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小平头夜话
[主页]->[新会员区]->[小平头夜话]->[大吕:是民运组织还是黑道?——兼论陈达钲(六哥)]
小平头夜话
·徐水良:别书生气看待民阵内斗
·徐水良:谈谈小平头
·香港老民运:“盛雪现象”再思考 (图)
·王一平:盛雪、黑洞和李伟东 (外一章:小平头:读后感)
·大吕:是民运组织还是黑道?——兼论陈达钲(六哥)
·第十回 张向阳义愤举报不停 矬乌龟老拳怒向老翁
·华道:海外臭名昭著的民运汤灿,玩“鸭”高手 -——盛雪
·南京 邹义:关于揭露海外民运腐败的声明
·王传忠:关于盛雪事件之点评(多图)
·王传忠:解剖盛雪"伪见证人"真相
朱瑞驳斥
·朱瑞:盛雪和另一种殖民
·朱瑞:盛雪是怎样“支持”西藏的
·朱瑞:盛雪的心路与套路
·朱瑞:盛雪把假难民带进了汉藏交流
·朱瑞:受害者的反击 ——谈谈小平头对盛雪的揭露
·朱瑞:《见识江湖——回忆与文存》导言
·朱瑞:习近平为西藏问题「扫除障碍」了吗?
·朱瑞:登峰造极的谎言(上)
·朱瑞:登峰造极的谎言(中)
·朱瑞:登峰造极的谎言(下)
·朱瑞:张向阳到底是不是一个“托儿”?
·朱瑞:盛雪是募捐还是诈捐?
·朱瑞:关于“北美华文媒体参访团”不为人知的真相
·朱瑞:《民运黑洞》是一面照妖镜
·朱瑞:打压言论自由的《解構》一文(图)
·朱瑞:听魏京生先生谈盛雪吞噬五万美元民运捐款
·朱瑞:盛雪又在狡赖
· 朱瑞点评“盛雪的回应”(图)
·朱瑞:寇天力挺盛雪的背后(图)
·朱瑞 鲁德成:回复台湾中央广播电台温金柯
·介绍博客:历史照妖镜——盛雪问题资料库
劭夫爆料
·刘劭夫:不得不作出的回应
·刘劭夫:让事实说话——盛雪办假难民获利房产证明
·刘劭夫对盛雪抹黑的回应
·刘劭夫:王、赖越描越黑
·刘劭夫致彭小明的信
·刘劭夫:盛雪表演何时休?
·刘劭夫:戳穿盛雪的谎言
·刘劭夫:论海外民运群体的“盛雪现象”
·刘劭夫:盛雪的“民阵主席”有多少合法性?(外一篇:盛雪贪污募捐几个实例
·刘劭夫:藏人也不相信盛雪了
毅然揭盛
·针对盛雪问题,一然女士写给海外民阵理事会的信
·盛雪老公董昕致陈毅然的邮件,成为盛雪接受公寓馈赠的佐证
·陈毅然:我的质疑——关于多伦多民阵调查组所谓”真相”
·陈毅然:我的质疑——驳斥多伦多民阵调查组所谓事盛雪”真相”
·陈毅然:盛雪的马仔罗乐是个什么人?
·无耻之尤——陈毅然致盛雪公开信
·陈毅然:无趣——评潘晴奇文
·陈毅然:盛雪何时能讲真话?(多图)
·陈毅然:究竟是盛雪自己抹黑自己还是揭露人抹黑她?
·陈毅然:反驳台湾《焦点访谈》主持人杨宪宏的不实访谈
·陈毅然:再揭盛雪
·陈毅然:是揭穿罗乐的时候了(外一章)
卫珍政论
·陈卫珍:不得不再说几句——驳斥共谍李方(图)
·陈卫珍:浅谈民众的舆论监督权——兼谈张健先生对民众舆论监督权的模糊和解
·陈卫珍:再读彭小明“从祭母宣传看盛雪指鹿为马”有感
·陈卫珍:再读费良勇先生“盛雪当主编──浊世留丑”有感(图)
·陈卫珍:廖天琪会长有错吗?
·陈卫珍:六四27周年感言(图)
·陈卫珍:盛雪遭长久质疑是什么原因?
·陈卫珍:晒一晒盛雪主席的仙范儿
三妹也说说
·犀利辛辣,一针见血——三妹给盛雪的公开信
·刘晓东(笔名三妹):民运骗子唐柏桥行骗的两个实例
·刘晓东:海外民运“内斗”与媒体
·刘晓东:盛雪把西人骗得胡言乱语
·刘晓东打油诗:吃六四血馒头的民运公娼盛雪(图)
·刘晓东:盛雪至今自称民阵主席等诸多问题的历史真相
小明挖坟
·彭小明:从祭母宣传看盛雪指鹿为马
·彭小明:从法治角度看盛雪的隐私权和伦理(图)
·彭小明:全面清算盛雪
·彭小明:大事情、小事情和政治家楷模(平头评点之一)
·彭小明:海外民运还有没有义正词严的男儿?
·彭小明:盛雪忘乎所以的反动血统论思想
良勇咬盛
·费良勇:对民阵和论坛一些情况的澄清
·费良勇:盛雪划定特务的标准是什么?
·费良勇:张小刚说谎成性(平头评点之二)
·平头评点之三——“共特”扎堆齐聚的布达佩斯会议(图)
·费良勇对2013年论坛经费申请质疑的答复(平头评点之四)(图)
·费良勇 彭小明:一张发票显露贪渎之心——多伦多会议的印刷费为何奇高?(
· 费良勇:成也说谎,败也说谎,这就是盛雪的民运之路
·费良勇:盛雪张扬作秀造忙遮丑
· 费良勇:盛雪利用旧金山辛亥革命百年纪念会贪钱捞名黑幕
·费良勇:
·费良勇:必须杜绝面首乱政 (照)
李郁文集
·李郁:关于盛雪旁观者如是说
·李郁:叹为观止的是盛雪的丑行
·李郁:盛雪确实是民运的妖孽
·李郁:盛雪又拿死人做文章(外一章)
·李郁:”高贵“的盛雪!(多图)
·李郁:扒一扒民运公共情妇盛雪的淫乱史(图)
·李郁:请看民运奸佞“张晓刚”的嘴脸
·李郁:盛雪破坏了哪些人的家庭?(多图)
· 李郁:盛雪在绑架阿海事件中扮演了什么角色—— 一点不成熟的分析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大吕:是民运组织还是黑道?——兼论陈达钲(六哥)

