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关于特线渗透问题的随笔]
徐水良文集
·再谈基督教问题
·关于宗教问题的三篇旧文
·也谈经济危机
·圣经反人类的屠杀教义
·郑酋午:凡是痴迷一种学说之人其脑必有毛病
·为郑酋午文章一辩
·幻想复活死的改革,不如准备活的革命
·再谈素质论、文化论和制度论
·简谈一个单相思幻想
·谈意识形态和宣传等问题
·宗教问题三则
·中国的右派
·托克维尔究竟说了什么?
·信仰坏又不宽容,比没有信仰坏百倍千倍万倍
·同城饭醉与小圈子运动的根本区别
·习近平反腐,必然越反越腐
·驳《南方周末》自由主义伪右派的数据
·在左右划分辩论中的意见
·专制主义代表作—评茅于轼文章
·茅于轼事件,毛左伪右演双簧
·驳内因论和素质论
·看茅于轼长沙演讲有感
·对内因论和素质论的哲学思考
·革命,左右派和枪杆子杂谈
·对马克思人是社会关系总和学说的简要批判
·答王希哲等网友
·解决宗教等信仰问题要有全盘战略
·澄清早期民运历史
·对当前中国保守主义的批判
·点评刘军宁《撒切尔夫人的保守主义治国之道》
·关于保守主义等问题补充意见
·也谈傅萍,论讲真话原则
·也谈极权专制的本质和来源
·再谈实践标准等问题
·不赞成“台版茉莉花”提法
·宗教、科学、实践和检验
·评中共对薄熙来案的审判
·薄案分析二:称赞薄熙来说薄熙来赢了辩论的,实在太愚蠢
·薄案分析三:薄掌握高层腐败材料,是中共对薄案大幅放水的原因之一
·薄案分析四:中共为何掩盖薄家杀海伍德真实原因?
·不务正业务邪业,习近平荒唐的批评和自我批评
·简谈马列国家学说根本错误
·告诉国内网友这次海外抗议是怎么回事
·再驳伪右反对革命和民主的谬论
·第五纵队抗议闹剧的恶果
·关于何青莲女士造谣的声明
·谈组织和革命等问题
·关于革命和改良等两个问题答网友
·顺便说几句上海国保造谣
·国家是非常古老的特殊地域概念
·关于国家问题和爱国主义问题(一)
·鼓吹卖国当汉奸的人不可能是真民主人士
·部分史籍记载的数以千计的中国名称ZT
·顺便说几句上海国保造谣
·关于民族革命和民主革命问题,我的看法
·民众的反抗程度才是衡量文化优劣的一个重要指标
·用理性理念对抗非理性信仰
·现代化、科学迷信和科学教问题
·制度决定论和文化决定论并不矛盾
·《制度决定论和文化决定论并不矛盾》附件
·《制度论文化论并不矛盾》附件
·对胡平民族自治观点的批评
·关于民族自治问题与胡平的继续辩论
·台湾学运评论:我们的目标和标准是自由民主宪政法治
·国际社会对中共和台独可能采取的两种策略
·探索台湾学运国际歌背后的特殊力量
·狭义民运圈特线比例
·简评《刘仲敬:缺少土豪的世界》
·西方阻止俄国与中共结盟的可用杀手锏
·再谈刘仲敬《缺少土豪的世界》
·再谈犬儒问题-与胡平讨论
·重建乡绅制实质结果是为权贵黑社会建立基层黑社会基础
·继续与胡平讨论犬儒问题
·与共舞台网友讨论犬儒和《犬儒病》问题
·驳胡平洪哲胜似乎无的放矢的非暴力论
·三谈刘仲敬理论
·再谈宗法乡绅制度和地方自治问题
·再谈中共间谍特线问题
·诬蔑平反64口号就是帮中共脱困解套
·见好就收见坏就上是胡平的专属笑话
·鼓吹“见好就收,见坏就上”的本质
·驳曾节明,再谈权利义务,维权抗暴起义革命
·狭义民运圈的严重问题问题告诉我们什么
·写给王有才先生的一个帖子
·革命不能见坏就收,更不能见好就收
·转发网文两篇
·咒骂口暴口头革命的几乎清一色是特线
·关于中共迫害和处死自己特线的问题
·“越反越恐”的原因
·揭露真相和掩盖真相的斗争
·关于特线问题帖子二个
·答胡安宁的“霹雳手段”
·本人事先警告邓式改革必然走上歧路的几篇文章
·批判邓式改革的三篇文章
·也谈共藏矛盾和汉藏矛盾
·也谈共藏矛盾和汉藏矛盾
·继续辩论共藏矛盾和汉藏矛盾问题
·习式反腐小文革的性质和前途
·关于中共特务冒名造谣的声明
·邓小平没有真正的改革
·民主社会反对贵族及贵族制度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关于特线渗透问题的随笔

   

徐水良


   

2016-1-10日


   

