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雷声
[主页]->[百家争鸣]->[雷声]->[俄国移民“丽莎事件”]
雷声
·曲啸在美国演讲遭遇毁灭性提问,心理崩溃!
·绝不允许子孙后代再经历这样的痛苦/刘源
·红军〝长征〞途中的大屠杀
·警惕文革错误再度发生/南开校长
·醒醒吧,不要为抓了几个贪官而欢呼!/崔永元
·从卫星拍2张地图吓坏中国人
·从卫星拍2张地图吓坏中国人
·印度欣喜若狂 向往“中国式增长”
·建议中高层干部子女出国留学
·中央看望老同志,郭伯雄露面
·潘汉年的传说
·中国大饥荒三个惊人新发现
·崇祯本可不上吊:是谁把他逼上煤山
·毛泽东为夺权力压朱彭编造平型关大捷
·看看这个,杀手是谁应没有疑问了
·华尔街日报:共产党即将崩暌的五大理由
·刘东:毛泽东家族的血腥基因
·右派索赔的根据、原则和计算公式/ 王书瑶
·中国减少森林开采计划
·陈希同妻:丈夫与我妹偷情 我永不原谅
·专案组如何炮制王光美特务铁证的?
·专案组如何炮制王光美特务铁证的?
·08年中国投资不是4万亿,是30万
·中国何时坦然面对自身历史污点?/纽约时报
·愚人节谣言:薄案法官自杀
·刘少奇冤案平反时,胡耀邦纪登奎交锋
·蒋中正的战略眼光:抗战期间的一项伟大决策
·梁慕娴:中共已进入崩溃期?
·12岁女孩因父母生二胎跳楼自杀
·印度式乘法口诀 秒杀中国乘法口诀
·张玉凤曝料毛泽东钦点接班人是毛远新
·中国特色的养老金难题
·胡锦涛亲笔题词“高风亮节”被黄山博物馆收藏
·纪登奎夫人曝中共高层恩怨
·蒋中正抗战深谋远虑忍辱负重
·土改:杀人手段何其多/高耀洁
·通奸门最新消息,财新被调查私生子名字爆光
·高瑜案:习近平禁止人们知道他的禁令
·两害相权取其轻,美国鼓励“中间派”支持曾庆红夺权推翻习近平/昭明
·两害相权取其轻,美国鼓励“中间派”支持曾庆红夺权推翻习近平/昭明
·张春桥人性一面:向邓拓报信
·共军又一英雄事迹被揭造假
·李瑞环怒斥范曾“毫无人格毫无国格"
·赵紫阳:陈希同煽风点火,称学潮针对邓小平
·赵紫阳:陈希同煽风点火,称学潮针对邓小平
·胡锦涛吴官正参加清华校庆
·民族主义愤青反计生是既无远虑也无近忧的高级愚昧
·国民政府时期怎样考驾照?
·万达王健林:游刃于商业权贵之间(1)
·万达王健林:游刃于商业权贵之间(2)
·反贪是借口 实为政治斗争/南方都市报
·四名毛泽东特型演员离奇死亡 太诡异了
·49年后消失的9所世界级大学
·49年后消失的9所世界级大学
·中共原总书记向忠发供词
·红三孔东梅:财富榜第242位
·红三孔东梅:财富榜第242位
·红三孔东梅:财富榜第242位
·红三孔东梅:财富榜第242位
·警卫局长换人的解读
·报道习近平亿万身家记者遭死亡威胁
·张抗抗:知青们,别再说什么“青春无悔”了
·余未:中共人造英雄的末日
·胡锦涛前主席昨天视察绵阳北川
·王健林万达帝国:与温家习家财富都有关
·纽约时报再揭习近平温家宝家族财富
·高耀洁:中共“三反”运动杀人如草芥
·明鏡月刊:習王停抓大老虎,停查常委家族
·明鏡:习王停抓大老虎,停查常委家族
·万达帝国王健林:游刃于商业与权贵之间
·一个千亿富豪家族正浮出水面
·一个千亿富豪家族正在浮出水面
·洛德:习近平反西方政策束缚美中关系
·习近平与王健林政商互动关系
·中国为什么必须实行计划生育
·这才是真实的白毛女和黄世仁 我竟然被骗了那么多年
·王健林的万达帝国:与温家、习家财富都有关
·丁学良:读依据苏俄档案的新版毛泽东传记
·美反腐调查员索取涉王岐山信息
·艺术家因恶搞习近平被拘捕
·劳民伤财:南水北调完全失败
·一胎老大下狠手踩断二胎胳膊
·道县大屠杀幸存者周群自述”
·列宁当俄奸被编入俄国教材
·美助卿里夫金:台湾是重要盟友
·新京报对话王健林
·纽约时报再揭习近平温家宝家族财富
·焦点对话:王岐山访美取消,摩根大通调查引联想?
·六四时“杀20万,保20年安定”源于王岐山之口?
·中国首富习近平家族
·王震掌控中共左派 目无邓小平架空李瑞环
·中国首富习近平家族
·毛泽东写给蒋介石的一封信
·中国首富习近平家族
·天津大学生下载习近平纳粹军装照被拘10天留校察看
·习近平的稿费/公孙平
·十三大:姚依林阻击万里田纪云
·朝廷密审周,民间公审习、温
·谁的锅?谁的饭?/任志强
·中国首富习近平家族
·瞿希贤:别唱我写的《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俄国移民“丽莎事件”

