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小平头夜话
[主页]->[新会员区]->[小平头夜话]->[朱瑞:打压言论自由的《解構》一文(图)]
小平头夜话
·朱瑞:打压言论自由的《解構》一文(图)
·朱瑞:听魏京生先生谈盛雪吞噬五万美元民运捐款
·朱瑞:盛雪又在狡赖
· 朱瑞点评“盛雪的回应”(图)
·朱瑞:寇天力挺盛雪的背后(图)
·朱瑞 鲁德成:回复台湾中央广播电台温金柯
·介绍博客:历史照妖镜——盛雪问题资料库
劭夫爆料
·刘劭夫:不得不作出的回应
·刘劭夫:让事实说话——盛雪办假难民获利房产证明
·刘劭夫对盛雪抹黑的回应
·刘劭夫:王、赖越描越黑
·刘劭夫致彭小明的信
·刘劭夫:盛雪表演何时休?
·刘劭夫:戳穿盛雪的谎言
·刘劭夫:论海外民运群体的“盛雪现象”
·刘劭夫:盛雪的“民阵主席”有多少合法性?(外一篇:盛雪贪污募捐几个实例
·刘劭夫:藏人也不相信盛雪了
·刘劭夫:沐猴而冠
毅然揭盛
·针对盛雪问题,一然女士写给海外民阵理事会的信
·盛雪老公董昕致陈毅然的邮件,成为盛雪接受公寓馈赠的佐证
·陈毅然:我的质疑——关于多伦多民阵调查组所谓”真相”
·陈毅然:我的质疑——驳斥多伦多民阵调查组所谓事盛雪”真相”
·陈毅然:盛雪的马仔罗乐是个什么人?
·无耻之尤——陈毅然致盛雪公开信
·陈毅然:无趣——评潘晴奇文
·陈毅然:盛雪何时能讲真话?(多图)
·陈毅然:究竟是盛雪自己抹黑自己还是揭露人抹黑她?
·陈毅然:反驳台湾《焦点访谈》主持人杨宪宏的不实访谈
·陈毅然:再揭盛雪
·陈毅然:是揭穿罗乐的时候了(外一章)
卫珍政论
·陈卫珍:不得不再说几句——驳斥共谍李方(图)
·陈卫珍:浅谈民众的舆论监督权——兼谈张健先生对民众舆论监督权的模糊和解
·陈卫珍:再读彭小明“从祭母宣传看盛雪指鹿为马”有感
·陈卫珍:再读费良勇先生“盛雪当主编──浊世留丑”有感(图)
·陈卫珍:廖天琪会长有错吗?
·陈卫珍:六四27周年感言(图)
·陈卫珍:盛雪遭长久质疑是什么原因?
·陈卫珍:晒一晒盛雪主席的仙范儿
三妹也说说
·犀利辛辣,一针见血——三妹给盛雪的公开信
·刘晓东(笔名三妹):民运骗子唐柏桥行骗的两个实例
·刘晓东:海外民运“内斗”与媒体
·刘晓东:盛雪把西人骗得胡言乱语
·刘晓东打油诗:吃六四血馒头的民运公娼盛雪(图)
·刘晓东:盛雪至今自称民阵主席等诸多问题的历史真相
·刘晓东:朱学渊飞赌城急不可耐向谁表态?
·刘晓东:谎言的迷惑和真相的残酷——盛雪谎言的总结
·刘晓东:三人评论从未谋面的郭国汀的集锦(后面附有郭国汀的发言稿)
·刘晓东:揭老底儿集锦——人以群分,朱学渊不用说,我们也知道他与谁同伙。
·刘晓东:盛雪诸多问题的历史真相
·刘晓东笔录:揭露法国骗子张健 文章两篇
·刘晓东:刘晓波活得算计、死得遗憾
·ZT:民运骗子唐柏桥行骗的历史实证
小明挖坟
·彭小明:从祭母宣传看盛雪指鹿为马
·彭小明:从法治角度看盛雪的隐私权和伦理(图)
·彭小明:全面清算盛雪
·彭小明:大事情、小事情和政治家楷模(平头评点之一)
·彭小明:海外民运还有没有义正词严的男儿?
·彭小明:盛雪忘乎所以的反动血统论思想
良勇咬盛
·费良勇:对民阵和论坛一些情况的澄清
·费良勇:盛雪划定特务的标准是什么?
·费良勇:张小刚说谎成性(平头评点之二)
·平头评点之三——“共特”扎堆齐聚的布达佩斯会议(图)
·费良勇对2013年论坛经费申请质疑的答复(平头评点之四)(图)
·费良勇 彭小明:一张发票显露贪渎之心——多伦多会议的印刷费为何奇高?(
· 费良勇:成也说谎,败也说谎,这就是盛雪的民运之路
·费良勇:盛雪张扬作秀造忙遮丑
· 费良勇:盛雪利用旧金山辛亥革命百年纪念会贪钱捞名黑幕
·费良勇:
·费良勇:必须杜绝面首乱政 (照)
·费良勇:盛雪的诽谤行为触犯了法律
李郁文集
·李郁:关于盛雪旁观者如是说
·李郁:叹为观止的是盛雪的丑行
·李郁:盛雪确实是民运的妖孽
·李郁:盛雪又拿死人做文章(外一章)
·李郁:”高贵“的盛雪!(多图)
·李郁:扒一扒民运公共情妇盛雪的淫乱史(图)
·李郁:请看民运奸佞“张晓刚”的嘴脸
·李郁:盛雪破坏了哪些人的家庭?(多图)
· 李郁:盛雪在绑架阿海事件中扮演了什么角色—— 一点不成熟的分析
· 李郁:弄巧成拙,亲共的加拿大多伦多《明报》帮了倒忙!
·李郁:一门不幸 两代荡妇(多图)
·刘希羽:盛雪假大空的新年献辞
·刘希羽剖析盛雪刀刀见骨、鞭鞭七寸
·刘希羽:盛雪对特务的双重标准(图)
·清者观:关于盛雪一二
·清者观:关于盛雪一二(补充)
·月光寒:盛雪和她的五毛们
·清者观:视盛雪为红颜知己的陈汉中如是说
·清者观:盛雪、张小刚欲夺独立中文笔会图谋大暴露
香港特线民运
·“蓝皮红心”陈景圣——香港特线众生相(一)
· 扬州线人“舔葡萄”陈劲松——香港特线众生相(二)
·太平山人:对香港伪民阵的揭发和批判有什么意义?
·太平山人:陈景圣和张晓刚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朱瑞:打压言论自由的《解構》一文(图)

