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非类-弋夫(十二)]
拈花时评
·拈花一周微(本周)
·蒋中正文集(96)
·谁是造谣者-拈花蒙冤记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97)
·蒋中正文集(98)
·蒋中正文集(99)
·蒋中正文集(100)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01)
·蒋中正文集(102)
·蒋中正文集(103)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04)
·蒋中正文集(105)
·蒋中正文集(106)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07)
·蒋中正文集(108)
·蒋中正文集(109)
·蒋中正文集(110)
·蒋中正文集(111)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12)
·蒋中正文集(113)
·蒋中正文集(114)
·蒋中正文集(115)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16)
·蒋中正文集(117)
·声援失去自由的维权律师-唐吉田
·营救失去自由的人权律师-唐吉田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18)
·蒋中正文集(119)
·蒋中正文集(120)
·蒋中正文集(121)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22)
·蒋中正文集(123)
·蒋中正文集(124)
·蒋中正文集(125)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26)
·蒋中正文集(127)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28)
·蒋中正文集(129)
·蒋中正文集(130)
·蒋中正文集(131)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32)
·蒋中正文集(133)
·蒋中正文集(134)
·蒋中正文集(135)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36)
·蒋中正文集(137)
·蒋中正文集(138)
·蒋中正文集(139)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40)
·蒋中正文集(141)
·蒋中正文集(142)
·自由亚洲电台对我的采访和报道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43)
·蒋中正文集(144)
·蒋中正文集(145)
·各地媒体对我案件的报道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46)
·蒋中正文集(147)
·蒋中正文集(148)
·蒋中正文集(149)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50)
·蒋中正文集(151)
·蒋中正文集(152)
·蒋中正文集(153)
·蒋中正文集(154)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55)
·蒋中正文集(156)
·蒋中正文集(157)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58)
·蒋中正文集(159)
·蒋中正文集(160)
·蒋中正文集(161)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62)
·蒋中正文集(163)
·蒋中正文集(164)
·蒋中正文集(165)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66)
·蒋中正文集(167)
·蒋中正文集(168)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69)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非类-弋夫(十二)

三十
   
   
   
     六月上旬,距离升学考试只有两个来月了,教育局还要安排中学生下厂劳动,毕业班也不得例外。田家坳砖瓦厂是一间新建的工厂,离城二十里地,工人多是由农村新招来的青年,没文化。么哥班上的男生便分配在这间厂劳动、扫盲,由团支部书记大腊生带队。荀老师带领女同学去了一间纺织厂。这群孩子白天挑黄泥、抬砖坯,晚上由班干部给工人们上识字课、算术课,普通同学就在旁边辅导。

   
     大腊生胸有成竹地站在讲堂上,用他的麻辣北京话摇头晃脑地读一句,工人们就憋喉咙管齐声学一句,大腊生也是个讲普通话的积极分子,一天下来,卷得舌头都不听使唤了,可他依然坚持下去。从天干,“甲、乙、丙、丁、戊、己、庚、辛、壬、癸。”起,洋洋洒洒地读到地支,声音也越来越大︰“子、丑、寅、卵…”棒子一听,噗哧一笑捂住嘴出去了。上完课,棒子指大腊生讪笑道:“啥子子丑寅卵哟,是子丑寅卯!”么哥走过来似笑非笑地冲棒子骂道,“关你卵事,不就长出两个蛋来嘛…”一伙崽儿笑得个前仰后合,大腊生脸色飞红,朝么哥兜屁股一脚踹过去,哪里踼得到,么哥早已闪身到棒子背后。
   
