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非类-弋夫(八)]
拈花时评
·墓碑(二十八-1)
·墓碑(二十八-2)
·致BBC中文网
·拈花一周推
·墓碑(二十九-1)
·墓碑(二十九-1)
·zt-太子党家产大起底(作者:许行)
·中共党首的两难结构
·最新消息:陈美含小朋友已经回到母亲陈雪华的怀抱
·拈花一周推
·关键时刻: 李鹏六四日记(一)
·房产商自曝投200万获纯利2亿 称政府为其撑腰
·评论:北京公安局长:再有警员收钱捞人将坚决开除
·拈花一周推
·关键时刻: 李鹏六四日记(二)
·谁说毛时代不腐败?-毛贼泽东的61座行宫
·评论:来自中国国家电网公司的统计-全国至少空置6540万套住宅
·拈花一周推
·关键时刻: 李鹏六四日记(三)
·正在发生的两起暴乱-反抗暴政
·拈花一周推
·关键时刻: 李鹏六四日记(四)
·扭曲的中国,扭曲的中国社会,扭曲的中国人
·拈花一周推
·拈花一周推
·关键时刻: 李鹏六四日记(五)
·央企角色的转变
·南京爆炸事件真相及图片
·中国大连外海日前油管爆炸发生漏油成为全球已知最严重的漏油灾难之一
·拈花一周推(一)
·拈花一周推(二)
·关键时刻: 李鹏六四日记(六)
·山东淄博博山又发幼儿园杀童惨案 中宣部严令禁止报导
·又谈“反低俗”问题了
·拈花一周推
·关键时刻: 李鹏六四日记(七)
·舟曲悲歌-泥石流是怎样炼成的(多图,慎入)
·拈花一周推
·关键时刻: 李鹏六四日记(八)
·这才世界第二呢
·拈花一周推
·关键时刻: 李鹏六四日记(九)
·不应回避的灰色收入
·zt-从樊奇杭案看重庆“打黑”法律研讨会
·解读国务院的房地产调控政策
·拈花一周推(一)
·拈花一周推(二)
·文摘并评论:中国走的是一条死路
·关键时刻: 李鹏六四日记(十)
·难道中共并不是真心反腐败吗?有感于“日记门”主角受审
·这要是发生在中国
·拈花一周推
·毛泽东和他的女人们(一)
·毛泽东和他的女人们(一)
·拈花一周推
·毛泽东和他的女人们(二)
·既然我们都是屁民
·从“农民起义”到道德沦丧的社会
·拈花一周推
·毛泽东和他的女人们(三)
·迫害仍然在继续-陈雪华的最新来信
·安元鼎:北京截访“黑监狱”调查(来源-南方都市报)
·拈花一周推
·毛泽东和他的女人们(四)
·毛泽东和他的女人们(五)
·毛泽东和他的女人们(六)
·拈花一周推
·拈花一周推
·党史-有些就是不能对老百姓讲
·造成中国足球今天的局面,司法部门至少负一半责任
·毛泽东和他的女人们(七)
·刘晓波狱中获得诺贝尔和平奖
·毛泽东和他的女人们(八)
·拈花一周推
·毛泽东和他的女人们(九)
·洒向人间都是钱
·毛泽东和他的女人们(十)
·拈花一周推
·毛泽东和他的女人们(十一)
·包容性发展-胡锦涛的执政理念还是口号?
·毛泽东和他的女人们(最终)
·拈花一周推
·胡锦涛传(一)
·保钓还是不保钓?这是一个问题
·胡锦涛传(二)
·拈花一周推
·胡锦涛传(三)
·李刚儿子一案判决结果,天理何在!
·胡锦涛传(四)
·胡锦涛传(五)
·谁动了我们的奶酪?
·拈花一周推
·胡锦涛传(六)
·关于李刚门的三则文摘
·拈花一周推
·中国民主化事情可期必成
·胡锦涛传(七)
·胡锦涛传(八)
·中国人,站起来呀
·拈花一周推
·海外民运人士与刘晓波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非类-弋夫(八)

十八
   
   
   
