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新年以来驳曾家军曾节明等部分帖子]
徐水良文集
·通货膨胀——中共抢劫掠夺的重要手段
·颠倒改革程序,此路不通!
·二談马英九綠卡風波
·恐惧症——蓝营自己的大敌
·不要把复杂的经济形式简单化
·发扬八九精神,反对邓式改革
·刘晓波图穷匕首见
·什么是公民社会?
·公有制私有制市场经济计划经济的荒唐对立
·双手双脚并用和自砍手脚
·要解决土地产权问题必须先搞政治改革
·反对伪精英
·大力支持无锡居民的维权抗争
·强烈谴责中共推行特权性和歧视性公务员制度
·答国内朋友
·对上海国保特务漫天造谣的再次声明
·是非分明的美国和道德崩溃的中国
·放开言论自由不需花力气却有大量好处
·两天前致达赖喇嘛的信
·强烈谴责中共对藏人的血腥镇压
·藏人和汉人反抗打了中共的要害
·台湾大选结果和未来走向
·民主政府建立后一定要严惩作恶累累的上海国保!
·不要相信中共漫天造假制造的假象和谎言
·国内网友一面倒质疑西藏是又一次“国会纵火案”
·关于建立大中华联邦的构想
·关于大中华联邦答文稼先生
·西藏事件,五毛不断造谣,网友不断反驳
·中共造假,洋相百出
·国内众多网友与少数五毛网特激战西藏问题
·给朋友的信
·《网路文摘》《中国邮递》联合宣言
·奥运如何解套?为中共支一招
·读中文互联网和西藏问题争论有感
·抢火炬,小概念事件辩护不成立
·答胡安宁
·台湾和西藏,恶斗路线的破产
·中共纵容犯罪活动,中华网等网站公然号召搞恐怖主义
·捍卫中国愤青表达意见和游行示威的自由权利
·第一共和是上海国保的一个小组,不是王雍罡一个人
·中共必须更换思想和路线
·中共愿与达赖谈判,认真还是欺骗?我的回答
·当代中国政治势力的粗略光谱
·搞政治必须用“正”不用邪
·小学生的道理和成年人的道理
·沉痛悼念四川震灾遇难同胞!
·抗震救灾,对中共要一监督、二帮助
·撤离民运圈,才能真正为民而运
·地震预报和老百姓的知情权
·又一个震前预报证据,证明中共有关方面撒谎成性
·四川教育厅公布的学生死亡数据是否太离谱?
·马英九何苦发表不伦不类的感言?
·网路文摘启事:谨防假冒和病毒
·真民运人士对民运圈极度失望等网文两则
·驳秦晖(题外谈一下道德问题)
·如何看待当前如火如荼进行的全民道德大讨论
·为美国公民胡安宁到中国定居送行
·声援瓮安,维权抗暴、结束中共一党专制
·中国社会的沉沦和巨变,让人感慨!
·两百年左倾倒退大潮,会有两百年右向加速进步作补偿
·变骚乱为起义
·未来中国基本国策的一些要点
·未来中国一些重要的社会原则
·答洪哲胜先生的按语
·"保卫资源!保卫产业!保卫金融!保卫全中国!"
·重发支持红杉军反腐倒扁,劝告绿营划清界线的几篇文章
·索尔仁尼琴和俄罗斯的悲剧
·就俄、格冲突和华国锋问题答朋友问
·旧事重提:王有才关于虹桥机场事件的说明,及虹桥机场事件经过
·退盟声明
·毒奶粉和金融危机:不同的社会基础和同一类问题
·中国股民,请认清中国股市的本质,它有可能彻底崩溃
·再谈毒奶粉和金融危机的教训
·中国模式的本质:专制、奴役、掠夺、盗窃、卖国和苦难
·研究土地问题,揭露中共抢劫掠夺
·十余年来关于改革程序和农民问题的几篇文章
·秦晖先生和自由主义者们的一些欺骗手法
·当代中国三农问题的实质
·中国自由主义:概念、祸害和欺骗手法
·人的三种境界和四个类型
·是否坚持政治改革先行,是民主派的真、假标志
·左派和右派联合推动政治改革
·讲一点道德常识
·对台湾的一点希望
·神经失常或别有用心才会宣传告别革命
·简评胡平《民主与革命》
·国内网民怒吼,呼唤反抗
·大陆网友继续以激愤情绪抨击林嘉祥和中共当局
·网上评论两则
·再次批驳民运中某些真正的奴才对平反一词的攻击
·读帖有感:贵和贱
·问几个问题,有人信吗?
·谈革命和起义的时间预见问题
·金融海啸的相关理论和解救法宝
·对魏京生先生错误说法的批评
·与台独人士的一次网上争论
·中国民主事业的最大困难
·我对《08宪章》的初步看法
·分清两种不同性质的暴力
·我对《08宪章》的看法和策略
·网文两则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新年以来驳曾家军曾节明等部分帖子


