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小平头夜话
[主页]->[新会员区]->[小平头夜话]->[香港龍少:狗急跳牆、原形畢露的中共線人陳景聖]
小平头夜话
·关于盛雪特线问题——致老乡熊炎的一封信
·唐校长如此跳脚就显得小家子气了
·起底民运特线赌城"圆桌会议"(上)
·起底民运特线赌城"圆桌会议"(中)
·起底民运特线赌城"圆桌会议"(下)
·欢迎秦晋同志归队——剖析赵家伪民阵新布局(多图)
·赵岩的“流泪”痛斥极其李伟东、盛雪等同党挺韦众生相
·总参与国安携手,打遍天下无敌手!
剥下盛雪的伪装面具
·邮组通信:我靠,盛大娘竟敢连昔日交恶的刘晓波都借光揩油!
·赖昌星给盛雪的五万美元民运捐款是“子虚乌有”吗?
·张小刚,请不要蔑辱广大读者的智商!(老魏信截图)
·盛雪团伙毫无道德底线——我的声明(3图)
·从赖昌星事件,看中共掌控民运的运作及民运走向的前瞻(图)
·红黑通吃的双面人张朴(图)
·有位“佳人”,在水一方,只可远观,不可亵玩(图)
·盛雪到底有没有资格搞募捐?——有感于加人的贴而发
·盛雪肯定怒斥小张子:糊涂,愚蠢!你哪壶不开提哪壶!!
·换了马甲自称老夫的马二,夸起盛雪还是春心荡漾(图)
·盛雪,你是“六四”的见证人吗?(图)
·ZT:惊爆盛雪已被大陸策反多年 現正被加情報机關調查
·盛雪爱五毛 ,爱六(陆)毛,就像老鼠爱大米
·齐墨和李震不是“叛变”,而是“归队”!(图)
·简介阉人黄河边(高冰尘)(图)
·晒晒死保共特李震究竟是些什么人?(链接有图有视频)
·热议:“谁包装了盛雪?”
·盛雪团伙的黑帮套路
·盛雪与王国兴往来信件点评
·盛雪的劈腿与口头反共的目的
·盛雪大娘又擦光借油了
·一然和徐科技共同揭示盛雪与中共方面暗通款曲的实质
·与盛雪相比,王军只能算个小騙子
·盛雪的面首秀——张晓刚的国安背景(多图)
·被加拿大皇家骑警拖出会场的李学江及其它
·盛雪当“六四见证人”的好处 (图)
·盛雪造假何时了?(图)
·盛雪被“遣返”之谜
·记傻逼喝喝的“海派纪委书记”——黄河边(高冰尘) (多图)
·《前哨》为什么吹捧盛雪?
·盛雪同志与假五毛
·立此存照:陈用林意欲何为?(图)
·盛雪和陈用林,一只苍蝇盯上一个臭鸡蛋?
·盛雪之“当代秋瑾”和“民运领袖”是怎样被包装起来的
·求证:盛雪已被“自由亚洲”开除?
·回应张健、唐伯桥的泼诬
·旧闻新帖:盛雪的死党——法国张健证实是骗子!
·第一回:盛雪泥菩萨过河 “丧事且当喜事办”;广生急病乱投医 “躲鬼躲进
·第二回:盛母被吹嘘成“圣母” 死人给活人脸贴金 (图)
·第三回:锡红漂白成盛雪 与特务暗通款曲 (图
·第四回:写祭文 “著名作家”露馅了 ;欺天下 “领军人物”留笑柄
·盛雪糗事一箩筐之第五回:韩主席屁股没热闹辞职 盛领军安排后事露败象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小议盛记民阵悉尼大会
·盛雪低调示弱、博取同情的“怜悯”
·如此几个香港“民運老戰士”(图)
·盛雪的打手之一:丁鸿富(丁一夫)
·盛雪借申办假难民敛财最新一例 (提示:链接)
·你与他讲道理他和你耍流氓——反驳盛雪团伙李一平的抹黑(图)
·奇文共赏:盛雪团伙的谩骂贴集锦(图)
· 李天明兽医如是说:骟了费良勇!而且用不消毒生锈的破剪刀(图)
·中共《明报》为盛雪“中国间谍”辩诬(图)
·盛记民阵之团伙(图)
·真假吕千荣与神棍陈泱潮——致友人书(图)
·假“吕千荣”现形记
·真正的“六四”屠杀见证者—— 陈毅然
·道歉与揭露
·莫愁前路无知己,天下谁人不识君——致陈卫珍女士的信(图)
·陈破空比国援藏大会讨伐盛雪
·起底盛雪民阵香港分部諜影黑幕(上 )
众人评盛雪
·假难民梁咏春——多伦多难民系列之一(图)
·ZT:八旬老难民余老太——盛雪多伦多假难民窝案系列之二
·ZT:“狗血”难民张晓刚——盛雪多伦多假难民窝案系列之三
·ZT:“瘪三”难民诸葛乐群——盛雪多伦多假难民窝案系列之四
·刘希羽:盛雪曾试图帮情夫面首张晓刚在加拿大申办政治避难
·ZT又经沧海:盛雪惯于拿私事炒作和她的“五小”
·ZT又经沧海: 盛雪这次真吃瘪了
·又经沧海: 盛雪想出风头 在香港、台湾一次造假
·吃六四人血馒头的戏子——知情人对盛雪的揭露
·ZT:盛雪究竟是什么人
·ZT东西南北论坛:民運吸血鬼盛雪
·一然和徐科技共同揭示盛雪与中共方面暗通款曲的实质
·ZT:盛雪究竟是什么人
·JW:达兰萨拉参访团盛雪之非常6+1(图)
·ZT:JW对盛雪的评注
·唯色 :由推特上的争论来看许多人(盛雪)的双重标准
·ZT卞和祥:盛雪又在偷梁换柱了
·卞和祥:请盛雪切勿绑架西藏人!(图)
·作者: 徐水良:从赖昌星事件,看盛雪的黑白通吃本性
·加拿多:众人眼中的盛雪 (上篇)
·高原:盛雪理应辞职
·人之贱无敌——推友公开给盛雪的留言
·苏君砚:我退出民阵的几个原因
·于柬:一个多伦多捐款者的质疑 (图)
·民阵:盛雪必须引咎辞职
·徐水良:别书生气看待民阵内斗
·徐水良:谈谈小平头
·香港老民运:“盛雪现象”再思考 (图)
·王一平:盛雪、黑洞和李伟东 (外一章:小平头:读后感)
·大吕:是民运组织还是黑道?——兼论陈达钲(六哥)
·第十回 张向阳义愤举报不停 矬乌龟老拳怒向老翁
·华道:海外臭名昭著的民运汤灿,玩“鸭”高手 -——盛雪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香港龍少:狗急跳牆、原形畢露的中共線人陳景聖

