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对秦晖最新文章的批评]
徐水良文集
·反共还是反暴民——答茅老、驳扬光
·驳洪哲胜
·张三一言和徐水良驳许知远《暴力的诱惑》
·再谈反暴政还是反暴民?
·关于民意问题的讨论(2)
·出口转内销的信息和波兰道路
·关于革命和暴力问题的再讨论
·支持粤语保卫战但不能攻击任何一种语言是奴化语言
·也谈米尼奇克顺利成行中国的原因
·令人作呕的崇官迷官心理
·简评波洛狄特斯基《語言會塑造思維嗎?》一文
·简评斯坦福大学心理学教授波洛狄特斯基《语言会塑造思维吗?》
·反对抓特务的人才是特殊材料制成的
·究竟是谁掌控共产党
·重发旧文揭乔姆斯基虚假光环
·驳杨支柱
·再驳杨支柱
·暴力革命还是和平革命?走向民主还是历史轮回?
·应该鼓励戈尔巴乔夫甚至1%成分的戈尔巴乔夫
·中共吸收的叛徒线民比中共专业情报人员凶恶得多
·崔卫平的恶意欺骗
·评洪哲胜的肉麻说法等网文三则
·真心还是忽悠?关于温家宝的三篇评论文章
·向共舞台网友致个歉
·向共舞台网友致个歉
·近来关于特务问题的一些论战帖子
·张鹤慈和伪宪政派颠倒的改革道路
·许北方文章评点
·再谈改革程序(修改稿)
·读杜智富文章的一些看法
·中国反对派远超苏联东欧
·论索尔仁尼琴并谈国民主独特困难
·三妹回答180度大转弯的曾节明先生
·180度大转弯的曾节明先生
·三妹评朱学渊的文章《温家宝的颠覆效应》(转贴)
·和解合作派的驯虎梦呓
·陈至洁:中国对颜色革命做出反应
·评谢燕益《政改破题——直选人大代表!》
·决定革命的不是经济而是政治和社会矛盾的尖锐程度
·两种朋友
·在独立评论看骗子神棍陈尔晋发神经
·在共舞台看骗子神棍陈泱潮发神经
·网友揭露陈尔晋诈骗犯真面目
·关于盗用他人名义问题
·李录、多维,和第二正义党
·朱长超:刘晓波有获得自由权利,但不具备得和平奖资格
·评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的笑话
·部分朋友评刘晓波获诺贝尔奖
·诺贝尔和平奖的泄密丑闻
·评刘晓波得诺贝尔奖共舞台评论三则
·怎样看待和利用诺贝尔奖事件
·刘晓波获诺贝尔奖评论(3)
·让软骨头和平奖为中国民主事业铺路
·未来中国的转型道路
·刘晓波诺贝尔奖评论(4)
·诺贝尔和平奖评论(5)
·三个建国纲领,你选择哪个?事涉中国未来
·关于刘晓波问题答周志荣先生
·教温家宝一招:
·64天网披露中共转型计划
·刘晓波三百年殖民地谈话:中国人从肉体到精神统统阳痿
·中国民主运动中的十二大分歧
·诺奖评论(汇编7)
·说几点几乎公开的秘密
·诺奖评论(8)
·就刘晓波问题答李悔之先生
·答刘荻
·诺奖评论(9)
·揭示陈尔晋真面目、他的谣言和被他搅乱的某些历史真相
·驳曾节明——陈泱潮那些东西是信仰吗?
·中国教育的耻辱
·鼓吹卖国当汉奸的人绝不可能是真民主人士
·原来刘派呼吁释放刘晓波是演假戏
·答朋友:不要过分重视对方边角料
·刘派偷改《我没有敌人》(附按语)
·驳胡平
·网友评论三则
·与刘荻论战实录
·关于《民运精英大起底》,为郭罗基先生辨
·荆楚:“和平理性非暴力”是违背基本常识的废话
·小学水平评大学及其它
·对老蝎文章的几点评论
·三言两语初评方绍伟文章和“公地悲剧”
·对吴义龙和秦永敏先生的一点赞扬和希望
·关于刘晓波问题的通信
·刘晓波不靠正路靠异路出名
·答方绍伟先生
·答方绍伟先生
·对方绍伟先生谈一些常识性问题
·对方绍伟先生后一句话的补充批驳
·颠倒的现行社会科学和意识科学
·真正笑话:方绍伟暴露自己是假学者假经济学家
·方绍伟先生又一次自打嘴巴
·愚蠢到家的线人花瓶民运
·说一说方绍伟先生的错误从哪里开始?
·主张政权即产权就是主张国家奴隶制
·评刘晓波对方励之的批判
·徐水良答小乔和张健
·今日关于刘晓波的评论和讨论选
·王希哲帮中共宣扬中共自己不敢宣扬的违宪歪理
·方绍伟先生不搞实证搞反实证和“规范冲动”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对秦晖最新文章的批评


