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小平头夜话
[主页]->[新会员区]->[小平头夜话]->[香港龍少:狗急跳牆、原形畢露的中共線人陳景聖]
小平头夜话
·香港龙少:香港线盒摧毁民主中国(香港)促进会罪行不可饶恕
·沈四海:“小癟三”陳景聖澳门挨打始末
·香港龙少:冒牌货陈景圣在澳门被香港国民党人打伤
·香港龍少:狗急跳牆、原形畢露的中共線人陳景聖
·香港龙少:香港特线,实话实说(图)
·香港龙少:陈景圣会见台湾“党政军”领导人(图)
·萍姐有话说:穷极无聊的陈景圣陈劲松兄弟
·萍姐有话说:再揭陈景圣的真实面目
·赵岩造谣张口就来却对妹子盛雪忌讳莫深
·鮑貢疊:民運小混混趙岩
费记民阵
·驳斥盛雪声明的谎言
·造谣抹黑可以休矣——回应"所谓的朋友"邹海霞们的栽赃诬陷
·已所不欲,勿施于人——致盛雪的公开信
·张小刚,谢谢你大张旗鼓地转贴我的旧作!
·张丹红、秦刚、盛雪、费良勇、潘永忠、统战部、费记民阵和统会(多图)
·关于盛雪、费良勇、费记民阵与统战部的若干个为什么?(上)(3图)
·关于盛雪、费良勇、费记民阵与统战部的若干个为什么?(下)(5图)
·遇罗锦:谁在破坏德国议会听证(费良勇等表演之台前幕后)
·立此存照:放冷箭的"黑函门" 事件——费良勇给澳洲议员的一封信
·上海民运人士遭国安羁押,费记民阵脚板底擦油设法回避!
·上海民运人士遭国安羁押,费记民阵脚板底擦油设法回避!
·剥下张小刚的伪装!
·房勇:八九老民阵房勇致张小刚的公开信
·房勇:驳张小刚的无耻谰言
·费记民阵再次安排统战部特务李震为洛杉矶大会站台
·ZT新编评书:仲维光掌掴费良勇
·费良勇、邹海霞性丑闻的深度分析(多图)
·ZT共特海運領袖費良勇喜添貴子
·“全球纪念六四 25 周年网络大会”会议纪要(盛雪批斗会纪实)
·盛雪在海外的支持者都是些什么人?
·ZT:民主中国阵线过渡工作委员会第7号公告
·解码弹劾盛雪的第七号公告(上)
张贱无敌
·张健别来此咋咋呼呼装逼了。
·张健的“布袋门”
·ZT:盛雪的死党——法国张健证实是骗子!
·王龙蒙:解密巴黎狂人 还原神骗真相——张健骗术还原
·王龙蒙:起底巴黎狂人神骗张健
·张健泼皮牛二的嘴脸
·张健的谎言兼论盛雪之婊子牌坊(多图)
·盛雪的棋局乱象横生——恶狗张健的《血统论》
·陈毅然:张健真有豁免权吗?(图)
·陈卫珍:最无耻的假基督教牧师-----张健(邮组通信三则)
·刘刚:一篇关于自称的“纠察队总指挥”张健的旧文
江湖神棍
·小平头:陳殃潮丑行录 第一回 "白发魔男" 之前世今生(题图)
·小平头: 陳殃潮丑行录 第一回"白发魔男" 之前世今生(题图)
·小平头: 陳殃潮丑行录 第二回 江湖神棍之装神弄鬼
·小平头:陳殃潮丑行录 第三回 意淫大师之梅毒出处
·小平头:第四回 柏林大会之丑态毕露(题图)
·小平头:陳殃潮丑行录 第五回 投桃报李之组阁闹剧
·一蓑烟雨任平生——回应刨根问底、陈泱潮的责难
·陳殃潮丑行录 第六回 图穷匕现之“民运之父
·陳殃潮丑行录 第七回 小骂大帮忙之为台独背书
·江湖神棍"白发魔男"陈殃潮天垂冕旒的异象照片
·且看费良勇等“精英”如何为江湖神棍陈泱潮站台背书
·江湖神棍"白发魔男"陈殃潮头戴光冕的出处 -
·神棍是怎样炼成的――费记民阵"精英"为陈泱潮造神记
·天下熙熙,皆为权来
· 陈泱潮道歉记 ——兼谈公众人物是否有舆论监督的豁免权(配图)
·茶马古道:回国云南记行
·茶马古道:陈尔晋的经济诈骗潜逃案
·草根 三评陈泱潮之一 陈泱潮是政治难民吗?
· 兰剑:孽由自作,死有余辜,正告陈泱潮
· ZT:鲁 凡 特权论"是对暴政中共的劝进书、拯救书、献策书、效忠书
· 神马都是浮云!神汉又出来兜售旧货啦。(题图)
·“人以类聚,物以群分” -- 兼谈神棍陈的“日久见人心”
钱文荟萃
·钱文军:闻知柴玲的“原谅”有感
·钱文军:再读托克维尔
·钱文军:把思维从“姓资、姓社”的俗套中解脱出来
·钱文军:谁都别妄言“拯救中国”
·钱文军:斯诺登爆料与张召忠发飙
·钱文军:从曼德拉葬礼说开去
·钱文军:新权威主义,离法西斯主义还有多远?
·钱文军:普京之得与失
·钱文军:台湾学运与民主误区
·钱文军:台湾学运与民主误区
·钱文军:“建政三”的故事(图)
杂文政论
·真相是宽恕和解的前提——与"中国和解智库"商榷
· “机密”,“机密”,多少罪恶假汝之名以行 (图)
·关于辛子陵文章的内部通信
·四川教师刘绍坤被非法抓捕始末
·林彪日记有限范围解密:揭秘文化大革命的起源
·九一三中的小人物--黄勇胜的警卫参谋--铮铮铁骨费四金(ZT)
·真相是宽恕和解的前提——与"中国和解智库"商榷
·无知还是别有用心
·回应曉
·中共五毛炒作“新疆男子焚烧天安门毛泽东像”的“旧闻”
·给中共各级贪官造册——柳州卷
·中共各级官员名录(第一号 柳州)(2010年版)
·辛子陵:形势和前途
·中国社民党文告:为暴力反抗暴政正名
·好一个刘因全,竟敢冒充蔡登文上贴骂人!(图)
·刘因全“风雨门”的台前幕后
·中国社民党革命委员会文告:为乌坎村民维权抗暴正名
·乌坎、柳州土地纠纷、韩寒三论及太子党上位的联想
·ZT:维基解密拉开金刚竹幕
·加人和共产党的不同之处是:(图)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香港龍少:狗急跳牆、原形畢露的中共線人陳景聖