徐水良


   

2016-1-26日


   

   
   所跟帖:博讯螺杆:易经》,是中国传统文化中最顽固的牛皮癣,感染力也极强
   
   徐水良;古人无知,易经混入六经。秦焚书独不焚易,再加董仲舒把儒学迷信化,独尊儒术,继续把易经列入五经,成为官方经典。易经本身就是卜筮之书,就是用神秘主义,故弄玄虚,搞得神乎其神来骗人。古人不懂神秘主义问题,又被立为官学,再加上历朝历代江湖骗子不断利用易经骗钱,使得易经及其神秘主义到处流传,就像推背图神秘主义一样,很能欺骗愚昧的下层愚民。而官方正统儒家又很保守,所以官方民间,谁也不敢批评。这就是导致易经危害成为痼疾,危害中国二三千年,极难医治。
   
   不过,易经八卦的二进制数学,被现代一些数学家发掘出来,也算是易经的一个正面贡献。
   
   曾节明:张子房,诸葛亮,邵康节,刘伯温都象你一样狂妄无知?
   
   徐水良:你戈倍尔.曾历史盲科学盲只懂江湖骗术,把小说当历史当科学了。
   
   ====
   
   所跟帖:杨巍:ZT:北京“易经班”
   
   徐水良:用易经骗钱, 把易经说得神乎其神的就是一批江湖骗子。包括本坛神棍骗子陈泱潮独创的那个邪教里,一个半信徒中的半个信徒——戈倍尔.曾,也是把易经和大量江湖骗术说的神乎其神的骗子。
   
   ===
   
   徐水良:再笑安徽草包公安
   
   徐水良:戈倍尔曾,我猜你和你上级可能参与此次冒充精神病人的围攻 ,不知道你对此有什么评论?
   
   曾节明:老贼死不悔改,请拿出吕千荣是霍邱公安、是精神病的证据来,
   
   徐水良:原来你是帮安徽草包公安探听机密来了,我邮件和文章写不少,此外不想再多写。你的任务完不成,抱歉。
   
   看来你是承认你和你上级参与了此次围攻了。
   
   楼下说你戈倍尔参加1200多人签名控告老徐是真是假?其他朋友也请查查自己有没有参加签名。
   
   感谢你们自我表现邪恶、臭和脏的样版,来佐证我上面帖子。
   
   ====
   
   所跟帖:曾节明:(针对本人批评王希哲帖子)人家现在进出广州如无人之境,你以为就你是内人?有人说你偷偷摸摸回南京,这是真是假?
   
   徐水良:你及上海国保什么谣都造!发到FBI去,让FBI知道你们是造谣特务。
   
   我知道你和上海国保某特务造了多少年说我或我家人回过国回过大陆这个谣了,没拿到证据。现在你终于提供证据了。很好。
   
   最好,你自己把我回过大陆说辞和其他大量谣言,你们污蔑的所谓“特务”材料,送到FBI和国务院去“举报”,免得我费劲整理你们的材料,送交有关方面。
   
   至于有的人自由进出广州,那不过是投靠中共后,主子把他们本该具有的权利,作为给奴才的赏赐赏给他们,奴才们倒是感恩不尽了。好像你戈倍尔曾的某同志也自由进出了?有没有代你向你的主子带个口信呀?
   
   再敦促楼下小特天天向上,你们造谣字数以千万计,继续搬呀,怎么不敢搬了?那数以千万计的谣言白白放在那里,你不搬过来抹黑我,岂不是太可惜了?
   
   ====
   
   所跟帖:曾节明:再问一次,你上海炒股的五万元到底从何而来?
   