(1)俄国移民“丽莎事件”zt
   
   
   
   遇罗锦

   
   
   
    连连有戏的德国, 又出了一件事: 柏林市的一位13岁俄国移民少女丽莎,在放学回家步行的路上,被一位会讲德语的MSL以甜言蜜语骗进他所居住的家中,他伙同二位新进入德国的战民, 三人一起, 合伙强奸了丽莎达三个小时之久。
   
    丽莎回到自己家里, 对父母哭诉此事, 作为移民在德国居住了很多年的父母, 怒气冲天, 立即带上女儿去警察局报案, 又去医院做了检查,很快查明了那三位歹徒的地址及个人情况。 证据虽然确凿, 但那三人一口咬定是丽莎自己愿意的。 如此血口喷人, 丽莎的父母决定去法院上诉。
   
    在德国, 如果属于低收入者, 现在已不象以前那样容易打官司, 必须经过你所属的局同意之后, 才能去法院领取同意你上诉的证明, 以此证明才能去找律师。还有: 如果你属于低收入者,但是你却有辆较贵的汽车,或是已分期付款地买了房子, 或是做了生命保险等等, 则也是不能免费打官司的。
   
    就算你有了法院允许的免费证明, 又因各个城市的案件都积压如山, 是要等很久的。但等候居留的战民虽然没有工作, 但打官司是免费的手续却是很快给予的。尤其是警察局希望此事不要张扬, 要一步步调查, 不仅要等很久或许会不了了之。 丽莎的父母等不了, 将此事放在俄文推特和脸书上公之于众, 俄国广播电台立即采访了他们一家三口, 又在俄国的和欧洲的各电视台广为播出, 不仅四百多万的俄国移民, 就连西欧人都知晓了实情。又由于俄国总统普京对西欧无休止地引进战民, 从一开始就公开谴责, 认为这会给西欧和全世界造成不安定因素, 绝对不是什么好事。 无奈普京如何担忧和谴责,欧盟却我行我素﹑毫不在意。
   