   海外民运组织的堕落,陈景圣和香港伪民阵一叶知秋,香港已有多文揭评。我今天要说的是,陈景圣等的团伙,带有浓厚的黑帮性质。
   
   陈景圣言必六哥,民运人士稍有不如他意者,就扬言会让六哥手下打他们一个满脸开花,因为陈景圣的同居者是六哥的结拜姐妹。陈景圣要让香港人都知道,他有大哥,他有后台。德国费良勇说民运不是黑社会,盛雪陈景圣陈劲松就和六哥(陈达钲)筹划状告费良勇,意图索赔89.64万欧元。
   
   陈达钲与陈景圣的关系,有一个事实可以作为佐证。陈景圣在一月三日被香港国民党人赶出欢迎洪秀柱的会场以后,一月四日准备到澳门给洪秀柱送花,但是他自觉澳门没有奥援,就要求陈达钲给他介绍一位澳门的头面人物,陈达钲给他介绍的是澳门黑社会的尹国驹。


   
   尹国驹,1955年生,绰号崩牙驹、驹哥,被传媒报导形容为澳门最大黑社会的香港14K组织之头目,更被喻为权力大过当时的澳门总督,活跃于1990年代澳门回归前夕。1998年5月,当时的澳葡政府警察司司长白德安之座驾被炸,尹国驹被指涉案,于第二天高调以涉嫌多宗帮派殴斗、血案、枪击案、恐吓而被捕。1999年,被澳门法院裁定以参与黑社会、放高利贷、洗黑钱、拥有军火、非法赌博等罪名成立入狱,并被判囚15年,后经上诉减刑至13年10个月,期间囚禁于澳门监狱(前称路环监狱)内一所高度设防之独立仓,2012年12月1日尹国驹出狱。
   
   陈景圣到澳门后,凭陈达钲借的关系,见到了尹国驹,相信他对尹国驹谎称港澳国民党邀请他出席欢迎洪秀柱的会议。下面摘录香港国民党某支部书记沈四海的文章“‘小瘪三’陈景圣澳门挨打始末”可见其来龙去脉:
   
   沈四海说:“至本月四日中午,澳门支部黎奕生同志在当地主办一场造势大会,澳门“江湖中人”尹国驹先生在会前登临,大会出于社交礼貌亦即邀请这位不速之客入座!到中午十二时许,当一众主办人员下楼准备亲自迎迓洪副院长之际;陈景圣单人抵达并企图进入会场,由于前日在香港会场其行为极为不检,工作人员基于宾客的安全理由遂阻止其入内!期间陈先生高喊是‘应尹国驹先生邀请到场’。且不按工作人员指示须查证后再行处理即动手推撞他人,在场工作人员以及酒店保安马上将其制服并迅速拖离现场!事后查证得知,原来陈景圣事先通知尹国驹先生(主办单位并无邀请尹先生)提早进入会场,并准备鲜花向洪副院长进行献花仪式,当尹先生进场后,陈再以尹邀约之名义入内!试问世间岂有客人未征得主人家同意之情况下私下邀约他人之理?不过,尹国驹先生亦乃顾大局、识大体之人,在献花仪式中自谦不擅词令即交由大会司仪代言,毫无越俎代庖之意,反而陈景圣却有喧宾夺主之图!”
   
