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非类-弋夫(十)]
拈花时评
·墓碑(4-2)
·温家宝与楼价
·温家宝与愚蠢的保8游戏
·墓 碑(5-1)
·墓 碑(5-2)
·《出师表》文白对照(哈哈,笑死我了)
·谁给赵本山们戴上了镣铐
·墓 碑(六)
·墓 碑(七-1)
·李源潮同志的梦呓:3年内将有效遏制买官卖官等不正之风
·网友来信照登
·墓 碑(七-2)
·墓 碑(八-1)
·墓碑(八-1)
·墓碑(九-1)
·墓碑(九-2)
·温先生是演技派还是偶像派?
·中共政府有打击楼价的诚意吗?
·白痴外长-杨洁篪
·中国地产业存在大崩盘的风险吗?
·墓碑(十)
·墓碑(十一之一)
·墓碑(十一之二)
·与“爱国就必须支持共产党”论道
·墓碑(十二之1)
·墓碑(十二之2)
·墓碑(十三)
·中国的法律是常备用品?
·再登网友来信,关于陈美含
·再贴关于陈美含和陈雪华母女的来信
·墓碑(十四之1)
·墓碑(十四之2)
·谷歌就这么走了?
·zt-你以为你是驴子啊
·新闻摘录并评论:十大地产公司土地储备之和已达3.05亿平方米
·墓碑(十五-1)
·墓碑(十五-2)
·三贴关于陈雪华陈美含母女的来信
·囤地的国家风险与公司风险
·《网络神兽古鸽迁移记》(转载)
·墓碑(十六之1)
·墓碑(十六之2)
·墓碑(十七之1)
·我推本周
·墓碑(十八之1)
·墓碑(十八之2)
·我推近两天
·中央是英明的,全是地方官的罪过
·调查称近3年8起拆迁活埋自焚案无一把手被问责
·三日拈花推
·中共执政集团已经成了一个纯粹的自利集团
·墓碑(十九之1)
·墓碑(十九之2)
·陈美含的母亲陈雪华可能已经被捕
·拈花又推
·陈雪华的朋友的来信
·zt-藏人泣诉:青海死亡逾万 中共拒外救援
·我党的宣传加洗脑绝招——感动你
·日媒:中宣部限制玉树救灾报道
·zt-山西忻州限价房成公务员小区 干部牟利超五千万
·墓碑(二十之1)
·墓碑(二十之2)
·新闻摘要及评论:民政部回应称“捐款要收20%手续费”不可能
·拈花十日推
·关于陈雪华的最新信息
·墓碑(二十一之1)
·墓碑(二十一之2)
·墓碑(二十一之3)
·广东雷州一教师酿校园血案 17名师生受伤
·江苏泰兴429中心幼儿园凶杀案
·中国35天连发5起校园血案 社会问题极度严重
·zt-税负全球排名第二高的中国福利全世界最差!
·拈花一周推
·共产党vs郑民生们:谁更加变态
·墓碑(二十一之1)
·墓碑(二十一之2)
·拈花一周推
·赵作海与“命案必破”
·墓碑(二十二之1)
·墓碑(二十二之2)
·拈花一周推
·墓碑(二十三之1)
·墓碑(二十三之2)
·墓碑(二十四)
·拈花一周推
·拈花一周推(2)
·陈美含的母亲-陈雪华的来信
·墓碑(二十五)
·这就叫做政治黑暗-公安部:精神病院未经警方同意不得收治正常人
·拈花一周推(1)
·拈花一周推(2)
·墓碑(二十六)
·荒诞的朝鲜
·真实的民意表达-永州民众花圈祭奠杀法官朱军 数百人冲击法院
·拈花一周推
·拈花一周推(二)
·陈雪华、陈美含的最新遭遇
·联邦制更加适合中国国情
·墓碑(二十七)
·墓碑(二十七-2)
·拈花一周推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非类-弋夫(十)