徐水良


   

2016-1-30日


   

   
   秦晖文章《中国为什么搞不成君主立宪?》见附件4
   
   ====
   
   先批评“文化无高低,制度有优劣”,我有许多文章批评这类说法,这是我的批评文章之一:
   
   “文化无高下”等等说法不对
   
   ——读秦晖先生《制度与文化 谁在制约中国现代化?》
   
   徐水良
   
   2006-6-4
   
   见附件1
   
   ====
   
   这是另一篇文章:
   
   再谈素质论、文化论和制度论
   
   徐水良
   
   2013-3-16日
   
   见附件2
   
   ====
   
   其他错误,等有空再来评论。
   
   文化无高下的说法,明显是为外来垃圾文化,如马列,新自由主义,一神教,党文化,以及传统文化中的垃圾部分,开脱罪责。
   
   他们误导今上也这么说,说文化无高低,我有批评文章,可惜无法发来这里。
   
   ====
   
   秦晖先生写了很多错误和误导性质的东西。本人对他的部分批评文章汇编:
   
   关于秦晖文章的简单批评
   
   https://plus.google.com/u/0/111142178535963106499/posts/4H1vUWLayH1
   
   本人对秦晖先生的部分批评文章汇编(一)、(二)、(三)、(四)、(五)
   
   http://www.duping.net/XHC/show.php?bbs=11&post=1345806
   
   ====
   
   粗粗看了一下全文,基本上是似是而非,乱找原因。让人有不知所云的感觉。
   
   其实,他论述的问题,其真实历史和真实的历史原因,还是比较清楚的。
   
   英国搞民主时,全世界基本上都还是君主制时代。全世界君主势力强大。君主立宪,是革命和君主制妥协的结果,也是光荣革命的结果。
   
   君主立宪,也就是既实现议会民主,又保留虚君君主。民主阵营基本实现民主的实质目标,君主阵营保留了君主面子、君主和君主制的生命。
   
   但美国革命以后,美国实行了废除君主制的彻底民主。共和制和君主立宪开始评分秋色。在以后发展中,美国榜样,越来越占上风。
   
   到法国等一些欧洲国家和美洲大部分国家(学习美国榜样),建立共和制。全世界消灭君主制,建立共和制,成为世界潮流。
   
   如果英国革命不是当年发生,使英国君主立宪已经成为英国巩固、稳固的习惯性的制度,而是在世界消灭君主制、建立共和制这个潮流中发生,那毫无疑问,也会搞共和制。事实上英国第一次革命清教革命,推翻国王以后,也是搞共和制。只是国际国内君主制传统强大,老百姓习惯也是君主制思维。克伦威尔顺势当护国主(也是变相的君主),引向后来的王党复辟。而光荣革命由国王女儿瑪麗二世與夫婿威廉三世领导,带大军进入英国,推翻詹姆斯二世。所以,光荣革命后,当然就是君主立宪制。
   
   但辛亥革命正是处在世界推翻君主制,实现共和制的潮流中,共和制,自然而然就成为革命党及其领导的革命的目标。革命党在论战中和现实革命中,打败立宪派保皇党,自然而然搞共和制。
   
