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转贴王一平等人的文章]
徐水良文集
·反对把责任推给老百姓
·古谜脸皮是否厚了点?立档以存照
·再谈民族主义和爱国主义
·徐水良跟帖答张三一言先生
·评马英九谈话《六四不翻案,统一不能谈》
·普通政治不可能和意识形态分离
·忍不住讲一点——答张三一言先生
·中共的特务活动及其对反对派的控制
·关于自由主义问题的一些看法
·努力分清盲目爱国主义民族主义理性爱国主义民族主义的界线
·中共情报机构对付反对派的两极策略和三步大棋
·胡安宁简历及给中共情报机构的二个电邮
·重视中国民主变革的决定性力量农民
·简评递进民主制
·中共贪天之功为己有
·中国问题的哲学思考
·中共用特务控制反对派
·关于左右概念和自由主义概念
·保障错误思想的言论自由及相关的宽容态度
·简评秦晖先生《中国现代自由主义的理论商榷》
·进口西方垃圾文化的教训和覆辙
·不要越搅越臭
·建议多数民主党朋友不同意见转入内部讨论
·读胡星斗教授三篇文章
·谈甘地主义并奉劝中共不要把事情做绝
·近来发表部分观点汇编
·防止误导!
·西方人权,与上帝和神权没有关系
·继续清除“告别革命”伪改良主义的影响
·继续清除“告别革命”伪改良主义的影响(修改稿)
·胡锦涛到访纽约
·简评纽约抗议活动
·重发两篇文章修改稿
·简评李敖北大演讲
·近来部分短评观点汇编
·李敖北大演讲的骂和帮
·李敖清华演讲无耻吹捧中共摘录
·太石村的抗争经过说明什么?
·到工农中去
· “归队老同志”李敖和台湾危局
·拉大旗作虎皮的自由主义
·坚持理性激进主义的正确策略
·中西"上访"简要对比
·全国无数“太石村”呼唤革命
·为“自由化”平反
·神六,胡安宁内奸面目的又一次暴露
·向忘我献身的朋友们学习
·“黑狼、白狼、眼镜蛇”
·不废除中共领导特权,就绝没有民主
·当代中国无法学也不能学甘地主义
·消除革命恐惧症,为革命呐喊
·抛掉幻想,做好准备,迎接革命
·驳世界日报胡说八道的亲共汉奸理论
·与吴国光先生的一点不同意见
·不要对法律斗争抱不切实际的幻想
·对胡安宁(余大郎)《中国及中华民族考》的三点诘问
·关于传统文化语言文字和民族的几篇短文
·民运早期文稿:《反对特权》
·民运早期文稿:《关于理论问题的问答》
·从地图和工程制图谈起
·民运早期文稿:致红旗杂志编辑部的信
·中共的保守惯性和胡锦涛的权术家性格必然导致中国大乱和共产党灭亡
·立足自己,操之在我
·认真揭露拉法叶案中共江泽民集团犯罪事实
·松花江污染事件再一次宣告中共“基本路线”的破产
·大家都来呼唤和准备革命
·就网上有关语言文字讨论,谈一些本人的浅见
·台湾选举简评和选后趋向预测
·中国大陆反对派在台海问题上的四种策略
·以革命反抗中共屠杀
·[评论]:忍无可忍!
·胡锦涛温家宝必须尽快向全国人民作出交代
·以暴抗暴、以暴制暴的原则
·关于宗教和信仰问题的一点意见
·关于阶级、国家等若干问题
·獄中舊文:批判“四個堅持”
·[评论]:是从根本上思考基础经济理论中国经济问题的时候了
·发一篇旧文,驳胡安宁谣言
·正义党的特务铁证
·关注农民问题
·就农民问题致信人大及政府
·北春记者亚依采访记录
·从太石村到汕尾,甘地主义的终结
·《网路文摘》新年献词:曙光在前!
·再谈革命概念和伪改良主义伪自由主义的错误
·实行“清浊分流、各自为战、互相配合、立足大众”的方针
·抛弃对立思维,蓝绿共治,打造抗共基地
·如何看待民运“内斗”(网文两篇)
·继承一切文化的有益成分,反对一切文化的反动成分
·中共灭亡的命运是必然的
·驳spring似是而非,欺骗性很强的谬论
·对spring先生的两个帖子的回答
·与中共对谈互动及有关理论问题
·宗教神本主义专制与世界当代文明的冲突
·反恐教训:宗教专制、政教分离和思想自由
·反对以任何宗教理由扼杀言论自由!
·令人遗憾的经济学领域
·走入邪路的改革凭什么“不可动摇”?
·真是丁子霖写的吗?错得离谱!
·反对以任何宗教理由扼杀言论自由(修改稿)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转贴王一平等人的文章


