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小平头夜话
[主页]->[新会员区]->[小平头夜话]->[王一平:盛雪、黑洞和李伟东]
小平头夜话
·盛雪诡异的两次入境香港行(完整版、图)
·刘劭夫 :关于盛雪与中共记者李学江微妙关系的备忘录
·刘劭夫:谁是特务?——致民阵理监事会的公开信
·刘劭夫:盘点盛雪中共特嫌疑点
·盛雪助共纳共的真相(多图)
·张弛乌龙现形记——盛雪特线团伙通共铁证(多图)
·张向阳把中共间谍盛雪告上安大略省最高法院
·起底盛雪民阵香港分部諜影黑幕(上)之驻港特务陈榆林
·起底盛雪民阵香港分部諜影黑幕(中)之“九头鸟”国安曾大军
·起底盛雪民阵香港分部諜影黑幕(下 )之盛雪是"高瞻第二"
·盛雪"垂帘听政",用林"台前傀儡"——澳洲风云之一(图)
·外逃贪官用男妓搞掂盛雪——(澳洲风云之二)
·刘晓东在微信群遭遇女特务侯欣骚扰
·盛雪网特微信乌龙穿帮记(微信音频,史料价值,赶紧收藏)
·国安“微信搭台,盛雪唱戏”穿帮记 (八图音频完整版)
·国安“微信搭台,盛雪唱戏”穿帮记 (全新完整版)
·民运第二个“女谍”高瞻——盛雪(上)
·盛雪是不是民运第二个”女谍“高瞻?(中)
·盛雪是不是民运第二个”女谍“高瞻?(下)
·关于盛雪特线问题——致老乡熊炎的一封信
·关于盛雪特线问题——致老乡熊炎的一封信
·唐校长如此跳脚就显得小家子气了
·起底民运特线赌城"圆桌会议"(上)
·起底民运特线赌城"圆桌会议"(中)
·起底民运特线赌城"圆桌会议"(下)
·欢迎秦晋同志归队——剖析赵家伪民阵新布局(多图)
剥下盛雪的伪装面具
·邮组通信:我靠,盛大娘竟敢连昔日交恶的刘晓波都借光揩油!
·赖昌星给盛雪的五万美元民运捐款是“子虚乌有”吗?
·张小刚,请不要蔑辱广大读者的智商!(老魏信截图)
·盛雪团伙毫无道德底线——我的声明(3图)
·从赖昌星事件,看中共掌控民运的运作及民运走向的前瞻(图)
·红黑通吃的双面人张朴(图)
·有位“佳人”,在水一方,只可远观,不可亵玩(图)
·盛雪到底有没有资格搞募捐?——有感于加人的贴而发
·盛雪肯定怒斥小张子:糊涂,愚蠢!你哪壶不开提哪壶!!
·换了马甲自称老夫的马二,夸起盛雪还是春心荡漾(图)
·盛雪,你是“六四”的见证人吗?(图)
·ZT:惊爆盛雪已被大陸策反多年 現正被加情報机關調查
·盛雪爱五毛 ,爱六(陆)毛,就像老鼠爱大米
·齐墨和李震不是“叛变”,而是“归队”!(图)
·简介阉人黄河边(高冰尘)(图)
·晒晒死保共特李震究竟是些什么人?(链接有图有视频)
·热议:“谁包装了盛雪?”
·盛雪团伙的黑帮套路
·盛雪与王国兴往来信件点评
·盛雪的劈腿与口头反共的目的
·盛雪大娘又擦光借油了
·一然和徐科技共同揭示盛雪与中共方面暗通款曲的实质
·与盛雪相比,王军只能算个小騙子
