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把中共特线材料提交给民主国家情报机构]
徐水良文集
·对胡安宁(余大郎)《中国及中华民族考》的三点诘问
·关于传统文化语言文字和民族的几篇短文
·民运早期文稿:《反对特权》
·民运早期文稿:《关于理论问题的问答》
·从地图和工程制图谈起
·民运早期文稿:致红旗杂志编辑部的信
·中共的保守惯性和胡锦涛的权术家性格必然导致中国大乱和共产党灭亡
·立足自己,操之在我
·认真揭露拉法叶案中共江泽民集团犯罪事实
·松花江污染事件再一次宣告中共“基本路线”的破产
·大家都来呼唤和准备革命
·就网上有关语言文字讨论,谈一些本人的浅见
·台湾选举简评和选后趋向预测
·中国大陆反对派在台海问题上的四种策略
·以革命反抗中共屠杀
·[评论]:忍无可忍!
·胡锦涛温家宝必须尽快向全国人民作出交代
·以暴抗暴、以暴制暴的原则
·关于宗教和信仰问题的一点意见
·关于阶级、国家等若干问题
·獄中舊文:批判“四個堅持”
·[评论]:是从根本上思考基础经济理论中国经济问题的时候了
·发一篇旧文,驳胡安宁谣言
·正义党的特务铁证
·关注农民问题
·就农民问题致信人大及政府
·北春记者亚依采访记录
·从太石村到汕尾,甘地主义的终结
·《网路文摘》新年献词:曙光在前!
·再谈革命概念和伪改良主义伪自由主义的错误
·实行“清浊分流、各自为战、互相配合、立足大众”的方针
·抛弃对立思维,蓝绿共治,打造抗共基地
·如何看待民运“内斗”(网文两篇)
·继承一切文化的有益成分,反对一切文化的反动成分
·中共灭亡的命运是必然的
·驳spring似是而非,欺骗性很强的谬论
·对spring先生的两个帖子的回答
·与中共对谈互动及有关理论问题
·宗教神本主义专制与世界当代文明的冲突
·反恐教训:宗教专制、政教分离和思想自由
·反对以任何宗教理由扼杀言论自由!
·令人遗憾的经济学领域
·走入邪路的改革凭什么“不可动摇”?
·真是丁子霖写的吗?错得离谱!
·反对以任何宗教理由扼杀言论自由(修改稿)
·谈民运整合
·当代中国统治集团是当代中国道德崩溃的罪魁祸首
·顺便写几句,经济学的重建问题
·文明风水轮流转
·这个世界真是乱套了!
·就东海一枭《高扬儒家理想主义旗帜!》谈一点看法。
·近来与台独势力论战的一些意见
·中国文化,请告别垃圾和僵尸!
·中国政治反对派必须坚守爱国道义底线
·恢复历史大倒退时期的本来面目
·如何吸取八九教训?
·四五运动的前奏——南京事件回忆
·谈胡平兄的糊涂——与胡平兄共勉
·六四教训:有没有政治经验大不一样
·戏作:爱国愤青和卖国愤青是“阶级国家”理论生产的同一产品
以上文章损坏,需修复或重发,无法阅读
请从下面点击阅读
·[短评]为什么台独会受到全世界反对?
·回答网友提问:六四时,如果我是赵紫阳
·中国政治反对派应努力争取民主国家政府的帮助
·公开投共也是投共——驳一种谬论
·关于民运整合问题和高寒等讨论二则
·对几个问题的浅见
·中国近现代历史的主题和主线是什么?
·基督教在中国的作用
·施琅问题和卖国汉奸思潮
·纠正法家概念的泛化
·谈法治和法制的关系
·警告文明世界重视和解决中共间谍问题
·批判历史大倒退的继承者,恢复历史本来面目
·抛掉先进必定战胜落后、落后必然挨打等教条
·再谈私有制不是民主的基础
·民主其实就是公共权力的公有
·坚持“公共领域公有化”的原则,才有民主
·文革评论五则
·现代文明社会的真谛
·欢迎使用徐氏法则
·关于宗教问题二则
·余、郭之争和“非政治化”幽灵
·余杰王怡郭飞雄事件的讨论汇编(四)的说明
·再谈以暴制暴的原则
·走出思想专制的起码一步
·个人主义和集体主义的荒唐对立
·谁不宽容?
·“文化无高下”等等说法不对
·警惕中共统战阴谋,坚持天然合法的回国权利
·简谈建立反对派伦理和阵营的问题
·给国凯兄的劝告:从诗意语言回归学术语言
· 中国民运和反对派为什么会成为目前这个现状?
·关于文字改革的几个基本理论问题
·关于冒名造谣及《網路捉鬼記》争议等问题
·非暴力时代已经来临?
·对茅于轼老先生两篇文章的点评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把中共特线材料提交给民主国家情报机构


