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新文明论坛
[主页]->[百家争鸣]->[新文明论坛]->[牟传珩:“中国特色”为谁而“特”]
新文明论坛
·牟传珩:北京“大国崛起”欲望的副产品——民族“新对抗主义”浪潮兴起
·牟传珩:通货膨胀真相还能掩盖多久-- 今后的中国是谁的中国?
·牟传珩:青岛因王千源而自豪——胡锦涛为何不道歉?
·牟传珩:中国“青年节”放假意在何为?--“五四精神”被误导、阉割
·牟传珩:2008——危机在向北京迫近
·牟传珩:2008——危机在向北京迫近
·牟传珩:奥运倒计一百天——北京在微笑吗?
·牟传珩:汶川地震考验《政府信息公开条例》
·牟传珩:解放思想还是统一思想-- 北京真理标准讨论30周年悖论
·牟传珩:奥运圣火中止奔跑——国旗终于低下了高贵的头颅
· 牟传珩:揭开新华社的“舆论”面纱——从“记者无国界”被攻击谈起
·牟传珩:北京脸谱“新气象”——官媒借国外舆论歌功颂德
·牟传珩:灾后中国凸现“六四纪念日”——让“被扭曲的历史集体记忆,摊开在阳光下”
·牟传珩:汶川大地震凸现“类化”意识——党性价值走向末路
·牟传珩灾后中国能有多大改变-- 北京会“告别过去”吗?
·牟传珩:“文化太监”余秋雨——中国御用文人的一面镜子
·牟传珩:中国板块大纹裂——"5、12"汶川地震撞击政府责任
·牟传珩:谁能决定东海油田“共同开发”——台北当局何不发声?
·牟传珩:谁能决定东海油田“共同开发”——台北当局何不发声?
·牟传珩:揭秘中国特色政府职能——聚焦安监局"经营性"盖章
· 牟传珩: 北京奥运前的民众上访难局
·牟传珩:荡漾在胶州湾的绿色幽灵——奥运青岛海藻爆发
·牟传珩:新华网救灾中“加工敌人”
·牟传珩:“谁来保护警察安全”——央视在灌输什么主题?
·牟传珩:"周老虎真相曝光"掩盖权力黑幕
· 牟传珩:透视当今中国媒体文化生态
·牟传珩:邓小平第三次复出韬略轨迹——否定“两个凡是”与坚持“四项原则”
·牟传珩:贵州瓮安"欢迎采访"谜局-- 最新版的"中国特色新闻监控"模式
·牟传珩:中国特色的“言塞湖”在哪里——“汪洋激流”能否冲开言禁?
·牟传珩:官民冲突召唤宪政变革
·牟传珩:官民冲突召唤宪政变革
·牟传珩:北京奥运:人民担不起的政治工程——大众支持率在迅速下降
·牟传珩:必须给"大警察权"套上笼头
·牟传珩:解读北京奥运“西红柿炒蛋”——让世界目光接受红色文化洗礼
·牟传珩:谁在制造北京奥运神话 —— 中国人会变成“世界公民”吗?
·牟传珩:重读米洛斯人的千年追问——寻找“政治正当性”的脚印
·牟传珩:北京奥运官员的阿Q心态-- 指责少数人到中国"挑毛病"
·牟传珩:中南海的“北京主义”奥运梦 ——从“北京共识”到“中国标准”
·牟传珩:走近中共“左王”柯庆施
·牟传珩:奥运走了梦难圆——中华百年追求在宪政
·牟传珩:杨佳案锁定俞正声政绩污点——上海司法黑幕千夫所指
·牟传珩:“言者无罪”剑指哪里?
·牟传珩:“五四精神”的世纪误读
·牟传珩:京奥绚丽焰花背后的焦虑——“谁逼死了中小企业”?
·牟传珩:“三鹿”事件引爆中国“三特”:特色、特权、特供
·牟传珩:“周老虎”又回来了”——“祝咏兰”的“谎”撤大了
·牟传珩:腐败屁股的“高度”解读——“红颜祸水”来自“红色记忆”
·牟传珩:宪政视角中的公民社会——寻求权利与权力的对治
·牟传珩:中国“警民冲突”局势观察
·牟传珩:产品不能免检,新闻应当免查——谁是“三鹿”的主要责任者?
