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小平头夜话
[主页]->[新会员区]->[小平头夜话]->[朱学渊老当益壮充当盛雪打手(多图)]
小平头夜话
·刘劭夫对盛雪抹黑的回应
·刘劭夫:王、赖越描越黑
·刘劭夫致彭小明的信
·刘劭夫:盛雪表演何时休?
·刘劭夫:戳穿盛雪的谎言
·刘劭夫:论海外民运群体的“盛雪现象”
·刘劭夫:盛雪的“民阵主席”有多少合法性?(外一篇:盛雪贪污募捐几个实例
·刘劭夫:藏人也不相信盛雪了
·刘劭夫:沐猴而冠
毅然揭盛
·针对盛雪问题,一然女士写给海外民阵理事会的信
·盛雪老公董昕致陈毅然的邮件,成为盛雪接受公寓馈赠的佐证
·陈毅然:我的质疑——关于多伦多民阵调查组所谓”真相”
·陈毅然:我的质疑——驳斥多伦多民阵调查组所谓事盛雪”真相”
·陈毅然:盛雪的马仔罗乐是个什么人?
·无耻之尤——陈毅然致盛雪公开信
·陈毅然:无趣——评潘晴奇文
·陈毅然:盛雪何时能讲真话?(多图)
·陈毅然:究竟是盛雪自己抹黑自己还是揭露人抹黑她?
·陈毅然:反驳台湾《焦点访谈》主持人杨宪宏的不实访谈
·陈毅然:再揭盛雪
·陈毅然:是揭穿罗乐的时候了(外一章)
卫珍政论
·陈卫珍:不得不再说几句——驳斥共谍李方(图)
·陈卫珍:浅谈民众的舆论监督权——兼谈张健先生对民众舆论监督权的模糊和解
·陈卫珍:再读彭小明“从祭母宣传看盛雪指鹿为马”有感
·陈卫珍:再读费良勇先生“盛雪当主编──浊世留丑”有感(图)
·陈卫珍:廖天琪会长有错吗?
·陈卫珍:六四27周年感言(图)
·陈卫珍:盛雪遭长久质疑是什么原因?
·陈卫珍:晒一晒盛雪主席的仙范儿
三妹也说说
·犀利辛辣,一针见血——三妹给盛雪的公开信
·刘晓东(笔名三妹):民运骗子唐柏桥行骗的两个实例
·刘晓东:海外民运“内斗”与媒体
·刘晓东:盛雪把西人骗得胡言乱语
·刘晓东打油诗:吃六四血馒头的民运公娼盛雪(图)
·刘晓东:盛雪至今自称民阵主席等诸多问题的历史真相
·刘晓东:朱学渊飞赌城急不可耐向谁表态?
·刘晓东:谎言的迷惑和真相的残酷——盛雪谎言的总结
·刘晓东:三人评论从未谋面的郭国汀的集锦(后面附有郭国汀的发言稿)
·刘晓东:揭老底儿集锦——人以群分,朱学渊不用说,我们也知道他与谁同伙。
·刘晓东:盛雪诸多问题的历史真相
·刘晓东笔录:揭露法国骗子张健 文章两篇
·刘晓东:刘晓波活得算计、死得遗憾
·ZT:民运骗子唐柏桥行骗的历史实证
小明挖坟
·彭小明:从祭母宣传看盛雪指鹿为马
·彭小明:从法治角度看盛雪的隐私权和伦理(图)
·彭小明:全面清算盛雪
·彭小明:大事情、小事情和政治家楷模(平头评点之一)
·彭小明:海外民运还有没有义正词严的男儿?
·彭小明:盛雪忘乎所以的反动血统论思想
良勇咬盛
·费良勇:对民阵和论坛一些情况的澄清
·费良勇:盛雪划定特务的标准是什么?
·费良勇:张小刚说谎成性(平头评点之二)
·平头评点之三——“共特”扎堆齐聚的布达佩斯会议(图)
·费良勇对2013年论坛经费申请质疑的答复(平头评点之四)(图)
·费良勇 彭小明:一张发票显露贪渎之心——多伦多会议的印刷费为何奇高?(
· 费良勇:成也说谎,败也说谎,这就是盛雪的民运之路
·费良勇:盛雪张扬作秀造忙遮丑
· 费良勇:盛雪利用旧金山辛亥革命百年纪念会贪钱捞名黑幕
·费良勇:
·费良勇:必须杜绝面首乱政 (照)
·费良勇:盛雪的诽谤行为触犯了法律
李郁文集
·李郁:关于盛雪旁观者如是说
·李郁:叹为观止的是盛雪的丑行
·李郁:盛雪确实是民运的妖孽
·李郁:盛雪又拿死人做文章(外一章)
·李郁:”高贵“的盛雪!(多图)
·李郁:扒一扒民运公共情妇盛雪的淫乱史(图)
·李郁:请看民运奸佞“张晓刚”的嘴脸
·李郁:盛雪破坏了哪些人的家庭?(多图)
· 李郁:盛雪在绑架阿海事件中扮演了什么角色—— 一点不成熟的分析
· 李郁:弄巧成拙,亲共的加拿大多伦多《明报》帮了倒忙!
·李郁:一门不幸 两代荡妇(多图)
·刘希羽:盛雪假大空的新年献辞
·刘希羽剖析盛雪刀刀见骨、鞭鞭七寸
·刘希羽:盛雪对特务的双重标准(图)
·清者观:关于盛雪一二
·清者观:关于盛雪一二(补充)
·月光寒:盛雪和她的五毛们
·清者观:视盛雪为红颜知己的陈汉中如是说
·清者观:盛雪、张小刚欲夺独立中文笔会图谋大暴露
香港特线民运
·“蓝皮红心”陈景圣——香港特线众生相(一)
· 扬州线人“舔葡萄”陈劲松——香港特线众生相(二)
·太平山人:对香港伪民阵的揭发和批判有什么意义?
·太平山人:陈景圣和张晓刚
·太平山人:点评《盛雪、六哥“六四”结义》
·香港龙少:陈景圣和香港的中共国安线人组合
·香港龙少:香港的中共国安线人组合之丑行
·香港龙少:香港线盒摧毁民主中国(香港)促进会罪行不可饶恕
·沈四海:“小癟三”陳景聖澳门挨打始末
·香港龙少:冒牌货陈景圣在澳门被香港国民党人打伤
·香港龍少:狗急跳牆、原形畢露的中共線人陳景聖
·香港龙少:香港特线,实话实说(图)
·香港龙少:陈景圣会见台湾“党政军”领导人(图)
·萍姐有话说:穷极无聊的陈景圣陈劲松兄弟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朱学渊老当益壮充当盛雪打手(多图)

