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非类-弋夫(十三) ]
拈花时评
·成 功 奧 運 背 後 還 有 甚 麼 代 價 ?
·文摘并评论:敦促李长江辞职书
·奸商貪官斬不盡 食品毒禍何時了
·田文華,世上最歹毒的母親!
·医学博士警告:三聚氰胺奶粉恶果绝非仅仅是结石
·文摘并评论:老 百 姓 無 語 問 天 : 我 們 可 以 相 信 甚 麼
·文摘并评论:光 拉 地 方 領 導 難 平 民 憤
·文摘并评论:时代周刊《毒奶粉激怒中国》
·文摘并评论:沒 有 最 毒 , 只 有 更 毒
·文摘并评论:问责风暴波及全国 大批政府公职人员被免职
·文摘并评论:孩子们白白吃了一个月毒奶粉?
·文摘并评论:自從盤古開天地,三皇五帝到如今,我們沒有見過如此大規格毒害嬰兒的事件!
·文摘并评论:虎 毒 食 子 和 逼 良 為 娼
·文摘并评论:关于毒奶粉
·文摘并评论:神七载人航天飞行创下多项第一
·评中国权力结构的失衡
·文摘并评论:舞王老闆能量大 必有官員做後台
·文摘并评论:奶 農 永 遠 處 於 最 無 助 底 層
·文摘三篇并评论:中国食品安全拷问政府责任
·文摘并评论:干部年轻化腐败低龄化
·文摘并评论:中国政府周三(8日)拒绝公布毒奶患儿的最新数字,世界卫生组织对此表示不满。
·文摘并评论:石家庄前任市委书记吴显国,有份端坐中共三中全会
·文摘并评论:梦里回到袁世凯时代
·各位朋友如何能够找到我
·文摘并评论:土地流转还是风水流转
·文摘并评论:毒奶粉索偿受阻,冷处理适得其反
·文摘并评论:一位四川警校学员的困惑
·关于特别赦免杨佳先生的公民建议书
·共娼裆在野党时期言论精选!
·文摘并评论:胡 佳 得 人 權 獎 實 至 名 歸
·文摘:揭开中国涉外金融利益集团的黑幕
·从改革开放到民主化:谁砸开了苏联专制体制大门?
·不自由,毋宁死!----帕特里克-亨利
·文摘并评论:上海盛传杨佳母亲已经死亡
·让我们为这网络暴力欢呼
·震惊:奥巴马宣布退出总统竞选(美国,请将我遗忘)
·文摘并评论:林嘉祥猥亵证据不足是深圳警方不懂法
·摘自新华网:问诊中国式警民冲突:社会怨气积聚点燃导火索
·古今中外最大的极权暴政!(继绳语录)
·继绳文摘(二):惨不忍睹的信阳事件
·肖扬自杀的传闻与肖扬被双规的传闻
·被绑架的历史有多长-作者狄马
·中国新闻自由度排名倒数第六
·郎咸平重庆演讲:严冬才刚开始(上)
·杨佳上午被执行死刑
·5毛党特写
·5毛党最新动向
·新型职业“5毛党”课题研究
·直击甘肃陇南事件:30多人上访导致上千人聚集
·新型职业“5毛党”课题研究
·纳粹、法西斯和共产
·富新二小死难者家属今天起诉挣腐
·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沙叶新
·中国2008年连续第10年成为全球囚禁记者人数最多的国家
·从儒学热谈当今社会的政治纲常伦理
·前公安部部长陶驷驹买卖豪宅腐败案
·零八宪章并评论
·来自朋友的举报信。
·那就他妈的再签一次-摘自三级宪政博客
·“带病官员”纷纷复出大头娃娃事件令人“头大”-搜狐新闻
·现任“国家领导人”承认五十年代至少饿死一千七百万人
·曾金燕就胡佳获得萨哈洛夫奖的致谢辞
·结石宝宝网受严重攻击 家长谴责丧尽天良(转)
·文摘并评论:派出所不能成为公民非正常死亡高发地
·美国对中国压制人权人士表示关注
·湖南涟源收容站扣人索钱并致死 站长今成副局长
·恶魔教室:民粹运动的公式与配方
·文摘并评论:有毒餐具横行,谁来为生命把关?
·触目惊心的人民检察院刑讯逼供三十一大法
·周久耕只是被免局长职位 书记职务继续当
·一个村干部惊人的酒后话
·换种心情,帖个笑话,可把我笑得不轻
·换种心情,帖个笑话,可把我笑得不轻
·在北京叫鸡的成本(个案)
·赵本山范伟2009春晚小品《抄底》台词曝光
·武汉计生部门当众处死一超生男婴
·从高太尉到高衙内,评“醉酒男子自称检察长打伤两名保安"
·为何网民喜闻和乐见“官员死于失火、天灾”的新闻?(黎明作品)
·对火烧县级官员事件的回帖
·讨伐中宣部
·卿本佳人,奈何从贼-撩倒高官一片
·中国亿万富翁91%是高干子女
·古今少有惨绝人寰看威县检察院对殷解放是怎么刑讯逼供的
·法院称接上级指示所有三鹿奶粉索赔不立案
·致山西省代省长王君的一封举报信(转)
·文摘并评论:为了让中央干部们吃上安全食品
·人权斗士黄琦仍遭关押
·中国人为什么变得如此愚蠢?
·刘晓波的代理律师向公安局递交律师函
·08宪章与中国未来
·中国人权报告是否客观公正?
·穿透封锁线
·灾区部分官老爷,你要瞒骗胡锦涛到多久?
·四万亿救市资金的黑箱作业与股票强劲上扬
·闻一多归来?文摘并评论:钱烈宪遇刺
·触目惊心的《吴官正离职报告》
·黄光裕案震动京城:公安高官争相落网
·浙江桐乡五千民工与上千警察冲突2009-02-16
·文摘并评论:中国律师维护自己权利都难
·八旬老太追求自由民主
·TNND-还有天理没有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非类-弋夫(十三)