   

盛雪、黑洞和李伟东 


   

王一平 


   
   《民 运黑洞》是一本电子书,优劣好坏,众说纷纭。李伟东先生断言:这是攻击民运! 
   
   一, 民运为什么不能攻击? 
   
   在 李伟东先生看来,民运是不能攻击的,攻击民运,罪莫大焉。民 主运动,决定了在政治团体与国家相互压抑的作用中,由于出生、教育、监护和社会地位的不同,必然产生不同的观念,比如对 于贪 腐、专权、道德等等。 
   
   在 民主的框架下,它允许在不伤害自己和他人、也不损害事物、不违背事实的前提下表现各自的攻击性。从民主的角度说,这是民 主内 核之平等和言论自由所容许的。 美国政府可以被攻击,德国政府可以被攻击,中国政府可以被攻击,奥巴马、默克尔、习近平可以被攻击,为什么盛雪和她的民阵就 不能被攻击呢? 
   
   
   图 1:【大纪元2015年08月31日讯】(大纪元记者唐风温哥华报导)加拿大著名作家、《“远华案”黑幕》作者盛雪女士 与著 名政论家、《中国改革》杂志社 原社长李伟东先生,8月29日来温哥华就天津大爆炸和中国时局及未来等话题进行了演讲。演讲会在温哥华图书馆会议室举行,数 十位观众现场发言互动,场面热烈。 
   
   而 今的中国海外民运已经逐渐演变为中共海外民运,中共的特务线人基本掌控了绝大部分的海外民运组织,如果不群起而攻之,任 其变 质、任其腐败、任其成为中共海 外的别动队,不但毁坏了海外民运,而且会祸及本土的民主运动。盛雪品行惡劣,任人唯情,在身边聚集了一帮阿谀奉承、没有理 念、没有道德的小人,在香港组织 了一支全部由中共线人组成的民阵香港分部,如果孔夫子在世,一定会说:“非吾徒也,小子鳴鼓而攻之可也。”作为民主运动的坏 典型,盛雪其人其团伙,必须群 起而攻之! 
   
   
   二, 民运有黑洞吗?盛雪是民运黑洞吗? 
   
   黑 洞是一个天体学概念,黑洞无法直接观测,但可以借由间接方式得知其存在与质量,并且观测到它对其他事物的影响。借由物体 被吸 入之前的“边缘讯息”,可以获取黑洞的存在的讯息。黑洞的概念衍生到社会学,可以理解为人性黑洞和灵魂黑洞。 
   
   民 运现阶段的任务就是结束中共一党专制,而由中共特线为主体的海外民运组织,是无法达到这个目标的。用民运黑洞来比喻盛雪 和她 的团伙,最恰当不过。海外民运 不仅有盛雪这样一个黑洞,类似的黑洞不少,用一个天体学的概念,这些黑洞正在、已经发生“黑洞合并”的趋势,谓予不信,请观 察如今在台湾观选的那些个领军 人物。 
   
   
   
   图 2:王岐山的军师、《中国改革杂志社》原社长李伟东 
   
   有 人说,《民运黑洞》有暗喻盛雪性生活的意味。清者自清,盛雪自己心里明白,旁人多说无益,李伟东先生有没有想得那么深, 不得 而知。 
   
   
   三, 李伟东先生为什么敢为盛雪辩护? 
   
   
   李 伟东先生游走四方,出入大陆如履平地。当他踏入北京,处于中共独裁统治,言论自由毫无保障的环境中,能够面不改色地为一 个提 出“天下围城,全面倒共”口号的盛雪辩护,其勇气不得不令人叹服,其背景不得不令人怀疑。先 秦·孟轲《孟子·离娄下》:“资之深,则取之左右逢其原。”李 伟东先生之水,难道来自盛雪的黑洞,而这个深不见底的黑洞难道连着中南海? 
   