   
   平头按:众所周知,海外民运已整体沦陷,中共对海外民运的渗透已达触目惊心的地步,诸如有些民运组织或被共特破坏,或是组织头头被招安,但象盛雪一手操办的民阵香港分部全是由清一色的内地中共国安线人组成,“支部建在分部上”——这在海外民运是史无前例的。平头撰文 “蓝皮红心”陈景圣——香港特线众生相(一) 揭露后,盛雪及时安抚“经历了苦难磨练和风雨洗礼的景圣兄”,并为香港特线们打气壮胆。没曾想,“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知根知底的“香港龙少”数篇檄文横空出世,以其精准的细节,详实的事实,猛料迭出,不啻给盛雪团伙一记当头棒喝!盛雪虽然恨得牙痒痒的,但只能打落牙齿和血吞,因为是货真价实、无法面对的猛料!对龙少地揭露盛雪以“鸵鸟政策”顾左右而言他“冷处理”,或高调如“暴政有期,大爱无疆”等等冠冕堂皇的口号来应对,或纠集团伙转移视线混淆视听,或刻意与香港特线们保持距离随时与之切割。此时她的 “景圣兄”成了漩涡的中心反而由配角被龙少炒成大角色,让盛雪大出意外,眼看自己通共的猫腻就要穿帮,陈景圣们成了盛雪的烫手山芋,避之唯恐不及。而陈景圣偏偏“哪壶不开提哪壶”地强调与盛雪的“血盟”关系。现在我们非常冷静,盛雪却有些沉不住气了。平头在此引用亚伯拉罕·林肯的名言:“假如奴隶制都不是错的,没有事情是错的”。假如陈景圣们的言行及背景都构不成特务线人,世界上就没有所谓的特务线人了!
   