     太阳火辣辣地烘大地,巴城快烤糊了。又是出?的日子,虽说已熄火三天,砖?里的温度也足有六七十度。大腊生站在土堆上打快板,鼓舌如簧,革命的莲花落一套又一套,“三甲班有群好少年,革命干劲高齐天,砖瓦厂里挥汗水,又红又专奔向前。真金不怕火来炼,砖?高温只等闲,火眼金睛看得真,右派分子无处藏…”“董存瑞炸碉堡,黄继光堵机抢,上甘岭上志愿军,打败美国野心狼,他们都是好榜样…”思想工作做得呱呱叫。十几个孩子光脊粱,穿条裤衩子鱼贯而入。用鸡公车﹙独轮车﹚推,用摃子抬,再一摞摞码好,那砖头烫得不行,一块足有五斤重。脸烤得通红,浑身上下黏黏的汗水沾满了砖碴子,摸都扎手,累得、热得张大嘴直喘气…刚卸完,也熬不住了,么哥一声呼哨,拔腿就跑,他知道个好去处,便是山根下的牛滚?,不由分说,一个猛子扎下去,跟,大伙儿噗咚、噗咚往下跳。喔哟,周身火辣辣霎时化作透心凉,痛快、颠狂,浑小子们止不住地嗷嗷叫!牛滚?虽小,可是活水,山泉日夜往里淌,清凉、甘洌,村民们在这里淘米、洗衣裳。炎炎夏日,牧牛童子赶水牛下水消暑,一直浸到月上树梢。玩得正欢,松松道:“妈哟,满头发的砖渣渣卡在里头抠都抠不出来。”大伙一摸,都一样,头发里的渣滓出不来。棒子笑道︰“剃光算球,如果你剃,大家陪你。”说高声嚷道,“大家说,干不干﹖”“要得!”同学们齐声笑道。大头还不放饶,追紧道,“美男子,你一脑壳的卷毛都舍得,我们啷个不舍得哟。”就这样,你赌我,我赌你,一起回到工棚里。借不到理发工具只找到一把剪子,棒子当仁不让,操起剪刀,对住松松额前“卡嚓”一下,齐根根剪出个大坑来,美少年立刻变成了穆二秃子。棒子哪会理发?剪得跟狗啃的差不多,松松那模样就别提有多滑稽、有多难看了,一群孽障儿个个笑得肚皮痛。闹腾到晚上,砖瓦厂一下子冒出了十几个癞头小和尚。么哥手舞足蹈领头唱︰“一个小和尚,泪汪汪,上山去烧香。想起我爹娘真不该叫我当和尚…如来佛坐中央,十八个罗汉坐两旁,小和尚每天走两趟。”大腊生也不得例外,最后一个剃,他当然不要小的们剪喽,得找个细巧人,自然非班长秦昭基莫属,不过班长的手艺也好不了多少,正剪,么哥挤过来看热闹,笑得合不拢嘴,忍不住要涮坛子:“啧、啧,漂亮完啰,大腊生,你的脑壳啷个像水眼梨﹙烂梨﹚哟。”大腊生动弹不得,翻眼骂道,“你龟儿的好看,像妈屄个癞包谷!”讲的依然是北京话啦。
   
     天晚了,该睡了,田里的青蛙呱呱叫个不停,么哥睁眼躺在地铺上周身酸软,背上火辣辣地疼,怎么也睡不,实在这砖瓦厂的活路是太重了。他捅了棒子一下,棒子也睡不,“喂,肚皮头寡得很,明天晚上捉田鸡去,要得不?”么哥悄声道。这郊区的风光又触动了么哥的野性,技痒难熬。“没得马灯,啷个做?”棒子回道。 “不要紧,伙房的马老三有电筒,再借一把来就够喽。”“要得。”棒子赞成道。过一阵,么哥又道,“喊松松、大头一路去,要得不?”棒子立刻道,“莫喊,一个文边人,一个夹尾狗,麻烦。”又过了好一会,么哥咕噜道,“还是喊…好耍些…”声音发滞,他进入了梦乡。
   