打压言论自由的《解構》一文
   
   朱瑞
   
   有人转来由[email protected] 邮箱发出的一篇无作者署名的文章《解構》 ,通篇都是对不同声音的指责、批判,并且扬言要控告。但是又见不到拿出任何事实依据。说白了,就是抛出一堆空洞的大帽子。

   
   而这位匿名作者得到了“柔之剑”(陈汉中)、黄河边和温云超(Yunchao Wen)的支持。“柔之剑”说:“早该采取法律行动”,要将对方“永远仃死在历史的羞耻柱上”;黄河边和他的加拿大价值守护联盟发出“郑重声明”,要让《民运黑洞》的作者“付出名誉和经济的代价”;温云超(Yunchao Wen)说 “支持采取法律行动,告得他们倾家荡产,不敢再踏入加拿大半步。”
   
   一、《解構》的作者为什么隐藏自己的真名实姓?
   
   这位《解構》的作者,既然谈到诉诸法律,摆出一副“义正词严”的架势,为什么不敢公开自己的真名实姓呢?起码在这一点上,你远不如被你指责批判甚至扬言要控告的对方光明磊落,这些人都敢于文责自负,提出问题,发表看法。你发文又匿名,仅此一点,就有心虚逃避责任之嫌,不能不使读者对你指控《民运黑洞》一书的种种说法是否真实负责,大有疑问。
   
   通常所见,凡是懂法律、选择按部就班走法律程序的控方是不会高调虚张声势的。就像手里的扑克牌,不可能亮给对方。而盛雪支持者的这种叫嚣,显然不像真懂法律、真敢走法律程序的,内行人一看就知道不过是个色厉内荏的角色,以为这样就可以达到危胁恐吓的目的,其实不过是自我暴露心虚理亏与无知无良而已。
   
   二、盛雪和她的支持者
   
   多年以来,一旦有人对盛雪提出批评质疑,就马上看到盛雪的支持者、拥趸与打手们从不同方向一起扑过来,或恶语相向,或拐弯抹角,绕开批评者提出的具体事实,对发表不同意见者轮番抹黑和攻击。盛雪本人更是从没有过正面回应答复。
   
   仅举一例。不久前,费良勇先生质疑2013年多伦多会议上,盛雪的印刷经费过高,于是盛雪的支持者之一李天明就对费良勇发出公开信。其中说:“你要是再来加拿大串访,那我就先预订你身上一重要器官,咱也练习一次活摘玩儿玩儿。注:本人兽医学得不好,解剖学不及格,受农民伯 伯影响,俺劁猪从不消毒我那生锈的破剪刀,也从不打麻药,你忍着点儿,30分钟之内,肯定废了你。要你命,不值得浪费俺的子弹;要废你,那窍门儿 多得是。”
   