   


   
   朱学渊老当益壮充当盛雪打手

   最近朱学渊四处散发《东北大学的人物踪迹- 也纪念臧启芳先生》旧文,号称为“安慰光荣的盛雪”,公开为其站台的同时,加个了一个“作者新按:近月来,我不断地收到来自德国某人的邮件,对旅居加拿大的盛雪女士进行人身攻击,使她受到了许多最阴暗的不白之屈。知盛雪者都知道她是一个有能力、而且是有风度、有气量,善于团结人的有作为的女子;但我已经是一个老者,无力为她向恶势力作斗争,然而我要站出来为他说话”。那是他四年前参加盛雪假纪念辛亥革命,表面为其祖父歌功颂德,实则为自己脸上贴金画彩的会议发言。盛雪让其故去50年的祖父为她抬轿子,(3年后故技重演,让其老母从奄奄一息直到撒手人寰,都成为为她壮势架高的工具),跟着吆喝的一群或是轮番上她床的情人,或想借闹剧张扬自己的势利人,或垂涎于她的风骚卖弄期以换色的男人,当然也有屈指可数的个别人完全不知情或多重顾忌下“被出席”。朱学渊无疑属于其中的第三类。
   年届八十的朱学渊老人,激情地赏给戏子盛雪一大堆名头,也刺激平头想介绍一下朱学渊老人。

   
   

   
   为老不尊 自取其辱

   
   朱学渊,一个住在远离都市北卡小城年近退休的男人,多年没有工作,靠老婆在镇上开家小洗衣店挣钱养活,写过几篇争议颇大且不被学术界认可的远古语言研究小文,毫无史学背景之“自诩学者”,既无学术地位,也非民运领袖,这样一个男人何以成为被盛雪邀请替其抬轿吹拉队之一员?故事还要从2008年10月底洛杉矶民运会议说起。
   
   08年洛杉矶民运会后一个很多人传笑的花絮,即盛雪在一个饭局上扭捏娇滴的怪罪坐在身旁的朱学渊:“你为什么不把我当干女儿一样宝贝宠着?”朱立刻尴尬垂涎并献媚地说:“我还没那么老吧”,引来饭桌上人们一阵哄笑…….
   