三十三
   
   
   
     么哥不愿读这个学校,想转学,却没有任何一所普通中学收他,跑得心烦,正无可奈何,听松松讲起市里歌舞团召学员,有好几个学生合唱团的同学都去考便心动了,想试试。外婆一听怫然大怒,指住么哥骂道:“甚么,唱大戏?这王八戏子吹鼓手,下九流的勾当是人干的?李家的孩子能干这个?”李太太挡住道,“哎呀,外婆,这翻的是哪年的老黄历呀?你还是旧脑筋,世道都变了,现在叫文工团员、文艺工作者,不知多吃香。你急甚么,人家要不要他还是回事呢。”么哥拿不定主意想找个人问问,突然想起傅老师,对,她学音乐的,找她去。趁还有两天才开学,校园里没人,么哥一早赶到十七中。朝阳下,傅老师正拿竹笤帚扫马路,面色苍白,头发蓬松,么哥跑上去,“傅老师,我想去考歌舞团,你觉得行不行?”傅老师半天不答理,扫她的地,终于拄笤帚停下来,眼睛直勾勾地望向么哥脑后,望得那样远,那样远,像是可以看见未来,看透阴森森的渺冥…突然道,“痾尿都莫朝那头!做棒棒好过。”么哥惊得张口结舌,悚然伫立,目送傅老师瘦弱的身影消失在金黄色的尘埃里,拖一道道鱼鳞般的扫痕远去了。笤帚声声扎进心窝,唰啦啦,唰啦啦…

   
     素不相识的同学三五成群聚在一起,“你家老汉以前干啥子的?”“你家是不是成份不好?”“呃,呃…我家老汉以前是国民党市党部的,遭枪毙啰。”“…我家是资本家。”“我妈妈是右派。”本就心里疑惑的同学很快就明白了,来这里读书的全是家头有问题的。“哦,弄我们来劳改。”
   
     这半工半读的建筑三中在离城十几里地的一座光秃秃的山坡上,此山唤名凤凰山,却不知何时蜕了毛。没有教室,只有一座还没建完的教师宿舍,不能用来上课的。教职员工也多是些犯错误的、有历史问题的、阶级成份不好的,当然少不了刚大学毕业的右派,准右派﹙内控右派﹚啰。师资不齐、没有教室上不成课,全国大跃进正进入高潮,小土群、小洋群遍地都是,校党支部当机立断决定搞炼钢炉炼钢,为大跃进尽一分力。
   