   不看这些明摆着的事实,不根据历史潮流来解释历史,却用信口开河、似是而非的东西来解释历史,那就必然是谬误和误导。
   
   秦晖表面上说文化无高低,否定文化的作用,实际上,主帖文章。恰恰是用文化来解释历史。真是自相矛盾得厉害。
   
   这些学者,自相矛盾逻辑混乱的东西太多了。
   
   ====
   
   秦晖算是体制内的、并且是博士生导师中的佼佼者,仍然是这种水平。体制内的理论水平之低下,可想而知。
   
   难怪体制内搞出来的理论,包括秦晖等许多学者搞出来的理论,也包括茅于轼这类人的理论,根本不是我们革命民主派的搞出来的理论的对手。
   
   ====
   
   如果体制外革命民主派不被严厉打击,体制外声音不被封杀,后来的许多悲剧,以及那私有化掠夺及其严重恶果,本来是不会发生的。
   
   如果体制外革命民主派不被严厉打击,体制外声音不被封杀,后来的许多悲剧,以及那私有化掠夺及其严重恶果,本来是不会发生的。
   
   ====
   
   这是我今天粗粗浏览以后的意见。如果需要,等我有空细看以后,再来评论。
   
   ====
   
   有朋友说:“文化无高低,制度有优劣。这是秦晖的一贯说法。不知道他是否真这样认为,还是一种策略?照说以他的学识,不至于有这样的认识。”
   
   笔者认为:这是秦晖和一部分学者的真实观点。因为他们完全搞不清楚相关概念和相互关系。
   
   或者,是故意为马列党文化推卸罪责的说法。
   
   ====
   
   对于逸风和秦晖等文化无高下的说法,我已经批评过许多次,秦晖他们就是搞不清楚。而且,这文化无高下的说法,把文化作用说成无关紧要,只强调制度,风险一点也没有减小,没有必要采取这种毫无道理的策略。
   
   因为是我的网刊最早发表逸风先生的投稿文化无高下文章,所以我特别有责任澄清这个说法的错误。
   
   我已经澄清许多次了,我想我已经尽到我的责任了。
   
   ===
   
   有人说:“抓住一点,不计其余,这不是正常的讨论问题的方法。”
   
   笔者认为:
   
   这位朋友:
   
   第一,秦晖赞成制度决定论,并且错误地把制度与文化对立起来,否定文化的对制度的基础和决定作用,你连这一点都没有搞清楚,,就来发言,说他是相反的文化决定论者,恐怕恰恰是你自己批评的“不是讨论问题的方法。
   
   第二,这里的大部分朋友在认真讨论问题,大部分人没有使用“不是讨论问题的办法"。恰恰只有你“不是讨论问题”,而是涉嫌打横炮。
   
   顺便说一下,本人反对素质论,主张文化和制度统一论,赞成两者一定意义上的决定作用。
   
   ====
   
   有人反对本人说法:“体制外中国革命民主派的不少理论,大幅领先于全世界,更领先于体制内许多年。但却总是被封杀。这是祖国历史的悲剧。”
   
   他说:“体制外?中国是个农民大国,跟农民讲民主,小心打报告把人卖钱了用,连大学生老师都是如此,呵呵,还体制外。中国曾经最有期待的是毛打下的工人阶级时代,革命斗争年代就不算了,80年代,那个所谓臭老九春天的年代,极其看不起工人,把劳动人民直接排斥掉,一心一意、真心实意、衷心希望主子改变。事实上毛用了大量心血培育下的国企、工人,基础素质都很不错的,趋向和苏联的工人阶级相同。现今,是毫无希望了,社会是黑社会,黑社会搞民主,那是荒唐可怜悲惨的笑话,独裁是灭亡,民主一样是灭亡,无药可救的渣滓社会。老夫就想过,80年代的所谓臭知识分子不应该看不起工人阶级,那是封建腐朽思想,是等级观念,而中国的工人阶级还远未成熟,还需要培养。当然一切曾经的美好都已经是历史灰烬了,中国人,不论什么人,哪路货色,最大的本事,就是糟蹋美好,因此中国人只能生活在阿Q的祖宗梦中。”
   
   笔者问这位朋友:你这是什么逻辑?美国独立建立民主制度的时候全国都是农民,文盲遍地,没有产业工人。美国的民主,就是农民建立起来的。
   
   及到南北战争,还到处是文盲。我看黑人等投票图画,他们投票,用玉米粒或短木棒子投票,因为他们大多是文盲。
   
   美国在那么落后的情况下建立民主制度,我们比他们当年独立战争时先进一百倍,为什么倒是不能搞民主?
   
