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永海
[主页]->[百家争鸣]->[徐永海]->[中国基督教家庭教会三大神学特点]
徐永海
**************
**************
·使圣经公开出版应是中国基督徒的使命
·科学将帮助我们知道耶稣一定就是上帝
·揭开宇宙及大脑及精神的终极奥秘
**************
**************
·徐永海自荐
************
·请您支持对大脑前额叶的科学研究
************
**************
1994年
·北京基督教圣爱团契
1995年
·关于保障基本人权,维护社会公正的建议
·为贫困的百姓说句话
·汲取血的教训 推动民主与法治进程——“六•四”六周年呼吁书
***
1995年5月25日至1997年5月24日,因《北京基督教圣爱团契》和《汲取血的教训 推动民主与法治进程——“六•四”六周年呼吁书》被劳动教养2年,
***
1996年
·上诉书
1997年
·徐文立:引荐《上帝创造宇宙,人也具有灵魂》
·上帝创造宇宙,人也具有灵魂
·肯为百姓说话的基督徒——高峰
·王丹与基督精神
1998年
·认识唯物主义的错误,树立科学正确的信仰
·在看守所的“小号”里上帝与我同在
·宇宙只能是上帝创造的
·为王策弟兄在上帝面前献上祷告
·就我的书稿在徐文立家中被北京市公安局抄走一事致全国人大副委员长何鲁丽的一封信
·为百姓说话最光荣
·再为贫困的百姓说句话
·科学无罪
·有关李克牧师的介绍
·刘念春与基督徒
·请所有正直的人关心徐文立
1999年
1月
·中国民主运动的新阶段
·就我的书稿被抄和我的科学工作致人大副委员长何鲁丽的一封信
·为王策弟兄禁食祷告
2月
·为徐文立祷告
·上帝给人生存权利
3月
·上帝给人做人权利
4月
·上帝给人信仰权利
·为在狱中的彭明、李海及其他朋友祷告
·求主拣选他们
·北京基督教圣爱团契五周年
·耶稣说;让受压制者得自由——纪念“六•四”十周年
·王丹说:百姓的利益,就是我们的目的
·中国自由劳动者工会筹建组第一个工作计划公报
·我爱上帝,自然也爱民主与科学——我的经历
6月
·不忘“六•四”死难者,多为百姓说话做事
7月
·心理活动建立在树突、突触、冲动的基础之上
·请求您关心难中朋友——徐文立、高洪明、查建国、彭明、江棋生
8月
·关心自由劳动者(职业者)的人——高洪明
·感谢四川成都姓韩的弟兄
·走老百姓路线
10月
·五年后再读王丹《关于维护人民权益的几点想法(讨论稿)》的感想
·王丹:关于维护人民权益的几点想法(讨论稿)
·要为主传福音却被警察传唤,就此事致全国人大的一封信
·一种时间、空间、粒子、力统一的假说
12月
·科学必将证明存在上帝与灵魂
·个人参加海外中国基督徒聚会是否需要政府宗教部门批准就此事致全国人大的一封信
·为新世纪的中国请全世界的弟兄姊妹为我们祷告
·十字架与新世纪的福音使命
·千年之交
·火的洗礼
2000年
1月
·就2000年1月1日被传唤一事致弟兄姊妹的信
·基督徒的家庭聚会应该受到法律保护就此事致全国人大的一封信
2月
·向民运人士传福音是我的使命
·“为百姓说话、做事”才是最大的政治
3月
·老百姓的最低生存权应该得到更多的关注
4月
·信仰是我们的唯一出路
5月
·让我们和我们的主在一起共同使中国成为一个福音的国度
·我爱台湾人民,我不希望发生台海战争
·基督教家庭聚会记实
·请关心我们最基本的生存权利
6月
·因为“六•四”我们的基督教家庭聚会被阻止
·住房困难的老百姓,我们应向全国人大反映我们的住房情况
·旧稿:美国国务卿奥尔布来特来京访问,我们工作生活受到限制
·何德普过去参加人大代表选举,现在建议讨论“百姓权益问题”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基督教家庭教会三大神学特点