二十四
   
   
   
     一九五七年春末,中国共产党整风,反对官僚主义、主观主义、宗派主义,以“百花齐放,百家争鸣”为号召,请党内外人士向党提意见,毛主席亲自出马,微服巡视几省,礼贤下士,容诤讷谏。安抚民主党派,飨以“长期共存,互相监督”的承诺。中国的知识分子雀跃万分,他们的心一下子飞到两千二百年前儒、道、墨、法诸子纵横的年代,他们的心一下子飞到意大利文艺复兴的年代…知识分子的春天来临了,真是拳拳赤子之心恰逢布衣弛骛之时,如何能错过。于是,以他们对祖国、对民族、对共产党的责任感和满心热爱向党提意见,啊,一时间,莺啼燕语多么欢!

   
     十七中学的走廊上贴满了学生的校园刊物,《知更鸟》啦、《新春》啦、《北斗星》啦,多达十余种,以高二同学办的《知更鸟》最受欢迎,围观的人最多。松松一伙办的《苦荞粑》也不错,算是初中刊物的表表者了。学生们尝试以文学艺术作品来表达自己的心声蔚然成风。一首小诗,一幅水彩画、一篇短文,都见到孩子们幼嫩的触角和天趣,多么可贵﹗作品大多是对自然、对生活、对新中国的讴歌,涉及社会弊端的批评并不多见,那时候的中学生们天真、顺从,还不敢言。比较扎眼的倒是几个干部子弟的投稿,抨击革命干部们进城后便甩小脚的恶劣风气,为那些留在乡下被抛弃的发妻和嫡亲子女们伸冤,确也切中时弊。那文章写道:“革命成功了,乡下小子当上了干部,面对城里时髦的大姑娘能不动心?土里土气、裹小脚的元配再不顺眼了,当年行棉衣、纳底子、绣荷包送郎参军的情景再也打不动他们的铁石心肠…”同学们围观,相视而笑,恰好学校的广播室正播送电影《柳堡的故事》主题曲“…等待你胸佩红花呀回家转…”么哥随嘴道︰“哦,小英莲遭休啰…”
   
     那时,么哥对写稿子之类的事既无兴趣也没本事,他的心还在五里雾中哪。从半山乡回来后他便经常和班长秦昭基来往,听他讲通讯兵的故事,讲无线电,讲波波夫…秦昭基还送了一本矿石收音机线路图给么哥。么哥又迷上新玩意了,把每天早饭钱省下来买零件,固定矿石啦,活动矿石啦,耳机啦…嘴里哼《拉兹之歌》没天没夜地瞎捣古,终于弄响了,那份高兴劲就别提啦,跟就拆,拆了再装,搞个不亦乐乎。么哥从小就喜欢听收音机,家里本有一台“飞歌”牌收音机的,刚解放时公安局实行收音机管制,严禁老百姓收听短波、收听敌台,凡有短波的收音机都要送去公安局登记,剪去短波部分,贴上封条。后来家境艰难,李先生又怕收音机惹祸便索性送到拍卖行卖掉了。
   
