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刘佳音
[主页]->[新会员区]->[刘佳音]->[ 刚硬的我,被全能神的话语征服了]
刘佳音
·我蒙了全能神的拯救
·全能神拯救了我
·是全能神救了我
·是全能神救了我
·我蒙了全能神极大的拯救
·只有全能神才有真正的爱
·我在真理面前低下了头
·我是怎样仆倒在全能神面前的
·我死守“圣经”,成了当代的“法利赛人”
·抵挡时目空一切 蒙羞后猪狗不如
·狂妄之徒在全能神的话中仆倒
·糊涂的我今天终于醒悟
·重新做人安慰神心
·死守“圣经”不能蒙神称许
·神是烈火不容人触犯
·全能神的话征服了我这个狂妄的人
·在神的惩罚中我才醒悟
·我差点做了假基督的陪葬品
·我是怎样接受全能神的
·全能神的刑罚审判唤醒了我
·我是如何仆倒在全能神面前的
·死到临头 懊悔已晚
·神的话解开了我这颗被谣言捆绑的心
·一个疯狂抵挡全能神之人的忏悔
·真 情 告 白
·我仆倒在了全能神面前
·在真理面前我低下了头
·全能神的话语征服了我
·我终于找到了真神
·昨天,疯狂抵挡、定罪 今日,愿肝脑涂地、效力
·我是怎样接受全能神的
·我这颗冰冷的心被神熔化
·我是拦阻“小羊”听神声音的罪魁祸首
·全能神把我从死亡中救出
·抵挡时目空一切,蒙羞后悔断肝肠
·是全能神拯救了我
·神的性情威严、烈怒不容人触犯
·糊涂的我,今天终于醒悟
·在神面前,我流下了悔恨的泪
·我死守“圣经”字句,成了当代的“法利赛人”
·昨日在败坏中抵挡 今愿为全能神肝脑涂地
·一个悖逆之子的转变
·一个抵挡至重的人蒙了全能神的拯救
·全能神救我脱离罪恶的深渊
·无知的我充当了撒但的差役
·没有全能神,就没有我的今天
·我蒙了全能神的极大拯救
·一个悖逆之子的忏悔
·人云亦云 害人害己
·我在罪恶中挣扎 在真理面前痛悔
·昨日,曾疯狂抵挡定罪 今日,愿肝脑涂地效力
·我持守“圣经”成了当代的“法利赛人”
·全能神的话唤醒了我的心
·权利、地位诱使我远离真道
·全能神拯救了我这悖逆之人
·人有万分之一寻求的心神都会开启人
·在神话的带领下我走出了人的牢笼
·只有信全能神才能彻底蒙拯救
·神的刑罚审判唤醒了我罪恶的心灵
·一个罪孽之子的忏悔
·我在真理面前低下了头
·全能神的爱太实在
·我在全能神面前俯首认罪
·全能神的话语使我弃恶从善
·全能神的话语拯救了我
·事实和启示使我寻求 神话使我仆倒在神前
·手捧着神话 我泪如雨下
·糊涂的我终于醒悟了
·全能神的话语唤醒了我沉睡多年的心灵
·全能神的救恩浩大
·全能神的管教使我醒悟,话语将我折服
·全能神的话唤醒了我的心灵
·全能神的责打惊醒了我这个逆子
·是全能神的惩罚挽救了我
·相信小册子上的谣言使我悔恨终生
·神的公义性情惊醒了我
·双膝跪地仆倒在全能神的光中
·狂妄无知的我终于归服在了真神面前
·在事实面前,我终于醒悟过来归向了全能神
·抵挡全能神是我永远的懊悔
·我是怎样接受全能神的
·全能神的话语使我起死回生
·碎尸万段难补我对全能神的万般亏欠
·我是怎样仆倒在全能神面前的
·昨日的抵挡、今日的悔恨
·谣言差点使我成了撒但的殉葬品
·在全能神的话语前,我流下了悔恨的泪
·名誉、地位、钱财泯灭了我的良心
·刚硬悖逆的我终于被神话征服了
·我在全能神话语面前低下了头
·我抵挡全能神悔恨终生
·神的管教促我寻求 神的话语将我折服
·我在罪恶之中挣扎 在真理面前痛悔
·一个狂徒的转变
·碎尸万段难补我对神的亏欠
·我是如何接受全能神新工作的
·我心中的忏悔
·狂妄的我终于被神话征服了
·无论得福受祸我跟定了全能神
·在抵挡中被全能神的话语征服
·很實用(安卓應用宣傳視頻)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刚硬的我,被全能神的话语征服了