   
   平头按:众所周知,海外民运已整体沦陷,中共对海外民运的渗透已达触目惊心的地步,诸如有些民运组织或被共特破坏,或是组织头头被招安,但象盛雪一手操办的民阵香港分部全是由清一色的内地中共国安线人组成,“支部建在分部上”——这在海外民运是史无前例的。平头撰文 “蓝皮红心”陈景圣——香港特线众生相(一) 揭露后,盛雪及时安抚“经历了苦难磨练和风雨洗礼的景圣兄”,并为香港特线们打气壮胆。没曾想,“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知根知底的“香港龙少”数篇檄文横空出世,以其精准的细节,详实的事实,猛料迭出,不啻给盛雪团伙一记当头棒喝!盛雪虽然恨得牙痒痒的,但只能打落牙齿和血吞,因为是货真价实、无法面对的猛料!对龙少地揭露盛雪以“鸵鸟政策”顾左右而言他“冷处理”,或高调如“暴政有期,大爱无疆”等等冠冕堂皇的口号来应对,或纠集团伙转移视线混淆视听,或刻意与香港特线们保持距离随时与之切割。此时她的 “景圣兄”成了漩涡的中心反而由配角被龙少炒成大角色,让盛雪大出意外,眼看自己通共的猫腻就要穿帮,陈景圣们成了盛雪的烫手山芋,避之唯恐不及。而陈景圣偏偏“哪壶不开提哪壶”地强调与盛雪的“血盟”关系。现在我们非常冷静,盛雪却有些沉不住气了。平头在此引用亚伯拉罕·林肯的名言:“假如奴隶制都不是错的,没有事情是错的”。假如陈景圣们的言行及背景都构不成特务线人,世界上就没有所谓的特务线人了!
   