徐水良


   

2016-1-3日


   

   
   中国民运没有防备特务的能力,任何人,包括中共大量特线,都可以自称民运,进入民运圈。结果,中共特线占了狭义民运圈的80%以上,把狭义民运圈变成乌烟瘴气的黑群体。中国民运更没有抓特务的能力,真民运人士,甚至只要你行使一点点可怜的揭露特线、提醒大家警惕的能力,也会被中共特线常年累月攻击,用谎言重复一万遍就是真理的劲头,完全违反逻辑地不断污蔑,反咬一口,说谁揭露特务,谁就是特务。这种完全违反逻辑的漫天造谣,被重复一万遍,搞得不了解情况的人们,昏头转向。
   
   用这种谎言重复一万遍就是真理的洗脑方式,搞得少数人对他们的谎言信以为真;而更多的人,则被他们的谎言搞得思想和认识混乱不堪。
   
   而由于中共在民运中的特线,只损害中国民主事业的利益,暂时不损害民主国家的国家利益,所以,民主国家一般不管这个问题。而且,由于狭义民运圈中共特线问题的异常复杂,他们即使想搞清楚这个问题,一下子很难搞清,加之人手的缺乏,他们也只能把这个问题暂时放到一边,暂时听任中共特线在狭义民运圈猖獗。
   
   中国的教会、法轮功和其他反对派组织,这方面的情况,与民运有所不同,但他们的情况,并不比狭义民运圈好多少。
   
   但是,无论如何,民运没有防备和清除中共特线的能力,要对付中共特线问题,还是必须借助有能力侦查、监控、甄别、抓捕中共特务的民主国家的情报机构。即使未来中国民主了,引渡和惩处海外破坏中国民主事业罪恶重大的特线人物,仍然要靠民主国家的情报机构的协助和支持。
   
   一旦中共垮台,未来中国民主化以后,全世界马列教极权专制政权在失去中共这个强大支柱以后,必然全部垮台。那时,全世界必然会掀起一个规模和深度远超追究、惩罚和清算纳粹罪犯的大规模法律清算行动。未来中国的民主政府,可以赦免中共的其他特务,但不可能赦免破坏中国民主事业、犯有严重罪行的特线人物。相反,必然在全世界大规模惩罚和清算共产罪犯的潮流下,清算破坏中国民主运动和民主事业的罪犯。
   
   为了让民主国家重视和了解中共特线渗透反对派的情况,为中国民主事业而奋斗的人们,尤其是精通外语的人们,有必要把中国民运、宗教和其他反对派中特线渗透的情况的材料,尽可能送交西方各国和其他民主国家的情报部门,无论是那一方面提供的真假特线材料,都应该有必要提供给西方情报机构去鉴别。以便他们掌握相关情况,一旦条件可能和必须,就给中国民运运动及中国民主事业,以必要的协助。
   
   例如,最近一段时间,山雨欲来风满楼,狭义民运队伍中,各个战场战火正浓,网上出现许多揭发特线的材料。本人收集了几篇文章,附在本文后面作例子。这类材料,就应该努力设法送交民主国家的情报机构去存档和鉴别。
   
   尽管西方国家一般不管中国狭义民运圈的特线问题,但是,狭义民运圈特线组织的垮台和特线个人的完蛋,一般仍然是在西方情报机构压力下实现的。例如二王一傅(王炳章、王希哲、傅申奇)的正义党垮台,其中重要原因之一,就是美国情报部门的压力。其后民主党全委会这个第二正义党不断走下坡,这压力也是重要原因之一。高瞻等许多特线人物的暴露,更完全是美国情报机构的功劳。刘刚的人品很差,但他因家暴问题反戈一击,让纽约民运特线大暴露,给纽约的民运特线以极大的压力,据说连其头目,也被美国方面吊销了绿卡。还有许多政庇特线组织,也在美国情报机构的压力下,或垮台,或收敛。
   