  【东方闪电】全能神教会是因主耶稣的再来——末世基督 “全能神”在中国的作工而产生的,并非是哪个人设立的。基督就是真理、道路、生命,只要看完神的发表就看见神已显现。

   


刚硬的我,被全能神的话语征服了

   2001年国庆节,我休假回家,还没到家在同学那儿就听说现在有个叫“东方闪电”的“异端”特别厉害,并说我的母亲已被他们“迷惑”有七个月了。听到这样的消息,我心里忐忑不安,迫不及待地赶到了二舅(二舅是讲道人,我比较崇拜他)家。没等我开口,二舅就对我说:“你妈信了‘东方闪电’,走邪了,整天在外面跑,还赖在弟兄姊妹家里赶都赶不走,把我的脸都给丢尽了,说是传什么福音,闹得教会的人都来找我问我咋办,我对他们说我已没有这个姐姐了,她已被教会开除了,你们该咋赶就咋赶。听说他们不要圣经,看什么小书卷了,这书可厉害了,一看就会迷进去,如果想出来就会被打断腿、挖掉眼睛。小妮啊!你千万要小心,一定要站住立场,别看肉体上她是你妈,信主可不看这个……”二舅的话句句扎进我的心窝,我不由得紧张起来:看来“东方闪电”是异端这是真的啦!不然,二舅怎么能这样说我母亲呢?母亲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呢?她真会赖在别人家里赶都赶不走吗?……我又害怕又难过,多么希望二舅能拉母亲一把呀!但从他的那些话中能听出,我母亲已经到了“不可救药”的地步。当时,我只想快一点回家看看母亲。

   回家的路并不远,我却感觉走了很长时间。一路上,我心乱如麻,不知该如何面对母亲,更不知该做些什么来挽回这一切。可是,我回到家,母亲仍像往常一样对我嘘寒问暖,丝毫看不出有什么异常。看着母亲熟悉的身影,耳畔响起二舅的话,我顿时一阵心酸:父亲刚刚去世,姐姐也已出嫁,只剩我和母亲相依为命,可现在我却要为主的缘故与母亲划清界线,不仅如此,还要防着她,免得被她“迷惑”。现在弟兄姊妹弃绝她,主也“不要”她了,就连她最亲的女儿也要疏远、防范她……想到这里,我的眼泪夺眶而出,心中默默向主呼求:“主啊!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呀?为什么这样的事会临到我呢?主啊!我该怎么办呀?”

   经过观察,我发现母亲的确不看圣经了,我就不停地与她争辩,想拉她回来,然而母亲始终都说她信的没错,还反过来劝我接受全能神。一番努力没有结果,我认定母亲真的是走邪了,就奉主耶稣的名祷告,盼望主能将我们家的“魔鬼”赶跑,还苦思冥想怎么拦阻母亲看那本书,心想:如果把书烧了,她不就看不成了吗?可每当我要烧时,心里总感觉不安,所以几次都没有烧成。

   假期很快结束了,我不得不离开家,但又放不下母亲,于是我就再三交代姐姐,让她一定要看好母亲,若有什么异常,一定要打电话给我。谁知,姐姐却说:“你别胡思乱想了,我看咱妈挺正常的,倒是你们教会的人不正常了,不是打人、骂人,就是用尿泼人,我看还不如不信主的人。”没想到,不信主的姐姐能说这样的话,我也就不好再说什么了。就这样,我带着无限的牵挂回到了北京。但每当想起二舅说母亲的那些话,我就揪心般地难受,想不到一贯看不得别人半点脸色、倔犟好强的母亲竟会向人低头!母亲啊,你为何变成这个样子?你为什么这么傻?到底是什么力量驱使你这样做的?我真不明白!我急切地盼望母亲能“醒悟”,多少次向主哀求:“主啊!你究竟在哪里?求你救救我的母亲吧!……”我几乎天天这样祈求,并盼望着能早一天回家把母亲拉回主的面前。