   徐水良:你叫上海国保先把数字搞清楚再来问。我帮别人炒股,那别人的钱数是否公开,是别人的权利,不是我的权利。
   
   这上海国保也是完全的草包,调查了多少年,多少次,那些拿钱要我帮他们炒股的朋友都在国内,却连这些朋友出多少钱炒股都调查不清楚,而且仅仅是三四个朋友,查了这么多年这么多次都查不清楚,一会说三万“巨款”,一会说四万“巨款”,一会说五万”巨款“。这上海滩招来的上海滩流氓国保,与安徽公安、与你戈倍尔曾一样,都只有一个漫天造谣的本事,连个小钱都查不清,纯粹是一批流氓无赖草包白痴。
   
   曾节明:笑话,帮人炒股需要亲自去上海借宿三月?开徐水良的户名?
   
   徐水良:不会造谣就别造,至少先打草稿。我将在楼上另开一贴教你草包打草稿。
   
   你要造谣先要调查一番,我在王雍罡那里住了不到一个月,周末回南京,总共不过二十来天,那大家都知道的当小偷被抓为公安局当线人的小偷小特王雍罡就漫天造谣,说我住他那里三个月。你就相信就是三个月?而且还造出什么强奸寡妇。我连他那个楼梯有没有女人都不知道,他就把他的性幻想对象一类人加到我头上来了。当然那估计也是上海国保那批上海滩流氓捏造的。但既然上海滩国保流氓通过他的邮箱发邮件,上网,还把邮件发到只与上海国保打交道,谁也不知道那类邮件的邮箱中去,使王雍罡这个老牌小偷半文盲线人在陌生人中也暴露他是上海国保勾搭的线人。那这笔帐,自然也要记到王雍罡头上,当未来惩罚他的罪证之一。就像你和你安徽籍上级勾结安徽草包公安不断造假造谣,包括制造这次利用冒充精神病人搞围攻的罪证,也要记到你和你上级头上一样。
   
   上海和民运中许多人都知道我为秦林山炒股,户名也是秦林山的,秦林山在上海,上海人问一下秦林山,你草包特线戈倍尔曾的信口造谣,不就被戳穿了?
   
   所以,你草包还该向你主子申请,到你们公安学校去学学造谣造假课程,否则,你草包的谣言和造假,总是马上被戳穿。
   
   你海外草包特线伙同安徽草包公安冒充精神病围攻惨败出丑,你草包戈倍尔曾还不服气?还要继续惨败继续出丑?你们造谣造假被揭穿多少次了,还要继续造谣造假惨败出丑多少次?
   
   ====
   
   踏并:混迹民运多年,中共特工曾大军逃离美国回中国/zt 咋回事?
   
   博讯螺杆:蛇民党的几个网特流氓盘踞于某论坛,很凶恶的,主子一有新指示……
   
   刘因全:是啊,这几个特务到现在还是很嚣张的。经常冒……
   
   徐水良:戈倍尔曾及其上级等可能很紧张,正在研究今后怎么追随曾大军逃跑呢。
   
   这曾大军就是戈倍尔曾曾节明紧密合作的同伙。
   
   曾节明:你老贼才是共特流氓石某在正义党的同伙
   
   徐水良:戈倍尔曾你心智全乱,那王炳章等正义党是我发起并领头打垮的,而你却坚定站在王炳章为首、四石为辅的正义党他们这一边。你这样打混战只会让大家笑话,那反击、那抵赖、那赖皮,那烟幕弹,那混战,就打不成了。你这样的逃跑策略恐怕是逃不成的。
   
   ====
   
   不少网友议论共特曾大军,并说:“反正那个蛇民党是臭了大街”,“曾节明主席好像与这位共特很熟,经常一个码字一个签发。”“有些马甲是曾大军和曾节明共用的。独评的青藏高原,就是特们的共用马甲。”“曾大军早就暴露了,但是共特们还是拼死保他,“是共特也要用”,把他捧成主席。”
   
   徐水良:一个主席,一个宣传部长。戈倍尔曾曾节明是曾大军的铁杆、钢杆的同伙和死党。
   
   这句话是王炳章、刘XX和许多民运人物死保共特一贯借口。看来说这话死保共特是统一策略。
   
   ====
   
   所跟帖:曾节明:你气急败坏反复干嚎,只能反映别人对你的揭露属实
   
   徐水良:读者网友可不像你痞子蠢货戈倍尔曾那么蠢,以为自己漫天造谣别人就会信。读者和网友能够分辨是非。你曾大军铁杆死党是什么货色,大家心里也早已经有数。你从来都是靠发疯谩骂,污言秽语造谣攻击来掩盖自己内心的心虚,这大家也能看得清清楚楚。
   