   
   
   中国基督教家庭教会三大神学特点
   

   (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徐永海长老
   
   2016年1月4日
   
   【注:面对4位数以上的十字架遭强拆,面对一些家庭教会遭逼迫(如去年我们教会13人被抓进看守所),面对一些肢体因维护信仰权益被关押(如:张凯律师等);我们这个小小的家庭教会不得不写了《圣爱团契的基督信仰告白》,来表明我们为什么要信仰耶稣,来表明我们不是愚昧、无知、反科学的,来表明我们与那些迷信、极端、异端、邪教没有任何丝毫关系。在书写《圣爱团契的基督信仰告白》过程中,我们回顾了中国基督教家庭教会的一些神学特点,而总结出了三大特点,在此抛砖引玉,望能与更多的主内肢体们一起探讨】
   
   
   (1)、“我们是向神学,而不是学神学”,这应当是我们中国家庭教会的一个神学特点
   
   中国基督教家庭教会先行者——袁相忱老弟兄和梁惠珍老姊妹,他们夫妻俩生前时常说:“我们是向神学,而不是学神学”。
   
   即,我们是——以耶稣为榜样——向耶稣学习,效法耶稣,走十字架道路;以此来拿去心中的恨——恨人的心(只恨撒旦),来具有耶稣那样的大爱的心、真爱的心——“连仇敌都爱,真心地希望仇敌也来认罪(说出真相)、悔改(付出补偿),接受耶稣,将来与我们一起去天堂”,来具有这心灵(内心、性情、生命)的改变,来具有这重生、得救、成圣。
   
   而,不是来学习某些神学理论,因为单单的神学理论,并不能使我们拿去心中的恨,并不能使我们具有耶稣那样的大爱的心、真爱的心,并不能使我们具有这心灵(内心、性情、生命)的改变,并不能使我们具有这重生、得救、成圣。
   
   (2)、“教会是属天的、属灵的”,这应当是我们中国家庭教会的又一个神学特点
   
   袁相忱老弟兄和梁惠珍老姊妹,他们夫妻俩生前还时常说:“教会是属天的、属灵的,是政教分离”。(“政教合一”曾给中世纪的欧洲带来过1千年的黑暗,如烧死科学家等)。
   
   即,教会只是带领大家来学习《圣经》,被耶稣感动,效法耶稣,走十字架道路;以此来使大家具有心灵(内心、性情、生命)的改变,来拿去心中的恨,来具有耶稣那样的大爱的心、真爱的心。(当人人都具有耶稣那样的心时,自然会具有美好的社会!!!)。
   
   教会不是社会政治团体,不应当专注社会问题、政治问题。(但是,作为基督徒个人可以,并且还应当积极关注!!!积极参与!!!)。因此,对于某些信徒所主张的“教会也应当积极参加政治活动、社会活动”,我们并不赞成。教会就是教会,教会只管人心的改变。为了改变人心,教会还应当带领大家多多祈祷,如为那些在苦难中的主内弟兄姊妹祈祷。(近来我们聚会时我们为我们教会的胡石根弟兄、王素娥姊妹、李美青姊妹祈祷,因为公义他们正在坐牢)。
   
   (3)、“我们坚持家庭教会”,这应当是我们中国家庭教会的再一个神学特点
   
   袁相忱老弟兄和梁惠珍老姊妹,他们夫妻俩生前还时常说:“我们坚持家庭教会”。并还时常说到:“聚会人多了,就一个变两个,两个变四个……,我们中国家庭教会就是这样发展起来的”。
   
   即,家庭教会,由于缺乏受过神学教育的神职人员,由于缺乏论述各种神学理论的神学书籍,而使得我们不得不单单地学习《圣经》;而《圣经》的核心是耶稣,旧约预言耶稣,新约应验耶稣,我们学习《圣经》,正好使我们能够单单地效法耶稣,走十字架道路,以此来拿去心中的恨,来具有耶稣那样的大爱的心、真爱的心,因此我们坚持家庭教会。
   