     第二天清早,工厂的劳动英雄榜贴出来了,红底黑字好不耀眼!大腊生率领的十七中初三甲班集体受表扬,还给起了个响亮的名字叫“山城小英雄班”,待下厂劳动结束时工厂还要送锦旗呢,大腊生真是面目有光。其后便是劳动英雄名单,松松、么哥、棒子、大头榜上有名,大腊生走过来一手搭在么哥肩头上,作古正经道︰“祝贺你,这是工厂党支部对你的肯定,我们青年团也时刻在关心你的进步。莫要一天耍到黑,做个好样的,继续努力下去…嗯?”么哥嘻皮笑脸道,“哎哟,老子也累不起啰。”
   
     吃罢早饭,么哥、棒子走进灶房找到马老三,这是个农村来的青年,十八、九岁,长得楞头楞脑的,在厨房当学徒。么哥对他耳语道︰“借你的电筒用下,捉田鸡煨汤喝,要得不?”“要得,天天萝卜砣砣、萝卜丁丁、萝卜丝丝,一点油水都没得,老子寡得不住啰。”马老三连连点头道。么哥又道,“呃,你去厂里头再借一把电筒来,最好是三节电的,来劲些…”
   
     晚上,松松、棒子、大头、么哥佯作给工人辅导,一个个溜出了工厂向田野走去…棒子、么哥猫起腰在稻田边上循田鸡呱呱的叫声慢慢找,松松、大头跟在后面手上拿个布口袋。只要电筒一照住,田鸡便会迟疑一阵,蹲不动,趁这时一把抓住它塞进袋子里,只一会功夫便捉了十几只。黑夜拥大地,暗蓝的天穹上星光点点,风清、稻香、虫呜,阒无人迹…几个孩子像鬼影,像贼一样在田间、沟边窜来窜去,心里又激动又虚火。突然大头压低嗓门喊道,“这里、这里,快!快!”他看见一个黑糊糊的肉团子在田埂上跳动。么哥赶快回身过来,只扫一眼,便道,“是癞蛤蟆,有毒的,这个都不认得?”大头晃然大悟,“哦,就是动物学上讲的蟾蜍啰。”么哥又好气又好笑,拉长声道,“是—的,鸡蒙眼。”大头是近视眼,又买不起眼镜,看不真。么哥刚走开,只听大头“哎呀!”一声,他一只脚踩进了烂田里拔不出来,布袋子掉在地上,田鸡洒得一地,蹦两蹦就不见了。棒子赶过来一看,切齿道︰“给老子烧香打菩萨的!我说不要你来嘛,好啰…”么哥在田埂上拽大头,两人一齐使劲,只听“吧唧”一声,脚是出来了,布鞋撕成了两半,鞋帮子套在脚背上,底子还在田里,裤子湿子大半截,烂泥顺脚丫子往下掉,瞅大头这副模样,不由得么哥、棒子、松松笑得蹲在地上直不起腰来。大头一脸晦气,将鞋底子抠了出来,光脚低头独自去沟边洗。现在只好三个人去捉了,约莫两个钟头逮了满满一袋子田鸡。
   
     棒子拎田鸡,大头捧起他那双臭咸鱼,这鞋是他妈妈亲手做的,怎么也舍不得扔掉,四个人一起溜回了工厂。马老三手脚利麻,几下手势便将田鸡打整得干干净净撂到锅里去煮,的确是人不可貌像。田鸡炖得雪白粉嫩,那阵香味可真馋人哪。五个人你一碗我一碗,还使劲往汤里洒辣椒面,呼呼啦啦,满头大汗,美的那个劲啊,就是菩萨见了也坐不住的。
   