   ----------------------------------------
   

盛雪、张小刚欲夺独立中文笔会图谋大暴露 


   

清者观 


   

2016 年1月10日 


   
   盛 雪把民阵搞的乱七八糟,遭到空前揭露、抵制和反对,她不思反省,一味把反对她的人打成特务,把对她丑行的揭露说成是 中共 搞的,以此摆脱责任提高身价(“你看中共用了90%对付我”,尼玛,你骗谁呢你呢?!)她 已经在民阵无法工作,但是死不要脸,拖着不辞职,在这同时,寻找下家和新的资源,她和张小刚觊觎的下家就是:独立中 文笔 会。 
   
   盛 雪作秀给人造成的印象是民阵的工作忙的连饭都吃不上,可是她以支持和她同样烂的烂人贝岭连任会长为条件换得她和情人 打手 张小刚双双进入笔会的社区网管,如 此之忙却参加王冠这样的琐碎工作,真是孔繁森(一有机会就是王宝森),而且,等事成后张小刚做笔会秘书长(你们不知道, 张小刚一边应付民阵的内斗,一边在 成为笔会目前恶斗的主干将,上蹿下跳),盛雪掌控狱委会。这样一来笔会就被盛雪和张小刚实质掌控,完全没有行政能力的贝 岭势必被操控,大权旁落(贝岭在卖 自己都不知道),盛雪和张小刚的如意算盘曝光了,请 看: 
   
   这 是笔会的一位会员今天在笔会邮件组揭露的: 
   
   “增 加也不能贝岭一人想增加谁就得增加谁吧?比如贝岭此前提议的增加另一政治组织“民阵”的现任主席(指盛雪)和得力干 将 (指张小刚)当笔会社区网管,是为了 他们进一步把笔会社区变成“民阵”后花园,不断转发来与本会毫不相干的“民阵”大量口水齿末、互揭老底的无聊争议吗? (网管已经多次提醒过,这二位还是把 “民阵”大量文宣和互挖祖坟的口水源源不断搬来本坛)”
   
   这 是另一位笔会会员昨天在笔会邮件组揭露的: 
   
   贝岭在12月25日笔会大会召开前给他在笔会内斗中的帮他会员(包括盛雪和张小刚)的信,是预备分裂笔会的信: 
   
   “自由写作网刊在這里,筆会財權在這里,秘書长小剛三天後將接手,並組成秘書處,大会我宣佈開,筆会新網站將和現网站公平兢 争品貭,NED已告我2017年度 不会給款,两個筆会都申請不到款,誰也拿不到,並告我另尋方法。前次理事会决議了,所有筆会未取款都会留下,用在我們項 目上,他们真正有什麼? 除了已無薪,那些控制的,我們另一一再做。” 
   
   看 官,请自己分析。
   
   ---------------------------------------- 
   

沈四海:“小癟三”陳景聖澳门挨打始末 


   
   ——就 洪副院長蒞臨港澳地區出席挺朱王競選造勢活動期間,陳景聖多番滋擾生事之報告說明 
   
   一 位號稱“香港泛藍勝選後援總會總幹事”的陳景聖先生於本月六日發出致中國國民黨主席之公開信,報稱洪副院長訪澳門期間被 7至8名黨工 “毆打”並索償云云、、、、本人就此聲明如下: 
   
   首 先,本人謹此嚴肅申明:中國國民黨港澳總支部根本沒有“黨工”,只有心繫黨國、認同中華民國的“義工”及“志工”! 在歷次港澳地區進行的紀念活動中,我們一眾同志仁人皆枵腹從公,宵衣旰食,任勞任怨;從未聞箇中有人收取任何金錢酬勞! 外間指港澳國 民黨黨工充斥,只是“不明內情人士發表極不負責任的言論”而已!本不值一哂,既對黨中央公開投訴,予以駁斥自當為激濁之舉! 
   