朱学渊老当益壮充当盛雪打手(多图)

   
   图1:白骨精“……不见眼睛只见牙”——公刘评语
   
   话归正传。按理说,会议是纪念辛亥革命,那么朱学渊即便写臧启芳也应该写辛亥革命期间的臧启芳,或者臧启芳为辛亥革命所作出的贡献,这是普通逻辑和常识,但是朱学渊洋洋几千,却丝毫没有一个字提到臧启芳与辛亥革命的关系,仅大谈臧在抗战间为东北大学的贡献。既然他喜欢考证,那至少应该顺着盛雪常说的:臧启芳“在辛亥革命间剪掉了辫子”的故事考证下去,何时、何地、何种革命冲动、何伟大人物陪伴下剪掉了辫子……也算是与纪念会切题,也算是搭上了纪念辛亥革命,可他居然以抗战事扯辛亥史,以朱之一把年龄,和其吹嘘的研究爱好,料不至看不懂会议议题,那么,唯一的解释, 只能是为讨好那女人,不惜以驴头对马嘴,自取其辱。如今以一个“老者”身份再次为盛雪站台,指责说真话者为“人身攻击”、“黑势力”,如此颠倒黑白、不顾事实,实无老尊可言,抱着脏水大跳,不仅污浊全身而且“老不要脸”,实实在在还是:自取其辱。
   
   

   
   无知无畏 极其无耻

   
   盛雪有一个众所周知的爱好:从不掩饰自己的无知:比如将本该她敬献给达赖喇嘛的哈达居然自己往尊者脖子上戴,如此不顾藏人礼仪大不敬之举恐怕除了中共中仇视达赖喇嘛者千万人里难找;比如在印度土地上、圣雄甘地像下面卖弄风骚扭捏歌唱;还比如,在一部个人史学研究著作上署名自己为主编,完全不懂只能是或者丛书,或者是有编委会并由编委参与编写及组织人员撰写的书才需要主编;这种她自己四处张扬的无知例子实在举不胜举…….当然她的无知还有,认为辛亥革命和抗日战争是同一个历史事件,否则就很难解释她怎会容忍朱学渊在纪念辛亥革命的学术会议上完全不提辛亥二字,只说抗战?莫非还有其他解释?不是无知,就只能是无耻了。
   
朱学渊老当益壮充当盛雪打手(多图)

   
   图2:达兰萨拉小酒馆盛雪在圣雄甘地像下面卖弄风骚(裙下持相机偷拍者是盛雪另一男宠来自温哥华的小商贩笔名“黄河边”的高冰尘)盛戏子两耳绯红,牛眼充血,七情上面,一口四环素牙,装嗲充嫩以茶杯充当麦克风:“我这一生中,只有两件事做不好,一是游泳,二是唱歌,尽管一百多个男人想教我游泳,我都没学……”民运大佬杨建利“酒是英雄色是胆”地念兹在兹、情迷双眼仰望盛戏子的表情,情深深,雨濛濛,像雾像雨又像风,耐人寻味,惹人遐思……
   
   事实上, 1923年以前是臧启芳的求学期,他不仅没有参加任何革命活动,更与辛亥革命毫不沾边。1923-30年,基本是一个教育者的身份;1930-39年,逐渐成为政府部门管理者,并走入政坛,但既非政治家更非革命者;1939年以后逐渐回归教育和文化。臧启芳的儿子臧英年,早年随父去台,后生活在美国,如今是在中国大陆生活了二十多年的禁烟宣传专家,每次面对记者采访谈到父亲臧启芳的时候,他都说自己“出身于高级知识分子家庭”,父亲当年“弃政从教”,而且,更重要的是,从未说过自己父亲和辛亥革命有任何关系。(大陆媒体采访臧英年的文章可从网上察看)难道,臧英年谈到的臧启芳和盛雪推崇的辛亥革命风云中的臧启芳是另有其人?若不是,那么只有一个解释,盛雪非要修改臧启芳的历史,以彰显自己,实实在在,极其无耻。
   