     六月的天气变幻无常,一阵暴雨,一阵酷热,没个商量。一天,么哥放学回家已是六点多了,见他父亲坐在窗前就黄昏的余光写信,匆匆叫了声“爸爸”便往里屋去,李先生回过身来道:“孩子,你过来。”么哥心想不知自己又犯了甚么事,他父亲平时很少说话的。“看报了吗?”“没有。”么哥回道。“噢,你坐下。”李先生指木沙发站起来道,“外面大辩论搞得沸沸扬扬的,你知道吗?”“知道些…”“《人民日报》社论一天比一天严厉,你读过吗?没闻到火药味吗?”“呃…”“共产党要收拾知识分子,收拾民主党派你知道吗?”“不清楚。”么哥摇摇头愣愣地望父亲。李先生瞪了么哥一眼︰“你在外面胡混,甚么都不知道!唉,你不小啦,孩子,该懂事啦。你平时说话口没遮拦,随嘴乱道,叫你老子怎么放心?说错话,给扣上顶反党反社会主义帽子,你这一辈子就完蛋。还有你那哥哥也是个冲口就来的东西,我正去信关会他,叫他事事小心,谦恭,慎言。”李先生挨么哥坐下来接道︰“溥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这中国数千年来哪朝哪代不是打天下者坐天下,天下者帝王的天下。甚么社会主义,甚么长期共存,甚么人民当家作主人…都是门脸子话。民主,哼,做梦!共产党这几年,且不说他杀了多少人,单凭党的军队,党的政府,有人的地方便由党支部控制这就够了,还搞了个甚么人事政治档案,再弄一千多万共产党员监视人群,钳制言论,把中国从上到下,从城市到农村箍得铁桶一般紧,休想越雷池一步,还有谁比共产党更专制?既然是无产阶级专政,还容得下人说三道四?扯淡!挨批的那两个姓章姓罗的民盟头子说了个“政治设计院”,说了个“平反肃反,平反三、五反”,有甚么错?不是你叫人家提意见的吗?《光明日报》那个储总编辑向毛主席提意见,犯颜直谏,指出“党天下”是问题的关键,真是目光如炬,胆识过人。是啊,对勒,共产党夺天下不就是把家天下换了个党天下嘛,而自秦代以来,两千多年的中央集权制就一点也没变…孩子,你要明白,知识分子是社会精英,思想敏锐,当权者对他们是又爱又恨,争相笼络、控制。唐太宗博求俊彦于科场,新科进士曲江宴会,雁塔题名,有识之士趋之若鹜,如其所言“天下英雄入吾彀中矣。”真是才不世出啊。太宗治下国富民强,威名远播,史称贞观之治,这个你知道吗?”“知道,水能载舟,也能覆舟…”“嗯,而这“百花齐放,百家争鸣”也是彀,却是诱敌深入,聚而歼之,是陷阱,坑人的!秦始皇焚书坑儒,“偶语《诗》、《书》者弃市,以古非今者族。”注往后,咱中国多少个朝代都有文字狱,冤死的人多到无其数。共产党就是这招式,你看吧,这回不知有多少人要遭殃。孩子,凡事要小心谨慎,祸从口出,你听见吗?”“听见了。”么哥点头道。歇了一会,李先生又道,“明哲保身,这不是咱李家的家训,是不得已使然,活当然要做事,否则活干嘛,正所谓济世。不能用庸人的眼光去看这些民主人士、知识分子,觉得他们不知起倒,与虎谋皮不伦不类…这些人身上有祖宗传下来的凛凛正气!你心里明白就是喽。这些年,咱家一直受监视,我们是贱民,我累了你们…日子难哪,孩子,你要明白自己的身份、处境。我叫你来,是让你看清楚时势险恶,教你做人的道理和变通,免遭横祸…”
   
     六月下旬,共产党整风一下子变成了反右派斗争,为右派度身订造的六条政治标准使天下颤栗。全国各地的民主党派、大专院校率先组织反右派斗争。党委会发挥出极高的效率,先按人数比例定下右派数目,跟便按言论和政治背景排好右派名单,再组织党员、团员、积极分子批斗右派…万炮齐发,帽子满天飞,直到右派分子精神崩溃,低头认罪。可怜数十万满腔爱国热情的知识分子一下子被划为右派,降职降薪,送往农场劳勋教养。共产党人在完成了所有制方面的社会主义改造后,又策动了一场思想战线上的社会主义革命。赢了,却毁掉了人的尊严、良知、灵性。从此,民主党派、海内苍生虚心仰上,唯命是从…
   
     注:见司马迁《秦始皇本纪》。诗、书指百家经籍。弃市即处死。族即灭族。
   
   
   
   
   
    二十五
   
   
   