    此事在俄国移民当中变为一件大事, 舆论有如巨涛般地支持着丽莎的父母。 俄国外交部长拉夫霍夫表示由外交部出资请律师, 帮助丽莎的父母立即上诉法院。
   
    四百多万以俄语为母语的移民居住在德国, 他们遵纪守法﹑勤劳节俭, 最大的心愿就是攒钱买房子, 与儿女和孙儿们和睦地居住在一起, 到老了安享晚年。 他们天天看的听的都是俄国的电视与广播, 在家里讲的都是俄语, 99%的俄国移民若是结婚也只找俄国人。 或许“新年事件”之后, 向警察局登记的一千几百名妇女中也有不止一位俄国妇女,因为很多俄国妇女在旅馆和清洁公司手下做工 , 她们的工作时间就是两班倒地早出晚归, 遇害的情况也就比别人高。
    因此,13岁的丽莎事件, 本来只是“新年事件”之后微不足道的弱小火苗, 但因警察局有意的压制和只想大事化小, 竟然燃起了冲天大火, 全德国的各大中城市, 凡是有较多俄国移民居住的地方, 都在1月23日星期六大白天的同一时间, 同时上街游行示威!
    尽管我在德国居住了三十年, 还从来没见过也没听说过俄国移民曾经在德国有过示威游行,更未有过什么动乱, 但他们的血液里似乎有着天生的团结斗争精神, 在示威之前并没有按照德国规定向警察局申请登记, 因为他们不希望警察局故意拖延批准时间, 深知一定会象往常对待别的党派那样,定会有对立党派一起上街与之对抗, 一起示威游行,给他们自己的队伍增加干扰和泄阳气。如果万一警察用水冲击, 一定也只是冲击警察局不支持的队伍。
    所以,当德国新闻报道:在星期六的大白天这同一钟点, 所有大中城市的俄国移民, 为了那个13岁的少女丽莎而上街示威, 愤怒地呼喊着口号和高举着标语时, 德国人这才感受到了他们的团结斗争精神!因为“新年事件”的那一千几百位受害妇女, 无论德国人还是哪一国人, 有气只往肚里咽, 可谁都没想过去上街示威, 哪怕一个人举举牌子!
    游行队伍的口号与标语是: “德国没有了安全感!”,“德国在沉沦!”,“我要回俄国!”,“德国在陷落!”, “德国的法制何在?”……
    是的, 如果在俄国有良好的居住条件的话, 回国居住, 又何乐而不为呢? 何况, 很多人在俄国还有多年的工龄,可以申请退休金呢。 海外新闻不止一次地报道过: 普京在对待居民生活的改善中, 比以前做得好了很多。那里空气清新, 地域辽阔, 且普京绝对不会异想天开地招进来几百万战民给自己添乱。
    但德国政府对普京的做法予以谴责, 认为他是在利用“丽莎事件”。
   
    这四百多万俄国移民,从他们的父母开始, 到他们这一代中年人, 在德国几乎都是从事低种工作的, 能出人头地的很少。 甚至, 连第三代的年轻人, 从事很一般的或低种工作的也居多。
    正象其他种族的居民一样, 在德国, 都是以一个家庭为一个“王国”; 哪怕是几家俄国人都住在同一楼里, 见面客气地点点头打个招呼, 却互不来往, 完全有如德国人的生活习惯了。
    家家各过各的日子, 因为一切都有政府管; 或许,德国的秩序与安宁正是从中体现的。 然而,如今却由于来了上百万的战民, 突然将原来的安宁秩序破坏了。
   
    俄国人的愤怒,更因为很多人因战民的到来而失业。
    网上揭露: 由于有很多已在德国生活了多年的MSL居民, 他们能用德语应付自如,此时, 他们有的也是失业者, 于是就秘密充当了地下的工作介绍人, 去战民营悄悄问那些身强力壮的战民: “你想不想挣外快? 你只要不声张, 你可以一边领着德国每月发给你的救济金, 一边每天做些零活挣点钱。”
    那些在战民营里无聊苦闷的男人, 没有不想挣钱的。 哪怕一天净挣5欧元也是好的。因为白住, 白吃, 救济金照拿, 5欧元偷偷净得, 谁多给你一欧元?
    所以很快, 各个城市都有了秘密联络地点, 比如在某处不为人注意的街角, 一些壮劳力似乎在那里无所事事地聊闲天儿, 看天看云看行人, 老板却冷眼旁观, 不动声色地低声告诉介绍人: 要那个, 要这个, 就要这几个……
    在不打草惊蛇的状态下, 一个个悄悄上了老板的面包车, 干活去也。 干一天活, 当天就给现金5欧元, 而这5欧元, 其实是俄国人一小时的净工资。因此, 俄国人却被老板解雇,由战民做黑工而代替了。
    这些不用语言的低种工作, 以前都是居住在德国的外国人干的,如为室内装修打杂, 刮墙皮, 涂墙料, 铺卫生间的瓷砖,铺室内地面,擦玻璃, 搞清洁,在饭店﹑旅馆或厨房帮工……等等凡是不需要语言, 一指点就会做的工作。实在笨手笨脚的,没几分钟让他走人了, 会干的就一天天地干下去。
    在德国, 大小公司都是私人的, 以前由劳动局分配员工, 如今撇开了这局那局, 也撇开了正式登记的有营业执照的“工作介绍所”, 直接要来更加便宜毫无怨言的员工, 老板何乐而不为? 老板省了大钱, 介绍人拿了黑钱, 战民挣了体己钱, 一锅黑, 德国各局成了黑眼瞎——没人给国家上一分钱的税。
    这种偷税漏税, 德国当局是否知道? 或是各局缺人手真地管不过来?或是连公务员也因为消沉悲观而没有了检查的积极性?
   