     一九五五年,毛泽东决定将中国立即变成社会主义国家,不再搞虚应故事的新民主主义,把土地和重要资产统统收归国有。这是场无产阶级大权在手的革命不用流血,中国共产党人展开了大规模的组织、宣传活动,双管齐下,软硬兼施,一九五六年一月下旬,只用了一个月的时间,巴城郊区的土地和重要生产数据便全部收归公有,三十万农民一下子变成了农业高级合作社社员,城乡数万名手工业者纳入了手工业合作社,一万五千余户工商业者按行业公私合营。谁敢不“自愿”?再说共产主义是天堂,社会主义是金桥,谁不想去?巴城进入了社会主义,中国成了社会主义国家。

   
     十几天来,街上欢呼声不断,锣鼓声不断,爆竹声不断。一拨拨游行队伍,一辆辆花车前往市政府报喜。接,市人民委员会组织三十万人城乡大游行,庆祝社会主义改造全面胜利,庆祝巴城进入社会主义,闹热得不可开交。
   
     中学生要去开庆祝会,么哥是坏学生不准参加,留在家里自修。他独自闷在家里,心情烦躁,昭斌推门进来,道:“么哥,外头好闹热,出去看下不?”他们学校放假。么哥没好气,“不去,关我球事。”“唉,气啥子哟,出去耍下,到上元寺坐电车,开下洋荤,沾点儿洋气舍。”原来,这个月初巴城开通了第一条无轨电车路,昭斌说便硬拉么哥走,接道,“喊芳妤一路去…”
   
     天寒地冻,三个孩子不知走了多久才到上元寺,游行队伍正在散去,人们手上还抓五彩三角旗匆匆往回赶,电车站前排长龙。么哥使个眼色,三人便往前头挤,好快就拱上车还霸了三个座位。满街行人,电车唯有慢慢爬行,么哥望窗外突然回过头对昭斌笑笑,悄声道:“社会主义就是这个样儿啊,那么天堂不是挤得不住?”昭斌回道:“给老子,啥子天堂哟,和昨天还不是一球样。我家日子就不好过啰,铺子遭公私合营啰,老妈要靠工资吃饭,啷个过?每个月拿几块钱定息给你,再弄顶资本家的癞壳帽给你戴起,随时钦候注你龟儿子,妈哟!”芳妤细声细气地插嘴道:“说是社会主义挨到共产主义的边边啰嘛,到时候想吃啥子吃啥子,想穿啥子穿啥子。”“老子看你是想昏喽!”昭斌没好气,不屑地斜她一眼道。过一会,芳妤低头嘀咕,“社会主义…共产主义…不挨饿…”
   
     车到小什字口下,他们漫无目的地闲逛,却见路口围一大圈人看热闹,凑近一瞧原来是猴子耍把戏。那猴子穿戏服,戴脸壳,帽子上竖两根野鸡毛,领子上插三角旗,一副齐天大圣的模样,好不威风!戏班子的伙计们敲锣打鼓,大声吆喝、大声唱和。这猴儿精乖,舞枪弄棍,不停地打筋斗,还一会换一个脸壳,扮出一个个古代英雄来,赢得一阵阵喝采,三个孩子乐开了花。最后,一只老黄狗也穿戏服,拖辆小车跑出来,齐天大圣纵身跳上小车绕场一周,人们无不拍掌欢呼。戏班子的老汉走出来拱手道:“各位父老兄弟,有钱帮钱场,无钱帮人场,多少不拘,是个意思…”正说,那猴儿撅红屁股,龇牙咧嘴,手上端起个铜盘。那黄狗耷拉前爪,不停地摇尾巴,嘴上衔了个木瓢,站向观众讨钱,真是绝啦…
   
     散场了,三个孩子心缱绻地往外走。芳妤扎两根小扎纠,穿一件千补万衲的烂棉袄,冻得脸颊通红,么哥心血来潮,顺手向行人要了几枝三角旗便往她领子后头插,红红绿绿的旗子映住芳妤天真、憨憨的样儿煞是好看,旗
   
     注:钦候,方言中仅作盘查,找麻烦解。
   
     子上写毛主席万岁、共产党万岁…么哥得意地道:“闭不拢,要得,将来做个穆桂英。”芳妤来神了,左手捞起棉衣下襬,右手指天,架势十足地大喝一声,“穆、桂、英!”跟便噗哧一声笑个不歇气。
   