·盛雪的面首秀——张晓刚的国安背景(多图)
·被加拿大皇家骑警拖出会场的李学江及其它
·盛雪当“六四见证人”的好处 (图)
·盛雪造假何时了?(图)
·盛雪被“遣返”之谜
·记傻逼喝喝的“海派纪委书记”——黄河边(高冰尘) (多图)
·《前哨》为什么吹捧盛雪?
·盛雪同志与假五毛
·立此存照:陈用林意欲何为?(图)
·盛雪和陈用林,一只苍蝇盯上一个臭鸡蛋?
·盛雪之“当代秋瑾”和“民运领袖”是怎样被包装起来的
·求证:盛雪已被“自由亚洲”开除?
·回应张健、唐伯桥的泼诬
·旧闻新帖:盛雪的死党——法国张健证实是骗子!
·第一回:盛雪泥菩萨过河 “丧事且当喜事办”;广生急病乱投医 “躲鬼躲进
·第二回:盛母被吹嘘成“圣母” 死人给活人脸贴金 (图)
·第三回:锡红漂白成盛雪 与特务暗通款曲 (图
·第四回:写祭文 “著名作家”露馅了 ;欺天下 “领军人物”留笑柄
·盛雪糗事一箩筐之第五回:韩主席屁股没热闹辞职 盛领军安排后事露败象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小议盛记民阵悉尼大会
·盛雪低调示弱、博取同情的“怜悯”
·如此几个香港“民運老戰士”(图)
·盛雪的打手之一:丁鸿富(丁一夫)
·盛雪借申办假难民敛财最新一例 (提示:链接)
·你与他讲道理他和你耍流氓——反驳盛雪团伙李一平的抹黑(图)
·奇文共赏:盛雪团伙的谩骂贴集锦(图)
· 李天明兽医如是说:骟了费良勇!而且用不消毒生锈的破剪刀(图)
·中共《明报》为盛雪“中国间谍”辩诬(图)
·盛记民阵之团伙(图)
·真假吕千荣与神棍陈泱潮——致友人书(图)
·假“吕千荣”现形记
·真正的“六四”屠杀见证者—— 陈毅然
·道歉与揭露
·莫愁前路无知己,天下谁人不识君——致陈卫珍女士的信(图)
·陈破空比国援藏大会讨伐盛雪
·起底盛雪民阵香港分部諜影黑幕(上 )
众人评盛雪
·假难民梁咏春——多伦多难民系列之一(图)
·ZT:八旬老难民余老太——盛雪多伦多假难民窝案系列之二
·ZT:“狗血”难民张晓刚——盛雪多伦多假难民窝案系列之三
·ZT:“瘪三”难民诸葛乐群——盛雪多伦多假难民窝案系列之四
·刘希羽:盛雪曾试图帮情夫面首张晓刚在加拿大申办政治避难
·ZT又经沧海:盛雪惯于拿私事炒作和她的“五小”
·ZT又经沧海: 盛雪这次真吃瘪了
·又经沧海: 盛雪想出风头 在香港、台湾一次造假
·吃六四人血馒头的戏子——知情人对盛雪的揭露
·ZT:盛雪究竟是什么人
·ZT东西南北论坛:民運吸血鬼盛雪
·一然和徐科技共同揭示盛雪与中共方面暗通款曲的实质
·ZT:盛雪究竟是什么人
·JW:达兰萨拉参访团盛雪之非常6+1(图)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王一平:盛雪、黑洞和李伟东