   而另一个盛雪的支持者李菲菲也发出公开信:“姓费的,你也他妈的太过分了吧!!! 人命关天的时候,你人事儿不做,还能借此逼逼叨叨的,还说盛雪是‘救援秀 ’。你妈B的,你还是人不???? 如果这是做秀,那么这种秀越多人做,声势做的越大越好。而不像你这个民阵败类,只会全职攻击盛雪。”
   
   盛雪自己给费良勇写道: “你再用三代也赶不上我,没有办法,加上你的小儿子的儿子也不行,因为他恰恰是你所指责的,是一个乱性之下的孽种……我的家族比你的家庭高贵千倍,你再怎么哀叹嘶鸣也是徒劳。 我家族无一人乞食于中共,而你家人至今在中共屁股下舔食。”
   
   三、《解構》与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寇天力
   
   以上三封信,让我想到一年前,巴黎《查理周报》因为讽刺伊斯兰教而遇袭的悲剧。相比之下,打着“民运人士”招牌的盛雪及其打手,对异议者使用的暴力语言、威胁恐吓与污辱,也毫不逊色。以上几例足以说明他们无所不用其极的程度。有人说他们很像“黑社会”,事实上,他们连“黑社会”的底线都没有。
   
   《民运黑洞》是我编辑的,但并非我一个人的作品,而是众多的民运和非民运人士对盛雪多年的观感、质疑和揭露。如果有任何不实、不妥之处,欢迎指正和商榷。但是,像《解構《民運黑洞>》一文匿名作者这样,毫无论据论证,毫无事实依据地把这部书,归结为“一部惡毒攻擊民運的書”,把盛雪与民运混为一体,甚至宣称“大量色情下流的内容”等等,显然不过是在为盛雪站台,扼杀不同的声音,敌视言论自由。
   
   我想,正因为如此,这位作者才不敢露出真名实姓,明知承担不了这份胡说八道的责任。不过,没有不留痕迹的案情:不必读完《解構》,这个作者相貌的轮廓就已渐清晰。
   
   以下三段话,是在不同时间,不同场合写出的,但显现同样逻辑:
   
   “人道主義捐款,如果有人管理,有賬目,堅持很多年,相信不會錯到哪裡去……其中關於某筆捐款到底是80,100,120,200,看得一頭霧水。…….對此我百思不得其解。既然盛女士只是當眾過了一下手,怎麼就認定是貪污了。”
   
   以上摘自《解構》一文。显然,作者绕开盛雪不给捐款者收据的重大问题,却责怪捐款者。
   
   “朱女士這篇文章我從頭到尾顛來倒去看了,還看得不是很懂,不懂朱瑞女士到底是在痛恨盛女士什麼?跟隨朱女士這篇文章後面的‘延伸阅读’,我把朱女士早先批判盛雪女士的幾篇文章也都讀過了,仍然是讀不懂朱女士到底是要批判盛女士些什麼?”
   
   以上这段话,是2011年华盛顿会议后,盛雪盗用我的名义、冒用我的信箱,发起对我的攻击时,一个叫H.L.Chang ([email protected]) 的发言,他不去追求作案人,而是批判被害人。
   
   “…….从中读出了‘吵来’,没读出‘吵去’;没看出‘内斗’,只看到了‘斗’,而且是看不懂的狠狠地‘斗’。另外,朱文对盛的所有指责,全都针对盛参与或主持一些汉藏活动期间的表现……显然,盛不做,就不会遭到这种谩骂攻击。…….现在所发生的一切的最大受害者正是汉藏关系。”
   
   以上这段话也是2011年,华盛顿会议后,盛雪盗用我的名义、冒用我的信箱,发起对我的攻击时,一个名叫“寇天力”的人,给我发来的群邮信。显然,他的逻辑与前面两人,即:H.L.Chang ([email protected]) 和《解構》的作者完全一致,都是以装糊涂为路径,模糊事实,颠倒黑白,为盛雪盗用他人名义和冒用他人信箱等严重违背民主原则行为开脱。
   
   寇天力是自由亚洲电台的记者,他的工作性质要求他必须维护言论自由,注重事实、坚持公义。以我的亲身体会,他上述言行(还只是多年来他类似言行的一部分)已经严重背离了这一原则。
   朱瑞:打压言论自由的《解構》一文(图)