   蓋 “香港泛藍勝選後援總會”(前稱“香港洪秀柱後援總會”)是個非法社團,並沒有向港府正式註冊登記!其屬下並無分會卻冠 以“總會”名 稱示人,始有魚目混珠 之嫌!其名譽會長劉夢熊先生廁身中共全國政協多年,年前被褫奪該職位後多番發言攻訐中共中央及香港特區政府,但其從沒有公開認同中華 民國政府,其意圖挾我 方黨政高層關係達私人目的之意圖可謂昭然若揭;至於邱毅及馮滬祥兩君只是不明就裡被該會總幹事陳景聖等人借名操作而已!該會自稱由一 眾在港臺籍人士組成, 實則由一群大陸出身、混跡“民運圈”的人士拉雜組建! 
   
   對 於陳先生指責,在本月三號造勢大會上,陳之望及本人帶領群眾高呼“我們一定要反攻大陸,打倒中國共產黨”等口號云 云、、、、蓋當晚出 席者皆可證之為子虛烏 有!陳竟據此而扣以“妄顧兩岸來之不易的和平穩定形勢,開歷史倒車”、“嚴重破壞了馬習會所營造的兩岸和平發展的大好形勢,誤導了香 港市民和台藉港人,鼓 吹重燃戰火,對大陸政府是嚴重的挑釁!”字 裡行間充斥著中共文革式上綱上線的鬥爭、構陷思維,恰好反證出陳景聖及該會的宗旨目的! 
   
   查 本月3日下午陳景聖冒充新聞記者混入洪副院長蒞臨香港之記者招待會,其報稱代表的“太平洋月刊”在港並未見發行,亦無香 港的印刷品編 號,註冊地址為一個政 府屋苑住所!當時我本著與人為善之故特准予留下,無奈在記者會中陳作出滋擾行為,遂即交由現場工作人員敦促其離場!其後在造勢大會進 行期間,陳景聖三番四 次擾亂大會程序,不守秩序,屢勸不改,自以為是;不理現場工作人員連番勸喻,多次意圖突破工作人員警戒區域騷擾在場嘉賓,對當晚活動 造成嚴重滋擾! 
   
   至 本月四日中午,澳門支部黎奕生同志在當地主辦一場造勢大會,澳門“江湖中人”尹國駒先生在會前登臨,大會出於社交禮貌亦 即邀請這位不 速之客入座!到中午十 二時許,當一眾主辦人員下樓準備親自迎迓洪副院長之際;陳景聖單人抵達並企圖進入會場,由於前日在香港會場其行為極為不檢,工作人員 基於賓客的安全理由遂 阻止其入內!期間陳先生高喊是“應尹國駒先生邀請到場”且不按工作人員指示須查證後再行處理即動手推撞他人,在場工作人員以及酒店保 安馬上將其制服並迅速 拖離現場!事後查證得知,原來陳景聖事先通知尹國駒先生(主辦單位並無邀請尹先生)提早進入會場,並準備鮮花向洪副院長進行獻花儀 式,當尹先生進場後,陳 再以尹邀約之名義入內!試 問世間豈有客人未徵得主人家同意之情況下私下邀約他人之理?不 過,尹國駒先生亦乃顧大局、識大體之人,在獻花儀式中自謙不擅詞令即交由大會司儀代言,毫無越俎代庖之意,反而陳景聖卻 有喧賓奪主之 圖! 
   
   陳 被制服後要求報警處理,大會筵席散場後,陳在澳門司警陪同下進行例行認人手續,然而陳沒有指出任何涉嫌逞兇者,其聲稱遭 7、8個“黨 工”毆打之謠言終於不攻自破!據 主辦單位透露,當時陳已向司警簽署“不再追究切結書”,主辦單位出於同情而載其往醫院治療,並已承擔醫療費用!但陳景聖 不惜搶走醫療 收據並促司機逕往澳門王朝夜總會(估計是向尹先生“申領”醫藥費)! 
   
   陳 景聖日前發出整篇聲明稿其目的只有一個——金錢賠償!這等昔日街頭天天上演的“小癟三”流氓勒索行徑實為秉持正道者所不 齒!而陳先生 一如昔日向我國國防部 不斷苛索卻沿出一轍!在香港民運圈內,陳景聖及陳勁松二君之行徑早為有志於民主自由志業之人士所唾棄;諸如終日遊手好閒、月領綜援 (政府救濟金)卻經常外 遊出席會議,資金來源早惹人疑竇!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