·牟传珩:解读“郝劲松黑伞”
· 牟传珩: 来自民间的耳光转赠了谁?——阎崇年最新回应泄天机
·牟传珩: 中南海突围 “改革”困局信号——“三中全会”幕后解读
·牟传珩:中国政治腐败难守耕地红线 
·牟传珩:中国官办工会的“性”无能
·牟传珩:兵团岁月的知青记忆——“樱桃园驻军四连”
·牟传珩:杨佳悲剧凸现“尊严”意识
·牟传珩:周永康要律师“三个至上”——中国唱响“党的利益高于天”
·牟传珩:追问“选择性”信息公开幕后 —— 政府已陷入谎言海啸
·牟传珩:追问“选择性”信息公开幕后 —— 政府已陷入谎言海啸
·牟传珩:“异议人士”的时代脚色——从胡佳获奖谈起
·牟传珩:新华网炒作“政治算命”忽悠谁——中国未来十年“很稳定”吗
·牟传珩:党报重燃“意识形态斗争”狼烟
·牟传珩:中国拉响“管治危机”警报——2008年警民冲突频发盘点
·牟传珩:"解放思想"遭遇寒流袭击
·牟传珩:中国模式“辉煌”的沉重代价——写在“改革开放”30周年
·牟传珩:从“正龙拍虎”到“法庭审虎”
·牟传珩:花瓶人权大使“不辱使命” —— 黄孟复“唱支山歌给党听”
·牟传珩:展开“社会对治谈判”的两翼——中国罢工浪潮与群体事件启示
·牟传珩:“红色记忆”的世纪传承——杨师群被谁构陷“反革命”?
·牟传珩 :“世界人权日”的北京回响—— 中华民族“百年梦想”再喋血
·牟传珩:“王蒙现象”的聪明与世故——“国人批判得够狠了”吗?
·牟传珩:《零八宪章》一石激起千重浪——大陆毛式“左派”也疯狂
·牟传珩:谁吹响了“市场经济”的号角——铭记“民运”长老汤戈旦兼纪念“民主墙运动”30周年文章
·牟传珩:「杨佳袭警」与「道亮杀官」
·牟传珩:罢教浪潮席卷中国——国务院紧急下达“怀柔”意见
·牟传珩:群体性事件浪击中国——媒体、学者痛批政府“寻找敌人”
·牟传珩:“爱国”愤青们的尴尬
·牟传珩:《零八宪章》横空出世——当代中国宪章派群体揭幕
·牟传珩:中南海的真正“敌人”在哪里?——《零八宪章》遭打压启示
·牟传珩:政府政策的屁股坐向哪里?——中国“改革开放”30年新动向
·牟传珩:中国GDP“保八争九”之忧
·牟传珩:2009治安隐患“碰头叠加”
·牟传珩:2009年开岁政治冲击波——中国的三个派别与三条道路
·牟传珩:2009年开岁政治冲击波——中国的三个派别与三条道路
·牟传珩:库恩受命中南海出书玄机——大陆爆炒洗红脑袋的洋作家
·牟传珩:曝光2009“两会”大截访
·牟传珩:中共“两会”前网络大清洗隐情
·牟传珩:中国工会的“克格勃”嘴脸——全总防范“敌对势力”
·牟传珩:透视中国看守所体制之弊——“躲猫猫”事件启示
·牟传珩:揭开中国看守所“躲猫猫”内幕
·牟传珩:揭开中国2009年“红色盖头”——牛年不“牛”新春无“春”
·牟传珩:贾庆林工作报告“六上”经 ——中国“政协”性质最新揭秘
·牟传珩:中共陷入新媒体恐惧症
·牟传珩:吴邦国回应《零八宪章》--全国人大大步向左
·牟传珩:2009年“两会”前沿战硝烟透视
·牟传珩:大陆“说不”情感再发作——“中国有能力领导世界”
·牟传珩:中南海意识形态转向——北京政治形势全面倒退
·牟传珩:金融海啸重创下的中国“两会”——北京唱响“最危险的时候”
·牟传珩:抗战大律师牟其瑞的右派人生—— 写在清明的追思
·牟传珩:重伤孙文广教授谁之罪?——济南警方难辞其咎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牟传珩:“中国特色”为谁而“特”