     “李元愚、赵世桢你们再去挖点白泥巴来,搪炉子不够…”“耐火砖还差二十来块,谁能找到?”巴大中文系刚毕业的准右派,班主任宋风雅老师满身泥污扒在地上砌“炼钢炉”,他边做边铺排,人如其名,温文尔雅,干这粗活咋都不像,真难为他了。没有生铁,同学们每天都去拾些废铁回来,这是念初三时就有的习惯。没有鼓风机,几个女生从小炉匠那里借了个风箱,就是《天工开物》上的那种,我们祖宗发明几千年了,用皮纸将裂缝糊起来将就用。没有燃料,十几个男生天天上山砍树,堆得遍坝子都是…白书记二十七八岁,文化程度低,样子像是挺随和的,事事亲力亲为,本是建筑公司统计员,阶级成份好,工作积极,刚调进教育局来,他当然是总指挥,每天在“炼钢炉”边转悠,各个班造炉子用的材料大部份是他通过关系搞来的。化学教员季兴国是教师中政治上最干净的一个,原是化工技术员由于和原单位领导关系不好才调来教书的,白书记指派他当技术总监。季老师受宠若惊连忙策划,这个大近视眼,每天忙忙地从这个炉子走到那个炉子指手划脚,他哪见过炼钢来,只是每天看报纸依样画葫芦罢了,话说回来,农民弄个土炉子都可以炼,他为甚么不可以炼?何况满肚皮的氧化还原反应、分子结构式也正好派上用场…
   
     山上红旗飘飘,处处花纸标语,“鼓足干劲,力争上游,多快好省地建社会主义!”“战天斗地,为完成一千零七十万顿钢而奋斗!”“以钢为纲,超英赶美!”…点火了,呵,壮观!风箱拉得呼呼响,松枝烧得哔哔剥剥,火苗子焰腾腾地直往天上窜… 闹腾了一夜,那废铁就根本烧不化,终于停了下来,一个个精疲力尽,让松烟熏得火眼金睛,浑身上下满是灰尘,就别提有多泄气了。么哥、大头拉风箱弄得两只手上十个燎浆泡痛得连筷子都抓不稳…天亮了,季老师又翻书又翻报纸,终于找到了依据,“哦,对头、对头,这种钢叫闷钢,对、对,不用烧化的,性质和晶体结构都改变了,一会我拿到工厂去用火花检验法检查…”么哥凑近大头,“喂,赵化学,是不是啊?”大头道,“要得个球,哄鬼。”只听后面一声干咳,宋老师正翻起眼睛望天…季先生从炉子里夹了一块出来往水里一扔,跟就去工厂用砂轮打火花,这火花检验法是最新科学发明,简单易学,百试不爽,啥子钢,啥子铁打个火花就明白。九点,季老师跌跌撞撞赶回来,满头大汗,热气蒙住了他的二饼像两只玉石眼,白书记及全体师生早已等候在山丫口上。“白书记,白书记,中碳钢,中碳钢!”毛主席万岁!中国共产党万岁!一片欢呼声在凤凰山上响起,直冲云霄。
   
     秤了斤两入了数,向市委报了喜,白书记召开紧会议要乘胜前进扩大产量。“各位老师,在全校师生共同努力下,我们学校的钢铁小卫星升空了,首战告捷。但是总共才四十二公斤,距离党的要求太远。”白书记清了清嗓子,“为适应革命形势的需要,为早日完成党和毛主席下达的一千零七十万顿钢这个伟大目标,我们必须破除迷信解放思想,充分发挥人的主观能动性,调动人们的一切聪明才智来提高钢产量。今天…”他点了枝烟,喝口水,“今天报上登载,大智县旁通乡的老乡们发明了一种炼钢法,叫炒钢,就是把生铁、废铁放在砂锅里炒,像糖炒板栗那样,真是伟大创举,因地制宜,多快好省。我想起毛泽东同志说的,“世间一切事物中,人是第一个可宝贵的。在共产党领导下,只要有了人,甚么人间奇迹都可以创造出来。”昨天晚上我看过整个炼钢过程,加热情况和炒钢也差不了好多,不如土炉子炼钢也搞,炒钢也搞,目的只有一个,让我校钢产量翻它个十几番,日产五百公斤钢,和其它先进学校校(音告,试一试,比一比。)下。同志们,党和人民考验我们的时候到了,大家有没有信心﹖”“有!”全体教师异口同声。真是的,这一问一答像经佑(带、哄、招呼小孩。)小娃儿,也难怪,谁敢吊歪,谁敢说个不字?经过反右斗争的人民教师乖完啰。
   
     季兴国老师第一个站起来,“我完全赞成白仲诚同志的意见。我很有信心完成日产五百公斤钢这个光荣任务。说到炒钢,白书记的讲话的确让我深深感到惭愧,读了十几年洋理论,下来还比不上一个普通农民的聪明才智,这都是自己平时学习不够,我一定要痛下决心向工农兵看齐,努力改造思想。我生在穷苦人家,从小到大连顿饱饭都没得吃的,是共产党、毛主席让我们穷人翻了身,我才有饭吃、有书读…毛主席,我向您老人家保证,一定不会辜负您的期望。”这颗心交得好,乘机往脸上贴金,声泪俱下,就只差掌嘴了,要活下去嘛,有啥子法。
   