   当然,在大量特线材料中,当然有大量中共特线漫天造谣的东西。本人大概是其中受到漫天造谣诬蔑攻击最多的一个,被造谣的第一名。这些造谣材料送给西方情报机构,会不会造成西方情报人员的头脑混乱?我想,我们用不了害怕。中共特线漫天造谣,绝大部分都是非常低级用来欺骗不了解情况的一般老百姓的,很难欺骗专业的情报机构。一旦中共特线的造谣材料被识破,那就不仅不会造成混乱,相反,倒是从反面证明被造谣者是中共及其特线特别痛恨的真反对派人士。
   
   ===============
   
   附:最近一些文章:
   
   沙舟(注:高寒) "杨前锋笔会内坛前线爆料:平安夜政变要角追踪报道" 2015-12-28
   
   平安夜不平安,三百六十四名自由作家组成的国际笔会独立中文作家笔会,遭逢了一场意想不到的政变。会员们一人一票选出的会长、国际知名诗人贝岭被迅雷不及掩耳地推翻了。这场不得人心的政变由中共国安部驻深圳特工(编外线人,香港出版的众多政治八卦书刊的总调度,月薪九万人民币)赵达功操纵指挥两名曾写「悔过书」出狱的理事杜导斌与刘荻(每年打胎三次的社会边沿“剩女”)以及在红色监狱当过多年大组长(长期为当局充当打手的狱头)的齐家贞,把睡梦中惊醒的另三位理事贝岭、艾鸽、野火废了武功,另外遴选一个台湾「破鞋」心语(陈毓欣)为十二月卅日召开的第七届全体会员网络大会的主席,进而觎会长宝座。
   
   心语是何方神圣?她阅人甚多:起初在中华航空公司任空姐,后下嫁其台商父母在大陆所开办的制衣厂设在九龙深水埗之批发店经理。她到香港站稳脚跟就流窜于文化新闻界,经常传出桃色新闻。先是向前极左月刊总编辑、有妇之夫李怡投怀送抱,充当「午妻」。号称“香港保罗纽曼”的李怡乃情场高手,俟玩厌后将她介绍给文汇报副刊编辑、小说家吴羊璧的儿子吴小明。心语贪图任职科技大学副教搜的吴小明月薪八万五,断然遗弃丈夫移情别恋。婚后发觉吴小明住的是大学宿舍,数年后退休,殊难购买涨至三、四千万元的市区住宅,遂再次同丈夫仳离。此后,她自由自在活跃于香港与海外民运界,裙(袴)下之臣多达半百。
   
   三年前,她听闻张裕在“独笔”年入六万五千美元,便卖身投靠这个当代活曹操,开启了她的民运生涯,还奉命打入美国国务院开办的「自由亚洲电台」(Radio Free Asia)香港分台,当了兼职记者。2013年她投靠活曹操张裕和德文版毛泽东著作编委会成员、共谍廖天琪,奉命出马竞选第六任独笔会长。二百多位大陆会员透过电波听到她甜美的声音,误以为她是个美女,那些刚从红色高墙内刑满释放的政治犯由于长期性饥渴而产生意淫,进而幻想与此梦中情人同枕共寝。这些美丽的误会使她在初选(选理事)中夺得九十一票,远超笔会创办人贝岭的七十九票。此时,有人在网上揭露其义母、共谍廖天琪的七大丑闻,于是形势急转直下,贝岭在会长选举中反败为胜夺魁。
   
   两年过去了,独立中文笔会发生了重大变局,由于张裕、刘荻、李剑虹贪腐集团违反财务纪律,独笔的最大金主——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NED)决定自2015年10月起停止发放每年十七——十九万美元的资助。于是,刘荻、李剑虹等恶人煽动三十多个享有特权的受薪会员、所谓“狱委委员“向会长贝岭「维权索薪」,且拥簇妖姬(连咀巴都是歪斜的)心语夺取夺长宝座,意欲让心语充当「筹款大使」,在香港与海外为嗜财如命的张裕贪腐集团骗取捐款。
   