    “中国特色”为谁而“特”
   
   当下,“赵家人”已从鲁迅笔下走进现实,成为了“红色权贵集团”的指代词而爆红网络——凡将标有“人民”二字的官方用语,换为“赵家”二字,概念的真意便昭然若揭了。比如:“赵家政府”、“赵家公仆”、“为赵家服务”。赵家,自认为是皇家血统,“打天下坐天下”都有必然性,无论是一个小乡村还是全中国,都是赵家的。赵家人要长宜子孙,代代做统治者。“赵家”新当家人更是特别强调,谁也不能动他的权力奶酪。香港刊物《东方日报》的专栏作者赵晖发表文章称,“世界是我们的,也是他们的,但归根结底是‘赵家人’的”。
   
   “赵家人”的“中国特色”梦


   
   “赵家”新当家人喜欢做梦, 刚一上台,就要他的家族与所有“自干五”的阿Q们,都要与其一起做梦,但不能是人性共有、普世相通的梦,必须是不许“妄议”的“中国特色”梦。他反复强调,“中国梦”就是“中国道路”,“中国道路”就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要实现“中国梦”,必须由“赵家人”一家“绝对领导”。2016年元月“赵家人”最流行口号就是: “只要坚持,梦想总是可以实现的。”
   
   中国本是百姓的中国,是世界的中国,是人类文明之林的中国。二百多年来的世界近代史,不仅表现为英国的工业革命、美国的独立战争、法国的人文革命,也表现为相继而来的中国康、梁变法、辛亥革命,及“四五运动”的民主与宪政追求,这毋庸置疑地都验证了中国本与世界演变融通、联动,一脉相承。只有当“十月革命”一声炮响,毛泽东集团在中国异化了马列主义,搞“枪杆子里面出政权”的暴动,使自己成为了新生的“赵家人”,中国才开始拒绝百姓的向往和普世的道路,“另起炉灶”地引来了所谓更高、更广泛、更理想的“苏维埃式民主”,建立起一个以“一切权力属于人民”的空头支票支撑起的“赵家人”国家。于是,在这个国家,“赵家人”声称军队是自家的,公检法是自家的,并没收公民的自由权利与私有财产,更武断为“中国人民的必选择”。从此,在“我国”的属性里,社会没有了平等,国家没有了民主,公民没有了权利,个体没了自由,如鲁迅再生,注定会被猎杀。百姓(国家的主人),竟如同被“赵家人”(国家的公仆)放逐的羊群,任意被“特色”驱赶到哪里。由此可见,没有“赵家人”,就没有“特色中国”,也就没有“特色中国梦”。
   
   “中国特色”为谁而“特”
   
   站在红色江山的“特色”国家立场上,“赵家”新当家人的施政方向体现在:对内加强社会的干预和掌控,强化中央集权,强调政令畅通,整肃异己,高压维稳;对外炫耀武力,强化民族主义立场。为此,“赵家”新当家人以改革为名,通过高度集权垄断建制,将党、政、军、法、经济、网络甚至财经等各种权力,全部集中到自己手里。所谓“中国梦”,其实就是赵家“千秋万代”的绝对权力梦。由此可见,“中国特色”首先是为“赵家” 新当家人而“特”,为“赵家人”权贵集团而“特”,而不是为百姓而“特”。新华门前的大兵,是“为人民服务”而站的吗?《人民日报》的版面,是为百姓言论自由而设吗?审判诺奖得主刘晓波的法槌,是为公民权利而举的吗?“领袖”海外挥手、一掷千金,是为民众福祉而掷吗?
   
   百姓只要普世性,只要享有一样的天赋权利与平等,百姓不需要“特”。只有绝对权力与“赵家人”权贵才需要“特”。所谓中国之“特”,可用“三特”概之:特色、特权、特供:特色维护特权,特权享受特供。特权是社会公平的天敌。只有特权才拒绝权力制约、司法独立、新闻自由与“一人一票”。特权者需要垄断一切资源的“绝对领导权”,既要独霸“分配权”,又要优先“选择权”,也就是需要用“特权”来保证资源对自己的优待与特供。中共的特供制度早在延安时期就开始推行。从事马列著作翻译的王实味,1942年3月在目睹了延安等级特供制度后,写下“衣分三色、食分九等”的最早感叹。1960年11月9日,中共中央还特别转发了国务院副秘书长齐燕铭拟订的“特供”报告。毛时代,百姓甚至不得入内“赵家人”的特供商店。如今“特供”已经达到登峰造极的程度,甚至连吃菜喝水都需要特供。更令人不可思议的是,2013年10月,一个白色包装盒的照片被疯转,包装盒中间最大的三个字是“万艾可”,下面括号内标注“内部专用”,左上方印着中共解放军后勤总部,并特别说明“推荐首长、老干部专用”,右下角写着“大连瑞辉集团出品”。记得百姓曾借“三鹿事件”刨根寻底,愤怒追问中国食品毒源究竟来自哪里时,网上竟爆出国务院机关老干部活动中心、国务院中央国家机关食品特供中心主任祝咏兰,在中央国家机关特供产品授牌仪式上的《讲话》。该《讲话》一语道破了谜底,原来问题的实质就在中国特色的“一国两制”——特权与平民分制,甚至官员们退休都要“高薪养老”,百姓退休只能“低薪苟命”。
   