    我在多年前已出版的书《给外星人的66封信》里写道: 自我去过美国之后, 才知道美国的报税制度是多么合理,是多么简单又科学: 不是只由老板报税, 员工也必须报税。员工报的实你老板报的虚, 你老板要受大罚。在美国, 就连还没有正式居留的居民,只要你工作了,都有税卡必须报税, 因为这不仅是体现老板的虚实, 也关系到个人退休金的多少。正因与自己的生活好坏密切相关, 所以人人都愿意实实在在地报税。 你多一个“点儿”,你退休时就多些钱。
    但德国与美国因二战时的成见, 似乎无法化得开: 成立欧盟说是为了对抗美国, 美国做得好的地方全看不见。
   
    德国新闻, 天天是政治家们为战民的事争论不休,而老百姓心里却是悲沉。 德国的前景,世界的趋势, 让老百姓如何高兴得起来?
    新闻上报道: 德国大城市的步行散步区, 比如科隆市双教堂前的空场上, 或其他城市, 人们最爱聚集聊天又有可坐长椅的步行区, 如今, 都是战民一伙伙地聚集着, 议论﹑骂人或是打架, 到处随地撒尿甚至大便, 臭气熏天垃圾遍地, 以前哪有这等情景!
    每个城市最喜欢干坏事的, 正是难民登记手续不合格却又不想回本国的人。 他们看谁都不顺眼, 看谁都有气, 不顺心就立即用石块砸谁的头, 任何道理和秩序也不讲。 甚至, 一些少年人用小利刀杀死了战民营里的女管理工作人员, 只因那被杀者不合他心里的意。由于这类少年不够18岁, 所受的惩罚极轻, 顶多送去进出自由的“少管站”完事。
    因此,居民都猫在家里不愿出门, 而真假战民们就在外面为非作歹, 因为这些人是不怕进监狱的, 因为那监狱实在比战民营舒服得多、、、、、、
    既然把无数没有受过良好教育的人都引了进来, 这种种的社会图像就是必然的。
    或许不用太久, 下一步, 就该骚扰每个住家户,做案份子才能满足了。 正象文革时的红卫兵们, 在大街上改街牌改店名砸古迹文物没闹几天, 就冲进无数的私人家里抢掠打杀了, 因为没有油水可捞的大街已不能满足他们越来越大的胃口了。
    德国的警察那么少, 保护私人住户够用吗?
    个人想买手枪自卫吗, 不准许,又怎么办?
   
    瑞典已经决定将80000难民遣送回国, 他们主要是来自阿富汗与摩洛哥。但“请神容易送神难”,具体到如何能送达当地的问题, 细节的种种都是令人头疼的, 比如在上飞机之前及在飞机上, 他们能否那么老实?如果他们逃往其他西欧国, 依然可以用“国际难民法”的条例予以驳回, 他们等于给其他国家添乱添了麻烦,最后他们的做法, 正如前面所叙述的一样。
    德国人怀念的是那三十公里长的大桥Oresundbrücke, 是从丹麦直达瑞典, 一路上海景怡人,没有任何检查,自由自在地就象飞。 但自从战民走在桥上汹涌而来, 直到今天,一路上仔细检查的警察,把旅游人的好梦全灭了。
   
   
    2016.1.28 德国Passau
    纪念文革 怀念遇罗克
    http://jinianhuainian.blogspot.de/
   
   (2)瑞典难民中心妙龄员工被15岁难民杀害
   瑞典一处难民中心25日发生袭击事件,一名未成年难民刺死了一名22岁的工作人员。该事件迅速引起欧洲范围内的讨论和忧虑。一些媒体认为,儿童难民已成欧洲难民危机的新问题。
   
   据德国《明镜》周刊26日报道,“未成年难民凶杀案”发生在瑞典西部莫恩达的一处难民中心内。该中心专为没有大人陪伴、年龄介于14岁到17岁的少年难民而设。当地警方发言人福克斯伯格证实,犯罪嫌疑人来自该难民中心。但警方没有公开疑犯的身份及国籍,以及犯案动机,只表示其因涉嫌谋杀被逮捕。瑞典《哥德堡邮报》称,这名难民年龄为15岁。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