   有网友说:美国的农民,建立了美国。同一时期中国的农民,建立了太平天国。
   
   笔者意见:当时,美国先贤用表面自然神论外衣下实质的无神论反对一神教,建立了政教分离的自由民主制度。
   
   中国却相反,洪秀全引进极权专制的一神教,搞极权专制的一神教基督教共产主义,开创了共产主义对中国祸害的历史。
   
   现在的神棍还要叫嚣中国人不信一神教,是垃圾,不配自由民主,(包括搞不成君主立宪),企图搞国度性福音化复辟中世纪政教合一专制政体,是非常反动的一群。
   
   美国当时有欧洲传来的反一神教和反专制制度的启蒙运动。
   
   中国却是洪秀全引入的一神教和后来苏俄输入马列文化和专政制度。
   
   ====
   
   有网友说:
   
   //“虽然我坚决反对文化决定论,但我也不赞同‘制度决定一切’的制度决定论,否则无法解释不同国家实行民主制度后的不同效果,甚至极少数国家如泰国、埃及、俄罗斯实现民主转型后出现的向专制的暂时倒退。正如我前面说过的,我相信制度第一、文化第二的辩证观点,建立好的制度固然非常重要,但一群什么样的人来建立这个制度,如何让这个制度得到民众的遵守并得以正常运行,绝对不能否认文化和宗教对制度的影响!……我认为中国经济发展水平已经远远超过美国建国和英国光荣革命时代,但是,中国民众的自由、民主、法治、科学精神和宗教素养等方面的整体素质,远不及二、三百年之前美国、英国建立民主制度的时候!”//
   
   笔者意见:情况与这位网友说的恰恰相反,现在中国绝大多数民众希望建立自由民主制度。
   
   而当时的英国和美国,文盲遍地,大部分人不过是想换一个国王。
   
   如果不是华盛顿坚决顶住军队和民众要他当国王或护国主的压力,回家种地继续当农民,并且坚持要搞共和制度,那么当时美国,建立的就不是自由民主的共和国。
   
   因此,中国民众比当时英美两国民众觉悟高得多,文化水平高得多。
   
   我们与他们不同的差距,是领导。他们的领导要搞民主,我们的领导,至少从袁世凯开始,要搞专制,当专制头子或暴君。
   
   ====
   
   有网友说中国不能民主的原因是:“因为引进红祸,拜苏鹅为干爹,断送了民主宪政。”
   
   笔者赞成:说的对!
   
   说一千,道一万,很多人乱找原因,就是为了掩盖上面这位网友说的原因。
   
   根本原因,就是:马列+苏俄
   
   是马列是文化和苏俄,苏俄输出文化,还输出革命,输出制度。文化加建立於这个文化基础之上的制度,就是根源。
   
   ====
   
   有网友说:《文化就是制度》
   
   本人意见:制度是文化的一种,是特定文化在社会规范中的固化;文化是制度的基础,特定制度建立在特定文化的基础之上。例如,一神教政教合一的专制制度,建立在一神教极权专制的文化和教义之上;中国秦汉以后的反封建的君主专制(再说一次:左派学者把它说成封建制度,是胡扯),建立在儒家和法家文化的基础之上,大部分采用儒表法里的形式;苏俄式的共产制度和专政制度,建立在马列文化的基础之上;自由民主制度,则建立在自由民主的文化基础之上。
   
   =====
   
   举一个例子来批评素质论。
   
   美国的野生动物很可爱。附近公园有一群大雁,人走过它们身边,他们一般不逃跑,相反,常常伸长脖子盯着你,向你讨吃的。这些天纽约大雪,白雪覆盖大地,这大雁没吃的,见人过去,就围过来,神着脖子盯着你,向你讨吃的。附近院子里公园里有不少松鼠,野鸽子,也是如此。
   
   但我在中国时,野生动物见到人,往往是飞快逃逸,逃之夭夭。
   
   这种巨大差别,是中美两国野生动物素质不同造成的吗?显然不是。
   
   其根本原因,是因为美国制度保护野生动物,不准人们伤害他们。野生动物生存在这种保护动物的环境中,就形成了自己适应这种环境的行为模式。如果不是纽约市禁止人们喂食野生动物,野生动物这种讨食现象,就会更普遍。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