看到衣冠俨然的政府雇员,唯独看不到法律,更看不到正义。
    在二十多个月的监禁中,甚至更早在2011年我被秘密关押于番禺南大路广州市民警培训中心内和遭遇酷刑期间,我都仔细回顾和反省了自己的思想和行动----我所致力于推进的公民不合作运动,及今天我们被定罪的一切。我更加确信了它们对于增进人类尊严与自由的价值。独裁者的这一纸判决,以及与之相伴的加诸我们和家人的痛苦和屈辱,如果其目的是迫使我们屈服或退缩,那就显然已经失败了。暴政试图以它的凶残吓倒我们,结果只是暴露了自己的虚弱,更徒然加增我对独裁专制的憎恶。我将一如既往地推动非暴力自我解放的进程,因为我的愿望是要让我的祖国获得自由。
   


    我们之无罪,正如对我们的关押、侦查、起诉、审判之有罪一样清楚。热爱自由的人们天然是法律和秩序的维护者,他们对那些即使看似无关乎自由的法律也保持同样的敬畏,不会因遵行的不便而拒绝遵守,以免有损于那一体有效的捍卫正义和自由的法律。但是,当对政府权力及其行使的尊重和服从,意味着对人类尊严的贬损和对人权的侵害时,人们就没有义务再合作和服从,这时参与其中就可能成为罪恶的帮凶。有鉴于此,又鉴于这个所谓司法程序已经明显沦为政治迫害的工具和犯罪的遮羞布,因此我对其采取了漠然置之的态度。在开庭期间,我拒绝回答和指控有关的问题,只是我在这么做的时候,仍然尽力保持了对相关政府人员人格的尊重,以免将我对专制独裁的怒火转移到他们身上。他们是否感受到我的善意,我不得而知,至于他们是否如我一样,在这法庭上发现了正义和邪恶的斗争,就更加难为人知了。如果没有对真理的追求,以及坚持良知的勇气,一个人很难明白这一点,非暴力的微妙之处正在于此。希望我以囚徒身份所做的这一切,能够显示自由选择的可能性,并引起卷入其中的政府人员的思考。
   
    不管怎样,总会有人坚信:就当局那些指控而言,我是有罪的。甚至无论多少雄辩都不足以改变他们的看法,何况雄辩并非我的强项。如果说持有这种看法的人全都是出于立场和利益,也是不确切的。我相信一定有人是真诚地出自他的理性和逻辑确信这一点。无论是哪一种情况,我对他们的回答是:如果你要说这是犯罪,那我将很乐意继续犯罪,正如一句法谚所言,“当不义写进了法律,抵抗就成为了义务”。
   
    《圣经》中有话说:为义受逼迫的人有福了。今天我们被定罪,被投入监狱,与家人分离,遭受污辱和苦难,我还远不能令人信服地证明,这些逼迫何以成为我的福分,但上帝在我们身上的旨意,总有难明之处。我常常祷告,请他加给我力量,以坚守到那揭晓的一刻。我敢说,2011年在秘密监狱里,以及如今在看守所,我所度过的几乎每一个日子,都是坦然而充实的。我从未失去自己的方向。
   
    不少热心的朋友,一直鼓励我,并建议我如果被判有罪,应上诉,以显示不屈的决心,避免给公众留下认罪服判的错误印象,这当然是十分宝贵的意见。只是我从初次得以会见律师以来,就早已反复考虑并做出决定,即无论案件的结果如何,我都将不向中共暴政下的法院上诉。就案件而言,需要寻求的是正义;就我的个人使命而言,乃是寻求自由。许多人都会同意我的看法,在本案的上诉法院,乃至中共辖下任何其它一间法院,都不会是实现正义和自由的场所。在开庭期间,我已论述了这个观点,这就好像一个人不能在暗室里丢了针,却跑到室外就着路灯去寻找一样。另外,法庭也不是为自由而战斗的中心,更不是决定性的场所,即使是在以法院为国之重器的英美法系诸国也不例外。近现代以来,不同国家的许多律师成长为伟大的自由战士,是因为他们在法庭内经历了难以想象的黑暗,而奋然投身于争取民主、捍卫人权的事业,法庭只是他们战斗的起点。在中国,法的统治之建设尚未开步,也缺乏如此传统,法律技术论的观点就很容易成为误导公众的工具。持这种观点的人试图让人们相信,凭借单纯法律技术性和职业性的努力,可以完全在中共当局所设定的框架内实现保卫人权的目标,而无视这个框架本身与人权价值普遍和深刻的对立。这就好像身陷网罗而不自知一般。
   