   
   人们往往认为,在西方自由世界民主国家,揭露共产特线的渗透问题,是自由的没有什么风险的行为。实际情况完全不是这样。
   
   实际上,由于共产特线对西方民主国家的严重渗透,由于美国和西方自由主义自由派左派的幼稚和对共产特线的姑息,这种揭露往往具有极大的风险。
   
   以美国及其典型案例麦卡锡事件为例,苏联东欧的共产政权崩溃以后,解密文件显示,麦卡锡的做法及他对共产特务的揭露和监控,无疑是基本正确的。麦卡锡以及他的麦卡锡法案,对美国对抗共产阵营,防止美国沦陷于共产间谍和亲共势力,无疑起了极其巨大的作用。麦卡锡为美国立下了巨大的历史性功劳。但是,由于共产渗透势力、亲共势力、以及自由主义左派势力的联合围攻和打击,麦卡锡却名声扫地,成了美国名声扫地、臭名昭著的人物,迄今没有得到平反。
   
   而现在,中共对美国和西方的渗透,已经远超过当年的苏联和共产阵营,根据西方情报机构十多年前的估计,一百几十万到二百几十万的中共间谍,无所不入地渗透西方世界的各个方面。这么庞大的特务阵容,毫无疑问不仅仅是为了窃取情报,而是为了在自由世界组织革命,条件成熟并且必须时,就发起超限战,从自由世界内部,来击败自由世界。
   
   我早已说过,从这些特线中抽出千分之一到万分之几的特线,就足以彻底掩没掩埋狭义民运圈,使狭义民运圈彻底成为中共控制的沦陷区。
   
   我在刚刚写的一文中说,中共特线严重渗透海内外中文媒体,包括外国政府的中文电台、电视台,以台湾或香港面目出现的世界日报等平面媒体,反对派的平面媒体和电子媒体,网站,民运和其他反对派的各种组织,海外侨团等等。这些地方都被中共严重渗透。其中绝大多数被中共事实上控制。中共还严重渗透美国和西方的大学和媒体,使许多大学教授和媒体人士,纷纷献媚中共。美国和西方的企业,则更是被中共巨大的市场所吸引,往往被迫向中共低头。中共还严重影响西方的汉学家,学者,科学技术界,甚至影响诺贝尔评奖委员会。中共利用其所控制的特线、利用其影响的亲共势力,利用其所欺骗的左派自由派幼稚势力,通过有效运作,非常有效地来达到中共需要达到的卑鄙目的。中共往往通过官方打压,花瓶民运等他们控制的花瓶“反对派”和海外媒体大力捧抬的办法,来非常有效地为他们的特线人物涂金造势。可以在很短的时间内,把他们不太知名的特线人物,捧抬为世界名人。相反,真正的反对派被打压,往往是无声无息,全力封杀。例如写《洗脑的历史》的傅志彬,就被全力封杀。只有那些被全力封杀,入狱后又没有屈服的朋友,才是真正可信的反对派朋友。而凡是被大力捧抬的人物,大家都要问一个为什么,打一个问号。对那些声名狼藉,却明显有背后势力坚持强行捧抬的,更要认真想一想,他们的目的在哪里?千万不要盲目相信海外中文媒体,包括外国政府和所谓的“反对派”的中文媒体,不要盲目相信花瓶民运花瓶反对派。要充分运用自己独立思考的能力,透过现象,看到本质。
   
   中共打败国民党,很大程度上就是靠他们的特线。他们的特线控制了国统区的绝大部分媒体,不断造谣污蔑,成功地把国民政府污蔑得漆黑一团,把共产党描写成无比美丽的鲜花和救世主。而渗透国军和政府中的特线,如刘斐、卫立煌、郭汝瑰等等,起了极其巨大的作用。还有共产国际特务宋庆龄等等,起的作用也是很大的。
   
   中共把他们对付国民党的策略,以及中共在国内对付民运和反对派的策略,推广海外,利用西方的自由民主,可以说应用得得心应手。
   
   所以,中共非常重视他们的特务工作。派出世界历史上少有的特务特线间谍阵容,来对付西方自由世界和中国民主运动和其他反对派运动。因此,像本人这样坚持揭露中共特线渗透问题严重性的人,毫无疑问,必然会受到中共特线的围攻,漫天造谣污蔑。本人早就被中共特线说成麦卡锡(取绰号麦卡徐)。调集无数特线,尤其是调集地痞流氓和无赖组成的无数特线人物,对本人信口开河、漫天造谣,卑鄙无耻地凭空捏造无数的谣言。他们还利用和冒充精神病人不断对本人铺天盖地地进行造谣污蔑,这些做法以及其他无数卑鄙做法,在世界历史上也可以说是史无前例。这说明中共对特线问题的重视。中共保护特线,打击揭露特线的人们,可以说是无所不用其极。
   
   所以,我们要在美国和西方自由世界揭露中共特线问题,需要特别巨大的勇气,特别坚定不移的毅力。这勇气,这毅力,应该比麦卡锡坚强十倍。我们的条件远不如麦卡锡,因此,我们的本事和能力,应该超过麦卡锡十倍,我们的策略应该比麦卡锡高明十倍。只有这样,只有具备巨大的勇气,坚毅的毅力,高超的本事,高明的策略,我们才有可能经过长期的奋斗,去夺取胜利。而在目前中共习中央系与政法系你死我活的斗争条件下,在台海两岸和全世界许多派别参加目前博弈的条件下,中国民主运动的革命民主派人士,一定要利用高度灵活的策略,纵横捭阖,去奋斗,去准备革命,去争取未来的胜利。
(2016/01/1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