     走走,坡路一转,么哥突然喊道,“啊,祭天门!”眼前豁然开朗,兀地,祭天门码头就从他们脚下展开,气势逼人。么哥迷茫地望下面几十丈陡坎直插到长江边上,灰色的天底下两江汇流,千帆迤逦…凝神细听赤裸的纤夫们从肺里榨出来的川江号子,还有兜生意的棒棒们扯起喉咙叫唤…心想,巴城有哪一处地方比这里更来劲!冲口道,“走,下去看下。”
   
     江风凛冽,砭人肌骨,三个孩子冷得缩成一团。么哥兴意盎然,从地上拾了张旧报纸折纸船,边折边逗,对两人说:“先到你的湖北,再去你的湖南,到了燕子矶下停一停,然后弯到外婆家乡弄碟黄泥螺吃…”二哈接下碴,“呃,对头,跟就漂洋过海,看你的大姐,找你的哥哥,哈、哈、哈、哈…”船折好了,么哥作古正经地将纸船放到水面上,那船儿在水中只晃了两晃,一个浪头盖过来便没了踪影。么哥大为扫兴,回头看,只见芳妤张嘴,眼巴巴地盯那团“劫后”的余漩,清鼻涕淌出来吊得好长…
   
   
   
   
   十九
   
   
     一九五六年八月昭斌、廷柱考进了第十二中学,芳妤、栀栀分别考进了护士学校和农校。廷柱改从母姓曾,他实在几乎从未见过自己的父亲。漫长的暑假几个等待入学的孩子一有空便找元慧、么哥玩,铺块凉席在后院梓木树下叽叽呱呱聊半天。么哥躺在席子上津津有味地看《十二金钱镖》、《宝剑金钗》…白羽﹑王度卢的书让他迷。
   
     松松知道有位老先生那里有剑侠小说偷偷出租,便约了元慧、袁二哥、大头、棒子、么哥凑份子租来轮流看,每人出一分钱,那时政府不准看剑仙侠客之类小说的。这以后周家祠堂这群孩子便有了一个不成文的规矩,就是谁弄到书便轮流看。
   
     一天黄昏,么哥拿本《剑气珠光》由棒子屋里出来,见肥狗蹲在廊檐底下看蚯蚓爬,便挽他上后花园去,这时廷坤正好进院子来,他比么哥高一班,在八中读书,一身灰色劳动布学生装,收拾得干干净净,模样俊秀,长一头乌黑的卷发,腋下夹本苏联小说,是个好学生也是个爱好俄国文学的少年,只是性情孤傲从不和院子里的孩子来往,他追几步上前喝道:“肥狗,回家去,你不兴看看人家手上拿的是啥子?是剑侠小说,老师不准看的!”肥狗不依教,廷坤便连拽带搡赶他弟弟上楼去。这分明是指住弟弟说么哥,么哥却回不得嘴,唯有憋一肚子窝囊气怏怏地回家,也没留意一群女人聚在堂屋里听治保主任陶春秀指手划脚地说甚么,却见到梓木树下芳妤坐在元慧身旁抱头呜呜地啼哭,他只好拿书回屋去看。么哥本就心烦,看不下去,再听见芳妤一阵阵的哭声便燥了,扔下书,不分青红皂白对后窗户大声吼道:“闭不拢,你歇下要得不!”随即便听见芳妤边跑边哭离去了。元慧猛一下推开门指么哥骂道:“搞啥子名堂,你这不懂事的家伙,人家…”正当紧,二哈气喘吁吁地跑进来道:“不得了啰,俊贤哥毒死了他婆娘遭枪毙喽!”他刚在街上看完布告回来。原来这鲁俊贤从志愿军转业下来便分配在医药仓库上班,结婚不到两年便和个女同事有了私情,始开嫌弃老婆,萌生杀机,利用工作之便从仓库偷出一瓶氰化钾来,趁老婆生病服用中药时倒在她碗里,立刻便将她毒死,接就抱尸痛哭,赖中医师开错药,毒死了他心爱的妻子。法医迅速查明毒药名称,公安人员立即将他扣押,证据确凿不容他抵赖。没审两回,只几次盘诘、对质、出示证物,这小子的鬼魊行径便无所遁形唯有从实招供,趴在地上求饶。这凶杀案很快审结,判他死刑立即执行。鲁俊贤犯罪这周家祠堂只有陶春秀和鲁太太知道,法院来人调查过。
   