   一个众所周知的谎言连篇,贪污会议经费,乱性污浊之人,拉出多少死人垫背也无法抬高自己,为其站台者如朱学渊之流除了自取其辱,唯一能帮助盛雪的,是成全她再次表演自己的无知与无耻。
   
   

   
   朱学渊充当盛雪打手一览表

   
   朱学渊人老心不老,神智清晰地多次对异议栽赃陷害,为盛雪充当了一枚老当益壮的打手,以下是朱学渊政绩一览表:
   
   常在海外民运各大群邮组潜水冒泡的人,怕是很难忘记一个响当当的名字“歌森”——这便是朱学渊老人在充当盛雪马前卒时的花名。实例如下:
   
   1、当张小刚化名“待雪沉冤”,使出“苦肉计”,群发谎话连篇的《加拿大真假民运大对决》攻击无辜的陈毅然夫妇时,歌森一马当先,配合张小刚,栽赃陈毅然:
   
朱学渊老当益壮充当盛雪打手(多图)

   2、当刘劭夫先生向朱瑞女士道歉,坦露他那些攻击朱瑞的文字是盛雪唆使的结果时,盛雪团伙就轰轰烈烈地掀起了对刘劭夫的围剿,歌森老人又是一马当先:
   
朱学渊老当益壮充当盛雪打手(多图)

   为什么说“歌森”是朱学渊呢?平头火眼金睛,截屏了这个重要线索:当“歌森”老人发出上封信后,盛雪立刻写道:
   
朱学渊老当益壮充当盛雪打手(多图)

   3、当唯色女士发表了《去自焚藏地采访的外媒》,指出丁一夫毫不负责任,提供了不属实信息时,歌森毫不含乎地攻击唯色女士,并杜撰故事,暗示朱瑞是特务:
   
朱学渊老当益壮充当盛雪打手(多图)

   4、最不可思议的是,当自由亚洲电台解雇阿沛晋美时,朱学渊老人在第一时间里,把一个显然来自中共方面的很有误导性的垃圾文,上传群邮组,如下:
   
朱学渊老当益壮充当盛雪打手(多图)

   5、现在,因为“德国某人”揭露了戏子盛雪的贪腐,朱学渊老人就又摩拳擦掌地对准了“德国某人”。很多人都对八十老叟朱学渊的行为晚节不保大跌眼镜。不过,平头还是要好心地劝劝大家,切不可低估年过半百的盛雪在老汉面前祭出弯腰装嫩卖萌露乳沟的撒手锏,此举就象在一群过气公牛面前挥舞红布头——盛雪“师伯杀手”的虚名绝非浪得。君不见,民运圈中老汉“三陈”(陈奎德、陈泱潮、陈汉中)在盛雪“必杀技”的勾引下,均象吃了春药般地焕发出激情燃烧荷尔蒙“老夫聊发少年狂”的举动!
   
朱学渊老当益壮充当盛雪打手(多图)

   图3:盛雪每每在聚会中上演弯腰嫩卖萌露乳沟的“必杀技”——对盛雪知根知底的刘希羽就著文披露过:“六四”刚过不久,那时盛雪也刚到多伦多不久,记得盛雪住在一个公寓楼的小单元里。当时有一个中国体改系统的人叫田广经常去盛雪家聚会参加民运会议,对此我感到纳闷,有一次我问他:盛雪水平那么低,你去和她那帮人搅和什么?他鬼笑一下回答我:看免费现场带色电影。我一头雾水,他进一步解释说:大家聚会的时候盛雪总是低胸不戴乳罩,干这干那殷勤为大家服务,频繁漏光,吸引一批人去开会。后来前不久刚刚去世的吴学灿访问多伦多后也有类似说法。后来,盛雪用同一招低胸露乳接近达赖喇嘛,遭藏人鄙视。盛雪穿衣轻贱自以为高雅,家里一件艺术品都没有、满墙挂满自己的照片以及自己和名人的照片,谁是当红民运人物就色诱谁……
   
   朱学渊充其量算演个傀儡木偶戏,我们要抓的是,那个背后操控木偶的鬼。那个前台的表演者,透过他的行为,也可是看到那个幕后指挥者,是个怎样与民主毫不搭界的无耻之徒。
   

此文于2016年01月04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