    经过这一番说明,或许多少可以消除一些朋友们的担忧,希望也有助于他们理解我不上诉的决定。而我则把这篇简短的陈词,理解为向人民、向上帝的上诉。
   
    此外,还有必要再谈谈我对中共法律及司法的总体印象。自从九八年我开始从事法律职业以来,直到如今,司法实务虽已发生了很多改变,法律体系也日益庞杂,某些方面的确有所改善,但仍远不足以改变我对这个领域的一些基本看法,即它们既没有提供基本的人权保护,也没有提供这种保护的可靠承诺。中共宪法中的确出现了一些人权条款,但是如果我们整体性地观察和理解这部宪法,就会发现,那只不过是一些粉饰而已。事实上,我一直对以宪法来称呼这个文件,有一种不舒服的感觉,而我也从不倾向于从中去寻找中国民主和人权进步事业的合法性渊源。在国民政府时期,我们的先辈经过浴血奋战,成为联合国的创始成员国之一,并参与创立了一系列充满人类崇高情操和理想的宪章,只是随即因大陆在内战中沦陷于共产主义,它们在中国大地落地生根的进程,才告中止。
   
    九八年夏天,我取得了律师职业资格证书,有一天我特意到汕头市龙湖区法院旁听案件,以熟悉我即将从事的职业。当时法庭正在审理一宗强奸案,且快要接近尾声了。年轻的被告突然以一种几乎要哭出来的腔调说到他受到了警察的严刑拷打,连一只睾丸都被踢碎了。他还绝望地问:我还没有结婚,以后该怎么办?法官赶紧惊慌地制止他继续说下去。这一幕,正是中共司法的真正面目,直到如今,并无改变。我相信上帝并不是毫无用意地让我看到这个场景,他让我甫一进入法律职业,就不至于用一种虚假的幻象欺骗自己和误导他人,以为法律和法治已经进入了中共统治的经脉。
   
    十年后,上海闸北公安局内,杨佳以他的奋力一击,算是对这个青年的绝望一问给出了一种答案:吾与汝偕亡的千年回响。杨佳并非我所尊崇的英雄,但即使到如今,我也没有发觉,自己有任何可以俯视他的道德优势。如果一个人没有真正体验过他们的屈辱,没有迸发过胜过杨佳的血气之勇的勇气,恐怕很难对这个问题有清晰的认识。事实上,在一个以坐稳了奴隶而自得的国度,要从专制造成的普遍怯懦中恢复健全的自由人格,勇气正是最对症的良药之一。
   
    庆父不死,鲁难未已;专制不除,国运不昌。在人民主权被背弃六十多年后,越来越多的中国普通男女,经过他们自身艰难的历程,逐步凝聚起坚定的信念,人民必须收回自己的政权。党派专制和个人独裁,已经严重腐蚀了我们民族的精神,恐惧和欺骗支配下的人们,在怀疑和谄媚的浸染下,变得萎靡和腐朽,人们如同末日疯狂般的攫取个人利益,然后挖空心思逃离被野蛮采夺弄得千疮百孔的矿堆。在历史转折即将来临的关键时刻,中共独裁当局几年来,连续抓捕和重判进步人士,扫荡各类权益类公益NGO,2015年7月更一举秘密关押二十多位进步律师和维权人士,表明了其悍然对抗的决心。
   
    尽管看起来双方力量对比如此悬殊,我希望 一切向往自由的人们,尤其是尚未踏足监狱这一自由战场的人们,不要在这一波攻击面前丧胆。中国古有遗训:以乱攻治者亡,以邪攻正者亡,以逆攻顺者亡。中共当局内的这一小群窃据国权的独裁专制势力,可谓正应了这句古训。他们不仁民而爱物,却执敲扑而鞭笞天下,可谓乱;奉西方共产主义之异端恐怖学说,包举宇内以自养,可谓邪;以一党一派一人之意志,践旨于兆民之上,至本末颠倒,上下凌替,可谓逆。以此三亡而不断进击,只是自速其祸而已。我想起斯巴达王里奥尼达和他的三百勇士,在温泉关前迎击波斯王薛西斯的五十万大军,战况如此惨烈,即使战至最后一人,他们仍然送出了平安的捷报。我们也要在这艰难之地继续战斗,直至自由的佳音传遍!
   
    唐荆陵
   
   新左翼民主劳工论坛/李原风
    2016年1月29日
(2016/01/2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