   2002年8月上旬,我终于有机会回家了。可到家后,却得知大姨、小姨、舅妈和表姐都信了全能神,我傻眼了!没想到这不到一年的时间会有这么大的变化,更令我棘手的是,她们听说我回来了就天天来传我。我心想:我可不像你们那样没立场、没分辨。因此无论她们怎么说,我都不接受。这下可急坏了母亲,她只要一有空就劝我看看那本书。后来我想也是呀,不看看那本书里面写的是什么,怎么能把她们拉回来呢?她们几个都是因看这书“掉进去”的,那书里边到底说些什么让她们这么痴迷?于是,我就找二舅商量,谁知二舅坚决反对,说看书就是试探神。听二舅这么一说,我不敢看了,并求主坚固我的信心,使我站立住,不被“异教之风”摇动。母亲见我的心如此刚硬,劝我说:“孩子呀,看看吧!不看你会后悔的!神把一切奥秘都打开,把全部真理都向人阐明了,你一看就会明白的。”“不!我不会后悔的!我相信主耶稣不会不要我的!”我坚定地打断了她的话。母亲哭了:“妈不会害你的,你长这么大,妈从来没求过你什么事,今天妈就求你一次,好孩子,看看吧!这的确是神的话,你不看怎么知道真假呢?你若不看,到事实显明的时候,你再懊悔也晚了……”母亲的一番肺腑之言像鞭子一样抽在我身上,我里面争战开了:万一母亲所说的是真的,到时我真的不后悔吗?但又想起二舅的话“要小心!要站住立场,坚决不能背叛主耶稣!……”我心里矛盾极了,不知该如何是好,就哭喊着说:“够了!不要再说了!我不想看,你信你的,我信我的,咱们谁也别管谁!”母亲听我这么说,跪在地上痛哭流泪地祷告:“全能神啊!我蒙了你这么大的救恩,却不能把你见证出去,我真是太没用了!是我的愚昧拦阻了你的作工。神哪!求你开启我女儿,让她能明白你拯救人的急切心意,不再被谣言所迷惑……”母亲这番情深意切的祷告仍没能打动我麻木、刚硬的心,我只是冷冷地看着她跪在那里痛哭流泪,还无情地认为这是撒但的诡计,暗自思忖道:有什么招,尽管使吧!……最后,我再也听不进母亲的劝告,一心只想逃避这样的场面。正当我转身要走时,母亲站起来一把拉住我,劝我不要走,可我什么也不听,使劲地甩开她的手绝情地夺门而出。“孩子,回来呀!你听妈说……”母亲的呼唤声一直回荡在我的耳边……我漫无目的地走着,任泪水涌流,心中不停地自问:为什么会这样?信主为什么这么难?难道母女非要成为仇敌吗?……

   我转了一圈又回到家,看到母亲眼睛哭得红肿,嗓子也哑了,嘴上还起了水泡,我抑制不住自己的泪水,蒙头大哭,痛苦、矛盾、绝望一起涌上心头,便向主哭诉:主啊!我不想离开你,更不愿背叛你。但你知道我没有分辨的能力,你说你还会再来,母亲所传的全能神真是你吗?主啊!我愿意寻求你,若真是你回来了,愿你能开启我、引导我,我已没有力气挣扎,也不想再挣扎了,我愿把一切都交在你的手中……