   其实,“赵家”权贵享受的特供又岂只是商品,更多的还有服务。此据中国社会科学院一份《调查报告》数据称:中国政府投入的医疗费用中,80%是为了850万以党政干部为主的群体服务的;另据监察部、人事部披露,全国党政部门有200万名各级干部长期请病假,其中有40万名干部长期占据了干部病房、干部招待所、度假村、疗养院,每年开支约为500亿元。这笔挤占百姓医疗资源,每年供“红色贵族”们养生、享受消耗掉的巨额资金,足可挽救那些因无钱就医而死去的无数贫困者的生命。如此以来,在这样一种“中国特色”的体制安排中,制度的本质究竟体现了谁的利益,又为谁服务,不是已昭告天下了吗?
   
   而更无耻的是,“赵家人”一面用“人民公仆”的金字招牌为“免费证券”,在一切社会资源领域“通吃”特供大餐;一面“谆谆”教导人民,即使总统下野也不能享有特权的西方国家,是为少数人服务的剥削制度,他们才真正代表“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社会公平。如今,中囯的官吏公费吃喝、旅游与坐车消费,每年数千亿。国务院副总理马凯在2006年发改委一次会上公开讲,现在是26个百姓养一个官吏,“官民比”较百年前增加了近500倍。而西汉时期,官民之比为1比7945 ;唐高宗时1 比3927。如今“赵家人”政府,有个县竟有192个局级官僚“为人民服务”,可见这里的人民“好幸福”。“中国特色”竟“特”出如此一个庞大的寄生阶层。当下,占人口1%的红色权贵,竟拥有中囯1/3的财富。由此可见,“中国之特”,只为“赵家人”而“特”。
   
   在“中国特色”里的雾霾、污染
   
   其实,普世价值本是明朗的天空,清透的河流。而强调 “特色”,无非是要制造雾霾与污染。因为只有雾霾才会遮掩北京大裤衩内为所欲为隐而不见;也只有污染才会让“权力任性”在黄河水里浑水摸鱼。在“中国特色”的雾霾、污染里,藏污纳垢着多少反民主、反人权、反普世文明价值观的荒唐:一党领导多党制;国家军队跟党姓;组织决定选官长;党主立宪管法治;保守团队搞改革;腐败分子反腐败;专政政权称民主;诺奖得主坐监狱……。
   
   由此以来,在当今“中国特色”的现实里,一面是灯红酒绿、公款挥霍、歌舞升平;一面是贫穷失学、住不起房,看不起病,“无产者”沦为无饭者。邓大人在动用坦克拒绝政治改革条件下的“一部分人先富起来”政策,再次建立起今天这样“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的现实塑雕。“赵家人”改革开放,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30多年的政治实践,已经使百姓逐步认清了所谓“特色”的本质,就是一条确保“赵家人”政治地位和权贵利益不受挑战,在政治上抵制民主化,在经济上推行市场化的权力寻租政治路线。如今百姓之中国,已被“特色”糟踏得举国雾霾,全面污染,“权力任性”无所不在。赵家人“台上学雷锋,台下包二奶”已成社会腐败的“新常态”。中国特色的权力雾霾与腐败污染,竟成为“中国特色”的代名词。
   
   “你国”一词风靡网络
   
   只许赵家当政,不许百姓“妄议”。网上流行的“你也配姓赵?”之问,深刻地揭示了“中国特色”的本质。其实,凡是中国特色所独有的,正是民主世界大都没有的。可以说凡是与普世政治唱对台的“中国特色”,基本上是没什么好东西。有特色的好东西,一定会转化成普世的。宪政民主,之所以能在专制力量的不断抗拒与诋毁中成为普世的,就是因为它是好东西。所谓“中国特色”,半是欺骗(三个代表),半是专横(一家专政)。今天,中国百姓对如此“赵家人”的“特色主义”已经忍无可忍,早已突破了可能承受的心理地线,有谁还会做有“赵家”特色的“中国梦”,又有谁还能认可“我就是国家主人”的忽悠。近来,网络舆论不仅用“赵家人”指代红色权贵集团,更在发生官民舆论对立的公共事件时,用“你国”指代官方用语的“我国”。这种百姓意在从语境上坚决与“赵家人”立场划清界限的现象,引发中外舆论广泛关注。这正是观察当下“中国特色”政治生态的一个绝好窗口。
(2016/01/1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