     像蚂蚁搬家一样,同学们将家里的砂锅端到学校来,再去工厂捡铁屎,颗粒小炒得动。凤凰山上一下子冒出了几十个地灶、神仙灶,这个方法要得,松活得多。唏哩哗啦,浓烟滚滚,比菜市还热闹。哦,钢产量巴巴往上涨,天啰。
   
     熬了十几天,还有啥子劲,跟来的便是懈怠。大头道,“一天累到黑不晓得为啥子,大跃进关老子们啥子事啊,家头饭都没得吃的,弟弟妹妹饿得惊叫唤,老子不读喽。走,明天蹲码头去,弄点钱回来是正事。”么哥本不想读建筑,看到学校是这个样儿更没了心思,“要得。”一口应承。
   
     晚上,大头、么哥去松松家想约他一道去扛活。一进门只见满屋子人,全都是斯斯文文的年轻学生,和松松志同道合的文学爱好者,原来是在开诗歌朗诵会。向秋萍扎条独辫子,穿一身镶红花边的白旗袍,还围条白纱巾,大概是她妈妈以前穿的,她站在人堆中间,双手扣在心口前挺胸收腹刚要开口却让两个不速之客搅混了。大头不理三七二十一冲松松便道,“喂,松松,明天蹲码头去。”满屋子文人,真是煞风景,松松还没来得及答腔,向秋萍脸一沉,一句杵过来,“啥子?和你们一起去当二流子?当棒棒?我跟你们说,松松不会去的,他是诗人,明天要去草坝区教育局报到,当乡村教师。”这个平时阴声阴气的女生却厉害,大头、么哥噎得不行,正不知啷个回嘴才顾得住松松的面子,僵住了。这时,穆太太从里屋出来一把揽住二人,“么哥,走,里头坐。”悄声道,“莫怄气,来,帮我卷烟,和伯母摆龙门阵。”里屋只一盏昏灯,栀栀坐在灯下看小说,叫了声“么哥、大头哥。”继续看她的书。么哥、大头无可如何,硬头皮帮手卷烟。外面传来向秋萍软绵绵的北平腔,“假如生活欺骗了你,不要悲伤,不要性急…”酸得那股劲,要是普希金在场一定会气疯,栀栀直皱眉头,穆太太一脸不屑拧过头去。待到向秋萍念完,穆太太像是松了口气,轻声对么哥道,“唉,我好歹也是女师毕业的,在北平呆了好几年,啥子没见过。么哥,你去读一首给他们听。我晓得你有本事,就是心不在这上头,也不搞这些名堂,我从后院子过,听见你躲在屋头读古文,朗朗有神。去,听话,快去。”大头正一肚子气,这一听,忙不迭地撺掇,连推带搡,“快点去,让这些文边人见识下。”么哥终于憋不住了,出去对松松耳语了几句,松松连连点头,赶快向同好们介绍么哥,刚才那阵尴尬大概可以消解了。外面突然静下来,“我是剑,我是火焰,黑夜里我照耀你们,战斗开始时我奋勇当先,走在队伍的最前面…”么哥充满激情背诵出斐多菲注的诗句。掌声响起,经久不息,“好!再来一首!”“再来一首!”“呃,我就试读一首辛弃疾的“夜行黄沙道中”。”么哥想了想,“明月别枝.惊鹊,清风半夜.鸣蝉。稻花香里说丰年,听取蛙声一片。七八个星.天外,两三点雨.山前。旧时茅店社林边,路转溪桥忽见。”么哥抑扬顿挫,断句新颖,疾徐有致,把辛稼轩笔下恬静的乡村景色一幅一幅送到每个人的心坎。栀栀激动得眼有泪光,穆太太拊掌大笑,“合啰、合啰、正合你啰。”眼睛瞇成一条缝,张开无牙的嘴,一个大洞洞…
   
     向秋萍的父亲是个小商人,有些积蓄,在小什字闹市区还有几丬铺面,在向秋萍出世不久便染疾身亡。两母女相依为命,靠收铺租维持生计,日子也挺自在。她母亲每天听戏打牌,不理家务,耳濡目染,向秋萍追求的大约也是这一套,她的闺房里挂满了三十年代的月份牌大美人,举手投足维妙维肖。她模样秀美,一头黑发,蛾眉蚕眼,眉心上一颗独麻子,倒也不碍眼,可说起话来装模作样就
   
     注:斐多菲,匈牙利诗人。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