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棋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江棋生文集]->[羊年岁末有感而发]
江棋生文集
·与林牧、马晓明和汤致平在大雁塔下的合影
·大雁塔见证了一段难忘的经历
·岁末读书随想
·为邬书林一辩
·再评温家宝的《同文学艺术家谈心》
·法国记者并没有误解温家宝
·一个老三届人的春日感怀
·拒绝遗忘:我与六四抗暴者的二三事
·回首,为了重新出发
·关注六四抗暴者
·一国良制 人间正道
·与“左派”过招,和谢老商榷
·评点历史唯物主义
·老包,一路走好
·包遵信葬礼缺席者声明
·周钰樵先生的这段话与事实不符
·我的一点人生感悟----《一生说真话》——江棋生文集
·一吐为快迎新年
·让奥运宗旨长驻中国
·庸医马克思
·写在“两会”前夕
·简评温家宝答记者问
·左得出奇的青岛二中校方
·黄金72小时中的痛上加痛
·我与天安门母亲共命运
·六四夜,我们抗议警方对刘晓波先生施暴
·你不给我一个说法,我就改变自己的活法
·让我们践行索尔仁尼琴的主张
·说说故乡先贤翁同龢
·谎者阿扁 挥刀自宫
·坚毅前行是对晓波最好的声援
·有一些事情永远历历在目
·狱中“互联网”
·牢是可以这么坐的
·说两件我与《零八宪章》的事
·我在西城区拘留所
·穿越电子柏林墙
·愚人节后说真故事
·江棋生看“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民主之花”
·1989年六四镇压受害者状况民间报告(一)
·六四受害者状况民间报告(二)
·六四受害者状况民间报告(三)
·六四受害者状况民间报告(四)
·六四受害者状况民间报告(五)
·哈耶克的睿智和马克思的悲剧
·反思历史不能没有假设
·众推墙才倒
·公民之志不可夺也
·晓波受难 我们如何共担责任
·百度一下,出来了什么?
·温家宝钟爱的“让”字经是个好东西吗?
·以公民行为见证和书写历史
·莫少平律师为我作无罪辩护
·让人权洼地隆起来
·米奇尼克,我们的真朋友
·温家宝的深圳讲话值得一读
·我为民主派分分类
·请查阅、下载我的12篇物理学论文
·鲁迅的《立论》绝非妙文
·承诺,不是用来忽悠人的
·有些话还是需要再说说
·立此存照:中国官方公然将“维权”污名化
·人权原则为一切权力设定禁飞区
·师傅永远跟徒弟走?
·说说人的理性失足这件事
·重温哈维尔 实名说真话
·点燃良知的烛光 变革不好的社会
·谁最不可能学雷锋?
·宪政共识依然有待建立
·谷开来案:法治,还是法制?
·我看让球风波
·江棋生答杨伟东问之一
·江棋生答杨伟东问之二
·江棋生答杨伟东问之三
·辛亥风云百年断想
·江棋生答杨伟东问之四
·从韩德强打人说开去
·江棋生答杨伟东问之五
·江棋生答杨伟东问之六
·官家就是不改,民间怎么办?
·解析鬼话 担责前行
·许良英先生,我的忘年之交
·读冯胜平上书有感
·闻连战出招有感
·玫瑰梦醒 此其时也
·小议马云触碰六四
·审薄声中读文件
·悲悼张显扬先生溘然长逝
·朗秋雅聚 竟成永诀
·略评一桩掐架公案
·我所乐持的一种生活态度
·公民的风骨
·从王瑛敲打冯仑说起
·这些好样的中国律师
·小议寻衅滋事
·正在书写历史的中国辩护人
·也说萧功秦
·点赞公民化君子
·中秋祭显扬
·有一种演变不可阻遏
·依宪执政,还是违宪执政?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羊年岁末有感而发

   
   
    江棋生
   
    1月25日上午我打开谷歌邮箱,见到了高洪明发来的一篇短文,题目是:我的台海两岸中国心。我蹙眉吁叹读完后,很有把握地对自己说,查建国肯定会在第一时间就此文给出点评、发出争鸣之声。果不其然,当天下午我就看到了建国直言不讳、简洁到位的点穴之词。而一个多月前,我还读到过建国对洪明另一篇短文的评点。去年12月18日,洪明发表短文“美国对台军售之我见”,当天,建国就不客气地给出了七条有力的质询。