   图:盛雪的面首之一寇天力(自由亚洲电台的记者)与盛在残秋
   
   我从《解構》一文的文字和逻辑中发现很多与寇天力行文相似之处。如果我的感觉不对,希望寇天力先生澄清自己是否该文作者,这样对寇先生本人也有益无损。
   
   既然有人叫嚣《解構》一文的匿名作者诉诸法律,并以此威胁恐吓,我也在此明确回复——生活在民主国家的我,对于诉诸法律讲理也很欢迎。对于一切语言暴力、威胁恐吓的言行,我当然也会逐一记录收存,作为反诉的证据。即使是匿名恐吓,也已经触犯了刑律,我当然会采取法律手段回应。即使你不说出真实姓名,有关部门也会调查清楚,而且我确知这一调查早在进行中。
   
   所以,《解構》一文的作者如果真有依法讲理的胆量和勇气,就应该让读者看看,你敢于与被你指责批判甚至扬言控告的人站在同一地平线上实名对阵。
   
   在此,我郑重要求《解構》一文的作者公布你真实的姓名,承担你应该承担的责任。如果你连这一点都做不到,你和你的同伙是些什么可耻角色,读者也就看得再明白不过了。
   
   ----------------------------------------
   
   附件一:
   
   關察: 解構《民運黑洞》
   
   2016/1/7 下午3:03 於 "chajia guan" 寫道:
   
   解構《民運黑洞》
   
   關察
   
   
   本人用了約一個禮拜的時間,比較詳細地閱讀了《民運黑洞》這本書,有以下幾點感想向大家匯報一下。
   
   一,這是一部惡毒攻擊民運的書。雖然看著是衝盛雪女士去的,但其中許多章節和事件涉及數十位民運人士。甚至還有個別地方攻擊費良勇先生的,不知道費良勇先生為什麼自己出書攻擊自己。雖然那個篇章不是費良勇先生的作品。難道為了攻擊別人,不惜犧牲自己?
   
   二,書中有大量色情下流的內容本人不會評論,另外所涉事物和事件非常廣泛,本人僅歸納幾個方面進行分析。貪污會議經費和捐款,在人道主義捐助和救人時作秀,幫助假難民收費,亂指控特務,沽名釣譽好出名,幫助藏人是作秀,盛雪寫作賴昌星一書是中共指使並拿了賴昌星的錢,盛雪有血統論的反動思想,盛雪本人是特務。
   
   1,貪污會議經費和捐款?
   
   本人注意到費先生文章和盛雪女士的解釋都表達說,某基金會撥出的會議經費在費先生處,盛雪女士發動朋友集資辦會議。費先生的意思是集資過多,會議之後有剩餘,應該把盛女士朋友的剩餘款在會後交給費先生。盛女士表示過,會議撥款被費先生剋扣,如果此事屬實,本人認為費良勇先生不但指控無法成立,而且倒打一耙。你剋扣會議撥款,盛女士能夠找到朋友出錢,那正是她的本事,也說明了人們信任她,買她的帳。你費良勇拿住人家的會議撥款不給,還反告人家貪污,豈不荒唐。盛女士曾經表示,願意和費良勇先生公開所有會議賬目讓大家檢查評定,但是費良勇先生始終沒有回應。這就很可疑了。
   
   再說到人道主義捐款,如果有人管理,有賬目,堅持很多年,相信不會錯到哪裡去,因為那一定涉及許多人的信譽問題。另外,海外人道主義捐款都不過百元、千元,如果盛女士要常年貪污,需要更多倍的資金收買同夥吧。其中陳女士的揭發信慘不忍睹,文字亂七八糟,邏輯混亂不堪,很難裡出條理。其中關於某筆捐款到底是80,100,120,200,看得一頭霧水。但是有一點似乎是確定的,盛女士在某個活動中接過錢遞給了身邊的一位管理錢的先生,盛女士不管錢,也不管賬目和收據。對此我百思不得其解。既然盛女士只是當眾過了一下手,怎麼就認定是貪污了。而且關於這80還是最高200元捐款,有數篇文章,許多細節自相矛盾。
   
   2,在人道主義捐助和救人時作秀?
   
   作秀是一個難於界定性質的舉措。先進信息社會,許多政、商、演、藝、文、學、運動個界人士想方設法作秀,以博取關注度,促進其從事的事業。盛雪是否作秀,不是一個問題。問題是她是否做了事。本人搜尋網絡所獲不菲。有記載的包括盛雪主導了營救中國民主黨領袖秦永敏先生的女兒到加拿大,網絡有多篇報導,很翔實;盛雪幫助了中國獄中政治犯,詩人李必豐先生的公子;盛雪發起的人道主義救援有網站,可以看到很多資料,包括受救助的人員資料;盛雪救援逃離中共大陸的普通難民;盛雪最近救援泰國被捕民運人士和家庭成員等等。這麼一說,就可以看出事情性質了,攻擊者是作秀,盛雪是做事。其中費良勇先生的文章尤其惡劣。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