   我们中国家庭教会经历了,50年代的“三自运动”(一些基督徒,正是由于拒绝参加“三自”,而不得不在家中聚会,而产生了家庭教会),60、70年代的文革,以及这后二、三十年来的一次次逼迫(如近来的强拆十字架,已经达到4位数以上),我们中国家庭教会不但没有被打压下去,反而借着这十字架道路,得到了迅速的发展;基督徒的人数,从几十万、到几百万、到几千万、直到现在上亿人;因此我们坚持家庭教会。
   
   徐永海,住北京市西城区德胜门外新风南里10号楼6门501室,邮政编码:100088;电话:86-10-82082198;手机:18600229405;电子邮件:[email protected]
   
   
   附:《圣爱团契的基督信仰告白》
   
   
   圣爱团契的基督信仰告白
   
   (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徐永海长老
   
   2015年12月25日圣诞节
   
   1、拿去心中的恨,具有大爱、真爱的心,为此二十多年来我们一直面向良心犯传福音
   
   “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我们这个小小的家庭教会,从1989年10月开始到现在,我们已经走过了26个年头。在这26年中,我们一直坚持面向——因民运、维权、信仰等坐过牢的——良心(释放)犯及家人传福音,来使大家拿去心中的恨,具有大爱的心、真爱的心。
   
   因为,我们这些良心犯及家人所曾经经历的苦难,使得我们的心中更容易具有着更多的恨,这恨加重了我们心灵中的痛苦与创伤,而使我们易患各种心身疾病。而,只有耶稣才能拿去我们心中的恨,使我们具有耶稣那样的大爱的心、真爱的心——即“连仇敌都爱,真心地希望仇敌也来认罪(说出真相)、悔改(付出补偿),接受耶稣,将来与我们一起去天堂”。
   
   因为,如果人们都拿去心中的恨,具有大爱的心、真爱的心,那么:没有民主,也会具有民主;没有自由,也会具有自由;没有人权,也会具有人权。如果人们没有拿去心中的恨,没有大爱的心、真爱的心,那么:有了民主,也会出现动荡分裂;有了自由,也会出现残酷剥削;有了人权,也会出现讹人害人。因此,为了民主、自由、人权,我们也应当首先来接受耶稣基督,来拿去心中的恨,来具有耶稣那样的大爱的心、真爱的心。
   
   为此,二十多年来,我们一直面向良心(释放)犯及家人传福音,很多良心犯及家人在我们这里接受了耶稣,成为了基督徒,如杨靖(曾坐牢8年)、任畹町(曾坐牢4年)、高洪明(2次,共坐牢10年)、何德普(曾坐牢8年)、胡石根(曾被判20年,坐牢16年多)、严正学(2次,共坐牢6年多)、王玲(曾坐牢1年8个月)、叶国柱(曾坐牢4年)、叶国强(曾坐牢2年)、倪玉兰(3次,共坐牢5年半)、董继勤(曾坐牢2年)、杨秋雨(曾坐牢2次,共坐牢4年半)、王玉琴(曾坐牢1年8个月)、何斌(曾坐牢8个月)……,等等,还有很多,在这里不在一一述说。
   
   
   2、为了更好地拿去心中的恨,具有耶稣那样的大爱真爱的心,我们坚持家庭教会
   
   (1)、“我们是向神学,而不是学神学”,这应当是我们中国家庭教会的一个神学特点
   
   中国基督教家庭教会先行者——袁相忱老弟兄和梁惠珍老姊妹,他们夫妻俩生前时常说:“我们是向神学,而不是学神学”。
   
   即,我们是——以耶稣为榜样——向耶稣学习,效法耶稣,走十字架道路;以此来拿去心中的恨——恨人的心(只恨撒旦),来具有耶稣那样的大爱的心、真爱的心——“连仇敌都爱,真心地希望仇敌也来认罪(说出真相)、悔改(付出补偿),接受耶稣,将来与我们一起去天堂”,来具有这心灵(内心、性情、生命)的改变,来具有这重生、得救、成圣。
   