   到了下午,母亲见我态度有所缓和,就喊来两位弟兄给我作见证,当时我想:不管如何,我得把这件事弄清楚!其中一位弟兄说:“姊妹,我知道你心里很苦、很难受,我们曾经也和你一样,都是从这种情形中过来的,你有什么想不通的地方咱们可以在一起交通交通……”很奇怪,听他们说话就感觉像自己的亲人一样,我一点也不觉得陌生,他们平易近人、普普通通,根本不像传言中所说的那样可怕。于是,我就把自己一直疑惑不解的问题提了出来:为什么你们不看圣经了?弟兄就拿出圣经翻到希伯来书8章13节:“既说新约,就以前约为旧了,但那渐旧渐衰的,就必快归无有了。”又翻开启示录5章1-5节:“我看见坐宝座的右手中有书卷,里外都写着字,用七印封严了。……长老中有一位对我说:‘不要哭!看哪,犹大支派中的狮子,大卫的根,他已得胜,能以展开那书卷,揭开那七印。’” 接着便问我:“神已把小书卷打开了,把圣经的奥秘全向我们显明了,我们是看小书卷呢?还是看圣经呢?”我暗暗地思考着:打开这本小书卷的只有神自己,难道神真的来了,把小书卷打开了?莫非我要烧的那本书就是羔羊展开的小书卷?若真是这样那谁还看圣经呢?弟兄像是看出了我的心思,又翻开神话让我读:“你们都得了解圣经,这个工作太有必要了!今天你不用看圣经,因为圣经里面没有什么新的东西,都老旧了。圣经属于历史书籍,你如果把圣经的旧约拿到恩典时代吃喝,你拿着旧约时代所要求的在恩典时代实行,耶稣要弃绝你,耶稣要定你的罪,你用旧约来套耶稣作的工作,那你是法利赛人。你如果现在把新约和旧约套在一块儿吃喝、实行,今天的神要定你为罪,你跟不上今天圣灵的作工!你吃旧约,还吃新约,你是属于圣灵的流以外的人!在耶稣时代,耶稣按照当时圣灵在他身上所作的工作,来带领那些犹太人,带领所有跟随他的那些人。他所作的并不以圣经为根据,而是按着他的工作来说话,他不管圣经如何说,也不在圣经里找路来带领跟随他的人。他刚开始作工就是传悔改的道,而‘悔改’这两个字眼在旧约那么多预言里根本提都没提到,他不仅不是根据圣经作,他又带出了更新的路,作更新的工作。他从不参考圣经来传道,他的医病、赶鬼的异能在律法时代从未有人能作,他的工作、他的教训、他的权柄也是在律法时代无人作过的,他只是作他更新的工作,尽管有许多人用圣经来定他的罪,以至于用旧约圣经来将他钉在了十字架上,但他的工作却超乎圣经旧约,若不是这样,人又怎么能把他钉在十字架上呢?还不都是因为他的教训、他医病赶鬼的能力在旧约里从未有过记载吗?他作的工作都是为了带出更新的路,并不是有意来与圣经‘打仗’,或有意来废掉旧约圣经,他只是来尽他的职分,将新的工作带给那些渴慕、寻求他的人。他不是来解释旧约或来维护旧约的工作,他作工不是为了让律法时代继续发展下去,因他作工根本不考虑有无圣经根据,只是来作他该作的工作。所以,他不解释旧约预言,也不按着旧约律法时代的话来工作。他不管旧约怎么说,或与他的合或与他的不合,他都不关心,他不管别人如何认识他的工作,如何定罪他的工作,他只是在一直作他该作的工作,尽管有许多人用旧约先知预言来定他的罪。在人看他作工没有一点根据,而且有许多不符合圣经的记载,这不都是人的错谬吗?神作工还用套规条吗?神作工还得根据先知的预言吗?到底圣经大还是神大?为什么神作工非得根据圣经呢?难道神自己就没有任何权利来超脱圣经吗?神就不能离开圣经另外作工吗?为什么耶稣与他的门徒不守安息日呢?若说他按照安息日、按照旧约那些诫命实行,他为什么来了不守安息日,但洗脚、蒙头,还掰饼、喝酒呢?这些不都是旧约没有的诫命吗?他要按照旧约,为什么打破这些规条呢?你该知道,先有神,还是先有圣经!他能是安息日的主就不能是圣经的主吗?” 神的话使我豁然开朗,明白了神作工并不是按圣经来作,并不是以圣经为依据,而是根据他的工作来说话。今天神已来到,打开了小书卷,发表了新的说话,在圣经以外带出了更新的路。我这才知道母亲他们为什么不看圣经了。这时,弟兄又对我说:“神把圣经上的奥秘都打开了,所有的真理都向我们阐明了,你只要看神话,一切都会明白的。”于是,我答应他们看看书考察考察。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