   陈达钲认识崩牙驹,当然并不能说明陈达钲也是黑社会。陈达钲是谁?其实在港澳地方,陈达钲排不上黑社会大哥的位置。他只是香港的一个蛇头。
   
   蛇头指经营、运输,试图将人员以非法的方式送出国界,蛇头触犯一国或多国的法律,在联合国打击跨国有组织犯罪公约被定义为犯罪。六四后,受支联会委托,陈达钲明码实价,收钱不手软,偷渡八九学生领袖出境。这是历史,学生得救,功在支联会和香港捐款的民众,陈达钲当时的行为可以不予追究。但是陈达钲哪里是“六四英雄”,只是发国难财的蛇头而已。所谓“六四英雄”,无非是杨小炎等人吹捧出来的。华叔在世时对陈达钲不屑一顾,要问陈达钲在营救六四学生中的角色,问问香港支联会诸公即可。
   
   六四后,陈达钲这么多年来,自己多次公开宣扬,他与广东国安、上海国安、北京国安和公安高管关系密切,有确实的证据说明,六哥在多个情治机构的授意下,打入海外民运,并且得到丰厚的回报。在悉尼,陈达钲当着许多人的面,打电话给中国公安部的某副部长,表示他是直接能和中共情报机构热线通话的;他在香港的办公室里拿出五万元人民币对在场的人说,这是广东国安孝敬我的。
   
   陈达钲没有文化,但是反对民主的立场非常坚定,对香港每次迷住运动,都请人写文章公开反对,他在香港《亚洲周刊》反对香港和平占中。(他在文章上说,“我早已不问江湖世事变化”他似乎想告诉大家,过去是江湖人,笔者采访过一位真正的香港江湖大佬,那位大佬带着十分轻蔑的语调说,噢,老六,蛊惑者。)
   
   陈达钲积极打入民运队伍,他与与所谓的民运大佬结拜,成为异性兄弟姐妹。
   
   他先后与
   中国民主团结联盟主席莫逢杰、
   中国民主联合阵线主席黄奔、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主席汪珉、中国民主党全国委员会主席王军涛的代表、
   民主中国阵线主席盛雪、
   中国社会民主党主席曾大军
   等等磕头结拜,(刚从美国逃回中国大陆的中共特务、中国社会民主党主席曾大军众目睽睽之下,对陈达钲行三跪九叩首大礼)成为他们的大哥,几何将海外民运组织一网打尽。在二十一世纪的西方文明世界,用腐朽、封建的手段,拉帮结伙。我们不禁要问:你们是在搞民运组织还是在搞黑社会团伙?
   
   黑道,是自外于规范社会的组织,它们存在着内部独有的社会规范,组织上通过结社凝聚的力量以为基本队伍,以传统人际关系和结谊为中坚,以社团利益相关者为核心的组织,这些组织集团更可以构建庞大的地下社会与政治力量。陈达钲结拜而形成的团伙,最可怕的是,它们有中共国安和公安等情治机构作为保护伞和后台。
   
   海外民运的大佬基本上成了陈达钲的小弟或小妹,即使陈达钲不是蛇头,没有中共背景,这样一个遍布全世界民运组织的黑网络,只能使得海外民运组织越来越像黑帮。
   
   什么黑帮? 结成团伙从事违法活动(比如挂民主大旗,做非法移民生意)算不算黑帮?我看应该像马克思说的:“要具体情况具体分析”。当一个社会显失正义和公平的时候,就会自发产生保护自己利益的群体。古今中外都是一样。如果这些团体背离世界潮流、背离民主价值,不是黑帮是什么? 我呼吁海外正直的民主人士千万不要掉以轻心。
   
   最后还是忍不住要说说“民主中国阵线香港分部”。香港有许多海外民运组织的分部,不可否认,每个组织的成员中都混入了中共特线,有的组织,这些人所占的比例还比较高,但是至少尚有不属于中共特线范畴的,说得极端一些,有一二个不是中共特线也好啊!可是!可是!民主中国阵线香港分部居然全部由中共特线组成,全部啊!而且这个分部是民主中国阵线现任主席盛雪亲自组建的,成为盛雪的近卫军。真像香港龙少所说,海外民运堕落到这种地步真是匪夷所思。难道我们不应该谴责盛雪的所作所为吗?难道我们不应该唾弃这样的“民运”吗?
   
   2016年1月16日写於马厩
   
   此文转自东西南北论坛
(2016/01/1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