   而,不是来学习某些神学理论,因为单单的神学理论,并不能使我们拿去心中的恨,并不能使我们具有耶稣那样的大爱的心、真爱的心,并不能使我们具有这心灵(内心、性情、生命)的改变,并不能使我们具有这重生、得救、成圣。
   
   (2)、“教会是属天的、属灵的”,这应当是我们中国家庭教会的又一个神学特点
   
   袁相忱老弟兄和梁惠珍老姊妹,他们夫妻俩生前还时常说:“教会是属天的、属灵的,是政教分离”。(“政教合一”曾给中世纪的欧洲带来过1千年的黑暗,如烧死科学家等)。
   
   即,教会只是带领大家来学习《圣经》,被耶稣感动,效法耶稣,走十字架道路;以此来使大家具有心灵(内心、性情、生命)的改变,来拿去心中的恨,来具有耶稣那样的大爱的心、真爱的心。(当人人都具有耶稣那样的心时,自然会具有美好的社会!!!)。
   
   教会不是社会政治团体,不应当专注社会问题、政治问题。(但是,作为基督徒个人可以,并且还应当积极关注!!!积极参与!!!)。因此,对于某些信徒所主张的“教会也应当积极参加政治活动、社会活动”,我们并不赞成。教会就是教会,教会只管人心的改变。为了改变人心,教会还应当带领大家多多祈祷,如为那些在苦难中的主内弟兄姊妹祈祷。(近来我们聚会时我们为我们教会的胡石根弟兄、王素娥姊妹、李美青姊妹祈祷,因为公义他们正在坐牢)。
   
   (3)、“我们坚持家庭教会”,这应当是我们中国家庭教会的再一个神学特点
   
   袁相忱老弟兄和梁惠珍老姊妹,他们夫妻俩生前还时常说:“我们坚持家庭教会”。并还时常说到:“聚会人多了,就一个变两个,两个变四个……,我们中国家庭教会就是这样发展起来的”。
   
   即,家庭教会,由于缺乏受过神学教育的神职人员,由于缺乏论述各种神学理论的神学书籍,而使得我们不得不单单地学习《圣经》;而《圣经》的核心是耶稣,旧约预言耶稣,新约应验耶稣,我们学习《圣经》,正好使我们能够单单地效法耶稣,走十字架道路,以此来拿去心中的恨,来具有耶稣那样的大爱的心、真爱的心,因此我们坚持家庭教会。
   
   我们中国家庭教会经历了,50年代的“三自运动”(一些基督徒,正是由于拒绝参加“三自”,而不得不在家中聚会,而产生了家庭教会),60、70年代的文革,以及这后二、三十年来的一次次逼迫(如近来的强拆十字架,已经达到4位数以上),我们中国家庭教会不但没有被打压下去,反而借着这十字架道路,得到了迅速的发展;基督徒的人数,从几十万、到几百万、到几千万、直到现在上亿人;因此我们坚持家庭教会。
   
   (4)、为了传福音,不论我们经历了多少次的打压,我们依旧是坚持家庭教会
   
   二十多年来,我们这个小小的家庭教会(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我们坚持家庭教会(家庭聚会),我们先后在刘凤钢家、武人刚家、勾庆惠(神学院老师、牧师)家、王美茹家、张文和(因民运、维权曾多次坐牢、关精神病院)家、徐永海家,聚会学《圣经》。
   
   由于我们坚持家庭教会,坚持面向良心犯及家人传福音,坚持维护基督信仰权益,我们先后多次坐牢。如1995年我们曾被劳动教养(高峰2年半、刘凤钢2年、徐永海2年),如2003年我们曾被判有期徒刑和剥夺政治权利(刘凤钢各3年、徐永海各2年、张胜棋各1年)。如2014年我们13人(徐永海、杨靖、张文和、杨秋雨、吕动力、张海彦、王春艳、王素娥、杨敏、居小玲、于艳华、康素萍、徐彩虹)被刑事拘留1个月。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