     “百花齐放,百家争鸣”所带来的自由风吹拂教育界、文艺界、学术界。班主任吴老师埋首历史文献多年,治学严谨,有一天课间她碰见么哥道︰“李元愚,你回去看看你爸爸那里有没有解放前出的地图,要有的话借几本给我用一下,出版年代以早一点的为好,啊?”么哥回到家里将此事告诉父亲,李先生打开书柜找出一册旧军政部绘制的中国地图和一张雍正年间绘制的大清帝国版图让么哥带去。么哥顺眼一看,清朝的版图好像比现在大好多,真像父亲说的宛如海棠叶…实在吴老师手边已经有不下十种旧中国地图了,只想多对比一下。吴老师要做甚么呢,么哥弄不清。
   
     七月中旬,一个清朗的早晨,吴老师拿一卷纸忙忙地走进历史教研室,一种平和的激动挂她矜持的脸上。她将“中俄瑷珲条约”、“中俄北京条约”、“中俄伊犁条约”的主要条款和手绘的大清帝国版图,中华人民共和国版图贴在历史教师的学习园地上,写了一篇简要的说明,题为《沙皇俄国抢走了中国多少土地?》文内将一八五八年、一八六零年、一八八一年三次割让土地的估算数字计约一百万平方公里写出来。
   
     大凡做学问的人多是些两耳不闻窗外事的,这种人有他特殊的禀赋,却有不寻常的弱点和盲区,吴老师便是一个。外面打右派搞得惊天动地,她却象没事人一样,自以为不参与政治便万事大吉,一门心思做研究,除了教学外便只惦记史料,惦记版图上的变化,从没想过自己的研究是否和当前的政治环境相悖逆,是否独犯了当今政府的大讳,那时候中学还没有开始打右派。
   
     吴老师的地图贴出来后并没有引起轰动,年纪大的历史教师大多知道这段史实,只是不甚了了,年轻的教师只当是学术研究,热情地向吴老师讨教,因为解放后,政府的书刊上隐去了这些史料。下午课外活动时间,教导主任邢老师到各个办公室向班主任们了解暑期学生安排情况,吴老师不在,他信步走到学习园地前看看教师们写的文章,当他看到吴老师画的地图后,共产党员的直觉立刻使他意识到这篇文章有问题,反动,是大毒草。“哼!吴靖华,这回有你好看的了。”邢主任一声冷笑。原来学校的课外活动、政治学习都是由团总支负责通知、安排的,吴老师因为忙调教么哥这类顽皮学生迟到过两次,邢主任便觉得吴老师一贯看不起他。实在,他因为自己不是本科毕业有自卑感,总是疑心别人不把他放在眼里,校园内也的确有“外行不能领导内行。”“政治学习太多,影响教学进度。”的呼声。
   
     邢主任走出历史教研室便去找校长汇报。刘校长也是调干,参军前在山东念高中时加入了地下党,后来做到解放军的营指导员,他是十七中的校长兼支部书记,人挺直率。邢主任进了校长室走到写字台前便弯下腰伸长脖子轻声对校长说︰“校长,有情况。”校长头也没抬,“哦?甚么情况。”邢主任跟道:“吴靖华老师画了张满清时候的地图贴在学习园地上,拿现在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地图作比较,说是俄国抢了中国多少土地…”“嗯,写专业论文,挺好,”校长道,“能在课余时间做点研究,俺学校的教学质量一定能提高。历史嘛就是历史,是咋样就咋样。”邢主任急了,“她这样搞恐怕会破坏中苏两国的友谊…”校长不耐烦,打断他,“咋这样说话勒,没那个事!好喽好喽,下班后你带我去看看。”
   
     刘校长看了吴老师文章后大为赞赏,“不错,有时间、地点、条文、数据,图文并茂,这样翔实,吴老师一定花了不少功夫,看来咱学校的教师还有点水平。”根本不理会邢主任的政治叨唠。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