     么哥听完半饷不说话,元慧继续责备他,“我们从小一起长大,亲如姊妹,你也该去劝劝她,你居然会这样伤她,唉!”么哥不肯去,翻眼道:“我不晓得嘛,又不是安了心的。再说俊贤哥本就是个坏种,心肠狠毒,鲁太太和芳妤挨饿他理过吗﹖毒死老婆天理难容,有啥子好哭的…”便再不吭气了,到底觉得芳妤无辜、可怜,自己却伤了她的心。
   
     昭斌道:“那我去看看芳妤,劝下她。”说便走了。
   
     鲁太太自打鲁俊贤被扣押便病卧不起,她儿子死后更水米不进,拖了五六天就在半夜里无声无臭地咽了气,芳妤和她睡一脖晃眩诙烨逶缧牙捶⑾质币丫沽耍谩嘎柩僵u”一声尖叫,再也摇不醒她的娘…
   
     小春秀闻讯,忙不迭地带上几个街道委员上楼去,平时她一个人是不敢去的。她并不理会死人却翻箱倒柜搜查,道:“哎呀,看下有没得管钱的东西,帮芳妤收起,等她长大再给她。”真是有心啦,鲁家哪还有东西?除了一床破棉被外便是这间梁歪椽子塌的危房,旦凡值点钱的早给鲁太太输光了,变成大烟抽光了。
   
     芳妤成了孤儿,鲁副部长家只此孑遗了。她哪来钱安葬母亲?哪懂得张罗丧事?周家祠堂的邻居们凑了点钱,却买不起棺材,便找了两个土公子﹙仵作﹚,一张席子裹了舁往荒郊。陶主任和邻居们送葬,李太太牵芳妤,这孩子披了块孝布、扎了束麻,临出门,芳妤回过头来期待地望么哥,么哥本想去,刚挪步,李太太突然道:“么哥你别去,在家做功课,听见吗?”么哥唯有僵在那里望他们出门。
   
     陈军需突然想起来了,叫住昭斌,从裤子口袋里掏出两毛钱道:“这葬人得放些瘗钱的,我不能送鲁太太一程,你就在路上秤一斤纸钱替我放在坑里枕住她的头。”鲁副部长是他的老上司,算是对鲁太太最后的一点心意吧。
   
     没过两天,陶主任便为西厢房快要坍塌的事去了区里房管局好几趟,她要为周家祠堂做件好事。从前这西厢房的房产楼下是穆家的,楼上是鲁家的,自穆家房产充公后,楼下便归房管局所有。这房子大部分早年已不能住人,烂得不成样子,现在快塌了,若要翻修得花很多钱的,房管局和鲁家为双方出钱修缮的事扯了多年的皮也修不成,现在鲁家只剩下芳妤这个孤儿更不可能出钱来修。陶主任与房管局商议,由房管局承担全部修缮费用,要芳妤将楼上的房子大部份交公,只保留一小间自用。陶主任找到芳妤连哄带吓,警告芳妤,房子塌了她要负责等等,吓得小芳妤只顾点头,不停地谢谢陶阿姨,最后带芳妤去房管局,不管她成年不成年便签字画押。
   
     十几个泥瓦匠来到,七手八脚便将屋瓦全卸下来,再将隔板拆个精光,只剩下个房架子,再运来一大堆长长的圆木。他们在地上挖了几个坑,做好石桩头,斜斜地架起撬板,用圆木顶在房子最倾斜的一侧房柱上,往撬板上放几块大石头,跟再往撬板上站人,倾斜的房子开始叽叽嘎嘎地往回正,一个师传立即用楔子揳进屋柱的根部,再使劲压,再加楔子,房子慢慢扶正了。真了不起,直让周家祠堂的老老小小们看个目瞪口呆,啧啧称奇。陶主任高兴得像只孔雀,转来转去,不停地指手画脚。这些能工巧匠都明白阿基米得的原理,只是讲不出道道来,不会算罢了。最后,他们换掉了几根朽得不行的柱子、横梁,在房子的每一个榫头上打进楔子直到拉扯结实,确保房子不会再倾斜为止,才钉上新椽皮,盖上瓦,拆掉他们的摃杆,便是那一根根大圆木。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