   


   
   盛雪、黑洞和李伟东

   
   


   
   王一平

   
   《民运黑洞》是一本电子书,优劣好坏,众说纷纭。李伟东先生断言:这是攻击民运!
   

   
   一,民运为什么不能攻击?

   
   在李伟东先生看来,民运是不能攻击的,攻击民运,罪莫大焉。民主运动,决定了在政治团体与国家相互压抑的作用中,由于出生、教育、监护和社会地位的不同,必然产生不同的观念,比如对于贪腐、专权、道德等等。
   
   在民主的框架下,它允许在不伤害自己和他人、也不损害事物、不违背事实的前提下表现各自的攻击性。从民主的角度说,这是民主内核之平等和言论自由所容许的。美国政府可以被攻击,德国政府可以被攻击,中国政府可以被攻击,奥巴马、默克尔、习近平可以被攻击,为什么盛雪和她的民阵就不能被攻击呢?
   
王一平:盛雪、黑洞和李伟东

   图1:【大纪元2015年08月31日讯】(大纪元记者唐风温哥华报导)加拿大著名作家、《“远华案”黑幕》作者盛雪女士与著名政论家、《中国改革》杂志社原社长李伟东先生,8月29日来温哥华就天津大爆炸和中国时局及未来等话题进行了演讲。演讲会在温哥华图书馆会议室举行,数十位观众现场发言互动,场面热烈。
   
   而今的中国海外民运已经逐渐演变为中共海外民运,中共的特务线人基本掌控了绝大部分的海外民运组织,如果不群起而攻之,任其变质、任其腐败、任其成为中共海外的别动队,不但毁坏了海外民运,而且会祸及本土的民主运动。盛雪品行惡劣,任人唯情,在身边聚集了一帮阿谀奉承、没有理念、没有道德的小人,在香港组织了一支全部由中共线人组成的民阵香港分部,如果孔夫子在世,一定会说:“非吾徒也,小子鳴鼓而攻之可也。”作为民主运动的坏典型,盛雪其人其团伙,必须群起而攻之!
   
   

   
   二,民运有黑洞吗?盛雪是民运黑洞吗?

   
   黑洞是一个天体学概念,黑洞无法直接观测,但可以借由间接方式得知其存在与质量,并且观测到它对其他事物的影响。借由物体被吸入之前的“边缘讯息”,可以获取黑洞的存在的讯息。黑洞的概念衍生到社会学,可以理解为人性黑洞和灵魂黑洞。
   
   民运现阶段的任务就是结束中共一党专制,而由中共特线为主体的海外民运组织,是无法达到这个目标的。用民运黑洞来比喻盛雪和她的团伙,最恰当不过。海外民运不仅有盛雪这样一个黑洞,类似的黑洞不少,用一个天体学的概念,这些黑洞正在、已经发生“黑洞合并”的趋势,谓予不信,请观察如今在台湾观选的那些个领军人物。
   
王一平:盛雪、黑洞和李伟东

   图2:王岐山的军师、《中国改革杂志社》原社长李伟东
   
   有人说,《民运黑洞》有暗喻盛雪性生活的意味。清者自清,盛雪自己心里明白,旁人多说无益,李伟东先生有没有想得那么深,不得而知。
   
   

   
   三,李伟东先生为什么敢为盛雪辩护?

   
   李伟东先生游走四方,出入大陆如履平地。当他踏入北京,处于中共独裁统治,言论自由毫无保障的环境中,能够面不改色地为一个提出“天下围城,全面倒共”口号的盛雪辩护,其勇气不得不令人叹服,其背景不得不令人怀疑。先秦·孟轲《孟子·离娄下》:“资之深,则取之左右逢其原。”李伟东先生之水,难道来自盛雪的黑洞,而这个深不见底的黑洞难道连着中南海?
   
   ----------------------------------------
   
   

   
   读后感:关于李伟东与盛雪的那些事

   
   

   
   小平头

   
   王先生好文章好题目!徐水良老先生早就断言海外民运已整体沦陷!放眼当今民运,“满街甫志高,遍地余永泽”。如民阵、民主党、民联阵、社民党等等大小民运组织,哪个不是共特、线人把持控制?最近轰动网络的盛雪的同伙,原伪社民党主席、“共特”曾大军从美国逃回中国大陆就是显著一例。
   
   李伟东何许人也?李伟东是《中国改革杂志社》原社长。而中国改革杂志社是王岐山亲自设立的智囊机构,名义上是一个杂志社,实际上是王岐山为国务院设立的一个智囊机构,这就相当于当年赵紫阳手下的体改所,或者是相当于当年毛泽东手下的《红旗杂志》。所以,李伟东长期以来就是王岐山的军师,其职务也相当于中共部长级高级特务。
   
   六四学生领袖之一的刘刚曾有过精辟论述:……中共先是派赵岩到海外领军。赵岩很快就露出马脚,被我揭穿。中共不得已派北风接替赵岩。当北风同赵岩接头交接时,又被我发现。北风尚未登录美国,就被我揭露。赵岩没有学位,北风则是个混混,这两人难以让海外那些博士们及精英们心服口服。同时,赵岩和北风是前朝军方情报机构的人马,也不被当朝信任。无奈,他们只好又派出李伟东出来统合第五纵队。李伟东在那群知识精英中很有欺骗性,他本人是博士,又在国内当过高官,让王军涛、胡平这些人很是崇拜……李伟东常年在国内当官,他老婆是大法官,他们家通过各种方式捞了很多钱。李伟东曾经在我家小住。到我家刚住一天,他就要去赌场,在赌场赌了一个礼拜。我相信李伟东是通过赌场进行赚钱、洗钱,为情报机构转移经费。
   