     宿舍里,几个班干部躺在地铺上睡不觉,周家祠堂的四个同学跑哪去了?会不会是跑回家了?他们已在厂内外找过几转了。大腊生心想,“穆松松,你是有屎在屁股上的,这回你若是犯在我手上,便是罪加一等,休想走得脱…无论如何要先抓住把柄再说。”于是又爬起来悄悄走出了宿舍。秦昭基看在眼里不吭气,背过身去不再理睬。龙俞升也不作声,一双惶恐的眼睛在黑夜里直打转,像笼子里的困兽。原来,这个团支部生活委员知道自从工农老师进校,一场有组织的政治斗争就在班上悄悄展开了。青年团内部的斗争对象就是他本人,学生中的斗争对象便是穆松松。掂量自己的危险处境他哪里睡得,“瞒不住了,怪只怪我不小心…荀老师、大腊生去过大坑口乡掏我的老底,哼,还装作没事人一样。这趟回去,上头一定要找我谈话…坦不坦白都一样,隐瞒阶级成份肯定要开除团藉,不知会不会开除学藉?遣送回原籍?想不清楚…唉,七年了,可怜我的娘老子给他们吊在树上活活打死,那时候我只有九岁,还有…”
   
     大腊生在厂里转,听见伙房传出了笑声便过去从门缝往里张,这一瞧,直把他气个半死,“哦,龟儿些偷田鸡吃,狗肏的!害得老子半夜还在找。”刚想推门,突然又缩了回去,心想,“这半夜三更闹起来让厂里知道了﹐我这先进集体﹑“山城小英雄班”的功劳还有吗﹖”他毕竟练达多了,于是先干咳一声,压住一腔怒火,轻轻推开门,不紧不慢地道︰“噢,吃田鸡…”几个小子吓了一跳,么哥咧嘴笑道︰“喎,你来晚一步,吃完啰。”大腊生心里恨得痒痒的,木无表情地朝大家说,“一点多了,赶快回去睡觉。”
   
     龙俞升还在想心事,黑暗中看见他们不吵不闹地回来,心想,“哪有这样便宜的,是想回去再算帐,哼…”原来他并不是外省来的孤儿,更不是贫农的孩子而是地主的儿子,他家乡大坑口距离去年到过的半山乡还不到三十里地。一九五零年秋天,土改工作队来到大坑口乡,立即访贫问苦,组织农协会,宣传地主为甚么会富,农民为甚么会穷的道理,说是只有打倒万恶的地主阶级农民才能彻底翻身。号召贫雇农揭发龙俞升父母榨取农民血汗的罪恶史,清算龙家的剥削帐…自俞升曾祖父从江西逃荒来到此间,由长工做起,经过三代人的辛勤耕作,加上死命地节俭,宁愿吞糠咽菜,也要一粒米、一个铜钱地攒,慢慢买田置地终于变成了地主。现在却要面对剥削帐吓天的算计方法,就是把土地房产全给了农协会都不够赔的,可这田这地,哪一捧泥巴哪一根苗不是龙家人的心头肉?怎么能白白交出去?斗争了好几回,俞升父母死也不肯交出地契、借据来。农协会火了,找出龙家跟村民过去的一点口角言语便定他两夫妇个恶霸地主,连同龙俞升和年幼的弟弟一起吊在树上打。乱棍狂抽,两夫妇早心横了,破口对骂,宁死不交,直到口吐鲜血,当场毙命。农协会将两兄弟关在土牢里跪在碎瓦瓷上继续逼他们交出地契来。两天后,俞升挣脱了绑绳在土墙上刨了个洞带弟弟趁夜逃出了大坑口,辗转讨饭到巴城。弟弟才五岁,体子虚弱,就靠俞升一个人讨些残汤剩饭分吃,寒天大凌,衣不蔽体,晚上两兄弟蜷缩在桥洞底下过夜,相互搂抱取暖到天明。熬到正月,弟弟终于病得爬不起来了,咳嗽发烧,躺在破席子上抽筋、翻白眼。虽有行人可怜这两个小叫化子,却没人会送弟弟进医院,捱到元霄节深夜便断了气。俞升抱住弟弟的尸体不放手,直哭到眼泪淌干,也惟有将就地上那张破席子裹起他背到山上软埋了。两天后再去看,只见四围破布和带血的骨头,弟弟让野狗拖出来吃了。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