   可是独笔三百多位大陆会员懵然不知的是:心语已于2014年7月被美国自由亚洲电台开除,原因是她犯了职场妇女最忌犯的错误——抄袭、淫乱、偷窃公司财物、播弄是非,搞得她在RFA香港分台被神憎鬼厌,犹如老鼠过街。在走投无路之际,顿感青春不再,于是再作冯妇--走上再度竞夺独笔会长宝座之路。张裕们认为有污点的女人好使好用、百依百顺,便鼓其余勇、倾巢出动,为心语助选。
   
   独笔是个藏龙卧虎的聚合体,三百六十四位作家不乏具国际知名度的作家、诗人,如马建、廖亦武、孟浪、张戎张朴姐弟、胡平、蔡楚、陈奎德等等,他们当然不会甘心情愿让一个道德败坏的女人主宰自己的生命轨迹。在未来一个月中的独笔第七届会员大会上,究竟鹿死谁手,人们正拭目以待。以张裕为首的贪腐集团图穷匕现,必将遭到广大会员的唾弃!
   
   ===
   
   杨千峰立笔会内坛爆料:
   
   对廖天琪的几点质疑
   
   廖天琪曾经连任独立中文笔会会长,在她担任会长之后,看中共推行的是9常委制,所以,她也推行9理事制,中共下设多个委员会,她也仿效其弄出了多个委员会,使得两三百人的笔会十羊九牧、人浮于事。其实,这是一种收买人心和争取选票的一个绝好方式,很多笔会成员不会写文章,或写不好文章,能在笔会内捞个一官半职,自然会心花怒放。
   
   有消息称,廖天琪是在民运圈子中的一个隐藏得很深的共产党间谍,她如今再度参选,就是为了替中共控制笔会。最近几年内,廖天琪终于露出了狐狸尾巴。
   
   1、在上次笔会换届之际,因为各方混战,会员刘逸明转帖了一个香港人士揭露廖天琪的帖子,结果让廖天琪恼羞成怒。刘逸明所管理的德国之声在中国大陆的各大门户网站开办的5大博客在次日一天之内被封杀。试问,倘若不是廖天琪与中共有密切勾结,时间上为何如此巧合,谁又有这种能量?
   
   2、虽然刘逸明为自己的转帖行为真诚道歉,但廖天琪却继续忌恨刘逸明,不依不饶,向德国之声新台长要求不再在德国之声上刊登刘逸明的文章,廖天琪看刘逸明跟高瑜师徒二人合作的《北京观察》栏目办得风生水起。并指使新台长先压制该栏目,使得高瑜的文章也经常被编辑以内容敏感为由拒绝刊登,最终,该栏目被取消,而高瑜则再度入狱。
   
   3、廖天琪在劳改基金会工作期间,跟吴宏达有长期的不正当关系,之后,看吴宏达有了年轻貌美的新欢,便毅然离吴宏达而去。廖天琪竞选独立中文笔会会长,并通过阴暗的手段击败了竞选对手江棋生,一举登上会长宝座。这使得廖天琪绝处逢生,她继而在德国开办了一个中德合作项目,具有深层的中共背景。
   
   4、在德国之声将敢言记者苏雨桐踢出之后,德国之声中文部的副主任代英也最终被挤出中文部。此时此刻,廖天琪落井下石,与苏雨桐、代英绝交,以划清界限,讨好中共。
   
   ====
   
   香港的中共国安线人组合之丑行
   
   送交者: 香港龙少 于 December 28, 2015 04:46:10:
   
   香港的中共国安线人组合之丑行
   
   香港龙少
   
   香港的中共国安线人组合(简村线盒)的成员,有几个基本特性:1,全部是中共国安或公安的线人;2,全部是无业人员;3,全部没有受过高等教育;4,全部无法融入香港主流社会;5,全部被香港民主派排斥;6,全部被所属国安或公安部门视之如破履。
   
   最后一个特性必须解释一下,既然是线人,为什么管理和领导他们的机构会视之如破履呢?道理很简单:中共情报机构在香港安排线人,是希望这些线人能够刺探到香港民主派的活动情报,最少也能了解到海外民运在香港的活动情况。线盒的基本特性决定了他们无法完成这样的特别任务。大家用脚趾头想想,一群中共线人聚集在一起,大眼瞪小眼,大家说出来可以告密的东西,只有天晓得。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