   
   狗急跳牆、原形畢露的中共線人陳景聖


   
   香港龍少
   
   
   陳景聖在澳門被國民黨人痛扁後,在香港的偽民陣微信群中連續發出三條短信,這三條短信氣急敗壞、語無倫次,現將它們記錄如下:
   
   “我一生遭到2次毆打,第一次在共產黨監獄裡因為是國民黨特工,被獄卒指使犯人圍毆半小時,臥床一月!我認了!這次是為挺柱挺藍而遭國民黨黨工群毆,理由是不讓我挺柱獻花搶了他們的"專利"。這次我不認栽,誓要向國民黨討還公道!否則是國民黨逼我走向反面!在此正告此群的唯一卑劣小人楊口炎:你不但幸災樂禍,而且到處打聽,將一知半解之事,立即捅去費良勇,小平頭處領賞,在海外民運宣揚。。。你應該記得是我教你學會智能手機,加你進入此飲茶圈?!難怪楊光在網上天天罵你持續十年不放你!原來你真的這麼低樁下賤!我就是支持盛雪而已,我還真不知道哪裡得罪你?!你在我們開馮滬祥研討會時搞逆向操作,叫人不要參加,我原諒了你一次!沒有找你算帳!今天告訴你,我見你一次就抽你一次嘴巴!讓你嘗嘗胡說八道的滋味!陳景聖”
   
   “我一生歷盡滄桑苦難,可以說圈裡人我稱第二,無人敢稱第一!不要說什麼費,彭,平頭一類,只要真名實姓,盡管放馬過來!!!”
   “我今天將結束挺洪。並宣佈向費良勇團夥全面開火!!!”
   
   上面的文字得出三個結論:
   一, 陳景聖曾經在獄中被毆,他認了;在澳門被國民黨黨工群毆,他要向國民黨討回公道。
   二, 國民黨黨工群毆了他,他要打別人。
   三, 挨打的原因是“挺柱挺藍”,挨打後“將結束挺洪”,轉而“宣佈向費良勇團夥全面開火!!!”
   
   乍一看,這個小流氓的邏輯混亂不堪,仔細想想,可以理出一條黑線:盛雪——香港偽民陣——挺柱——向費良勇團夥全面開火。這條黑線,把挺柱、被國民黨黨工群毆與“向費良勇團夥全面開火”兩件風馬牛不相干的事情聯繫在一起。
   
   陳景聖因“挺柱挺藍”而被國民黨黨工群毆之後,不但立即宣佈“結束挺洪”,反而含淚含恨含血揚言要打楊小炎先生,要“向費良勇團夥全面開火”。楊小炎先生是一個七十多歲的老人,藝術家、書法家,一貫與人為善,陳景聖在澳門被打,人還沒有回到香港,消息已經不脛而走,被打是事實,又不是什麼國家機密,再說,陳景聖怎麼就能斷定是楊小炎先生傳佈的呢?我可以明確的告訴陳景聖,文章是本人寫的,如有不實,陳景聖可以上法庭告我。香港龍少是誰?陳景聖這種層次的人可以不知道,知道龍少是誰的人多得是,必要的時候,我們可以對簿公堂。
   
   我倒是建議楊小炎先生上法庭告陳景聖一個誹謗罪,一個暴力恐嚇罪,把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小流氓繩之以法。陳景聖不要以為自己是一個雙料的中共線人,在香港可以為所欲為。被上海公安局遣送回香港的歷史證明,一個毫無利用價值的線人,無論是常州國安或上海虹口國安線人,到時候是沒有人會來保護你的。
   
   陳景聖投靠日本特務機關,提供情報,出賣香港保釣人士,已經觸犯了中國國家安全的底線,這筆賬遲早都會有人給你算得。
   
   陳景聖在香港進行黑社會性質的活動,放高利貸,放債一萬港幣,收高利貸五千,已經觸犯香港法律。一個無業人員,拿香港政府的綜援金三千,一年之內,走南闖北,南下澳洲,西行臺灣,錢是從哪里來的?已經違反了香港綜援金條例。僅舉二例,夠讓陳景聖吃不了兜著走的。還囂張什麼?還要見一次打一次,狗爪還沒有伸出來,恐怕就會戴上手銬,不信試試。
   
   說什麼“我稱第二,無人敢稱第一”,不錯,當特務線人,國民黨週邊特務、中共國安常州線人、中國國安上海虹口線人、日本情報局週邊線人,真的可以稱為第一。香港是法治社會,陳景聖在監獄中學來的流氓手段,在這裏行不通。對陳景聖一類的下三濫,需要我們“放馬過來”嗎?香港員警不是吃素的。
   

此文于2016年01月07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