   建议草包戈倍尔曾并其草包上级,先反击先抵赖先狡辩先打烟幕弹,把水搅浑,才能跟着曾大军逃跑成功,现在这样不声不响,等于承认特线身份,就逃不成了。
   
   ====
   
   曾节明:声明:本党不是曾大军一个人的政党
   
   徐水良:好,你听从本人教诲了。只是这抵赖耍赖不够高明。主席再加你们戈倍尔曾等身居宣传部长等要职的这些特线,贵党什么性质,大家心理有数,你再辩也辩不赢。
   
   你应该力辩或者抵赖曾大军问题说他不是特务,并且用脑袋担保他不是特务,那样才能放烟幕迷惑人。
   
   本人早已根据你小特痞文稿,建议你把你社民党名字改过来,国社党才名副其实。
   
   曾节明:你才是老贼老线老赖,你说说,你是不是许世友的同伙?以你的老流氓逻辑,你就是许世友的同伙!
   
   徐水良:许是我批判对象,我 却仍记着他曾经保我。曾大军是你铁哥,一出事你就赶快撇清关系,落井下石。看来称你戈倍尔曾是曾忘恩,申无义,名副其实。
   
   草包特线草包公安造谣造假打草稿技术太差
   
   http://www.duping.net/XHC/show.php?bbs=13&post=1347651
   
   曾节明:哦,原来你对中共老匪头许世友迄今念念不忘,感恩戴德呀!
   
   徐水良:你忘恩负义之辈永不理解为何记敌人好处。连对朋友你全恩将仇报。
   
   你流氓无赖对所有人都是心里永远充满仇恨、永远只有卑鄙无耻,污言秽语,忘恩负义,恩将仇报。
   
   ====
   
   曾节明:“六四”屠杀鲜为人知的另类原因
   
   北方清晨:今天也一样,一声令下那些警察亲爹老子也是照抓照打,人性!
   
   三仙姑:还要帮着共军支撑民族主义大旗?
   
   曾节明:民族主义就是帮中共撑大旗?汉奸匪党哪来民族主义?
   
   三仙姑:你个无耻丑类流氓吃美国救济却帮共军打旗子有什么让人嫉妒的?)
   
   曾节明:你才是领着德国难民救济,却大反德国难民政策的无耻丑类!
   我啥时候帮共军打旗子?你这个无耻的女红卫兵老三八。
   
   徐水良:你流氓无赖小特小痞子,从来只有污言秽语,绝对没有教养。
   
   三仙姑:说得对!一针见血。
   
   ====
   
   馀大郎:终于能上来了,感谢歪轮改邪归正洗面革心抛保皇立场以自救!
   
   徐水良:胡内奸,多日不见,胡内奸你精神病发作厉害,是不是习中央系对政法系曾家军和你个人压力太大呀?我稍稍戳戳你,让你精神病大发作,很有趣呢!
   
   你一个人在这里发病吧!也许你主子每帖还会给你五毛钱报酬。
   
   胡安宁,曾大军学你的榜样,逃回去了。你主子有没有让你们组建一个破坏民运的团队呀?
   
   你逃离美国躲到大陆中共特务机构,还能反咬别人?打到你要害了,你就发疯精神病发作?
   
   那严国基是你同班同学,你上级,与我有什么关系?你把你早死的上级乱送,神经错乱了?
   
   ====
   
   所跟帖:paul:美国之音记者齐之丰诘问何频,铿锵有力
   
   徐水良:何频明确表明了带领手下政法系投靠习中央系的立场,不知是否表明私下里已经与习中央系达成了谅解。这是一大批人和力量,估计习中央系也不可能能不要他及他的手下,这应该也是习中央系所希望的。这段时间何在国内的联系的以“异议人士”面目出现的特线们受到相当程度的宽大处理,可能是就是谅解结果。
   
   ====
   
   馀大郎:传习近平对军委高层秘密讲话全文:重新定义韩越战
   
   徐水良:假的,伪托。明显不是习的口气和思想。
   
   张鹤慈:如此明显的造假也有人信?
   
   徐水良:不是真信,是表态转轨散播媚习幻想,向习中央系靠拢。
   
   何频胡安宁曾节明从挺薄打习到媚习散布习幻想,代表江系和曾家军,转轨投靠习中央系,转换新主子的新动向。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