   
   狗急跳牆、原形畢露的中共線人陳景聖


   
   香港龍少
   
   
   陳景聖在澳門被國民黨人痛扁後,在香港的偽民陣微信群中連續發出三條短信,這三條短信氣急敗壞、語無倫次,現將它們記錄如下:
   
   “我一生遭到2次毆打,第一次在共產黨監獄裡因為是國民黨特工,被獄卒指使犯人圍毆半小時,臥床一月!我認了!這次是為挺柱挺藍而遭國民黨黨工群毆,理由是不讓我挺柱獻花搶了他們的"專利"。這次我不認栽,誓要向國民黨討還公道!否則是國民黨逼我走向反面!在此正告此群的唯一卑劣小人楊口炎:你不但幸災樂禍,而且到處打聽,將一知半解之事,立即捅去費良勇,小平頭處領賞,在海外民運宣揚。。。你應該記得是我教你學會智能手機,加你進入此飲茶圈?!難怪楊光在網上天天罵你持續十年不放你!原來你真的這麼低樁下賤!我就是支持盛雪而已,我還真不知道哪裡得罪你?!你在我們開馮滬祥研討會時搞逆向操作,叫人不要參加,我原諒了你一次!沒有找你算帳!今天告訴你,我見你一次就抽你一次嘴巴!讓你嘗嘗胡說八道的滋味!陳景聖”
   
   “我一生歷盡滄桑苦難,可以說圈裡人我稱第二,無人敢稱第一!不要說什麼費,彭,平頭一類,只要真名實姓,盡管放馬過來!!!”
   “我今天將結束挺洪。並宣佈向費良勇團夥全面開火!!!”
   
   上面的文字得出三個結論:
   一, 陳景聖曾經在獄中被毆,他認了;在澳門被國民黨黨工群毆,他要向國民黨討回公道。
   二, 國民黨黨工群毆了他,他要打別人。
   三, 挨打的原因是“挺柱挺藍”,挨打後“將結束挺洪”,轉而“宣佈向費良勇團夥全面開火!!!”
   
   乍一看,這個小流氓的邏輯混亂不堪,仔細想想,可以理出一條黑線:盛雪——香港偽民陣——挺柱——向費良勇團夥全面開火。這條黑線,把挺柱、被國民黨黨工群毆與“向費良勇團夥全面開火”兩件風馬牛不相干的事情聯繫在一起。
   
   陳景聖因“挺柱挺藍”而被國民黨黨工群毆之後,不但立即宣佈“結束挺洪”,反而含淚含恨含血揚言要打楊小炎先生,要“向費良勇團夥全面開火”。楊小炎先生是一個七十多歲的老人,藝術家、書法家,一貫與人為善,陳景聖在澳門被打,人還沒有回到香港,消息已經不脛而走,被打是事實,又不是什麼國家機密,再說,陳景聖怎麼就能斷定是楊小炎先生傳佈的呢?我可以明確的告訴陳景聖,文章是本人寫的,如有不實,陳景聖可以上法庭告我。香港龍少是誰?陳景聖這種層次的人可以不知道,知道龍少是誰的人多得是,必要的時候,我們可以對簿公堂。
   
   我倒是建議楊小炎先生上法庭告陳景聖一個誹謗罪,一個暴力恐嚇罪,把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小流氓繩之以法。陳景聖不要以為自己是一個雙料的中共線人,在香港可以為所欲為。被上海公安局遣送回香港的歷史證明,一個毫無利用價值的線人,無論是常州國安或上海虹口國安線人,到時候是沒有人會來保護你的。
   
   陳景聖投靠日本特務機關,提供情報,出賣香港保釣人士,已經觸犯了中國國家安全的底線,這筆賬遲早都會有人給你算得。
   
   陳景聖在香港進行黑社會性質的活動,放高利貸,放債一萬港幣,收高利貸五千,已經觸犯香港法律。一個無業人員,拿香港政府的綜援金三千,一年之內,走南闖北,南下澳洲,西行臺灣,錢是從哪里來的?已經違反了香港綜援金條例。僅舉二例,夠讓陳景聖吃不了兜著走的。還囂張什麼?還要見一次打一次,狗爪還沒有伸出來,恐怕就會戴上手銬,不信試試。
   
   說什麼“我稱第二,無人敢稱第一”,不錯,當特務線人,國民黨週邊特務、中共國安常州線人、中國國安上海虹口線人、日本情報局週邊線人,真的可以稱為第一。香港是法治社會,陳景聖在監獄中學來的流氓手段,在這裏行不通。對陳景聖一類的下三濫,需要我們“放馬過來”嗎?香港員警不是吃素的。
   

此文于2016年01月07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