    洪明、建国是我的朋友,他们的一大特点是喜欢实话实说,正好,我也是这种脾性。就台海两岸关系而言,我的看法和建国相同,而对洪明的见解,委实难以苟同。然而,在他们二位的观点交锋中,真正拨动我心弦的,是他们所展示的同道情谊和诤友风范。查建国在下笔发力之前,真情告白:高洪明兄是我的战友、难友、至好的朋友,但对他两岸关系的这篇文章不敢苟同。点评如下,请高兄指教。高洪明在读到建国尖锐、犀利的批评意见后,同样真情地坦陈:建国,我的生死之交。建国点评我仔细阅读,我会认真参考;建国点评光明磊落地证实我们两个是真正的战友、难友和朋友。
    基于我和他俩多年的直接交往,我确信他们的上述告白和坦陈,所言不虚。而且,我是多么希望,建国与洪明之间的这种真诚互信,能够在民间人士中大行其道、推而广之啊!我这么说的时候,脑海中浮现的是下面三幅令人深度不快的图景。一幅是,独立中文笔会中的人身攻击和相掐互撕,居然成了一些人的家常便饭。第二幅是,《独立评论》网站常年上演着一出经典桥段:徐水良和曾节明等不容置疑地互斥对方为“中共特线”,双方互不认账,互不买账。第三幅是,旦夕之间,高洪明就被张三一言扣上了怀有一颗“专制中国心”的帽子,而查建国则被王希哲判定为“盼望北约飞机轰炸北京”的“伪民主派”。羊年岁末之际,我想在此疾呼一声:世间这类事,还应猴年马月地干下去吗?
    过来人都明白,自己脑袋上被人扣个不合适的帽子,总是一件多少让人添堵的事。而与建国和洪明这样的人相聚,则有一大好处:可以无话不谈,完全不必担心被恶意曲解,被断章取义,被上纲上线。我曾数次参加建国、洪明他们组织的每月第二个周二之中午聚餐;每次,都聊得上下通气,非常痛快。还记得餐桌上建国点名相邀,诚恳地要我谈谈对徐文立和陈子明的看法。我当即坦言相告、和盘托出,顺便也谈了对冯盛平、李咏胜的看法。此外,我还直言批评了“习粉”铁流、辛子陵、吴稼祥等人。最后,在充分说真话的氛围和气场中,我还袒露了自己“有朋友,也有敌人;有爱,也有恨”的真实内心。
    10来天前的1月17日,我和建国、洪明又相聚于展览馆路上的一家清真名店——鸿宾楼饭庄。这次恰逢紫阳忌日的腊八相聚,出自我的主意。我的第一邀请对象是杨子立,他是回民。1月13日子立就笔会事给我发了邮件后,我随即约他当面晤谈。那么,我为何专选鸿宾楼?缘由是:1989年5月30日晚,美国的非暴力不合作理论大家基恩·夏普曾由黄靖先生作陪,在当时位于东长安街的鸿宾楼饭庄,宴请过我和童屹等北京高校对话代表团的成员;而所喝的酒,是我点的绍兴花雕酒。至今我还清楚记得,当时,脸色泛红、眼睛放光的夏普先生连声点赞说:“好酒,好酒!”
   很不巧的是,聚会前一天,子立家中有事要赶往山东,于是腊八相聚者就是五个人:我、建国、洪明、林子和孟元新。点菜时,我这个业余美食家当仁不让,点了鲍汁羊肉、秘烧牛腩、烤鸭和清蒸鳜鱼等,我想让大家补一补,吃好,聊畅。五人中头三位是笔会会员,所以酒过一巡,我就先把自己对笔会的看法如实相告。我的看法有三条。一是,笔会入会门槛其实甚低,因此会员的同质性远没有人们想像的那么高。二是,笔会成员基本只靠网络联系,他们之间的有效沟通存在致命缺陷。三是,小人乃至庆父常有,而正派、能干的义工团队不常有。因此,笔会问题虽说未必肯定无解,但至少十分难解。然而,不管是无解还是难解,都不应把主要责任推到“中共特务”的狡猾和破坏上去。
   言罢笔会,我们就天马行空、无话不谈了。我们首先议及的,是政治犯和良心犯要守住的底线问题。我们的共识是,这条底线不应定在“不咬人”,而应定在“不认罪”。席间,建国心情沉重地回忆起他在二监时的一件事。有一位政治犯在坚持多年之后,违心地向当局“认罪悔罪”了。然而,他那么一“认”不要紧,狱方可就得意极了,政治犯形象在服刑人员尤其是“六四暴徒”心中的毁损,可就大了去了。随后大家痛惜地提到,近来,有几位政治犯、良心犯顶不住压力而违心“认罪”,并因“从轻判决”而走出了看守所。但是,他们以这种方式回到家中,其实会一直很累——心累。接着,我们聊了赵家人,楼继伟,人权律师,文革50周年,古兰经,圣经……大家最后聊的,也是大家似乎无法视而不见的,是高智晟不久前发布的最新“预言”。立足于上帝只给共产主义实体从1917年到2017年存活一百年的论据,高智晟言之凿凿地断言:中共必将于2017年年底前“崩亡”。对我们来说,一党专政之崩亡,当然是件大好事。但是说心里话,我们中的基督徒和非基督徒,都觉得此类“预言”相当不靠谱。别的就不去说了,单说如果上帝的意志果真如此,那台湾的国民党在行将就木的中共面前,还有一丝一毫装孙子、认怂的必要吗?
   表过上述不靠谱,还必须说说另一个不靠谱——指责高洪明心仪“专制”的不靠谱。我确信,洪明是一位反专制争民主、并为此愿把牢底坐穿的人。因此我认为,他短文中的问题,不应归结为他的“专制中国心”。事实上,正如洪明在回应建国点评时所坦陈的,他的数篇涉及南海争端、美国对台军售和“一中一表”的短文中,之所以会出现建国和我不能认同的观点,其源盖出自他本人对“主权高于人权”这一立论的抱持。我在这里向洪明郑重推介杨光先生刚刚发表的一篇文章,题目是:过时的主权概念与方兴未艾的民主转型。我相信洪明读后,定会获益匪浅。至于我自己对主权和人权关系的看法,我只想重申一下2000年3月15日我在北京市看守所里所写下的东西:
    在以人权理念为基石的现代文明看来,一切漠视和践踏人权的主权都丧失了存在的理由,都应被尊重和保障人权的主权所替代。
   李鹏等人宣称主权高于人权,我看根本说不通。那些践踏人权的主权是邪恶的,应当被埋葬,岂能高于人权?那些保障人权的主权是服务于人权的,又怎么高于人权?
    2016年1月28日 于北京家中
   (自由亚洲电台1月29日播出)
(2016/01/3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