   关于李伟东、赵岩、北风(温云超)、桂民海(阿海)、刘路(李建强)、曾节明(申曦)之流的“共特”,刘刚已作了精彩详细地剖析与揭露(详见:揭秘王岐山的御用巫师李伟东http://jasmine-action.blogspot.dk/2013/01/blog-post_11.html)在此不赘。
   
   平头只涉及刘刚还没涉及的盲角。仅举一例:在海外民运会议上常作惊人之语的潘晴实际上是个“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投机狷客,2014年早春,在泰国芭提雅举行的工党三大,平头作为社民革的嘉宾受邀与会(是次会议有机会见识来自东京的日本特务原博文和来自香港的国安线人陈劲松),会议之余在下榻的宾馆与“激进革命”面目著称的潘晴聊起布达佩斯会议的“共特”东道主李震,以及国内出来与会的李伟东,潘说小平头你对李震“共特”的判断是准确的,在布达佩斯会议李震从组织、到统筹足见其背景深厚。潘晴还大谈得李伟东的个别召见幸有荣耶,有些民运大佬想见李伟东还不够级别,还美其名曰“与狼共舞”。看他那志得意满的神情,仿佛得到政治局级别的垂青,等着纳降受招安呢……
   
   李伟东是2012年民阵布达佩斯会议(即张晓刚与盛雪在会议酒店公开姘居那次)全面介入海外民运的,并目标明确地力挺盛雪坐大。此后,民运各路大佬纷纷争宠以得伟东召见为荣,以李伟东的马首是瞻。
   
   不过李伟东也是一个标杆,标示着所有与之接触人物的真实面目!
   
王一平:盛雪、黑洞和李伟东

   图:盛雪(中)与李伟东(右一)在温哥华演讲会上。(主持者系“加拿大价值守护者联盟”盟主化名“黄河边”,真名:高冰尘)
   
   2006年柏林大会盛雪死保的“共特”李震,是匈牙利“和统会”会长。参加2013年盛记民阵多伦多会议和2015年悉尼会议的均有原纽约“和统会”副会长的曾大军(会长是台湾臭名昭著的亲共人士花俊雄)。“被视为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针对海外华人的统战机构之一”的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成为盛雪的亲密合作伙伴,盛的政治面目显而易见。再加上这次力挺盛雪的有大陆的李伟东、北风温云超、国安特务杨恒均、西雅图的金秀红(老民联。1993年民运华盛顿大会,金袖管内暗藏录音机麦克风,被王若望之妻羊子发觉,当众质问她为何要暗地录音。自此之后匿迹长久,但近年异常活跃),香港的杨峥、陈景圣、陈劲松、陆伟萍之流的“共特”及线人千里迢迢地赴会,由他们“引领变革”,也就是中共“领导民运,控制民运”战略的表现。此后2015年盛记民阵的悉尼会议,由全是国安线人组成的伪香港民阵更是组团十多人拿着津贴跨洲越洋到澳洲为盛雪站台。所以说,多伦多会议、悉尼会议“引领变革”不只是实践中共“控制民运,引导民运”战略的一个新注脚,更有望被视为中共控制海外民运和引领国内维权的一个新地标。
   
   最新的动向是盛雪、李伟东于2015年8月29日在温哥华就天津大爆炸和中国时局及未来等话题进行了演讲。李为盛站台力挺,正为民阵弹劾、加拿大警方介入调查盛雪通共、假政庇敛财而灰头土脸的盛雪,犹如注射了鸡血般亢奋而放出“这种人只配仰望我策马绝尘的背影”的狂言。
   
   因此,我们揭露盛雪的绝不仅仅是她贪腐、淫乱等等负面新闻,更重要的是揭示她与中共极权千丝万缕地联系。同理,我们与盛雪团伙的斗争,绝不是民阵内部弹劾、督促其主动辞职而已,更重要的是将其通共的一切证据交给加拿大警方,最终使民运圈中“第二个高瞻”原形毕露,绳之以法!
   
   真正的民运人士坚信,跑得了“共特”曾大军这个和尚,跑不了盛雪卧底这个庙!
   
   延伸阅读:
   
   “共特”做东民阵布达佩斯会议(图)http://blog.boxun.com/hero/201208/xiaopingtouyehua/3_1.shtml
   
   
   

此文于2016年03月26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